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古蘭經與科學

 

 ¥作者Dr. MAURICEBUCAIL(毛里斯•布凱爾博士)

 譯者:馬振宇、馬顯光

第二篇    新約聖經  福音書

貳、歷史的回顧  

猶太教、基督教與聖保羅

基督教徒中,大多數的教徒都相信,新約聖經中那些福音書 Gospels名言的經典,都是由那些對於耶穌聖人生平的見證人直接撰寫出來的,因此也相信對於耶穌一生傳道最昭彰的重要事跡,這些福音書構成為毫無疑問的證明。在如此權威保證之下,不免令人驚訝:由他們所發展出來的教義,還怎麼能夠容許他人來討論研究?基督教會,本身即是一個應用耶穌聖人親自授予的教義的機構,其有效性,還能讓他人置疑嗎?在今日的大眾版本福音書的評介中,就含有這種意義的文字,以針對一般大眾推銷這種不容置疑的觀念。

 福音書的作者就是親眼目睹的見證人,將這種價值當成公理一樣,一直拿來呈現給虔誠的信徒們。西元第二世紀中葉,聖徒朱斯丁(Saint Justin100? –165? A. D) 畢竟將福書稱為「使徒們的實錄」。況且有關這些福音書的作者們,另外還有許多詳細的記述。令人驚訝的是,這類記述是否正確,不免產生疑問。使徒馬太Matthew是位很出名的人物,受聘於卡方納姆 Capharnaum 海關擔任關員職務。據說他還會說阿爾阿米安人語( Aramaean 族係閃族一支,住在古敘利亞和美索不達米亞。耶穌聖人和其門徒當時在巴勒斯坦地區也說這語言) 和希臘語。使徒馬可 Mark 亦會很容易地被認出來,他是使徒彼德的同事。毫無疑問的,他也是一位親眼目睹耶穌生平事蹟的見證人。使徒路克 Luke,則是聖保羅 Saint Paul曾親自對話交談的內科醫師,有關他的資訊是非常精確的。非常接近耶穌聖人的使徒聖約翰 John,乃是加利利海澳人綏白迪 Zebedee的兒子。

對於基督教初期歷史,由現代研究的結果顯示,像這種方式的論述很難符合於事實。我們將要檢示那些福音書的真正的作者,到底是些什麼人。就耶穌聖人使命完成之後的數十年間,大家必須瞭解,在那一段期間所發生的大事,並非像他們的論述中所說的那樣,在某地發生某件大事,而且聖彼得到達羅馬之後奠定了教會之基礎,也不是實在的情況。相反地,自從耶穌聖人離開人世之後直到西元第二世紀下半葉這段時期,基督教有兩大派在進行鬥爭。一派可稱為聖保羅路線基督教派 Pauline Christianity,另一派就是猶太基督徒教派 Judeo-Christianity

 最近的著作中,有很多書籍都是以對於基督教的最近研究發現的事情為主題。其中,我們發現了紅衣大主教丹尼陸斯 Cardinal Danielous 的名字。一九六七年十二月,研究雜誌「Studies (Etudes)」刊出他的文章,題目是基督教來源新論:猶太基督教徒 A New Representation of the Origins of Christianity Judeo Christianity (One vision nouvelle des origines chretiennes: Le judeo-christianisme)」。在這篇文章中,他檢討過去的作品,追尋其歷史軌跡,讓我們將福音書的面貌重新定位於不同的格局架構中,有別於上述那些大眾版福音書引介之論述。下列所舉,即是該文章的擇要,其中包括多段直接引述的文字(加括號者)

在耶穌聖人辭世之後,那「一小群使徒」形成了一個「猶太派,他們仍然虔誠地繼續遵守以前在神廟中的祈禱儀式。然而,當拜偶像的異教徒歸信基督教後引進了一些規範之後,於是,在西元四十九年,耶路撒冷諮詢議會 the Council of Jerusalem 准許他們免行割禮,免行猶太派的禮拜儀式,「很多猶太派基督徒反對此項讓步。」這一群使徒和聖保羅派是有相當距離的。不僅如此,聖保羅派和猶太基督派,在對於拜偶像異教徒歸信者的問題,更發生爭執,(西元四十九年安第雅克事件Antioch。譯者按,直到西元前六十四年,安第雅克城係古敘利亞的首都,即現今土耳其南部安塔基雅城 ANTAKYA)「在聖保羅看來,割禮、安息日,以及舊祈禱儀式,甚至對猶太基督派來說,已經算是過時的。基督教那時候正在從附隨於猶太教的政治與宗教一體的關係中解脫出來,並且打開大門廣納異教徒。」

