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 章: 黃牛(巴格勒) (這章是麥迪那的, 共計286節)
章:節 馬堅譯本 王靜齋譯本 仝道章譯本 馬金鵬譯本 馬仲剛譯本


2 : 1 艾列弗,倆目,米目。   阿裏甫、倆模、密默。   阿立甫,倆目,敏目。   艾立夫,倆姆,米姆[注]   艾利夫,倆目,米目[阿拉伯語三個字母的音譯,唯安拉最知道其意]。    
2 : 2 這部經,其中毫無可疑,是敬畏者的嚮導。   這是其中無有疑惑的經典。 引導一般敬慎的人。   這本經,其中確實無疑,是給敬畏(安拉)的人們的引導   該經[注]中無疑是引導敬畏者們的,   這部經典[《古蘭經》],內容確實無疑,是敬畏者的指南。    
2 : 3 他們確信幽玄,謹守拜功,並分舍我所給與他們的。   那般人皆信目不能見的。他們立拜功,並就著我所賜給他們的作使用。   他們相信目不能見的, 堅守拜功,和使用我所供給他們的,並分惠他人。   那些人他們相信未見[注],他們履行拜功,他們施費我所賞賜的,   他們[敬畏者]確信一切未見之物[如復活,後世,樂園,火獄等],謹守拜功[注],施用我所賜予他們的[財物];    
2 : 4 他們確信降示你的經典,和在你以前降示的經典,並且篤信後世。   那般人皆信所降給你的,和在你以前所降的。他們堅信後世。   他們相信降給你(穆聖)的天經,和在你以前所頒降的,並確信後世。   那些人他們歸信我所降給你[注1],及在你以前所降的[注2],並確信後世[注3]   他們確信降示你[穆聖]的經典[注1][《古蘭經》]和在你之前所降示的經典[如《討拉特》和《引吉勒》],並確信後世[注2]    
2 : 5 這等人,是遵守他們的主的正道的;這等人,確是成功的。   他們是守其養主正道的,他們均是得意的。   這些人依從他們的主的引導,這些人是成功的。   這些人是在他們養主之正道[注1]上的。這些人是獲救的[注2]   這些人遵行從他們的主啟示的正道[伊斯蘭教],這些人確是成功者。    
2 : 6 不信道者,你對他們加以警告與否,這在他們是一樣的,他們畢竟不信道。   不信的那些人,你警告或不警告,在他們一樣地不歸信。   至於那些不信的人, 無論你警告他們, 或是不警告他們, 對於他們都是一樣的,他們都不會信仰。   的確,那些隱昧者[注1],你警告他們與否,他們一樣地不歸信[注2]   至於不信仰者[注],無論你警告他們,還是不警告他們,對他們都是一樣的,他們還是不信仰。    
2 : 7 真主已封閉他們的心和耳,他們的眼上有翳膜;他們將受重大的刑罰。   安拉封閉他們的心和聽官了;他們的視官上有一種遮幔。他們應遭大的刑罰。   安拉已經封閉了他們的心和聽覺,並在他們的眼上蒙上了一層幕幔,他們將受到重大的刑罰。   安拉封住[注1]他們的心和耳,他們的眼上有薄膜[注2],他們應受巨刑[注3]   安拉已封閉了他們的心[故他們不能辨真偽]和聽覺[如聾子一樣],他們的眼上有層膜[如瞎子一樣],他們必受重大的刑罰。    
2 : 8 有些人說:「我們已信真主和末日了。」其實,他們絕不是信士。   有的人自稱:(歸信安拉和末日了 )他們本不是歸信的。   有些人說:“我們信仰安拉和末日。”可是他們根本就不是有信仰的人。   人們中有的說:“我們信仰安拉和末日[注]了。”但他們並不是信士。   有些人[偽信者]說:“我們已信仰安拉和末日。”其實,他們並非真信士。    
2 : 9 他們想欺瞞真主和信士,其實,他們只是自欺,卻不覺悟。   他們欺騙安拉和眾穆民,他們只是自欺而不覺悟。   他們企圖欺騙安拉和有信仰的人們,但是他們只是自欺而不自覺罷了。   他們欺騙[注]安拉和那些歸信者們。他們並未感覺到,那只是欺騙自己。   他們[妄圖]欺騙安拉和信士們,其實,他們只是自欺而未感覺到。    
2 : 10 他們的心裏有病,故真主增加他們的心病;他們將為說謊而遭受重大的刑罰。   他們的心裏有病,安拉複增給他們病症了。他們因著說謊應遭痛刑。   他們的心裏有病, 安拉將加重他們的病。他們將會受到痛苦的懲罰,因為他們撒謊。   他們心裏有病[注1],安拉增加他們的疾病[注2],由於他們說謊[注3],他們應受痛刑[注4]   他們的心裏有病,而安拉使他們加重了病。他們將為常說謊言[注]而受痛苦的刑罰。    
2 : 11 有人對他們說:「你們不要在地方上作惡。」他們就說:「我們只是調解的人。」   有時候,人對他們說:(你們不要在地面上造惡,)他們就說:(我們只是調解的。)   當(有人)對他們說“不要在地上為非作歹”時, 他們就說:“我們只不過是和事佬罷了。”   如有人對他們說:“你們莫在地上為非幹歹[注1]!”他們說:“我們只是些幹好而行善[注2]的人們呀!”   當有人對他們說:“你們不要在大地上作惡”時,他們就說:“我們只是調解者。”    
2 : 12 真的,他們確是作惡者,但他們不覺悟。   須知他們均是造惡的;但是自不覺悟。   實際上,他們確是為非作歹的人,不過他們不自覺罷了。   須知[注],他們確是為非幹歹者,但他們卻沒感覺到。   須知,他們確是作惡者,但他們未感覺到。    
2 : 13 有人對他們說:「你們應當象眾人那樣信道。」他們就說:「我們能象愚人那樣輕信嗎?」真的,他們確是愚人,但他們不知道。   有時候,人對他們說:(你們歸信,就像眾人歸信了吧:)他們就說:我們豈可歸信,就像無識的人歸信嗎?)須知他們就是無識的人,只是自不知道。   當(有人)對他們說“(你們要)象別人一樣地信仰”時,他們就說:“要我們象傻瓜們一樣地信仰嗎?”其實他們確實是一群傻瓜,可是他們不知道。   如有人對他們說:“你們要像人們[注1]歸信那樣歸信吧!”他們卻說:“我們能像愚人[注2]們之歸信而歸信嗎?”你應知道,他們的確是愚人,但他們卻不知道[注3]   當有人對他們[偽信者]說:“你們應該像人們[穆聖的追隨者]所信仰的那樣信仰”時,他們就說:“難道要我們像愚人們所信仰的那樣信仰嗎?”須知,他們確是愚人[注],但他們不知道。    
2 : 14 他們遇見信士們就說:「我們已信道了。」他們回去見了自己的惡魔,就說:「我們確是你們的同黨,我們不過是愚弄他們罷了。」   有時候,他們遇見歸信的人了,就說:(我們已然歸信了。)他們獨遇到同類的惡魔時候,就說:我們和你們同類,我們是嘲弄的。   當他們遇見(有)信仰的人們, 他們就說:“我們信仰。”可是當他們離開   如果他們碰到歸信者們,他們便說:“我們歸信了。”如果他們與他們的魔鬼[注1]們相聚時[注2],他們卻說:“我們是偕同你們[注3]的。我們只是嘲笑[注4]者。”   當他們遇見信士們時,他們就說:“我們信仰了。”但當他們私下與他們的惡魔們[多神教徒與偽信者等]相聚時,他們就說:“我們確是你們的同道,我們只是嘲弄[信士]而已。”    
2 : 15 真主將用他們的愚弄還報他們,將任隨他們彷徨於悖逆之中。   安拉將以其嘲弄還諸其人。放任他們在迷誤中徘徊著。   安拉將還報他們的嘲弄,並將任由他們在頑抗中盲目徘徊。   安拉嘲笑他們[注1],並寬貸[注2]他們,讓他們徘徊[注3]於他們的過為[注4]之中。   安拉將以嘲弄還報他們,將讓他們在他們的悖逆中更加盲從。    
2 : 16 這等人,以正道換取迷誤,所以他們的交易並未獲利,他們不是遵循正道的。   這般人是以正道換取迷誤的,他們的營業未獲利,他們不是得指導的。   這些人以錯誤換取引導,他們的交易是無利可圖的,他們也得不到引導。   這些人就是用正道換取[注1]迷歧的人們,他們的生意並未賺錢[注2],他們也不是獲得正道[注3]者。   這些人以正道換取迷誤,他們的交易[即放棄正道,遵行迷誤]並未獲益。他們不是遵行正道者。    
2 : 17 他們譬如燃火的人,當火光照亮了他們的四周的時候,真主把他們的火光拿去,讓他們在重重的黑暗中,甚麼也看不見。   他們的情形如同是燃火的人,在火光照耀四周的時候,安拉就奪去他們的光,把他們棄在重重黑暗裏,他們看不見。   他們好比一個人點燃了火,但是當火光將他們四周照亮時,安拉就熄滅了他們的光亮,把他們棄置在黑暗當中,所以他們(有目)難睹。   他們[注1]的比方[注2],就像那取火的人,每當他[注3]照亮其四周時,安拉便取走他們的光,把他們丟在黑暗中一無所見。   他們的情況猶如燃火之人[注]的情況,當火光照亮他的周圍時,安拉拿走了他們的火光,把他們扔在重重黑暗中,[所以]他們看不見[任何正道]。    
2 : 18 (他們)是聾的,是啞的,是瞎的,所以他們執迷不悟。   他們是聾的、啞的、瞎的,所以不能轉回。   (他們是)聾子、啞吧和瞎子,所以他們(迷途)難返。   [他們][注1]是聾子,是啞巴,是瞎子,他們不能返回[注2]   [他們是]聾子、啞巴、瞎子,因而他們無法返回[正道]。    
2 : 19 或者如遭遇傾盆大雨者,雨裏有重重黑暗,又有雷和電,他們恐怕震死,故用手指塞住耳朵,以避疾雷。真主是周知不信道的人們的。   或是如同遇天雨的人,其中含有重重黑暗和雷電;他們因為怕死,畏懼雷嗚,置指於耳中。安拉盡知眾不信的人。   或者(另作一個比喻)好象是由天而降的暴雨,(在它們的當中有)重重的雷電。他們把手指塞進他們的耳朵當中,那是因為(震耳欲聾的)雷聲,和(他們心中)怕死。安拉定(永遠)包圍著不信的人們的。   或像遭受來自天上之大雨的人們,其中有重重黑暗[注1],有迅雷,有閃電,他們因霹靂而怕死亡,把手指[注2]放進耳朵裏,安拉是洞悉昧者們的。   [他們的情況]猶如從天而降的暴雨,裏面是重重黑暗、雷電交加。由於怕雷聲震死,他們就把手指塞進耳朵,但安拉是周知不信仰者的。    
