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古蘭經與科學

 

 ¥作者Dr. MAURICEBUCAIL(毛里斯•布凱爾博士)

 譯者:馬振宇、馬顯光

 

第二篇    新約聖經  福音書

壹、緒言

 

  有很多讀者,在閱讀中停下來想一想福書中某些經文的涵意時,就感覺到很尷尬,甚至羞愧。又當他們將各福音書中針對某一事件的經文拿來互相對照比較研究的時候,也會有同樣的感覺。此項觀察是由羅傑神父 Father Roguet 所發現的,並記載於其著作中:『進入福音書之初步』Initiation to the Gospels (Initiation h I’Evangile)  (巴黎一九七三年 Editions du Seuil 出版)。在「天主教週刊」a Catholic Weekly 回答受困擾的讀者們來函,他已經有很多年的經驗,他能夠體會和評估出讀者們在閱讀福音書時所產生的憂慮的程度,是如何的強烈。這些提出問題的讀者們來自廣泛和不同的社會與文化背景。他的筆記上說,他要求予以解釋的經文,都是那些「被認為是很丟臉的、無法理解的、要不就是矛盾的、荒誕的、或醜聞有關的經文」。無疑的是,如果從頭到尾閱讀一次四福音,可能會令基督教徒們受到深深的困擾。

  此項觀察,是最近的事情:羅傑神父的著作是在一九七三年出版的。在這不久之前,大多數的基督教徒,只是在教堂中參加禮拜或聽講道時的推薦介紹,而知道了福音書中某些被選取出來的經文。除了那些新教徒 Protestants之外,基督徒們都沒有讀完全部福音書的習慣。教義書籍中也只包涵了摘錄經文之片段而已;福音書的全文版本幾乎完全沒有在外面流傳。在一家羅馬天主教學裡, 我獲得了詩人沃吉爾 Virgil 和哲人柏拉圖 Plato 的書籍,就是沒有得到新約聖經。然而,新約的希臘文版經文已是很好的教材:一直到經過很久的時間之後,終於瞭解到為何他們遲遲不將基督教的神聖經書翻譯出來。這翻譯本新約,可能就引導我們會向牧師們提出一些難以答覆的問題。

  這種情形的發現,那些在閱讀福音書全文時抱持批評態度的讀者也會看出來,這種發現導致教會站出來,給讀者們伸出援手,協助他們解決困惑。羅傑神父記述,「許多基督教徒需要學習如何閱讀福音書。」他所提供的解釋不論是否獲得同意,他是很光榮地處理了這些細緻的問題。不幸的是,有關於對基督數經典評論的文章,並非常常都是這樣。

  那些專為普遍流傳而印行的聖經版本上,通常都在其序文中鎖定了一大堆觀念,灌輸給讀者,企圖說服讀者們相信,關於各冊經書的作者,在人格人品上都不會有問題的,經文的真確性、以及經文所描敘的故事真相……等等,都是很少出問題的。儘管事實上,關於某些身份完全不明的作者,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在這類聖經的序文中,我們找到很多這類確切的資訊。通常是有的文章將純屬虛構之事說成完全確定而實在的,或者將某位福音書的作者描述成為某件大事親歷的人證等,然而據專家學者們查證的結果卻正相反。自耶穌逝世到福音書經文出現時期之間的時間差距突然之間變短了。這種說法讓人相信那位作者是聽到了口頭傳述然後寫下經文,然而事實上專家學者們指出,在經文中已經出現了很多篡改的辭句。當然,處處都在訴說翻譯之艱難,然而他們仍是恣意孤行,不顧那些耀眼奪目的矛盾所在,只要是肯稍為動腦筋思索一下的讀者,那就一定會接觸到這些矛盾了。甚至在那段安撫的前言所補充的附錄中,只不過有很少的詞彙,從這裡就可以觀察到不適之處、矛盾、或昭然的錯誤等,是如何隱藏在辯護和道歉式的巧妙言詞之中。如此顛倒是非,擾亂世事,正表示出這類經註家之論述含有誤導人的性質。

    以下幾頁要說明的想法,無疑的,會讓讀者仍然不能夠覺悟到這類問題是令人吃驚的。在做詳細說明之前,茲先將本人的想法,作舉例說明。這個例子在本人看來,似乎相當重要。

    使徒約翰和使徒馬太都沒有談到耶穌昇天之事。《路加福音》中說,耶穌是在復活日的當天昇天的。《使徒行傳》中卻說是在四十天之後,耶穌昇天。據說《使徒行傳》是路加撰寫的。 《馬可福音》在結論中,也說到耶穌昇天,卻未說出日期,現今被認為,這種說法不真實。因此,耶穌昇天這件事,在新約聖經上並沒有牢固的基礎依據。儘管如此,經註家們很輕易地處理這件事,卻是令人難以置信。

    有一本大量發行的字典,《新約小字典 Little Dictionary of the New Festament/ Petit Dictionaire du Nouveau Testament in the Crampon Bible》,一九六O年版(巴黎 Desclee and Co 出版),主編特利科特A. Tricot 並未將耶穌昇天the Ascension 列為題目。班諾易神父和波斯瑪神父 Fathers Benoit and Boismard,耶路撒冷聖經學校老師,他們一九七二年版的著作《西福音書概要 The Synopsis of The Four Gospels Synopse des Quatre Evangiles(巴黎 Editions du Cerf出版),在第二冊第四五一 四五二頁中說,在《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中的矛盾,也許可以解釋為《文學技巧》:這就是說,至少是《難以附從》的!

