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國際動態>>社會焦點
全球評選的首位大學者葛蘭
2008.8.13  13:07:42      閱讀13088次
 
      [編譯者按語﹕《伊斯蘭之光》網站曾在2008年6月30日版發表過一篇新聞報道﹐題目是“世界第一學者是穆斯林葛蘭”。 嗣後﹐本網站收到讀者來信說﹐如此重要的當代穆斯林大學者在中國所知甚微﹐希望多介紹一些他的情況。 為此﹐編譯者收集了幾家中文網站關於葛蘭的資料﹐而且登錄兩篇他的學術論文﹐分別是“真主為什麼造化宇宙﹖”(本週)和“誰造化了真主﹖”(下週) 請讀者們讀後給予指教。]


  資料之一﹕ 由英國《前瞻》雜誌聯手美國《外交》雜誌合辦的第二屆“全球二十大知識分子”投票選舉調查﹐排名剛剛揭曉﹕土耳其鮮為人知的學者法土拉•葛蘭(Fethullah Gulen)得票最多﹐成為“全球大知識分子”之首位。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帕慕克位列第四。 這個結果﹐令主辦方的眼睛碎片跌了一地。

  從伊斯蘭文化中走出的知識分子們﹐其光榮並未止步於此﹕在由網上讀者投票決定的這“全球二十大知識分子”之中﹐前“十大”清一色全都有伊斯蘭的文化背景。 …… 六十七歲的葛蘭曾出版過六十多本書﹐是伊斯蘭體系中的“現代主義分支”的代表。 葛蘭在土耳其本土擁有極高的聲望﹐在全球各國也擁有眾多追隨者。 對於土耳其的世俗秩序而言﹐葛蘭引領的伊斯蘭“中庸之道”是一個威脅。 在1999年被土耳其當局控訴其“貶低世俗主義”而逃亡美國之前﹐葛蘭作風一直很低調。 在這次票選中贏得了五十萬人的投票﹐獲得了“壓倒性”的勝利。

  這次票選﹐得到了土耳其發行量最大的報紙《Zaman》的宣傳支持﹐當地的葛蘭追隨者數不勝數。 被“黑馬”撞得眼冒金星的英美主辦方﹐不免“自然”聯想到﹐這可能是葛蘭大獲全勝的原因之一。 在投票期間﹐《前瞻》曾大度地鼓勵讀者發言﹐對這位知識分子公開評論活動﹐“無論你們覺得它有多麼荒謬/粗暴/有性別歧視傾向/過份以英格蘭為中心的﹐都別藏著掖著”。 不過結果出來﹐“英格蘭中心”的擔心倒是落空了。 《前瞻》雜誌的主編大衛•吉哈特承認﹐在這次結果揭曉之前﹐自己從沒聽說過葛蘭其人﹐甚至指這次票選被葛蘭的粉絲“嘲弄了一番”。 但大衛同時表示﹐葛蘭的勝利﹐將大眾的目光吸引到了歐洲最醒目的分歧上﹐也就是土耳其世俗民族主義者和(AKP)土耳其公正與發展黨帶頭的伊斯蘭民主改革之間的矛盾。

  對於大衛以及外界的猜測﹐Zaman報的主編站了出來﹐否認Zaman報“劫持”了本次票選。 他認為除了土耳其﹐還有很多人都在支持葛蘭的觀點﹕敦促國際之間的對話﹐以寬容呼喚世界和平。

  2005年﹐英國《前瞻》雜誌聯手《外界》雜誌合辦了全球知識分子的評選。 今年﹐該評選再次啟動。 幾個月前開始﹐《前瞻》與《外交》請讀者在網上或寄信投票﹐選出心目中的五位大知識分子﹐以對這一百位侯選人做一個先後排名。 投票於5月15日結束﹐結果於6月23日率先擺上網﹐並會刊登在7月號的《前瞻》上。 《前瞻》視這個評選為“實驗”﹐以這種公開評選來反映目前全球思想界的潮流。 一百人候選名單的選擇﹐標準很簡單﹕在世的﹐依然活躍於公共生活中的﹐在各自領域有顯著業績的﹐同時有跨領域論戰的能力。

  (以上報道摘編自《新京報》網站www﹒thebeijingnews﹒com•2008-6-28<海外文事>)


  資料之二﹕ 以簡單樸素聞名的法土拉•葛蘭(Fethullah Gulen)先生是一個人人愛戴的學者﹐敬愛他的師友們總愛喚他一聲“大老師”(Khodjaefendi)。 這位不論何時皆令人如沐春風的人﹐是1941年出生於土耳其東部的埃爾祖魯姆。 他一從埃爾祖魯姆的經學院畢業後﹐即取得開始宣講與教導關於諒解與寬容的重要性。 他對於社會改革的獻身與努力﹐已令他在1960年代成為土耳其最知名且受人尊敬的公眾人物之一。