2 : 20 電光幾乎奪了他們的視覺,每逢電光為他們而照耀的時候,他們在電光中前進;黑暗的時候,他們就站住。假如真主意欲,他必褫奪他們的聽覺和視覺。真主對於萬事確是全能的。   閃電幾至奪去他們的眼。那電向他們發光的時候,他們就乘光邁步;及至遮黑的時侯,他們就站住。設若安拉意欲……了,他便奪去他們的聽官,視官。安拉是全能於萬事的。   閃電幾乎剝奪了他們的視力, 每當它照著他們時,他們就在其中舉步前進但是當它暗下來時, 他們便 靜立不動。倘若安拉願意,他就會剝奪他們的視聽(官能)。安拉是全能於一切事物的。   閃電幾乎奪走[注1]他們的視力,每當它[注2]為他們照亮時,他們便在其中行走。一旦黑暗了,他們便止步不前[注3]。如果安拉要時,必定奪去他們的聽覺和視覺[注4],的確安拉對萬物是大能的。   閃電幾乎奪走了他們的視覺。每當電光為他們照亮時,他們就在其中行走;每當黑暗籠罩他們時,他們就停止不前。假如安拉意欲,他必奪走他們的聽覺和視覺。安拉對萬事確是萬能的。    
2 : 21 眾人啊!你們的主,創造了你們,和你們以前的人,你們當崇拜他,以便你們敬畏。   眾人哪!你們當敬拜養主,那造化你們和你們眾前人的主,冀使你們敬慎。   世人啊! 你們應當崇拜你們的主! 他造化了你們和你們以前的人,以便你們能夠敬畏。   哎人們哪[注1],你們崇拜[注2]那造化你們和你們以前的人們的養主吧!但願[注3]你們敬畏。   人們啊!你們當崇拜你們的主[安拉],是他創造了你們和你們的前人,以便你們敬畏。    
2 : 22 他以大地為你們的席,以天空為你們的幕,並且從雲中降下雨水,而借雨水生許多果實,做你們的給養,所以你們不要明知故犯地給真主樹立匹敵。   那真主,他為你們以地怍鋪毯,以天作覆蓋,並自上空降水,而為供給你們,用牠發出種種果實。你們不得明知著而為安拉舉同等的。   他使地作你們的休息的地方,(使)作你們的遮蓋,並從天空降下雨水, 和以它產生果品作你們的糧食。因此, 當你們知道(這項真理)時,就不要為安拉設立對等的(偽神)。   那位主宰,他把大地造化成地毯[注1],把天空造化成建築物[注2],他從天上降下了水,為賞賜你們借它[注3]而取出果品,所以你們不要給安拉樹立夥伴[注4],你們是知道的[注5]   是他為你們而把大地造如床鋪[一樣可延伸],天造如篷,並從天空降下雨水,借此而生產出水果,以作為你們的給養,所以,你們不要故意給安拉設置[與安拉同等的]崇拜物件[注]    
2 : 23 如果你們懷疑我所降示給我的僕人的經典,那末,你們試擬作一章,並舍真主而祈禱你們的見證,如果你們是誠實的。   如果你們對於我降給自己僕人的有所懷疑了,你們就舉出和牠相似的一章來。如果你們是實言的,你們就拋開安拉而喚來一般助己的。   如果你們對於我降給我的僕人(穆聖)的(經典)懷疑的話,那麼,(你們)就照樣作出一章(經文),並在安拉二外尋求你們的見證者口巴,如果你們是誠實的。   如果你們對我降給我的奴僕[注1]的是在懷疑中時,你們可拿來像它的一章[注2],你們可在安拉以外請你們的證人們[注3]來,如果你們是忠實者時。   假如你們懷疑我所降給我的僕人[穆聖]的經典[《古蘭經》],那麼,你們就作出同樣的一章,並舍安拉而呼求你們的見證者[支持者]吧!假如你們是誠實者。    
2 : 24 如果你們不能作──你們絕不能作──那末,你們當防備火獄,那是用人和石做燃料的,已為不信道的人們預備好了。   若是你們未能實作;你們決對不能實作——你們就堤防其燃料是人與石的火獄吧,那火獄已為不信的人們備下了。   倘若你們不能夠——你們是一定不能夠的——那麼就提防火(獄)吧!它的燃料是人和石頭,它是為不信的人預備下的。   如果你們沒做,你們絕不能做時,你們要提防那人[注1]與石頭[注2]是其燃料的火獄!是為隱昧者們準備的。   假如你們不能作,其實你們絕對做不到,那麼,你們當警惕以人和石作燃料的火獄,那是為不信仰者預備的。    
2 : 25 你當向信道而行善的人報喜;他們將享有許多下臨諸河的樂園,每當他們得以園裏的一種水果為給養的時候,他們都說:「這是我們以前所受賜的。」其實,他們所受賜的是類似的。他們在樂園裏將享有純潔的配偶,他們將永居其中。   你給眾歸信並作善舉的人報喜信吧,他們必獲諸河流於其下的天園。不論何時,他們由那裏蒙賜果實的給養了,他們就說:“(這是從前賜過我們的。)” 曾把那相似的賜給他們了。 他們在天園中獲得清潔的配偶,永居在那裏。   把喜訊報給那些有信仰和作善事的人吧。他們一定會獲得下面有諸河流過的樂園。每當他們在其中被賜食果品時,他們就說:“這是我們以前(在地上)被賜食過的。”他們確是被賜給相似的。他們在其中有純潔的伴侶,他們也永遠居住在其中。   你給那些歸信而幹善功的人們報喜[注1],他們享受河渠[注2]在其下[注3]流淌的天堂,每當他們從它上[注4]得到作為食物恩賜的果品時,他們都說:“這是以前曾賜給過我們的。”這是相似的賞賜,他們在其中享受潔淨[注5]的配偶,他們在其中是永久的。   你當向信仰並行善者報喜,他們將獲得諸河流過的樂園。每當他們從樂園裏受賜一種水果作給養時,他們就說:“這種給養就是我們以前受賜過的。”其實,他們所受賜的是相似的[形同味不同]。他們在樂園裏有純潔的妻子[陪伴],他們將永居其中。    
2 : 26 真主的確不嫌以蚊子或更小的事物設任何譬喻;信道者,都知道那是從他們的主降示的真理;不信道者,卻說:「真主設這個譬喻的宗旨是甚麼?」他以譬喻使許多人入迷途,也以譬喻使許多人上正路;但除悖逆者外,他不以譬喻使人入迷途。   安拉不恥於發一個比喻——蚊子或比牠更小的。在歸信的人們,皆知道那是出自養主的真理。不信的人們就說:(安拉用這個比喻作什麼?)他用牠使多的人迷誤;並用牠引導多的人。他惟用牠使一般作惡的人迷誤。   安拉不恥於舉出任何比喻,即使象蜉蝣一樣(小)的或是更微不足道的(比喻), 有信仰的人都知道那是來自他們的主的真理。可是那些不信的人卻說:“安拉舉這個比喻的用意是什麼呢?”他(主)以它使許多人彷徨歧途,也以它使許多人獲得引導。除了離經叛道的人之外,他(主)不以它令人迷誤。   安拉確實不恥於[注1]用蚊蟲及其以上的[注2]打比喻,至於那些歸信者們,他們知道那確是來自他們養主的真理[注3];至於那些昧者們,他們卻說:安拉以此打比要什麼[注4]!他[注5]用此使許多人迷歧,也以此使許多人得正道。因此迷歧的,只是為非幹歹者們。   安拉絕不輕視以蚊子或比蚊子更小的東西設比喻。至於信士們,他們知道那是從他們的主[安拉]降示的真理。至於不信仰者,他們說:“安拉設這個比喻的旨意是什麼呢?”他[安拉]以此使許多人迷誤,也以此引導許多人遵行正道,但他只以此使悖逆者迷誤。    
2 : 27 他們與真主締約之後,並斷絕真主命人聯絡的,且在地方上作惡;這等人,確是虧折的。   那般人在結約以後,破壞安拉的約,並斷絕安拉命以接合的,更在地上造惡。這般人均是傷折的。   那些人在與安拉締約之後,又背信毀約,並且斷絕了安拉所曾命令(他們)結合的和在地上為非作歹,這些人,他們才是(蒙受)損失的人。   那些人他們在與安拉相約後破壞了信約[注1],他們斷絕了安拉命令他們應該聯繫的[注2],他們[注3]在地上還為非幹歹,這些人,他們是虧本者[注4]   他們向安拉許約後又毀約[注1],斷絕了安拉所命令聯合的[注2],並在大地上作惡。這些人確是損失者。    
2 : 28 你們怎麼不信真主呢?你們原是死的,而他以生命賦予你們,然後使你們死亡,然後使你們復活;然後你們要被召歸於他。   你們怎麼不信安拉呢?你們原是死的,而後他教你們生,又教你們死,而後又教你們生,然後你們均被歸返於他。   你們怎麼能夠不信安拉呢?你們原是沒有生命的, 他賜給你們生命;然後使你們死亡,然後又使你們(複)生,最後,你們終將回到他(那裏)。   你們[注1]怎能隱昧安拉!你們原是死的[注2],他使你們活了[注3],繼而他使你們死了,繼而使你們活了[注4],繼而你們將歸至他[注5]   [人們啊!]你們怎麼不信仰安拉呢?你們原是死的,是他賜予你們生命,然後又使你們死亡,然後[復活日]又將你們復活,最後你們都將歸到他那裏去。    
2 : 29 他已為你們創造了大地上的一切事物,複經營諸天,完成了七層天。他對於萬物是全知的。   他那真主,為你們造化地面上一切所有的,他且曾傾向造天而使其成為整齊的七天。他是深知萬事的。   是他為你們在地上造化了萬物,然後,他又轉而(造)天,並使它們成為七重(協調的)天。他盡知萬事萬物。   他是那位主宰,他為你們造化了地裏的一切,繼而他奔向天,把它[注]造成七層。他對萬物是深知的。   他為你們創造了大地上的一切[注],然後轉而造天,造成了七個天。他對萬事萬物是全知的。    
2 : 30 當時,你的主對眾天神說:「我必定在大地上設置一個代理人。」他們說:「我們贊你超絕,我們贊你清淨,你還要在大地上設置作惡和流血者嗎?」他說:「我知道你們所不知道的。」   昔時,你的養主對眾天使說:(我必欲在地上造一代位的。)他們說:(有我們以贊你稱道清淨頌揚聖潔著,你豈可在地上造化作惡流血的人呢?(主說:(我實知道你們不知道的。)   那時候,你們的主曾對天仙們說:我將在地上設置一個代位者(替天行道的人)。”他們說:“難道你要在那裏安置一個為非作歹的和流血的(人)嗎?而我們卻在讚頌你的崇高和讚美你的聖潔。”他(主)說:“我知道你們所不知道的。”   當時[注1],你的養主對眾天仙說:“我將在地上設一位代理人[注2]。”他們說:“你在地上要安置那為非幹歹、並流血[注3]的人嗎?而我們贊你崇高[注4]、贊你清淨[注5]!”他[注6]說:“我確是知道你們所不知道的[注7]。”   當時,你的主對天使們說:“我將在大地上安置人類繁衍生息。”他們說:“我們讚美頌揚你,讚頌你超絕,難道你還要在大地上安置作惡者和製造流血者嗎?”他[安拉]說:“我的確知道你們所不知道的。”    
