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古蘭經與科學

─ 神聖的天啟經典在現代科學知識的光柱投射之下審視驗證

作者:DR. MAURICE BUCAILLE(毛里 斯•布凱爾博士)
譯者:馬振宇、馬顯光

第一篇 關於舊約聖經

貳、舊約經文卷冊

舊約是由很多本經文卷冊彙集而成,各卷篇幅長短不同,而所記述的各地風俗亦大異其趣。這些經卷,都是依據古代由口頭傳達的傳說,在超過九百年的時期中,分別用各種語言文字記述下來的。每逢有重大事件,某些經文就被刪改或增補以應特別之需求。這些事件相隔的時間都相當長久。

約在西元前十一世紀,以色列王朝興起之初,這類抄寫文獻盛行流傳。王宮裡有個為數七十人的管理猶太人事務的機關,其屬下設有一批教士稱為《Scribes》。這群教士都是學識淵博之士,他們的職責不限於書寫。本書前一章所提及的那些第一批未完成的經卷,可能就是這個時期的作品。寫下這批經卷,那是有特別原因的,包括前述那幾首歌詞,雅谷和摩西先知所傳的神諭,十誡。至於更為普遍的文獻,就是那些在創立宗教傳說時所置入的,為了建構律法的法律性經文。這類法律性經文,散見於舊約各經卷之中。

所謂《創世紀》中《耶和華經文 yahvist text》,撰寫的時間稍遲,可能是在西元前第十世紀寫成的。這段經文構成了舊約中前五卷經文裡描述摩西聖人事蹟的主要骨幹﹝註一﹞。後來,所謂《哎囉與經文 Elohist text》﹝註二﹞,又稱為《祭司版經文 Sacerdotal》﹝註三﹞也被增入聖經。《耶和華經文》的前段敘述世界的起源直到雅谷之死亡為止。此卷經文來源是南部的猶大王國 The Kingdom of Judah。

﹝註一﹞因此卷經文中稱真主為耶和華Yahweh。
         ﹝註二﹞因此卷經文中稱真主為哎囉與 Elohim。
         ﹝註三﹞耶路撒冷神廟寺僧所稱。

西元前第九世紀末至第八世紀中期,以利亞斯Elias和以利沙 Elisha 先知影響力形成並且擴展。時至今日,尚存留有關他們的書籍。此時也正是《摩西五經-舊約前五經》十誡經文《哎囉興版經文 Elohist text》時期,其所佔時間,較《耶和華版經文》為短,因其內容僅涉及伊布拉欣 (亞伯拉罕 Abrahim),雅谷 (雅各 Jacob)和尤素夫 ( 約瑟 Joseph)等聖人的事蹟。舊約聖經《約書亞》和《士師記》都是這時期寫成的。

西元前第八世紀出現了會寫作的先知,以色列有阿摩司Amos 與何西阿Hosea,猶大有彌迦 Michal。

西元前七廿一年,撒馬利亞Samaria淪陷,結束了以色列王國。猶大王國繼續其宗教傳承。舊約聖經《箴言》彙集成書是在此期,該書之特色是,將《摩西五經》十誡的《耶和華版經文》與《哎囉興版經》之精義融合在此卷經文中。舊約《申命記》是在此時期寫成的。

西元前七世紀後半葉,約西亞王 Josiah 的統治時期,和耶利米Jeremiah先知同一時期。然而舊約《耶利米書》則是在一個世紀才定型寫成。

在西元前五九八年猶太人第一次放逐到巴比倫 Babylon 之前,出現了舊約《西番雅書、那鴻書、哈巴谷書》。在第一次放逐時期,以西結先知已經在進行傳道。西元前五八七年,耶路撒冷淪陷,是延續到西元前五三八年的第二次放逐開始的標誌。

