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嚙踝蕭哨蕭堆蕭g蕭>>阡閰隢
永遠不會被征服的穆斯林
2008.7.1  15:44:28    伊光編譯  閱讀8370次
 www﹒islamicity﹒com
      古代﹐一位威爾士抗戰英雄被羅馬人押解到首都羅馬﹐他向羅馬皇帝說﹕“不要以為你們有征服世界的慾望﹐就想當然﹐全世界的人都同你們一樣也有被你們征服的慾望。” 當代的西方﹐從他們經營了數百年的殖民主義的既得利益中﹐把西方人的價值觀向全世界推廣﹐自我標榜是全人類的“普世”文明﹐這是幾百年來形成的帝國主義心態﹐盛氣凌人。 我們今天可以告訴他們﹕“不要以為你們使用強權把西方價值觀堆向世界﹐就想當然﹐全世界的人都同你們一樣也有接受你們價值觀的願望。”

  他們過於自信﹐全人類都必須模仿西方﹐世界上只許可有一種政治、經濟和文化模式﹐其他文明都將被他們淘汰﹐從地球上開除﹐送入歷史博物館。 西方人在現代歷史上得勝了﹐得勝者難免就產生固執的偏見﹐得意忘形﹐把自己的孤陋寡聞當作真理﹐強迫被征服者接受。 他們就是這樣的心態對待伊斯蘭和穆斯林﹐因為他們是征服者。 如果這些帝國主義們冷靜地回顧一下在他們不久前的歷史﹐伊斯蘭的奧斯曼帝國曾經是近代世界歷史上統治區域最遼闊、延續時間最長久的帝國。 在奧斯曼帝國統治之下的臣民﹐各種宗教、各種種族、各種文化﹐無所不有﹐這個帝國的政治必然有它高明的獨到之處﹐例如民族政策。 假如沒有某種卓越和仁慈的寬容精神、富有人性的理念和公正的法制﹐誰能想象一個跨越三大洲的帝國有能力維持七百年之久﹖ 在奧斯曼帝國政治、經濟和文化鼎盛時期的數百年內﹐科學發達﹐貿易興旺﹐歐洲人在幹什麼﹖ 他們忙於把罪犯送上絞刑架、藝術家們集中在宮廷和教堂裡作畫、不同派別的教會爭奪地盤﹐後來他們出海了﹐從海盜起家﹐轉變成海外“探險”征服世界﹐從全世界掠奪黃金和殖民地領土。

  今天﹐伊斯蘭在西方人眼裡﹐是最不文明的宗教﹐與西方相比﹐不懂得寬容﹐而不思考他們哪些方面的文化可以與伊斯蘭相比。 西方人喜歡拿穆斯林婦女地位作落後社會的典型﹐他們不想一想﹐曾幾何時﹐他們的女人們才從宗教的枷鎖下解脫出來。 如今許多穆斯林國家的婦女生活狀況﹐確實有不如西方女人自由的地方﹐多是古老部落的傳統陋習﹐與信仰無關。 西方的批評家們一直想把這個責任怪罪於伊斯蘭﹐每次都打錯了目標﹐因為伊斯蘭精神中沒有歧視婦女的教義。 再深入探討伊斯蘭的古代文明﹐西方的婦女們應當感到汗顏和羞愧﹐在一千多年前﹐伊斯蘭就賦予今天看來全面的人權﹐例如承認女子的財產繼承權、女子同男人有同樣受教育的權利、婚姻自由並且有政治發言權。 在伊斯蘭法制中確定的婦女家庭責任中﹐妻子是丈夫的伴侶和管家﹐而沒有必須承擔家務勞動的法定義務。 西方人根據他們的傳統﹐百分之八十的美國家庭婦女都必須為丈夫洗衣服做飯。

  西方人自我標榜最強烈的內容是社會進步和公司團隊精神﹐因此他們比其他類型的社會有更大的實力。 這是西方國家在互相撕殺數百年之後的停戰結局﹐發生在二十世紀的兩次所謂“世界大戰”﹐其實就是歐洲西方列強之間的矛盾爆發﹐不是為了人類進步和民主﹐而是帝國主義之間分贓不均的後果。 兩次大戰中﹐數千萬平民遭到殺害。 從那以後﹐他們之中的強盛者聯合了起來﹐維護他們的共同利益狼狽為奸﹐繼續對世界的殖民統治。 在這個基礎上﹐他們建立了世界新秩序﹐用虛假的民主自由加以裝飾﹐掩蓋內在的掠奪野心。

  西方社會對伊斯蘭的最新攻擊目標是“極端主義”﹐在我的研究中發現﹐伊斯蘭之中本來沒有什麼明顯的極端主義﹐在我經歷了許多年的探索中﹐發現了現代極端主義的源頭﹐是來自西方現代的民族主義、愛國主義和沙文主義﹐德國法西斯和斯大林主義就是典型。 在伊斯蘭的歷史上﹐只有泛伊斯蘭運動﹐而沒有出現過像現代基地組織和塔利班﹐這些蒙上伊斯蘭名義的民族主義思想﹐是西方沙文主義在中東地區的移植和變種。 由於伊斯蘭歷史沒有極端主義的傳統﹐在當代穆斯林世界也沒有市場﹐佔人口絕大多數的穆斯林﹐他們擁護伊斯蘭的主流意識﹐以和平、仁愛與寬容為準則﹐反對極端主義。 西方的沙文主義不但在穆斯林世界滋生了極端主義﹐而最突出的成就是造成了二十世紀以來的猶太復國主義﹐用侵略和掠奪的方式為猶太民族建造一個國家﹐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我們翻閱1930年代的歐洲報刊﹐發現在二次大戰期間﹐猶太人同阿拉伯人在歐洲遭受同樣的歧視和迫害﹐他們被歐洲人歸為卑劣的“閃米特族”。 從當年的報刊文章中﹐他們共同被看成是異類“他們那些人”﹐表達了歐洲人對他們的恐懼和厭惡。 因此﹐在戰後﹐西方強國控制了世界﹐建立了聯合國﹐他們想到了一個巧妙的辦法使猶太與阿拉伯人互相對抗﹐內部消耗能力﹐兩敗俱傷﹐可以讓西方人漁翁得利﹐這就產生了猶太人在西方列強的幫助下在以色列建國的現實。

  穆斯林堅守伊斯蘭的原則精神﹐又有過去一千多年光輝歷史為證﹐是人類的主要文明之一﹐不會因為今日被戰敗而屈服野蠻的殖民統治。 西方人思想貧乏﹐文化背景單薄﹐沒有像伊斯蘭那樣穩定的精神財富﹐也沒有穆斯林那樣的人格品質﹐而只憑借著強大的武力和霸權就想改造穆斯林。 伊斯蘭是信仰精神完備而且經歷過歷史實踐證明是成功的人類文明﹐伊斯蘭不可能被消滅﹐穆斯林也不可能被征服。 我們的結論是﹐西方的強大﹐只是歷史的暫時現象。

  (阿里編譯自Islam Has a Progressive Tradition Too by Hamza Yusuf)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