2 : 31 他將萬物的名稱,都教授阿丹,然後以萬物昭示眾天神,說:「你們把這些事物的名稱告訴我吧,如果你們是誠實的。」   他把一切名稱統教給阿丹了,他又把牠們現給眾天使,說:如果你們是說實話的,你們就把這一切的名稱宣告給我。)   他(主)教導亞當萬物的名稱, 然後他(主)把它們放在天仙們的面前,說道:“如果你們是誠實的,告訴我這些東西的名稱。”   我把全部名字[注1]教給阿丹[注2],繼而把它們展示給眾天仙。他說[注3]:“把這些的名字告訴我吧!如果你們是誠實者時。   他[安拉]把萬物的名稱教授阿丹[注],然後,他把這些事物展示在天使們面前。他[安拉]說:“你們告訴我這些事物的名稱吧!假如你們是誠實者。”    
2 : 32 他們說:「贊你超絕,除了你所教授我們的知識外,我們毫無知識,你確是全知的,確是至睿的。」   他們說:(頌你清淨:除卻你所教給我們的,在我們並無知識。 你實是深知的,明哲的。)   他們說:“讚美你!除了你教。給我們的之外,我們什麼都不‘知道。你確實是全知的、睿智的。”   他們說:“贊你崇高,我們只有你所教給我們的知識,你確是深知的,奧妙的。”   他們說:“讚美你超絕!除了你所教授我們的外,我們毫無知識。你確是全知的,最睿智的。”    
2 : 33 他說:「阿丹啊!你把這些事物的名稱告訴他們吧。」當他把那些事物的名稱告訴他們的時候,真主說:「難道我沒有對你們說過嗎?我的確知道天地的幽玄,我的確知道你們所表白的,和你們所隱諱的。」   真主呼阿丹說:(你把這萬物的名稱宣告給他們吧,)及至他把萬物的名稱宣告他們的時候,真主就說:(我豈未對你們說過嗎?我知道天地的隱秘,我知道你們公開的和隱匿的。)   他(主)說:“亞當啊, 把它們的名稱告訴他們。”當他(亞當)告訴他們(萬物的名稱)時,安拉說:“我不曾告訴過你們嗎?我知道諸天和大地的秘密,並且知道你們表露(在外)和隱藏(在內)的。”   他說[注1]:“哎阿丹啊!把它們的名字告訴它們。”當他[注2]把它們的名字告訴它們時,他說[注3]:“我不是對你們說過,我知道天與地的未見[注4]。我知道你們所表現的,和你們所隱藏的[注5]。”   他[安拉]說:“阿丹啊!你把這些事物的名稱告訴他們[天使]吧!”當他[阿丹]把那些事物的名稱告訴他們時,他[安拉]說:“難道我沒有對你們說過嗎?我的確知道天地間的一切未見之物,我的確知道你們所公開的和隱藏的。”    
2 : 34 當時,我對眾天神說:「你們向阿丹叩頭吧!」他們就叩頭,惟有易卜劣廝不肯,他自大,他原是不信道的。   昔時,我告訴眾天使向阿丹下拜;他們遂就下拜了;惟有以蔔裏嘶拒絕,高傲,他本屬於逆徒。   那時候,我(主)對天仙們說:“(你們)向亞當叩頭。”他們就叩頭了,但是依怖厲廝卻沒有,他拒絕了。他是傲慢的,和不信的。   當時,我[注1]對眾天仙說:“你們為阿丹叩頭[注2]吧!”除伊布里斯[注3]外,他們都叩拜了,他不肯,他高傲,他原是昧者   當時,我[安拉]對天使們說:“你們當服從阿丹。”於是他們都服從了,唯伊怖里斯例外。他[伊怖里斯]拒絕服從,他傲慢,他原來就不信仰。    
2 : 35 我說:「阿丹啊!你和你的妻子同住樂園吧!你們倆可以任意吃園裏所有豐富的食物,你們倆不要臨近這棵樹;否則,就要變成不義的人。」   我呼阿丹說:(你和你的妻居園林吧!你倆由那裏隨意多食,不要接近這樹,以免成為背義的。)   我說:“亞當啊! 你就和你的妻居住在這個樂園中, 並隨意在這裏取食豐富的(食品)吧。不過, 不要接近這一棵樹,以免你們成為不義的人。”   我說[注1]:你和你的妻[注2]居住天堂吧!你二人從它上[注3]隨意地豐富地食用吧,但不要接近[注4]這棵樹[注5]!否則你二人將成為行虧者[注6]   我[安拉]說:“阿丹啊!你和你的妻子住在樂園吧!你倆可隨意吃樂園裏的豐富食物,但你倆不要接近這棵樹,以免成為不義者。”    
2 : 36 然後,惡魔使他們倆為那棵樹而犯罪,遂將他們倆人從所居的樂園中誘出。我說:「你們互相仇視下去吧。大地上有你們暫時的住處和享受。」   但是惡魔誘他倆失足了,使他倆出離原有的地位。我說:(你們下去吧!你們彼此一個是一個的仇敵,你們在地上獲一個定處,並享受到一個時期。)   但是撒旦誘使他倆失落了(樂園),並且使他倆失去了原有的(幸福)情況。我說:“你們下去吧! 你們將相互為敵。在地上有你們的住處,你們將在那裏生活一段時間。”   後來魔鬼使他二人因它而犯了罪[注1]。於是把他二人從所在的地方趕了出去。我說[注2]:“你們互為仇敵地下去吧[注3]!你們在地上有一定的住處[注4],和到某一時刻的享受[注5]。”   隨後,惡魔用那棵樹引誘他倆失足,並把他倆從所居的樂園裏誘出。我[安拉]說:“你們[從樂園]下去吧!你們將互相敵視。大地上有你們的居所和暫時的生活資料。”    
2 : 37 然後,阿丹奉到從主降示的幾件誡命,主就恕宥了他。主確是至宥的,確是至慈的。   而後,阿丹接受養主的幾句話,主隨就允他悔罪了,主實是允許悔罪的,特慈的。   後來,亞當獲得了他的主的一些(啟示的)話,於是他(主)就對他回心轉意了(接受了他的懺悔,恕饒了他)。因為他是常恕的,和大慈的。   於是阿丹接到了來自其養主的幾句話[注1]。他便允准了[注2]他的懺悔,他確是允准改悔的,特慈的。   然後,阿丹從他的主[安拉]那裏奉到了一些[祈禱的]言辭:[他倆說:“我們的主啊!我們已使自己受損。假如你不寬恕我們,不慈憫我們,我們必成了損失者。”(見7:23)]於是他的主[安拉]便寬恕了他[即接受他的悔罪]。他[安拉]確是接受悔過的,特慈的。    
2 : 38 我說:「你們都從這裏下去吧!我的引導如果到達你們,那末,誰遵守我的引導,誰在將來沒有恐懼,也不懮愁。   我說:(你們一同從這裏下去吧!若是我的指示達至你們了,那從我指示的人,在他們無所懼憂。   我說:“你們一‘起從這裏下去。將來一定會有我的指導降給你們。”凡是遵從我的指導的人。他們就會無憂無慮。   我說:“你們都從它上[注1]下去吧!要是我的正道來至你們,凡跟隨我的正道的[注2],則他沒有恐懼,也不發愁[注3]   我說:“你們都從樂園下去吧!正道將從我這裏降臨你們。誰遵行我的正道,誰就沒有恐懼,也不憂愁。”    
2 : 39 不信道而且否認我的跡象的人,是火獄的居民,他們將永居其中。」   隱昧,並不信我表徵的人,均是永居火獄的。)   “但是那些不信而且違背我的跡象的人,他們將是火(獄)的伴侶。他們將居住在其中。”   那些隱昧和不信我的跡象的,這些人是火獄之徒,他們永居其中。”   凡不信仰並否認我的跡象者,這些人是火獄的犯人,他們將永居其中。    
2 : 40 以色列的後裔啊!你們當銘記我所賜你們的恩惠,你們當履行對我的約言,我就履行對你們的約言;你們應當只畏懼我。   以斯拉衣來的子孫哪!你們當記念我對你們施過的恩典,你們當全我的約,我就全你們的約。你們要懼怕我。   以色列的子孫們啊! 你們要記住我賜給你們的恩典,要實踐你們同你的約。我也將實踐(我)同你們的約。你們只應當畏懼我。   哎以色列[注1]的子孫啊!要記住我賜給你們的恩典[注2],要信守和我的約定[注3]!則我就信守和你們的約定[注4]。你們要懼怕我[注5]   以色列的後裔啊!你們當牢記我所施予你們的恩惠。你們當履行你們對我的諾言,我也將履行我對你們的許諾。你們只能畏懼我。    
2 : 41 你們當信我所降示的,這能證實你們所有的經典,你們不要做首先不信的人,不要以廉價出賣我的跡象,你們應當只敬畏我。   我頌降的,是為證實你們所守的那個,你們要得信牠。 你們不可首先隱昧牠。你們不得以我的表徵換稍微的代價。你們要畏懼我。   並信仰我(現在)所啟示的,它證實你們(經典中)所已有的。不要成為首先不信它(天啟)的(人),也不要為了低微的代價出賣我的跡象,你們要敬畏我——唯獨敬畏   你們要歸信那為證實偕同你們的[注1]而下降的[注2],你們不要成為首先隱昧者[注3]。你們不要拿我的跡象[注4]換取微少的代價[注5]!你們要敬畏我。   你們當確信我所降示的經典[《古蘭經》],它能證實你們已有的經典[如《討拉特》和《引吉勒》]。你們不要做首先不信經典的人,也不要用我的跡象換取低俗的代價。你們只能敬畏我。    
2 : 42 你們不要明知故犯地以偽亂真,隱諱真理。   你們不要明知著以假混真,也不要隱匿真理。   你們不要以假亂真, 也不要明知於真理,而故意隱瞞。   你們不要拿虛偽[注1]去混淆真理[注2]!你們不要隱藏真理[注3]!而你們是知道的[注4]   你們不要故意以假亂真,隱藏真理[如《討拉特》和《引吉勒》中對穆聖將降世的預言]。    
2 : 43 你們當謹守拜功,完納天課,與鞠躬者同齊鞠躬。   你們舉拜功:散天課:你們當和鞠躬的人們一同鞠躬。   你們要堅守拜功,繳納天課,並隨著那些(在禮拜中)鞠躬的人一同鞠躬。   你們要履行拜功,繳納天課,要隨同鞠躬者鞠躬[注]   你們當謹守拜功,完納天課,同鞠躬[拜安拉]的人們一起鞠躬[拜安拉]。    
2 : 44 你們是讀經的人,怎麼勸人為善,而忘卻自身呢?難道你們不瞭解嗎?   你們讀經著能肯命人為善而忘卻自身嗎?你們怎不瞭解呢?   你們勸人為善, 卻忘了自己(實行)嗎?而你們卻是讀經的人! 難道你們就沒有理性嗎?   你們以行善命令人們[注1],你們自己卻忘了!你們誦念經典[注2],競不理解[注3]?   你們是念經人,難道你們勸人行善而忘記你們自己[行善]嗎?難道你們不明理嗎?    