  儘管外表樸素﹐但他卻保持其思維與行為的純粹。 他擁有所有人類﹐對不信道、不義與偏差深惡痛絕。 他的信仰與感知深厚﹐而他對問題的想法和方法蘊含睿智和理性。 他是愛、熱忱與感知之活生生的表率﹐他的思想、行為及處世皆達到不凡的平衡。

  土耳其的知識分子與學者﹐不管私下和公開﹐都承認法土拉•葛蘭是二十世紀土耳其最深刻、最重要的思想家﹐並且是二十世紀土耳其甚至或伊斯蘭世界最有智慧的運動家之一。 然而﹐此種對其領導一種新伊斯蘭的智識、社會與精神復興(一個具有擁抱世界更多地方潛能的復興)的讚譽﹐卻一點兒都沒有阻礙他奮力成為真主的謙卑僕人和所有人的朋友。 沽名釣譽與炫世、賣弄無異﹐是足以毀滅性靈生機的“有毒蜜蜂”﹐這是他向來堅守的座右銘之一。

  葛蘭獻身盡畢生之力盡吐穆斯林胸中的悲痛和心聲﹐並及於全人類的信仰、希望和心願。 懷抱自己的悲願﹐他對於他人的感受如同自身切膚之痛一樣。 人類的每一個打擊都像是第一次打在他的心上﹐如此地深﹐如此地廣﹐他的天地仁心由以下的話可以見出﹕我在秋天看到一片葉子落下時﹐就仿彿是折斷了我的臂膀一樣。 這也是為什麼他總是在為這個世界承擔如此深的痛苦。 (以上報道摘編自《中國穆斯林網》www﹒2muslim﹒com/html/22/20122-623﹒html)


  資料之三﹕ 法土拉•葛蘭出生在土耳其東部﹐當地的民眾敬佩他的虔誠信仰﹐都由衷地讚美他。 他的家鄉有一名珠寶商烏納爾•薩辛恩﹐他承認在十二年前沒有聽到葛蘭演講之前是一個生活放蕩的商人﹐“除了女人和酒﹐一無所好。” 在聽了他的幾次演講後﹐烏納爾變成了另一種人﹐信仰虔誠﹐樂善好施﹐他慷慨地向慈善事業捐款﹐而且生意越做越大﹐默默無聞地贊助了國內外的許多學校。 與此同時﹐他的妻子也戴起了蓋頭﹐成為虔誠的穆斯林。

  在他的家鄉﹐婦女們都戴蓋頭﹐行為都遵循嚴格的傳統規範﹐伊斯蘭在當地有絕對的優勢。 但是﹐當他居住在伊斯坦布爾的時候﹐他必須調節自己的習慣﹐能同各種人愉快地相處﹐但是他的影響力並不比在家鄉減弱多少。 有許多人聽了他的演講後﹐主動組織了起來﹐有男有女﹐分成許多小隊﹐他們挨家挨戶去傳播他的思想﹐引導民眾回歸伊斯蘭。

  他出生的家鄉是一個小村莊科魯卡克﹐那裡的民眾沒有因為信仰虔誠而得到真主的犒賞﹐居民的生活都很簡朴。 除了有一座新建的清真寺﹐所有的居民住房都是泥坯和石塊的簡陋建築﹐房頂覆蓋著茅草。 但是﹐這個小村莊裡的村民們﹐活得很自在﹐很驕傲和自豪。 法土拉的一位表兄奈克戴特•葛蘭說﹕“感贊真主﹐我們的村民都是優秀的穆斯林﹐而且我們這裡沒有邪惡的互聯網。”

  葛蘭先生到處發表演講﹐出版書﹐寫文章﹐告誡土耳其穆斯林要珍愛寶貴的信仰﹐成為優秀的人類榜樣﹐他辦了許多學校﹐招募了許多貧苦的年輕人。 這些人﹐後來成為“葛蘭運動”的主力軍﹐他們遵循教規、禮拜和守齋戒﹐開展宣傳運動。 在十年前﹐他的“危險”行為被政府察覺﹐以破壞“世俗主義”的罪名向他發出了通緝令。 在他逃離出國去了美國之後﹐法庭對他進行了一次缺席審判﹐據說是為了消除他的“遺毒”。

  土耳其的一位內政部官員曾經說﹐70%的土耳其警察都讚同葛蘭思想﹐可能軍隊裡沒有這麼嚴重。 葛蘭運動是一個“非政治”的組織﹐除了堅持世俗主義的政黨外﹐他同土耳其幾乎所有的政黨都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葛蘭運動與執政的公正與發展黨有許多相似之處﹐他們互相合作﹐但這兩個組織所追求的目標和方式不相同。 (以上報道摘譯自《譯言》網站對法土拉•葛蘭的介紹﹔www﹒yeeyan﹒com/articles/view/20457/5584)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