    儘管出現了這種種疑問,羅傑神父在「進入福音之初步」書中,一九七三年版第八七頁上,還沒有被上列的言論說服。他書中的解釋,至少是很奇怪的:

    「正像其他很多類似事件一樣,這個問題,如果要按聖經經文字面來解釋,似乎就無法解決,只因忘了這個問題在宗教上的意義。這並非要把真實的事件化約為一個象徵符號,這樣做法當然是首尾不一致的。而實際上是要看在神學上的旨意,給我們揭露這種神秘事件,讓我們的觀感能夠瞭解體會出事實真相,以及那些徵兆是適合我們肉體內的心靈的。」

    如此解釋法,怎能令人滿意。只有那萬事順從唯唯諾諾的人,才會接受這種辯護式的論述。

    在羅傑神父論述中,另一點有趣的地方是,他承認有「很多類似的案件」,「類似」,就是指和《福音書》中耶穌昇天類似的事情。所以,這個問題不是個案,而是整體的問題,應該以客觀的方法,有深度地去接觸處理。先研究在撰寫《福音書》時的環境狀況,或當時普遍的宗教氣氛,然後再來解釋說明,這樣可能是合理的。從口頭流傳的故事撰寫的《福音書》,原版經文被指責已被修改的時候,我們看到這樣流傳下來的經文,已經腐蝕,呈現出晦澀、不易瞭解、矛盾、不適宜的,甚至荒誕的經文,難怪會這樣。感謝科學的進步,那些與已確立的科學知識驗證的現實相矛盾的經文,也定像上述情形一樣。這類的觀察,表示在撰寫和修改經文時的人為操作因素。

    在過去數十年來,客觀地研究聖經經文,已公然地獲得了注意。巴黎天主教學會 the Catholic Institute of Paris甘南吉塞神父 Father Kannengiesser 近著《信仰復活,復活信仰 Faith in the Re’surrection, Resurrection of Faith/Foi en la Re’surrection, R’esurrection de la foi 巴黎Beauchesnue, Coll. ¢LePoint theologique 一九七四年版》,在這句話中簡述十這種深深的轉變:「信士們幾乎還沒有察覺到,自從教宗皮亞氏十二世(Pope pious XII 一九三九至一九五九年)時代起,聖經經文的註釋已經發生了革命。」作者說到的「革命」還是最近的事情。至少對於某些專家來說,在這件事的復興精神激勵之下,此項工作已延展到開始教導信士們了。作者記述,「因為採用了在經文註釋的革命方法,牧師的傳統方式,那最可靠的景望被推翻了。」

    甘南吉塞牧師警告說,《福音書》中與耶穌有關的,不要按照字面的話來解讀。那些話都是為了「適應」某個場合,或是為了「戰鬥」而那樣撰寫的,那些作者們只是「寫了他們自己族群與有關耶穌的傳說而已。」至於耶穌復活,是他的著作的書名,他強調說,《福音書》的作者們,沒有任何一位夠自己宣稱是耶穌是耶穌復活的見證人。他宣稱,耶穌與大眾的生活情形,至於其他部份也如是。因為,按照《福音書》的記述,除了猶大 Judas Iscariot 之外,其餘的十一位耶穌的使徒,自從初次會晤耶穌,直到耶穌最後在塵世的遺言為止,從來未曾離開過耶穌。

    從基督教的傳統地位開始,慢慢地一直敘說到現在,僅僅在十年之前,梵帝岡第二次諮議會再度莊嚴地重振了基督救的傳統地位。繼而又進行將聖經普遞流傳,讓信士們得以閱讀現代版本聖經。雖然如此,那真相還是要在將來一點一點慢慢地展露在陽光下。

   這是很不容易掌握的事,因為如此艱苦保護傳統的壓力實在份量很重。要想獲得解脫,那必須得找出問題的徵結,換句話說,必須勘察基督數誕生時最初的環境。

 

國際新聞集錦

兩年輕女性在伊朗強震逾一天後自瓦礫堆中獲救生還

  (路透伊朗電) 伊朗革命衛隊在該國東南部山區一孤立村落中,自瓦礫堆中救出兩名年輕女性。當時距離週二強震襲擊時間已超過二十四小時。

  這場芮氏規模六•四的強震震央在扎蘭德(Zarand),當地距離德黑蘭東南約OO公里,造成至少四二O人死亡。

  路透記者在 Houdkan目睹一位二十五歲女性而帶笑容地出現,但是抱怨因家中的斷垣殘壁而背痛。當地居民稱,另一獲救的十八﹞k性在週三上午獲救時,幾乎毫髮未傷。兩名女性獲救後都以救護車送往附近的扎蘭德。

 

穆斯林站起來了    ¥馬浩龍

 

    OO五年一月二十三日,詩威特美容機構為了擴大營業,以服務更多人群,選在中和市景新街三六九號開了間分店,其裝潢費將近兩百多萬,店的裡裡外外部可說是美輪美奐,我也特地邀請平時幫我們穆斯林很多忙的立法委員張慶忠、台北縣議員陳錦錠、中和市民代表曹永成來主持開幕及剪綵活動,當天場面浩大,可說是熱鬧非凡。

    店長張權芳小姐出生於虔誠的穆斯林家庭,十多年前從泰緬回台灣,民國八十三年畢業於開明高職美容科,隨即進入美容業,經過十多年的學習與成長,終於能獨當一面,建立了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現在其員工已有十多人,現在業績也蒸蒸日上,身為同鄉,實在甚感安慰。

    其實泰緬的穆斯林同胞來台灣也已經二十多年了,不論是在美容業、公職、教育、軍官、醫生、護士、工程等方面都有傑出的貢獻,也在社會上漸漸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但誠如穆聖所說的:「你們任何人都不算信士,必須把自己所愛的施與同胞。」(來源:認識伊斯蘭頁廿七),故我也由衷的祈求真主讓我們穆斯林同胞能互相榮耀,並將伊斯蘭精神散播出去。(稿酬作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