2 : 45 你們當借堅忍和禮拜而求佑助。禮拜確是一件難事,但對恭敬的人卻不難。   你們當以(忍耐)和(拜功)求助。禮拜確是一件繁難的事;惟在謙遜的人上則不然。   你們應當以堅,忍和禮拜尋求(安拉的)相助。除非是對於具有謙卑精神的人, 它(禮拜)確實足件困難的事。   你們要借助於忍耐與拜功[注1]!它[注2]確是巨大的[注3],但對虔誠者[注4]們例外。   你們當用堅忍和拜功求[安拉的]襄助,拜功確是艱難的,但對恭順者[真信士]則不難。    
2 : 46 他們確信自己必定見主,必定歸主。   那般人切知自己是將遇見養主的,是將必歸返於他的·   他們心中確實知道將會見他們的主,並且將回到他那裏。   那些人,他們確信將會見其養主的,他們是歸至他的。   他們[恭順者]確信他們必將見他們的主,必將歸到他那裏去。    
2 : 47 以色列的後裔啊!你們當銘記我所賜你們的恩典,並銘記我曾使你們超越世人。   以斯拉衣來的子孫哪!你們當記念我對你們所施的恩典並記念我教你們優越同一時代的人們。   以色列的子孫啊! 你們要記得我賜給你們的恩典, 和我曾使你們優於(當時的)許多民族。   哎以色列的子孫啊!要記想[注1]我對你們所施的恩典,我使你們貴過萬世[注2]   以色列的後裔啊!你們當牢記我所施予你們的恩惠,我曾使你們[在當時]優於世人。    
2 : 48 你們當防備將來有這樣的一日:任何人不能替任何人幫一點忙,任何人的說情,都不蒙接受,任何人的贖金,都不蒙採納,他們也不獲援助。   你們當堤防那麼一天:人不能代人避免一事,不允人的告赦,不納人的救贖,也無人相助他們。   你們要提防自身所將面臨的那一天,那時一個人將無助於另外的一個人。任何人替他求恕,將不會被答允;任何贖金,也將不會被接受。任何人都不會被(任何外力)所援助。   你們要提防[注1]那一天[注2],任何人也顧不上別人的什麼,也不接受對它的[注3]說情,也不收取它的贖金,他們也不被援助[注4]   你們當提防那一天[審判日],[那時]任何人無助於任何人,求情不被接受,贖金不被採納,而且得不到任何援助。    
2 : 49 當時,我拯救你們脫離了法老的百姓。他們使你們遭受酷刑;屠殺你們的兒子,留存你們的女子;這是從你們的主降下的大難。   昔時,我教你們脫離匪喇傲的黨徒。他們叫你們嘗酷刑;他們宰死你們的男兒,留下你們的女兒。此中有出自養主的一大試證。   那時,我由法老的人民中救出你們。他們曾殘酷地虐待你們,屠殺你們的男兒,而讓你們的婦女苟活。其中有來自你們的主的絕大考驗。   當時,我從法老的眷屬[注1]上拯救了你們。他們曾用酷刑折磨[注2]你們,他們宰殺你們的孩子們[注3],留下你們的婦女們,在那裏面[注4]有來自你們養主的巨大磨難。   當時,我拯救你們脫離了法老的人民。他們殘酷地虐待你們,屠殺你們的男孩而讓你們的女孩活著。此中確有從你們的主降示的重大考驗。    
2 : 50 我為你們分開海水,拯救了你們,並溺殺了法老的百姓,這是你們看著的。   昔時,我為你們分海;我解救你們,而淹斃匪喇傲的黨徒,你們曾經看見。   那時, 你們曾親眼目睹,我為你們把海分開,拯救你們,並淹死法老的人民。   當時,我為你們分開了海[注],便拯救了你們,而淹掉了法老的眷屬,你們是觀看到的。   當時,我為你們分開海水,我拯救你們而淹死了法老的人民,你們是親眼目睹的。    
2 : 51 當時,我與穆薩約期四十日,在他離別你們之後,你們認犢為神,你們是不義的。   昔時,我和母撒相約四十夜,你們在他以後背義著拜牛犢了。   那時我跟姆撒(摩西)約定了四十個夜。 當他不在的時候, 你們拿一隻小牛當神(來崇拜)。你們是不義的人群。   當時,我與穆薩相約四十夜[注1],繼而你們在他以後[注2],卻採取了牛犢[注3],你們是行虧害[注4]的。   當時,我約定穆薩四十夜。他離開時,你們竟崇拜牛犢,你們是不義者。    
2 : 52 在那件事之後,我恕饒了你們,以便你們感謝。   在這以後,我又放赦你們了,好教你們感念。   在那以後,我饒恕了你們,以便你們能夠知恩感德。   在那以後,我寬恕了你們[注1],但願你們感謝[注2]   然後,此後我寬恕了你們,以便你們感恩。    
2 : 53 當時,我以經典和證據賞賜穆薩,以便你們遵循正道。   昔時,我賜給母撒經典 和區別的,好教你們得正道。   那時,我賜給姆撒經典和判別(真偽)是非的標準,好讓你們被導入正道。   當時,我把經典[注1]和分辨者[注2]授給了穆薩,但願你們獲得正道。   當時,我賜予穆薩經典[《討拉特》]和辨別真偽的準則,以便你們遵行正道。    
2 : 54 當時,穆薩對他的宗族說:「我的宗族啊!你們確因認犢為神而自欺,故你們當向造物主悔罪,當處死罪人。在真主看來,這對於你們確是更好的。他就恕宥你們。他確是至宥的,確是至慈的。」   昔時,母撤對他的族人說:(我的族人哪,你們因著拜牛犢自負已身了,你們當向造物主悔罪,你們當殺死同類,這在造物主視為於你們至好的。)而後主允你們悔罪了,真主實是允許悔罪的,特慈的。   那時,姆撒對他的族人說道:“我的族人啊! 你們確實由於拜牛犢虧負了自己。向你們的造物主懺悔,並殺死你們自己(當中的罪人)吧。在你們的造物主看來,那對你們是最好的。那時他將寬恕你們。他是多恕的、大慈的。”   當時,穆薩對其族人[注1]說:“我的族人啊!由於你們採取牛犢[注2],你們確已虧害了你們自己!向你們的養主懺悔[注3]吧!你們殺你們自己[注4]吧!那是在你們的造物主前,是對你們最好的。他允准[注5]了你們的懺悔,他確是多允准特慈的。”   當時,穆薩對他的族人說:“我的族人啊!由於你們崇拜牛犢,你們確已使自己受損,因此,你們當向你們的造物主[安拉]悔罪,並處死你們中的犯罪者。在你們的造物主看來,這對你們是最好的。”所以,他[安拉]接受了你們的悔罪。他確是接受悔過的,特慈的。    
2 : 55 當時,你們說:「穆薩啊!我們絕不信你,直到我們親眼看見真主。」故疾雷襲擊了你們,這是你們看著的。   昔時,你們呼母撒說:(我們非明明地看見安拉以後,絕不信你, )而後,你們遭天火了,你們曾經看見。   那時,你們說過:“姆撒啊!、在我們親眼(清清楚楚)看見安拉以前,我們決不會信你。”(因此)雷電就在你們的眼前打擊了你們。   當時,你們說:“哎穆薩!我們不歸信你,直至我們親眼[注]看到安拉。”所以霹靂擊中了你們,你們是目睹的。   當時,你們說:“穆薩啊!除非我們親眼看見安拉,否則,我們絕不相信你。”因此,雷電襲擊了你們,你們是親眼目睹的。    
2 : 56 在你們暈死之後,我使你們蘇醒,以便你們感謝。   在你們死去以後,我又教你們複起,好教你們感念。   然後,我使你們暈死之後復蘇,以便你們能知恩感德。   繼而,在你們死後,我復活你們,但願你們感謝。   然後,你們[暈]死後,我又把你們復活,以便你們感恩。    
2 : 57 我曾使白雲蔭蔽你們,又降甘露和鵪鶉給你們。你們可以吃我所供給你們的佳美食物。他們沒有損害我,但他們自欺。   我用(白雲)給你們作遮蔽,並降給你們(嗎哪)和(鶉鳥;)(我吩咐)你們就著我所供給的各項美品喫吧!他們未負我,只是自負己身了。   我使雲在你們頂上遮蔽你們, 和賜給你們滿喇和鵪鶉,(並對你們)說:“吃我供給你們的好東西。”(但是他們背叛了)。你們對我;沒有損害,可是他們卻傷害了他們自己。   我讓雲彩[注1]給你們遮陰,我把甘露[注2]和鵪鶉[注3]降給你們,你們從我賜給你們的美品上吃用[注4]吧!他們沒虧害了我,卻虧害了他們自己。   我讓雲給你們遮蔭,並降給你們“滿納[注1]”[蜜一般甜的膠質物]和鵪鶉[並說]:“你們當吃我所供給你們的佳美食物[注2]。”[但他們悖逆],他們沒有損害我,但他們卻使自己受損。    
2 : 58 當時,我說:「你們進這城市去,你們可以隨意吃其中所有豐富的食物。你們應當鞠躬而進城門,並且說:‘釋我重負。’我將赦宥你們的種種罪過,我要厚報善人。」   昔時,我說:(你們進這城池吧,你們由那裏隨意多喫,你們俯首入門,你們說(痕大!)若然,我就饒恕你們的差錯,我即將增給為善的人。)   那時,我說:“你們進入這個,在其中隨意地吃吧。不過你們要以謙恭的態度和說悔罪的話“進入這個門。我將寬恕你們的過失, 並將增加那些作善事的人的(賞額)。   當時我說:“你們進這一村鎮[注1]吧!你們在那裏可盡情地吃那些豐盛的[食物],你們要叩拜[注2]著進門[注3],你們要說:‘卸下’[注4]。我就饒恕你們的過失,我將增加行善者們[注5]。”   當時,我說:“你們進入這座城市[耶路撒冷]吧!你們可隨意吃城中的豐富食物。你們當俯首而進城門[注]並說:‘求你[安拉]寬恕我們的罪過!’我將寬恕你們的罪過,我將增加行善者的報酬。”    