以西結 Ezekiel是放逐期間最後的偉大的先知。直到去逝以後,才由宮廷教士們編寫成舊約《以西結書》,後來這些教士也就傳承了他的教義。這同一批教士後來又從事編寫《創世紀》的第三個版本,即《祭司版》經文,即自創造世界起直到 (雅谷Jacob)先知死亡為止的那一段。就是用這種方法,這第三版經文於是被移入《妥拉經 The Torah,即討拉特,姆撒/摩西聖人的經典,是新約的首四章》。在本書稍後即可看到,從那些大約在兩個至四個世紀之前所寫的經書之中,關於這第三版經文即《祭司版十誡經文》的複雜情形。在這時期,舊約《耶秋米哀歌》出現。

居魯士 Cyrus於西元前五三八年命令,終止猶太人在巴比倫的放逐。猶太人重返巴勒斯坦,重建耶路撒冷神廟。先知們又開始活動,結果寫出了舊約《哈該書》,《撒迦利亞書》,《以賽亞書》之第三冊,《瑪拉基書》,《但以理書》,以及希臘文寫的《巴烏》(Baruch列為偽經)。

放逐結束之後,也就是《知慧書籍》時代:舊約《箴言》確定是大約在西元前四八O年左右寫成的,舊約《約伯記》在西元前第五世紀中葉,舊約《傳道書》在西元前第三世紀,同期尚有舊約《歌中之歌》,《歷代志上》,《歷代志下》,《以斯拉記》和《尼米亞記》。《偽經箴言 Ecclesiasticus》在西元前第二世紀;《偽經智慧書 The Book of Wisdom》,《瑪加比書上下 The Book of Maccabees I & II,偽經》係在西元前一世紀寫成。舊約《路得記》,《以斯帖記》,《約拿書》的寫作日期不易判定。《偽經托比特 Tobit》,《偽經朱迪斯 Judith》情況亦相同。這些聖經經書的寫作日期雖然如此列出,然而大家都瞭解,日後可能還須更改。因為大約在西元前一世紀,才初次產生舊約聖經的版本。然而,許多人都認為舊約聖經的內容,是西元一世紀之後才制訂的。

自從經文起源到基督教的來臨,對猶太人來說,舊約聖經之出現成為宗教文獻之里程碑。舊約中所包括的各卷經書,是在西元前第十世紀至第一世紀期間撰寫,編輯及修改而制訂的。舊約聖經寫作編輯之歷史,絕非出於個人的意見。此項歷史檢視的主要資料,係取材於環宇百科全書The Encyclopedia Universalis﹝註一﹞,掃羅教會多明尼學院教授山德魯斯  J. P. Sandroz. prof., Dominican Faculties, Saulchoir 所撰寫的《舊約》題目項下。欲明瞭舊約聖經代表什麼意義,獲得此項資訊頗為重要,這都是由資深專家們確定的正確資訊。

一部天啟經典被滲雜在這許多篇文章之中,然而今日所擁有的經典卻只是經人們過濾後認為適合的部份才留下來的。為了其環境之需要,以及必須面對之現實迫切情況,竟然纂改操弄經文來滿足自己。

將上述這些客觀的資訊,拿來與市面上大眾化的指定版本的舊約聖經中各種序文互相比較,詳細研讀之後,就會明瞭,這些序文中所陳現的事實,是有很大的差異。有關聖經中各經書撰寫成經書的基本經過真相, 在含糊與沈默之中輕輕地一筆帶過。誤導讀者之疑點仍在,而事實真相,卻大事化小,甚至傳達了一個錯誤的大實在觀念。聖經的序文和前言等,很多都是這樣扭曲了事實真相。至於有些經書 (如摩西五經) 三番五次整修的案例,據說過後會有些細節予以補充。無關宏旨的經文不厭其詳地討論,而那需要堂堂正正、詳細解說的嚴正的事實,卻擱在一旁,無言以對。在大量出版上市的聖經上看到這樣不確實的資訊,實在令人洩氣。