對那些仍然忠於猶太人的猶太基督徒來說,聖保羅是一個叛徒:猶太基督教 派的文件中稱他為「敵人」,指控他玩弄「雙面手段」……。「直到西元七十年,猶太基督教派仍然佔有基督教教會的大多數」,而「聖保羅派只不過是一個孤立的個案而已。」那時期基督教社團的首腦是詹姆士 James,他是耶穌聖人的親戚。和詹姆士一起的,起初還有聖徒彼得 Peter,和聖徒約翰 John。「詹姆士可算是猶太基督教派的代表,他故意抓緊與猶太人的關係來與聖保羅派抗爭。」在耶路撒冷的猶太基督教會中,耶穌家族佔有很重要的地位,「詹姆士的繼承人是信易安 Simeon,係克利奧佩斯 C1eopas之子,耶穌聖人的表兄弟。」

紅衣大主教丹尼陸斯在此列出猶太基督教派的著作,這些著作表達出當初在使徒們身邊的社團對於耶穌的觀點:希伯萊文福音書 The Gospel of the Hebrews (來自埃及的猶太基督教派社團),使徒克里門C1ement的著作:Homilies講道集 Recognitions,保證書和 Hypotyposeis,使徒詹姆士的第二啟示錄The Second Apocalypse,以及湯瑪斯福音書 The Gospel of Thomas。「對於猶太基督教派來說,最後還得要歸功於基督教文化的這批最早期的著作。紅衣大主教丹尼陸斯特別將這些著作詳細列明。(註:這裡可以記下:所有這些著作,後來都被列入偽經。換句話說,因聖保羅得勢之後,基督教會為其教派勢力所掌握,這批著作於是被迫退隱。這個教會明顯地將這批著作從福音書中刪除,僅保留了四部正經。)

「在基督教教會的第一百年期間,猶太基督教派勢力不但掌控了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地區,似乎不論什麼地方,該派的教務都超越了聖保羅派。這也確實說明了一個事實:聖保羅的數封信件,暗示了一個衝突鬥爭。」後來他到處都遇到這種反對的聲浪:在加拉太 Galatia,哥林多 Corinth哥羅西,羅馬,和安第雅克 Antioch等。

敘利亞巴勒斯坦海岸,由加薩走廊到安第雅克,在使徒們的法令和克里門使徒的著作,都見證了猶太基督教的勢力。在小亞細亞半島上,在新約(保羅達加拉太人書)(保羅達歌羅西人書)都暗示有猶太基督教派人存在。在巴比亞的著作中給我們關於在弗利吉亞 Phrygia 的資訊。在希臘方面,新約(保羅達哥林多人前書)中說到了猶太基督教派,特別是在阿波羅 Apollos地方。按 (使徒克里門書) (赫瑪斯牧人Shepherd of Hermas)上說,羅馬在當時是個重要的中心。羅馬歷史家瑞圖尼亞斯 Suetonius (69?-140?A.D.和塔賽特斯Tacitus(55?117?A.D.)認為,當時的基督教是以猶太基督教派為代表。紅衣大主教丹尼陸斯認為,在非洲第一次傳道 The first evangeli-zation 的正是猶太基督教派。希伯來文福音書,亞歷山大使徒克里門著作和此事聯結在一起。

福音書的撰寫,是在社團之間互相鬥爭的背景之下完成的,瞭解這種背景,知道這個事實,是非常重要的。今天看到的福音書經文,是由原來的經文經過多次的刪改調整,自西元七十年起開始出現,那時期這兩個鬥爭的社團正在進行激烈的鬥爭,猶太基督教派當時仍然佔上風。西元七十年,猶太人戰爭耶路撒冷淪陷之後,局勢逆轉。紅衣大主教丹尼陸斯將如何失敗的情況敘述如下:

「當這些猶太基督教徒的信譽在這個王國中受到損毀,不再受到信任之後,其他的基督教徒攀搭新貴的趨勢,於是就和他們分離越來越遠。然後,說希臘話的基督徒的聲音佔了上風:聖保羅在死亡之後贏得勝利:基督教從政治和社會上完全和猶太人隔離。 猶太人如是成為不相干的第三者。說來說去都一樣,直到西元一四O年發生猶太人叛變,猶太基督教徒在文化上一直都佔上風。」

馬可福音、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是從西元七十年至大約西元一 O年之間產生的。這些都不算是基督教的第一批經典。各篇聖保羅書 (即:羅馬人書、哥林多前後書、加拉太書、以弗所書、腓立比書、歌羅西書、帖撒羅尼迦前後書、提摩太前後書、提多書及腓利門書等) 完成的時期更早,也不算是基督教的第一批經典。按照卡爾曼先生說 O. Culmann,帖撒羅尼迦前後書可能是在西元五十年聖保羅寫給他們的。在馬可福音完成之前,他可能失蹤了好幾年。

聖保羅在基督教中的角色是最受爭議的。耶穌的家人認為聖保羅乃是耶穌思想的叛徒,住在耶路撒冷的和詹姆士在一個小圈子的使徒們也是這樣想法。耶穌聚集在其身邊有十二使徒一起傳教,聖保羅所建立的基督教會卻把耶穌和其使徒都犧牲掉了。在聖保羅有生之年,從來就沒有見過耶穌。他宣稱耶穌復活,在他前往大馬士革的路上給他顯靈了,用這樣的方法來證明他傳教使命的合法性,大家都很有理由發出這樣的問題:如果沒有聖保羅這個人出現的話,基督教會是什麼樣子?無疑地,人人都可以提出很多種假說的情況來。至於有關福音書方面,要是沒有聖保羅這個人出現的話,卻幾乎是可以確定地說,如果這種社團競爭氣氛沒有出現過的話,我們不會有像今天擁有這樣多的經文。兩方陣營正處於從事最激烈鬥爭的時候,出現了這些聖經經文。甘尼基塞神父 Father Kannegiesser 稱這些經文為「戰鬥經文」,都是從那些描寫耶穌的無數的經文中挑選出來的。在聖保羅式的基督教獲得決定性勝利之後,而且是在他創製出自己的一套官式經文之後發生的情況。這些聖經經文包括了那些正經經文 (The Canonic texts包含摩西五經)。因為確定了這些經文為正經之後,於是,其他一切不適宜於聖保羅派教會路線的經文,統統都列為非正經的經文,或稱為偽經。

這時期,猶太基督教派的社團已經完全失勢,消聲隱跡。然而,我們依舊不時地聽到人們以「猶太人」的通稱來談到他們。丹尼陸斯紅衣大主教以下面這段話,來說明他們消失的經過情形:

「當聖保羅的基督教大教會 The Great Church將他們分離剷除之後,大教會逐漸獲得解放而擺脫了對猶太人的依附,猶太基督、教派在西方很快地消失。然而,在西元第三、四世紀時,在東方還可以找到他們的蹟,特別是在巴勒斯坦、阿拉伯、大約旦地帶、敘利亞以及美索布達米亞等地。另外創有部份人參加了大教會,正統派,同時還保存了閃族文化的遺跡。這些人中,有些還在衣索比亞和迦勒底 Chaldea 的教會組織中持續直到如今。」 (待績)

 

更正、道歉啟事 

    九十四年三月一日出版之中國回教二九三期二十六頁拙著「敬悼馬故理事長家珍」一文第二項第四行:前回協秘書童隆鏊哈智“生前”云云,經查“生前”二字係“經常”二字之誤實可能引起不必要之聯想,造成誤會。除函請中國回協會刊更正並鄭重向童哈智道歉。第以童哈智今年春秋八十整歲,熱心軟門,篤信  真主,福壽康強、子孝孫賢,台灣回教史訂正再版人物誌健在篇列有事略,下月出版可資參閱,是為啟。   

    賈福康敬上
 
四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