2 : 59 但不義的人改變了他們所奉的囑言,故我降天災於不義者,那是由於他們的犯罪。   而後,一般背義的人變更對他們所說過的話了。而後,我因那些背義的人作惡降下天災了。   但是那些犯罪的人(用其他的話)竄改了(我)曾經降給他們的話,所以我就由於他們為非作歹從天上降下懲罰給犯罪的人們。   那些虧害者們改換了人對他們所說的話[注1],我便對那些虧害者們,由於他們的為非幹歹,而從天上降下災害[注2]   但不義者篡改了對他們的告誡。由於他們悖逆,我降天災[注]懲罰了他們。    
2 : 60 當時,穆薩替他的宗族祈水,我說:「你用手杖打那磐石吧。」十二道水泉,就從那磐石裏湧出來,各部落都知道自己的飲水處。你們可以吃飲真主的給養,你們不要在地方上為非作歹。   昔時,母撒為自己的族人求水;我命以手杖擊石;於是十二泉自那裏湧出,眾人各自認識取水的所在。(我說:)你們就著安拉的供給喫吧!飲吧!你們不要在地上意圖造惡著犯罪。   那時姆撒(摩西)曾為他的族人祈求水。我說:“用你的手杖撞擊岩石。”於是從那裏湧出了十二道泉水,每一部族的人都知道他們自己取水的地方。(我說):“你們就吃和喝安拉供給你們的吧。你們不要在地上犯罪和為非作歹。”   當時,穆薩為他的族人找水,我說:“用你的手杖擊石吧[注1]!”於是十二道泉水便湧了出來,每夥人[注2]都知道他們的飲水處。你們吃吧!你們飲吧!從安拉的恩賜上,你們不要在地上為非作歹太甚[注3]   當時,穆薩為他的族人祈水。我說:“你用你的手杖打那塊岩石吧!”於是就從那塊岩石中湧出十二道泉水,各部族的人們都知道自己的飲水處。[然後,我對他們說]:“你們吃飲安拉所恩賜的吧!但你們不要在大地上為非作歹。”    
2 : 61 當時,你們說:「穆薩啊!專吃一樣食物,我們絕不能忍受,所以請你替我們請求你的主,為我們生出大地所產的蔬菜──黃瓜、大蒜、扁豆和玉蔥。」他說:「難道你們要以較貴的換取較賤的嗎?你們到一座城裏去吧!你們必得自己所請求的食物。」他們陷於卑賤和窮困中,他們應受真主的譴怒。這是因為他們不信真主的跡象,而且枉殺眾先知;這又是因為他們違抗主命,超越法度。   昔時,你們呼母撒說:叫我們絕難忍于一色食物;你為我們求你的養主:他給我們發觀地上生長的——蔬菜,王瓜、麥子、扁豆、玉蔥。 )母撒說:(你們用最好的求改換最低的嗎? 你們進城去吧!你們可獲得自己所要求的。 )他們遭受「侮辱和」貧乏了,他們遭受安拉的怒惱著轉來,這是因他們不信安拉的表徵,和他們無故殺害聖人。這是因他們的背逆和過當。   那時你們說過:“姆撒啊! 我們忍受不了只吃同一種食品。請你代我們求你的主, 為我們生長出地上所長的東西, 它的青菜、黃瓜、大蒜、扁豆和蔥。”他說:“你們願意拿較好的(東西 交換較壞的(東西)嗎?你們就回到城市(埃及)中去吧,那麼你們就會找到你們所要求的(東西)。”他們被羞辱和貧苦所籠罩, 他們遭受到安拉的惱怒。這是由於他們不信安拉的跡象和無敵殺害他的使者們;這是因為他們背叛和不斷地違法。   當時,你們說:“哎穆薩呀!我們忍受不了一種食物[注1],你向你養主祈求,讓他把地面所生長的蔬菜、瓜類[注2]、小麥[注3]、透鏡狀豆[注4]和洋蔥頭[注5]給我們吧!”他說:“你們怎麼用最好的換取最次的呢?你們下到一座城池[注6]去吧!你們將得到所祈求的。”他們遭受上了卑賤和貧困[注7],他們帶著安拉的怒惱歸回,那是由於他們隱昧安拉的跡象[注8],和他們非法地殺害聖人們[注9],那是由於他們抗命和過分。   當時,你們說:“穆薩啊!我們絕不能忍受[只吃]一種食物,請你為我們求你的主[安拉]吧!求他為我們生產出大地上所生長的作物——蔬菜,黃瓜,大蒜,扁豆和蔥。”他[安拉]說:“難道你們要用高級的換取低級的嗎?你們下到一座城市去吧!你們[在那裏]將會獲得你們所祈求的。”之後,他們常遭羞辱和窮困,常遭安拉的譴怒,這是因為他們不信仰安拉的跡象,妄圖殺害先知們;這是因為他們違抗和超越法度。    
2 : 62 信道者、猶太教徒、基督教徒、拜星教徒,凡信真主和末日,並且行善的,將來在主那裏必得享受自己的報酬,他們將來沒有恐懼,也不憂愁。   的確,一般歸信者、猶太教徒、基督教徒,沙便人,其信安拉和末日,並作善舉的人,可在養主御前獲得自己報酬,在他們無懼無憂。   那些信仰(古蘭)的人和那些遵守猶太教(經典)的人, 以及基督教徒和薩比安人,只要他們信仰安拉和末日,並作善行,都會從他們的主那裏獲得回賜,他們將是無懼無憂的。   那些歸信者和那些猶太人,那些基督徒和那些薩比教徒[注1]中,誰[注2]歸信安拉和末日,並幹善功,他們都享受他們養主那裏的報酬,他們沒有懼怕,也不憂愁。   信士們,猶太教徒,基督教徒和薩比教徒[原生活於伊拉克境內],誰信仰安拉和末日並行善,他們在他們的主那裏將獲得他們的報酬[注]。恐懼不會降臨他們,他們也不憂愁。    
2 : 63 當時,我與你們締約,並將山樹立在你們的上面,我說:「你們當堅守我所賜你們的經典,並且當牢記其中的律例,以便你們敬畏。」   昔時,我取得你們的約;我起山於你們上面。(我說:)你們堅守我賜給你們的;你們謹記內中所載的,冀使你們敬慎。   那時我和你們訂約, 並在你們的上面升起了(西奈)山。(我)說道:“(你們要)堅持我所賜給你們的(經典)並記著其中的(誡律), 以便您能夠(因而)敬畏。”   當時,我和你們相約[注1],我將山升在[注2]你們上面。你們要用力[注3]抓住我給你們的那個,要牢記[注4]其中的那些,但願你們提防[注5]   當時,我與你們[以色列的後裔]相約,我把山升到你們上面[並說]:“你們當堅持我所賜予你們的[經典],當牢記其中的[戒律],以便你們成為敬畏者。”    
2 : 64 以後,你們背叛。假若沒有真主賞賜你們的恩惠和慈恩,你們必定變成虧折者。   在這以後,你們複又違背了。設非安拉對你們的特恩和慈惠, 一定你們就歸為傷折的了。   但是,以後你們又故態復萌。如果不是安拉對你們的恩典和慈憫,你們必定已經是失敗者了。   後來你們在那以後[注1]卻背棄[注2]了。若不是安拉賜給你們恩典[注3]和慈憫[注4],你們必定是虧折者[注5]   然而,此後你們背叛了。假如沒有安拉對你們的恩惠和慈憫,你們必成了損失者。    
2 : 65 你們確已認識你們中有些人,在安息日超越法度,故我對他們說:「你們變成卑賤的猿猴吧。」   你們確曾知道同類之中在安息日過當的人,我曾語他們變(若)卑賤的猴。   你們也熟知,你們當中有人在安息日放肆胡為。因此,我對他們說:“你們成為被輕視和被憎惡的猿猴。”   你們確知你們中那些在安息日中犯法[注1]的人們。所以我對他們說:“你們變成卑賤的猴子吧[注2]。”   你們的確知道,你們中有些人在安息日超越法度,所以,我對他們說:“你們變成卑賤的猿吧!”    
2 : 66 我以這種刑罰為前人和後人的鑒戒與敬畏者的教訓。   我把這事作為儆惕牠以前以後的人,並勸化敬慎的人們。   於是,我使它(他們的後果)成為他們當時的人和他們以後的人的榜樣,並作為敬畏主的人的教訓。   我把它[注1]當作對它以前和以後者們的儆誡[注2],和對敬畏者的勸誡。   我把這種懲罰作為對他們自己和後人的一種鑒戒,也是對敬畏者的一種勸告[注]    
2 : 67 當時,穆薩對他的宗族說:「真主的確命令你們宰一頭牛。」他們說:「你愚弄我們嗎?」他說:「我求真主保佑我,以免我變成愚人。」   昔時,母撒對自己的族人說:(安拉命你們宰一頭母牛。)他們說:(你拿我們當作可戲的嗎?)他說:(求安拉護佑我,莫作愚人。 )   那時候,姆撒(摩西)對他的族人說道:“安拉命令你們犧牲一頭母牛。”他們說:“你是尋我們的開心嗎?”姆撒說:“我求安拉護佑,莫使我成為一個無知的人。”   當時,穆薩對其族人說:“你們宰一頭黃牛吧[注1]。”他們說:“你是在拿我們開玩笑吧[注2]!”他說:“我求安拉護佑[注3]我不成為無知之人。”   當時,穆薩對他的族人說:“安拉的確命令你們宰一頭牛。”他們說:“你是取笑我們嗎?”他說:“我求安拉保護,以免我成為愚人。”    
2 : 68 他們說:「請你替我們請求你的主為我們說明那頭牛的情狀。」他說:「我的主說:那頭牛確是不老不少,年齡適中的。你們遵命而行吧!」   他們說:(你為我們祈你的養主;他對我們表明:那是一頭什麼牛?)他說:(真主說了;那是一頭不老不幼,適當的中年牛,你們奉行命令吧!)   他們說:“你替我們求你的主,(請他)向我們說清楚, 那是一隻什麼樣的母牛?”姆撒說:“他(主)說它是頭既不太老,也不大幼,年齡適中(恰好介於老幼之間)的完全成長的母牛。現在,你們奉命行事吧。”   他們說:“你為我們祈求你的養主給我們說明它是什麼[注1]!”他說:“他的確說,那是一頭既不老,又不小,介乎那之間的中年牛,你們照所命的辦吧[注2]!”   他們說:“請你替我們求你的主為我們闡明它是什麼樣的牛?”他[穆薩]說:“他[安拉]說:‘它是一頭黃牛,不老不少,年齡適中。’你們執行你們所奉到的命令吧!”    