﹝註一﹞巴黎 一九七四年版。第三冊第二四六 - 二五三頁。

妥拉經或摩西五經

《妥拉經 Torah》是閃族Semitic語的名稱。

由希臘文譯成英文《Pentateuch》,表示一部經典分成五個部份,《創世紀》、《出埃及記》、《利未記》、《民牧記》,和《申命記》。舊約聖經中包括卅九部經書,這五部經書是其中最重要部份。

這五部經書的記述,是從世界的起源,說到猶太人進入迦南,這是他們被放逐到埃及之後,真主賜給他們的應許之地。更精確地說,則是一直說到摩西聖人逝世為止。這是將這些歷史事實的陳述作為總架構,然後將猶太族人宗教的和社會生活上的條文,即所謂《律法》或《妥拉經》寄寓其中。

很多世紀以來,猶太教和基督教的創教者都被認為是摩西聖人本人。這樣肯定的說法,也許基於《出埃及記第十七章第十四節》耶和華對摩西說:「...你要將這話(亞瑪力的失敗)寫在書上作紀念。」及《民數記第卅三章第二節》談到山埃及有關事情,《摩西遵著耶和華的吩咐記載他們所行的路程》,終於在《申命記卅一章第九節》《摩兩將這律法寫出來,》自從西元前一世紀以來,《摩西五經》是出自摩西的手筆,這條定律一直有效。猶太歷史學家約西法斯 F1avius Josephus (西元卅七年-九五?)和在亞力山大的希臘籍猶太哲學家費洛導 philo (西元前廿年?五十年?-西元)兩人都是這樣主張。

今日這條定律已經完全被放棄了,人人皆贊同此觀點。雖然如此,新約卻將該著作權歸於摩西。新約《保羅達羅馬人書》第十章第五節,摩西寫著說:「人若行那出於律法的義,就必因此活著。(利未記十八、五)」《約翰福音》第五章第四六-四七節,讓耶穌說了這番話:「你們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為他書上有指著我寫的話。你們若不信他的書,怎能信我的話呢?」這裡就有一個編輯纂改的例子,因為與希臘原文對應的字就是《episteuete》,所以傳福音者 Evongelist 將證詞放進耶穌口中,這是大錯特錯,請看下文說明。

在此得借重耶路撒冷聖經學校校長吳克斯神父 Father de Vaux論述之要點。西元一九六二年《創世紀》法文譯本上有他寫的一篇《引言》,該文中有《摩西五經簡介》,其中含有很有價值的議論。認為傳福音者所確認《摩西五經》的作者身份問題大有疑義,而加以駁斥。吳神父提醒大家說,《猶太人的傳述,後來由耶穌和其十二門繼承裔砵》,此一觀念直到中古時代部是被大眾接受的。西元第十二世紀對此定律提出爭論的唯一人士是亞賓尼茲瑞Abenezra。西元第十六世紀,卡爾斯塔 Calstadt記述,摩西不可能在《申命記》第卅四章第五至十二節中撰寫他自己死亡的事情。這位卡君然後還有其他評論家的話,他們都否認摩西是《摩西五經》的作者,甚至其中一部份都無關。最重要的,是理查•賽蒙 Richard Simon,辯論學之父,他的著作:《舊約聖經批判史 Critical History of the Old Testament 一六七八年》,該書列舉出《摩西五經》,在編年史上困難重重,文章重複又重複,故事混亂不清,風格大不相同。此書出現,引起眾議紛紜。十八世紀初的歷史書籍作品中,很少有追隨賽蒙路線的。在那個時代,每逢說到古人古事的時候,通常都在前面先說:「摩西曾經寫過……」作為開場白。

借用耶穌本人的口吻強調過的傳說,欲加以反駁,那是何等的困難,這是很容易想像到的,正如前述在新約中所看到的例子。幸虧有法國路易十五世大帝 Louis XV(一七一O-七四)的御醫詹亞斯杜魯 JEAN ASTRUC,才將這場爭議定讞。