2 : 69 他們說:「請你替我們請求你的主為我們說明那頭牛的毛色。」他說:「我的主說:那頭牛毛色純黃,見者喜悅。」   他們說:(你為我們祈你的養主;他對我們解明:那牛是個什麼毛色?)   他們說:“(再)替我們求你的主,對我們說明它是什麼顏色?”姆撒說:“主說它是一頭毛色純淨鮮明,並為見到(它)的人所讚賞的黃色小母牛”。   他們說:“你為我們祈求你的養主給我們說明它的顏色吧。”他說:“的確他說,它是一頭純黃牛,使觀看者喜悅的。”   他們說:“請你替我們求你的主為我們闡明它是什麼顏色的牛?”他[穆薩]說:“他[安拉]說:‘它是一頭黃牛,顏色純黃,見者喜悅。’”    
2 : 70 他們說:「請你替我們請求你的主為我們說明那頭牛的情狀,因為在我們看來,牛都是相似的,如果真主意欲,我們必獲指導。」   他們說:(你為我們祈你的養主;他對我們表明:那是一頭什麼牛?這牛在我們實在辯不清楚。若是安拉意欲……了,我們是一定能夠得到的。)   他們說:“替我們求你的主,求他清楚地指示我們,它是什麼牛?在我們看來,所有的小母牛都是相似的。如果安拉願意(的話),我們一定會獲得正確的引導。”   他們說:“你為我們祈求你的養主再給我們說明它是什麼樣的?黃牛確使我們猶疑難決[注1],我們——如安拉要時——我們必會找到的[注2]。”   他們說:“請你替我們求你的主為我們闡明它[究竟]是什麼樣的牛?在我們看來,[黃]牛都是相似的。假如安拉意欲,我們必受引導。”    
2 : 71 他說:「我的主說:那頭牛不是受過訓練的,既不耕田地,又不轉水車,確是全美無斑的。」他們說:「現在你揭示真相了。」他們就宰了那頭牛,但非出自願。   他說:(真主說了!牠是一頭不善耕地、灌田,健全而且無雜色的牛。)他們說:(這時候你發表真話了。)於是他們宰了那頭牛,他們原未想實作。   姆撒說:“主說它是一頭既未被訓練耕地,也未用來汲水(灌溉農田),健壯而沒有雜色的小母牛。”他們說:“你現在說對了。”於是他們犧牲了它,但是,並非出於自願。   他說:“的確他說,它是一頭沒服過勞役[注1]、沒耕過田[注2]、沒澆過地、沒有缺陷[注3]、沒有雜色[注4]的黃牛。”他們說:“你現在拿來了實情[注5]。”於是他們宰了它,而他們幾乎沒有照辦[注6]   他[穆薩]說:“他[安拉]說:‘它是一頭黃牛,未受過訓練耕地[注],也不會灌溉田地,健壯而毫無疵點。’”他們說:“你現在說對了。”於是他們就宰了那頭牛,儘管他們不情願。    
2 : 72 當時,你們殺了一個人,你們互相抵賴。而真主是要揭穿你們所隱諱的事實的。   昔時,你們殺了一個人,而為他互相爭論。安拉現露你們所隱匿的,——   那時候你們曾經殺了一個人,你們對於這件事互相寸氐賴,推諉責任。於是安拉把你們所隱瞞的顯示了出來。   當時,你們[注1]殺了一個人,你們對此爭論不已[注2]。安拉顯示你們所隱藏[注3]的。[注4]的。   當時,你們殺了一個人,你們對此互相抵賴,但安拉要揭穿你們所隱藏的[真相]。    
2 : 73 故我說:「你們用它的一部分打他吧!」真主如此使死者復活,並以他的跡象昭示你們,以便你們瞭解。   我說:(你們用牛的一部分打他!)安拉如此復活死去的,並把自己的表徵現給你們,好教你們瞭解。   我說:“用它的一部分打他。”於是,安拉使死者復活了, 並顯示了他的跡象,以便你們可以因此而領悟。   我說:“你們拿它[注1]的一部分[注2]打它!”就這樣,安拉使死者復活[注3],使你們看到他的跡象[注4],但願你們理解[注5]   我說:“你們用那牛的一塊肉打他[死者]吧!”安拉如此使死者復活,並昭示你們他的跡象,以便你們明理。    
2 : 74 此後,你們的心變硬了,變得像石頭一樣,或比石頭還硬。有些石頭,河水從其中湧出;有些石頭,自己破裂,而水泉從其中流出;有些石頭為懼怕真主而墜落。真主絕不忽視你們的行為。   在這以後你們心硬如石,或者更硬。石頭裏有諸河自牠上湧出的; 石頭裏有崩裂而由內中出水的;石頭裏有因畏懼安拉滾下來的。安拉必不忽于你們的作為。   此後,你們的心變硬了,它們變得 象岩石,甚至比岩石還硬。因為有些溪流從岩石當中流出,有些岩石當它們裂開時就有水從它們中間流出來, 還有另外一些岩石由於畏懼安拉而墜落。安拉並不忽略你們的作為。   後來你們[注1]的心硬如石頭[注2],或者更硬。因石頭中有那水溪從其中湧出的,有那裂開而水出來的,有那因駭怕安拉而跌落下的。安拉對你們所作所為不是昏聵的[注3]   然而,此後你們的心變硬了,硬如岩石,甚至比岩石還硬。有些岩石,溪水可從中湧出;有些岩石裂開了,水可從中流出;有些岩石因畏懼安拉而墜落。安拉絕不忽視你們所做的。    
2 : 75 你們還企圖他們會為你們的勸化而信道嗎?他們當中有一派人,曾聽到真主的言語,他們既瞭解之後,便明知故犯地加以篡改。   你們盼望他們信你們嗎?他們之中的一夥曾聽得安拉的話,而在瞭解牠以後故意變更。   (有信仰的人啊!)你們希望他們相信你們嗎?他們當中的一部分人確曾聽到過安拉的話, 而在他們瞭解了它之後卻故意地竄改了它。   你們可希望他們[注1]歸信你們嗎?的確,他們中有一夥人[注2],他們聽到安拉的話[注3],繼而在他們懂了以後[注4],他們明明知道,而進行刪改[注5]   難道你們[信士]期望他們[猶太教徒]會信仰你們的宗教嗎?其實,他們中有些人[猶太教的拉比]曾傾聽過安拉的言語[《討拉特》],然後,他們理解這些言語後又故意篡改它。    
2 : 76 他們遇見信士們,就說:「我們已信道了。」他們彼此私下聚會的時候,他們卻說:「你們把真主所啟示你們的告訴他們,使他們將來得在主那裏據此與你們爭論嗎?難道你們不瞭解嗎?」   他們遇見眾穆民的時候,就說:(我們歸信了。)他們彼此獨自相遇的時候,就說(你們把安拉啟示你們的述說給他們,而為的是他們在養主御前對你們爭論嗎?你們怎不瞭解呢?)   當他們遇到信仰者時,他們就說:“我們信仰。”但是當他們.彼此私下相遇   如果他們[注1]遇上歸信者們,他們說:“我們歸信[注2]了。”如果他們同類相聚時,他們說[注3]:“你們把安拉提示你們的[注4]告訴他們[注5]了嗎?以便讓他們在你們養主前[注6],憑它而與你們對質!你們還不懂[注7]嗎?”   當他們遇見信士們時,他們就說:“我們信仰了。”但當他們私下彼此相遇時,他們又說:“你們[猶太教徒]把安拉所啟示你們的[《討拉特》中對穆聖將降世的預言]告訴他們②[穆斯林],好讓他們在你們的主[安拉]那裏以此同你們爭論嗎?難道你們還不明理嗎?”    
2 : 77 難道他們不曉得真主知道他們所隱諱的,和他們所表白的嗎?   他們豈不知道安拉知他們隱匿的和公開的嗎?   唯道他們不明白安拉知道他們所隱藏的和。公開的嗎?   他們還不知道[注1]!安拉確知他們所隱藏的,和他們所公開的[注2]   難道他們[猶太教徒]真的不知道安拉知道他們所隱藏的和公開的嗎?    
2 : 78 他們中有些文盲,不知經典,只知妄言,他們專事猜測。   他們 之中有些失教的人,不知經典,只是妄想,他們不過是揣度。   住他們當中,有一些不識字的人,他們不知道天經,除了道聼塗説之外,只會妄自揣測。   他們[注1]中有一些文盲[注2],他們不知道經典[注3],只知一些謊言[注4]。他們只是猜測[注5]   他們[猶太教徒]中有些是文盲,不懂經典,只會道聼塗説,只會妄猜。    
2 : 79 哀哉!他們親手寫經,然後說:「這是真主所降示的。」他們欲借此換取些微的代價。哀哉!他們親手所寫的。哀哉!他們自己所營謀的。   可歎那般人!他們親手寫經; 且自稱:(這是由安拉上來的,)為的是用牠換取些微的代價。他們因親手所寫的遭禍了!他們因自所作過的遭禍了!   讓那些人遭殃吧!他們親手寫(下偽)經,並說:“這是由安拉降下的。”以便他們用它換取卑微的代價。因此讓他們為’了他們親手所寫的和他們所獲得的利益遭殃吧。   那些人可悲呀[注1]!他們用手寫了書[注2],以後卻說:“這是來自安拉的。”他們用它換取少微代價[注3]。他們可悲呀!由於他們的手所寫的[注4]。他們可悲呀!由於他們所取得的[注5]   可悲啊!那些用手偽造經典的人們,然後妄說:“這是從安拉降示的[經典]。”[他們的目的是]以此換取低俗的代價。可悲啊!他們用手偽造經典。可悲啊!他們為此所獲得的。    
2 : 80 他們說:「火絕不接觸我們,除非若干有數的日子。」你說;「真主是絕不爽約的,你們曾與真主締約呢?還是假借真主的名義而說出自己所不知道的事呢?」   他們說:(火接觸我們不過有數的幾日。) 你說!(你們在安拉御前立下約了嗎?安拉絕不爽約;或是你們往安拉上說自己不知道的嗎?)   他們說:“除了有限的幾天之外,(地獄的)火不會接觸我們。”你說:“你們   他們說:“的確火獄遭遇不到我們,只是有數的日子[注1]。”你說[注2]:“你們可曾取得安拉的約定了嗎?安拉是決不爽其約的。或[注3]是你們對於安拉的情況說一些你們不知道的?”   他們[猶太教徒]說:“我們將受的火刑只不過幾天而已。”你[對他們]說:“難道你們獲得了安拉的許諾,而安拉不會違反諾言嗎?難道你們要借安拉的名義說你們所不知道的嗎?”    
2 : 81 不然,凡作惡而為其罪孽所包羅者,都是火獄的居民,他們將永居其中。   不是的,凡是作惡且被差錯所包圍的人,均是永居火獄的。   不然,那些作惡並被他們的罪惡所環繞的人們,他們都是火的伴侶,他們將(永遠)居住在那裏。   不然[注1],凡幹壞事[注2]者,他的壞事包圍[注3]了他自己,這些人是火獄之流,他們永居其中。   不,[他們將永受火刑!]誰做一件壞事而被其罪過包圍者,這些人是火獄的犯人,他們將永居其中。    
2 : 82 信道而且行善者,是樂園的居民,他們將永居其中。   歸信並作善舉的人,均是永居天園的。   那些信仰並作善行的人,他們是樂園的擁有者,他們將(永久)居住在其中。   那些歸信而幹善功者,這些人是天堂的人們,他們永居其中。   凡信仰並行善者,這些人是樂園的居民,他們將永居其中。    
2 : 83 當時,我與以色列的後裔締約,說:「你們應當只崇拜真主,並當孝敬父母,和睦親戚,憐恤孤兒,賑濟貧民,對人說善言,謹守拜功,完納天課。」然後,你們除少數人外,都違背約言,你們是常常爽約的。   昔時,我取得以斯拉衣來子孫的約:(你們不可拜安拉以外的;你們要善待父母、親屬、孤兒、貧人;你們要對人說好話;你們要立拜功,施天課。然後,除少數人以外,你們違背了。你們是慣於遠避的。   (記得)那時,我跟以色列的子孫們訂約:“你們要只拜安拉,不要拜安拉以外的。你們要善待你們的父母,親人、孤兒和那些需要(援助)的人。你們也要對人說體貼的話, 堅守拜功,繳納天課。但是,除了少數人之外,你們違背了, (甚至現在)你們還在背信違約。”   當時,我與以色列人相約[注1]:“你們[注2]要只崇拜安拉,要孝敬雙親,要善待近親、孤兒和赤貧,要對人們說好的[注3],要履行拜功,要繳納天課。”後來你們除少數外都背棄[注4]而返了[注5]   當時,我與以色列的後裔立約:“你們只能崇拜安拉;你們當孝敬父母,善待親戚、孤兒和貧民[注1];你們當對人們說善言,謹守拜功,完納天課[注2]。”可是,你們中除少數人外,都背叛了,你們是違約的。    
2 : 84 當時,我與你們締約,說:「你們不要自相殘殺,不要把同族的人逐出境外。」你們已經承諾,而且證實了。   昔時,我取得你們的約:(不得互相殘殺,不得把同類的人逐出自己的住宅)隨後你們承認了,你們曾經自作見證。   那時,我跟你們立約:“你們不可自相殘殺,也不應把你們自己的人趕出你們的鄉土。”你們曾經鄭重地應承過,你們是這件事的見證。   當時,我與你們相約:“你們不要流你們的血[注1],你們別把你們[中的一部分人]趕出[注2]家園。”後來你們承諾了[注3],你們是證明[注4]了的。   當時,我與你們立約:“你們不要自相殘殺,你們不要把自己人逐出他們的家園。”然後,你們同意了,你們可以作證。    
2 : 85 然後,你們自相殘殺,而且把一部分同族的人逐出境外,你們同惡相濟,狼狽為奸地對付他們──如果他們被俘來歸,你們卻替他們贖身──驅逐他們,在你們是犯法的行為。你們確信經典裏的一部分律例,而不信別一部分嗎?你們中作此事者,其報酬不外在今世生活中受辱,在復活日,被判受最嚴厲的刑罰。真主絕不忽視你們的行為。   而後你們這般人自殘同類,並 把一部分同人逐出自己的住宅,你們以(罪惡)和(仇恨)彼此相輔地壓迫他們。他們若被俘著來到你們這裏,你們就救贖他們。——其時驅逐他們,也是在你們不應該的。——你們信一部分經典,隱昧一部分嗎?你們之中行這事的人的報應,只是在今生受侮辱,在後世歸到最烈的刑罰。安拉必不忽于你們的作為;   可是,你們卻自相殘殺,並把你們當中的一部份人趕出家園。你們非法地、放肆地、狼狽為奸地反對他們。如果他們以俘虜的(身份)來到你們(這裏),你們就向他們勒索贖金。而你們驅逐他們卻是非法的。(難道)你們只信天經的一部份,而不信其   繼而,你們卻是那麼一夥人,你們殺你們自己[注1],把你們中的一夥人趕出家園,你們以犯罪和侵害[注2]援助他們。如有俘虜來了,你們卻准予贖回,這是不許放走的[注3]。你們卻歸信部分[注4]經典,而隱昧另一部分[注5]!你們中凡做那些的人,只是在眼前生活中卑鄙;在復活日,他們將被押向最重的刑罰,安拉對他們[注6]的作為不是昏聵的。   此後,你們自相殘殺,你們把你們中的一部分人逐出他們的家園,你們同惡相濟、狼狽為奸地[協助你們的敵人]對付他們。假如他們被俘而來到你們那裏,你們便向他們勒索贖金。驅逐他們,對你們是犯法的。難道你們信仰經典的一部分,而否認另一部分嗎?你們中凡做此事者,其報酬除了今世生活中受恥辱外,復活日,他們還將受最嚴厲的刑罰。安拉絕不忽視你們所做的。    
2 : 86 這等人,是以後世換取今世生活的,故他們所受的刑罰,不被減輕,他們也不被援助。   這般人是棄後世換今生的。不為他們減輕刑罰,也不相助他們。   這些人是以後世換取今世的生活(享受)。他們的刑罰不會被減輕,他們也不會被援助。   這些人是用後世換取眼前生活[注1]的人們,他們的處罰不會減輕,他們也得不到支援[注2]   這些人以後世換取今世生活,他們所受的刑罰既不會被減輕,他們也得不到任何援助。    
2 : 87 我確已把經典賞賜穆薩,並在他之後繼續派遣許多使者,我把許多明證賞賜給麥爾彥之子爾撒,並以玄靈扶助他。難道每逢使者把你們的私心所不喜愛的東西帶來給你們的時候,你們總是妄自尊大嗎?一部分使者,被你們加以否認;一部分使者,被你們加以殺害。   我確曾賜給母撒經典,並在他以後續差了列使,我賜給馬爾焉的子爾撒各項異跡;並以(潔靈)援助他。每有一使者把你們心所不欲的示給你們了,你們就倔強起來;你們不信一部分,殺死一部分嗎? 88、他們說:(我們的心是被遮的。)不然,是安拉因他們的不信怒惱他們了;所以他們絕少歸信。   我的確曾經賜給姆撒(摩西)經典,並在他之後陸續地派遣了許多使者。我給馬爾嫣(馬利亞)之子爾撒(耶穌)明顯的證據,並且以聖靈加強了他。每逢一位使者帶了你們所不希望的到達你們時, 你們就高傲起來。你們不信(他們——使者們的)一部份;另一部份(的使者)你們就加以殺害。   的確,我把經典[注1]授給穆薩,我讓諸使者緊隨[注2]其後。我把許多跡象[注3]授給麥爾彥之子爾薩,並以魯哈•古都斯[注4]援助他,每當一位使者帶來了你們所不願意的東西時,你們就高傲自大[注5]。部分[使者],你們就否認[注6];對部分[使者],你們就殺害[注7]   我確已賜予穆薩經典[《討拉特》],在他之後,我又陸續派遣一些使者[繼任]。我賜予馬爾亞之子爾薩[注]明證,並以聖靈[吉布裏勒天使]説明他。難道每當一位使者把你們所不喜歡的東西帶給你們時,你們就傲視嗎?你們否認一部分[使者],妄圖殺害一部分[使者]。    
2 : 88 他們說:「我們的心是受蒙蔽的。」不然,真主為他們不信道而棄絕他們,故他們的信仰是很少的。   他們說:(我們的心是被遮的。)不然,是安拉因他們的不信怒惱他們了;所以他們絕少歸信。   他們說:“我們的心被硬化了。”不是的,安拉已因他們不信而譴責他們,他們很少信仰。   他們說[注1]:“我們的心是被蓋著的[注2]。”而安拉因他們隱昧而詛咒[注3]他們,所以他們很少歸信。   他們說:“我們的心被蒙蔽了。”不,安拉因他們不信仰而譴責他們,所以,他們只有少數人信仰。    
2 : 89 當一部經典能證實他們所有的經典,從真主降臨他們的時候,(他們不信它)。以前他們常常祈禱,希望借它來克服不信道者,然而當他們業已認識的真理降臨他們的時候,他們不信它。故真主的棄絕加於不信道者。   當出自安拉御前證實他們所守的經典達到的時候,(他們不肯承認;)從前他們求相助,以對付不信的人,及至他們得到所認識的了,便就不信它·不信的人應遭安拉的怒惱。   當安拉(新的)的經典降給他們,證實他們所持有的(經典)時——雖然他們以前曾經為了要勝過不信的人們祈禱過——但是當他們明知是真理到達他們時,他們卻不信了。安拉的天譴將降給那些不信的人。   當安拉的一部經典[注1]為證實他們所擁有的[注2]而到來時,他們在以前曾對昧者們(以此)求助[注3],當他們所知道的[注4]來臨時,竟隱昧它,[因此]安拉的詛咒落在昧者們身上。   當安拉那裏的一部經典[《古蘭經》]降臨他們[猶太教徒],以證實他們已有的經典[《討拉特》和《引吉勒》]時,儘管他們以前常祈禱安拉[派穆聖來]戰勝不信仰者。但是,當他們所認識的[真理]降臨他們時,他們卻否認。所以,不信仰者必遭安拉的譴責。    
2 : 90 他們因真主把他的恩惠降給他所意欲的僕人,故他們心懷嫉妒,因而不信真主所降示的經典;他們為此而出賣自己,他們所得的代價真惡劣。故他們應受加倍的譴怒。不信道者,將受淩辱的刑罰。   他們用作出賣自身的太惡了!那就是隱昧安拉所降的,由於嫉忌安拉依其特恩降給自己所意欲的僕人;所以他們應當怒上遭怒著轉來,不信的人們應受辱刑。   他們出賣自身的代價是可悲的。由於嫉妒安拉把他的恩典賜給他所喜愛的僕人,他們不信安拉所啟示的。因此他們為自己惹得安拉的重重怒惱(怒上加怒)。那些不信的人,應受羞辱的懲罰。   那些以它出賣自身的人太壞了。他們出於妒嫉而隱昧安拉把他的恩惠降給他所要的僕人,結果他們帶回了怒[注1]上的怒[注2],隱昧者們要受卑鄙的刑罰。   他們出賣自己真可悲!由於他們嫉妒[注]安拉把他的恩惠降給他所意欲的僕人,他們否認安拉降示的經典[《古蘭經》],所以,他們遭受了[安拉]成倍的譴怒。不信仰者必受淩辱的刑罰。    
2 : 91 有人對他們說:「你們應當信真主所降示的經典。」他們就說:「我們信我們所受的啟示。」他們不信此後的經典,其實,這部經典是真實的,能證實他們所有的經典。你說:「如果你們是信道的人,以前你們為甚麼殺害眾先知呢?」   一旦有人對他們說:(你們信安拉,降下的吧!)他們就說:(我們信所降給我們的。) 他們不信除牠以外的。其實,那是證實他們所守的真理。你說:(如果你們是歸信的,從前你們為了什麼殺死安拉的列聖呢?)   當有人對他們說:“信仰安拉所賜給你們的(經典)”時,他們說:“我們相信已經頒降給我們的。”可是他們卻不信那以後(下降)的, 即使它是證實他們所持有的(經典的)真理。你說:“如果你們是真正的信仰者,你們為什麼要在從前(不斷地)殺害安拉的先知們呢?”   如果有人對他們說:“你們歸信安拉所降的[注1]吧!”而他們卻隱昧它[注2]以後的,它[注3]是證實他們所有那些真理的。你說:“你們從前為什麼殺害聖人們?如你們歸信[注4]的話。”   當有人對他們[猶太教徒]說“你們當信仰安拉所降示的經典[《古蘭經》]”時,他們便說:“我們只信仰降示我們的經典。”他們不信仰此後降示的經典[《古蘭經》],儘管它[《古蘭經》]是真理,可以證實他們已有的經典。你[對他們]說:“你們以前為什麼要妄圖殺害安拉的先知們呢?假如你們是信士。”    