一七五三年出版其著作《對原始文獻之推測,該文獻似乎認定摩西編撰創世記Conjectures on the Original writing which it appears Moses used to compose the Book of Genesis》。書中強調的是,經文來源是繁複的。注意到這個關鍵的,可能他不算是第一位人士,然而畢竟是他有這份勇氣,敢於將這件重大的觀察研究心得公諸於世:在《創世記》中併列兩段經文,即分別指出真主是以《耶和華 Yahweh》《艾囉興 Elohim》的名字來稱呼的經文。艾洪  Eichorm(一七八O-一七八三)也在摩西五經中其他四卷經文中有相同的發現。易爾晶 Ilgen(一七九八)發現,詹亞斯杜魯所找出的一段經文,即真主被稱為《哎囉興》的那一段,該文也分成兩種。於是摩西五經實在已是支離破碎。

到了十九世紀,對於文獻來源甚至進行更精微詳細的研究。一八五四,分辨認出四種來源。分為《耶和華版》、《哎囉興版》與《祭司版》。甚至還能夠將這些版本的年代指明出來:
一、《耶和華版本》係在西元前九世紀(在猶大王國時期所編寫的)。
二、《哎囉興版本》係屬於或為期較晚的(在以色列王國時期所寫)。
三、《申命記版本》有人(如雅柯布E•yacob )認為係在西元前八世紀編寫,另外有人(如吳神父)則認為在約西亞王Josiah時期編寫。
四、《祭司版》則係自被放逐時期起至放逐之後,西元前六世紀。

由此可見摩西五經經文的編輯撰寫,歷時長達三個世紀。

然而,問題是,案情更加複雜。吳克斯神父記述,羅茲A. Lods 於一九四一年明白地指出,《耶和華版》有三個來源,《哎囉興版本》有四個來源,《申命記版本》有六個來源,《祭司版本》有九個來源,(以上尚未包括散佈在八家作者文獻中所增編的。) 晚近咸認,在聖經以外的書籍中,可以找到《摩西五經》中所述的律法、法典等,這些書籍的寫作日期遠較摩西五經的日期為早,而且《摩西五經》中許多故事中所假定的背景與這些文獻中所假定的來源都不相同,而且年代更為早期。如是引至對於「傳說形成的關注」。問題益加複雜,以致讓人感覺似乎置身於五里雲霧中,看不到廬山真面目。

與來源複雜相伴而來的,是矛盾與重複。吳克斯神父列舉出這些傳說重複出現的例子,如大洪水,約瑟被綁架劫持,在埃及歷險,同一角色的故事有不同的姓名,重大事件又有不同的敘述。

如是《摩西五經》所顯示的內容,被發現是用不同的傳說故事彙集而成,編著者們多少施展了一點技巧。他們有時將傳說故事同時併列陳述,時而穿插些人為編寫的故事。將不適宜的與矛盾的文字納入經文。如此卻留下蛛絲馬跡,讓現代人做客觀的研究,以追尋其來源。

關於經文有疑義方面《摩西五經》(舊約首五經)就是最明顯的例子,經文經過多次人為纂改。猶太族人歷史中不同時期,將先民口述傳說多次修改。自西元前第十或第九世紀開始,《耶和華版》經文傳說是採自最早的故事。這個故事勾勒出以色列人的特別命運,並安置入「真主對人類仁慈的普世大計之中。」(按吳克斯神父所述) 紀元前第六世紀的《祭司版》經文中做出結論,並且精確而詳細地記述年代日期與先知家世族譜。【註一】

吳克斯神父記述,「該傳說中的幾個故事內容之中,就指證出律法上的偏見:在創造宇宙完成之後,真主在第七天的休息日,諾亞 (奴赫Noah ) 聖人結盟的故事,亞伯拉罕 (伊布拉欣 Abrahin)聖人結盟的故事,與割禮的故事,為安置族長率領族人居住迦南土地而購置麥克皮勒山洞的故事等。」我們心中應當銘記,《祭司版》傳說,是從西元前五三八年猶太人放逐到巴比倫開始到返回巴勒斯坦時期。因此,這是將宗教問題與純粹的政治問題混淆在一起。

【註一】下章中將談論到,在與現代科學知識對證之下,在宇宙創造的過程,地球上上古的人所處的時代和環境的主題上,《祭司版》編撰者們記述錯誤的程度。這顯然在杜撰經文時產生的錯誤。

單就《創世記》來說,該經文有三個來源,已經成為定論:吳克斯神父在其譯本序文中,列舉出《創世記》今日經文之三個部份及其來源。在這個證據所列的資料中,該經文中任何章節的來源出處,均已明確的說明。例如,宇宙創造,大洪水,與自大洪水到亞伯拉罕這個時期,如同今日聖經版本,這部份佔據了《創世記》的前十一章,在這部份經文中,可以看到《耶和華版經文》與《祭司版經文》片段輪翻出現。《哎囉興版經文》在這前十一章中未曾出現。《耶和華版》與《祭司版》重疊運用,在這裡是很清楚明白的。由創造宇宙到諾亞「創世記首五章中」,編輯較為單純,只是將《耶和華版》和《祭司版》經文全文輪載。至於在大洪水,尤其是在第七章至第八章經文中,從其來源所截取的經文片段,有時甚至只取下一句話。在英文本聖經中,約百餘行的經文裡,經文轉換交錯錯竟然達十七次之多。現在閱讀的聖經,就是因為這樣,產生了不適宜之處以及矛盾衝突之處。(參閱第十五頁聖經結構來源分佈表)

歷史書籍

經由這些書籍,來回顧猶太族人的歷史,溯自他們到達應許之地開始 (很可能是在西元前第十三世紀末)到西元前第六世紀放逐到巴比倫時期。

此處該強調的是,書中所呈現的可稱為《民族大事》的,只是真主旨意的實現。然而,在經文的言詞之中,歷史的正確性,已被拋棄而忽視;以舊約《約書亞記》這本經卷來說,其編撰的首要要務與終極目標是在服痧姥ヰ漲捕N。因為注意到這一要點,雅柯布教授指出,那假定了要被毀滅的耶利哥城 Jericho和艾城Ay的傳說故事,在考古學與經文對證之下,有顯著的矛盾。

舊約《士師記》的中心內容,記述那被上帝挑選的族人抵禦四周環伺的敵人,和上帝賜給他們的助力。勒菲瑞神父 Father A. Le 'ferre記述,該經書已經過多次修改。他在《Crampon Bile》版聖經的序文中很客觀地說明,該卷經文所列許多引言及附錄等文章,均證實此點情況。《士師記》的經文中,亦記述了舊約《路得記》中的故事。
下表說明:
1. 表中第一欄表示經文出現在第幾章的章數。
2. 表中第二欄,括號中數字,表示經文的節數,如經文分兩段出現,則附加a或b表示。
3. 字母表示:Y表示耶和華版經文。
    S表示祭司版經文。

創世記第一章至第十一章耶和華版及祭司版經文分佈表

第幾章

節數       

第幾章

節數

經文版本

1

(1)

2

(4a)

S祭司版

2

(4b)

4

(26)

Y耶和華版

5

(1)

5

(32)

S祭司版

6

(1)

6

(8)

Y耶和華版

6

(9)

6

(22)

S祭司版

7

(1)

7

(5)

Y耶和華版

7

(6)

 

 

S祭司版

7

(7)

7

(10)

Y耶和華版(經修改)

7

(11)

 

 

S祭司版

7

(12)

 

 

Y耶和華版

7

(13)

7

(16a)

S祭司版

7

(16b)

7

(17)

Y耶和華版

7

(18)

7

(21)

S祭司版

7

(22)

7

(23)

Y耶和華版

7

(24)

8

(2a)

S祭司版

8

(2b)

 

 

Y耶和華版

8

(3)

8

(5)

S祭司版

8

(6)

8

(12)

Y耶和華版

8

(13a)

 

 

S祭司版

8

(13b)

 

 

Y耶和華版

8

(14)

8

(19)

S祭司版

8

(20)

8

(22)

Y耶和華版

9

(1)

9

(17)

S祭司版

9

(18)

9

(27)

Y耶和華版

9

(28)

10

(7)

S祭司版

10

(8)

10

(19)

Y耶和華版

10

(20)

10

(23)

S祭司版

10

(24)

10

(30)

Y耶和華版

10

(31)

10

(32)

S祭司版

11

(1)

11

(9)

Y耶和華版

11

(10)

11

(32)

S祭司版

 舊約聖經被人為修改操弄的狀況,還有比這個表所列舉說明的方法,更加簡單明瞭嗎?

舊約《撒母耳記上下》與《列王紀上下》,這幾卷經主要是記述撒母耳Samuel,掃羅Saul,大衛David,和所羅門Solomon等的傳記。其歷史價值,已成為爭議之題目。從這個觀點上研究,雅柯布E. Jacob 教授發現了許多錯誤,因為同一事件,在經文中竟然出現了兩個、甚至三個版本。以利亞Elias,以利沙 Elisha,和以賽亞 Isaiah等先知,也是經文中的人物,將歷史的因素和傳說混雜在一起。至於其他的經註專家們,例如勒菲瑞神父 Father A. Lefe'rre,認為,「這些經書的歷史價值非常重要。」

舊約《歷代志上下》、《以斯拉記》、《尼希米記》,這幾卷經,則只有一個作者,其名為《歷代志者》,係在西元前四世紀所著。他將整個歷史,從宇宙創造到該世紀,重述了一遍,至於先知的家譜表,則只是由大衛 David開始記述。(雅柯布教授認為),實際上,這位作者是運用了《撤母耳記上下》和《列王紀上下》經文,「機械式地抄錄經文,而未曾注意到經文中含有詞意不連貫之缺點。」雖然如此,卻在增加的經文中說出了精確的事實,而且這些事實已被考古學確認。這幾部經卷的編撰,為了迎合教會在神學上的需要,而刻意纂改操作歷史。雅柯布教授記述,這位作者「有時候依據神學旨意來撰寫歷史。」「用這個歷史事實來解釋說明:瑪拿西王King Manasseh 本是褻瀆神靈的國王,做了很多耶和華不喜歡的事,統治時期相當興盛也相當長久,經文作者假定國王是停留在亞述Assyria的期問改邪歸正(列王紀下第卅三章第十二節),然而,此事在聖經裡其他經文與聖經外的經史書中部沒有這樣的記載。」舊約《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皆受到嚴厲的批評,因其內容有許多隱晦難解的地方,同時也因為所述的故事是西元前四世紀的事,那個時期的事情很少是人們所熟悉的,非聖經的文獻也很稀少。

《杜比記》Dobit、《朱迪斯記》Judith (此兩冊列為偽經),和舊約《以斯拉記》被分類列入歷史書。這些寫歷史的作者,太過於自由隨便;正確的名稱被改換了,杜撰虛構的人物和事件,只是為了配合宗教道德目標,糾纏著不可能的事件和扭曲的歷史。

偽經《馬克畢茲記上下》Maccabees則是另成一格。書中所記述之大事係發生於西元前第二世紀,卻是現今能找到的該時期的正確歷史紀錄。因此之故,該書具有極高之價值。

那些被歸類列入《歷史書籍》的經書,因此是有高度爭議的。處理歷史的方法,竟然有兩種:有的用科學方法,有的用幻想奇異的方法。(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