2 : 92 穆薩確已昭示你們許多明證,他離開你們之後,你們卻認犢為神,你們是不義的。   的確,母撤曾把種種異跡現給你們, 後來你們在他以後背義著拜牛犢了。   姆撒帶了明顯的證據到達你們(當中),你們卻當他不在時膜拜牛犢,你們確實是作惡的人。   的確穆薩曾給你們帶來了許多跡象[注1],而你們在他之後[注2]卻採取了牛犢[注3],你們是虧害者。   穆薩確已帶著明證到達你們,然後,在他離開時,你們竟崇拜牛犢,你們是不義者。    
2 : 93 當時,我與你們締約,並將山嶽樹立在你們的上面,我說:「你們當堅守我所賜你們的經典,並當聽從。」他們說:「我們聽而不從。」他們不信道,故對犢之愛,已浸潤了他們的心靈。你說:「如果你們是信士,那末,你們的信仰所命你們的真惡劣!」   昔時,我取得你們的約;我起山於你們上面,(說:)(你們堅守我曾賜給你們的吧!你們應當聽從。)他們說:(我們聽到了,我們違背了,)他們由於不信而醉心牛犢了。你說:(如果你們是有信仰的,你們的(信仰)命你們所做的事情太惡了。   那時,我和你們訂約, 並且在你們的上面升起了(西奈)山,(說道):“堅持我已經賜給你們的,並且要聽從(我的話)。”他們說:“我們聽到,但是我們不遵從。。”對牛犢(的崇拜)已經浸入了他們心中,那是由於他們不信。你說:“如果你們有任何信仰的話,你們的信仰對你們的命令是邪惡的。”   當時,我與你們訂了約,把山升在你們上面[注1],你們要用力抓住我給你們的東西,要聽從[注2]!他們說:“我們聽了[注3],我們違背了[注4]。”牛犢深入他們的內心,是由於他們的隱昧。你說:“你們的信仰[注5]所指使你們的太壞了,若是你們是信士的話[注6]。”   當時,我與你們相約,我把山升到你們上面[並說]:“你們當堅持我所賜予你們的[經典],當傾聽[我的啟示]。”他們說:“我們聽見了,但我們不服從。”由於他們不信仰,拜牛犢已浸入他們的心中。你[對他們]說:“你們的信仰命令你們的真可悲!假如你們是信士。”    
2 : 94 你說:「如果在真主那裏的後世的安宅,是你們私有的,他人不得共用,那末,你們若是誠實的,你們就希望早死吧!」   你說:(如果在安拉所掌的後世不歸別人,特屬你們的了,你們就盼望死去。你們若是實言的了,……)   你說:“如果後世的居所與安拉同在,是專屬於你們,而旁人無份的話,那麼你們就祈求死亡吧,如果你們是誠實的。”   你說:“如果安拉那裏的後世[注1]是在人們之外專屬你們的話[注2],你們就真得會希望死亡!”   你[對他們]說:“假如安拉那裏後世的住宅是你們所專有的,別人無份,那麼,你們就祈求死亡吧!假如你們是誠實者。”    
2 : 95 他們因為曾經犯罪,所以絕不希望早死。真主對於不義的人,是全知的。   他們因親手作下的 永不盼死,安拉深知背義的人。   從他們親手所。犯的罪惡(的記錄來看),他們是不會祈求死亡的,安拉深知不義的人。   由於他們的手所提供的[注1],他們決不希望它[注2],安拉是全知虧折者們的[注3]   但他們絕不會因自己親手所犯的罪惡而祈求死亡。安拉對不義者是全知的。    
2 : 96 你必發現他們比世人還貪生,此那以物配主的還貪生;他們中每個人,都願享壽千歲,但他們縱享上壽,終不免要受刑罰。真主是明察他們的行為的。   你覺得他們是人類最貪生的,且比多神教徒更是貪生。 他們有人希望教他享壽千年;給他壽限那不就是教他脫離刑罰的。安拉看得見他們的作為。   你一定會發覺他們在所有的人中是最貪生怕死的人一十甚至比那些拜偶像的人更厲害。他們每一個人都希望享壽千年。即使賜給他們長壽,也無法把他們從(即將來到的)懲罰中拯救出來。安拉對他們的所作所為是看得十分清楚的。   你誓必[注1]發現他們是人類中最貪生的,比那些伴主者[更貪生][注2]。他們的唯一希望是能活千年,但他們的長壽並不能使他們遠離罪刑。安拉對他們[注3]的作為是全觀的。   你必將發現他們是最貪生的人,並且勝於拜偶像者,他們每人都希望壽命千年。即使他壽命千年,他也無法逃脫應受的刑罰。凡是他們所做的,安拉是全視的。    
2 : 97 你說:「凡仇視吉蔔利裏的,都是因為他奉真主的命令把啟示降在你的心上,以證實古經,引導世人,並向信士們報喜。   你說,仇恨直布勒來的人,(可任其忿死。)的確,他奉安拉的命令把牠降在你的心上,那(古蘭)是證實在牠以前的,並引導與給眾歸信的人報喜信的。   敵視吉布瑞爾天仙的人,是因為他奉安拉的命把天啟降到你(穆聖)的心中,證實了以前的(經典),和引導及報喜訊給信仰的人。   你說[注1]:“誰是伽百利[注2]的仇人啊!他奉安拉之命將它[注3]降在你的心上,是為證實它以前的[注4],是為引導[注5]和報喜訊[注6]給信士們的。   你[穆聖]說:“與吉布裏勒天使[注]為敵者,只因他奉安拉之命把啟示[《古蘭經》]降在你心中,以證實此前降示的經典[如《討拉特》和《引吉勒》],這是信士們的指南和喜訊。    
2 : 98 凡仇視真主、眾天神、眾使者,以及吉蔔利裏和米卡裏的,須知真主是仇視不信道的人們的。」   仇恨安拉和他的眾天使諸欽差、直布勒來、米克來的人,安拉一定是仇恨眾逆徒的。   誰是安拉和他的天仙們及使者們,以及吉布瑞爾和米卡爾(米迦勒)的仇敵,那麼,安拉也是這些不信者的仇敵。   誰是安拉及其天仙,及其使者們,以及伽百利和米喀賴[注]的仇人,的確安拉是昧者們的仇人。”   誰與安拉及其天使、使者,吉布裏勒[天使]和米卡勒[天使]為敵,安拉必與這些不信仰者為敵。”    
2 : 99 我確已降示你許多明顯的跡象,只有罪人不信它。   我向你降下顯著的明證了。隱昧牠的,只是一般作惡的人。他們豈可(不信牠?)   我已經降給你<穆聖)許多明顯的證據, 除了那些邪惡乖張的人之外,沒有人不信它捫。   的確,我把明顯的跡象降給你,只有為非幹歹者才隱昧它[注]   我確已降示你[穆聖]許多明顯的跡象[如《古蘭經》經文],唯悖逆者才會否認它。    
2 : 100 他們每逢締結一項盟約,不是就有一部分人拋棄它嗎?不然,他們大半是不信道的。   他們每逢結約的時候,其中的一夥人拋棄牠,他們大多數只是不歸信。   (事實)不是這樣嗎?每次你跟他們訂約,他們當中不是就有一部份人把它拋到千旁嗎?的確,他們大部份是不信仰的人。   每當他們訂約[注],他們中的一批人便拋棄它!而他們的多數是不歸信的。   每當他們締結一項盟約,他們中不就有些人拋棄它嗎?其實,他們大多數人並不信仰。    
2 : 101 當一個使者能證實他們所有的經典的,從真主那裏來臨他們的時候,信奉天經的人中有一部分人,把真主的經典拋棄在他們的背後,好象他們不知道一樣。   一位使者證實他們所守的,來自安拉那裏的時候,一夥有經的人,就把天經棄在背後,好像他們不知道。   當一位使者由安拉(這兒)到達他們(那裏),證實他們所有的(經典)時,一部份曾經被賜給經典的人,就把安拉的經典拋到背後,好象他們不知道似的。   當來自安拉的一位使者[注1],為證實他們所有的而到來時,有經者們中的一批人便把安拉的經典[注2]拋置背後,好像他們不知道似的。   當安拉那裏的一位使者[穆聖]降臨他們,以證實他們已有的[經典]時,受賜經典的人們[有經人]中有些人就把安拉的經典置之腦後,好像他們真的不知道一樣。    
2 : 102 他們遵隨眾惡魔對於素萊曼的國權所宣讀的誣衊言論──素萊曼沒有叛道,眾惡魔卻叛道了──他們教人魔術,並將巴比倫的兩個天神哈魯特和馬魯特所得的魔術教人。他們倆在教授任何人之前,必說:「我們只是試驗,故你不可叛道。」他們就從他們倆學了可以離間夫妻的魔術,但不得真主的許可,他們絕不能用魔術傷害任何人。他們學了對自己有害而無益的東西。他們確已知道誰購取魔術,誰在後世絕無福分。他們只以此出賣自己,這代價真惡劣!假若他們知道,(必不肯學)。   他們追隨惡魔在蘇來茫作王時代所讀的。蘇來茫未曾背逆,只是惡魔們背逆了;他們教給人邪術,並追隨在巴比倫。所降給二天使——哈魯特、馬魯特 的。他倆必先說:(我們只是一種磨難,你不要背逆。 )而後始肯教給任何一個人。他們從他倆上習學用以離間夫婦的。他們除非藉安拉的判定,絕不能用牠傷一個人。他們習學於自己有害無利的。他們確切知道,那習邪術的人,在後世不得一點福分。他們用作出賣自身的太惡了,   他們追隨魔鬼們對蘇萊曼(所羅門)王國所作的妄言,蘇萊曼從來沒有不信仰, 而魔鬼們卻不信。 (它們)教人魔術,那些(魔術)是在巴比爾(巴比倫)降給兩位天仙哈魯特和馬魯特的。但是,他們(兩位天仙)誰也沒有不先說過“我們只是試驗, 因此不要不信(安拉的引導)”這話之前教過任何人。人們從這兩位(天仙)學習到離間夫婦的方法。不過,除非獲得安拉的許可,他們並不能藉此傷害人。他們也學會了對他們有損無益的東西。他們也確實知道這種交易在後世將沒有福份。如果他們知道的話,他們出賣自己的代價,實在是惡劣的。   他們[注1]隨從魔鬼們為蘇賴曼[注2]王權所誦念的[注3],蘇賴曼並未隱昧[注4],但魔鬼們卻隱昧了。它們[注5]把魔術教給人們,把在巴比倫[注6]的哈魯特與麻魯特[注7]兩天仙所受到的[注8],他二人每教一個人時便說:“對我們是一次考驗[注9],你不要隱昧!”他們從他二人那裏學得了使夫妻分離[注10]0的東西。他們[注11]1除了安拉的所要者外,用它[注12]不能傷害任何人。他們學得有害而無益的東西[注13]。他們誓必[注14]知道:那購買它[注15]的人,在後世裏絕無份額[注16]。他們用以出賣其本身的行為太壞了!假若他們知道[注17]的話。   他們遵行惡魔們反對蘇萊曼王權所作的妄言。蘇萊曼並非不信仰,而是惡魔們不信仰。他們教授人們魔術[注],[並模仿偽造]降給在巴比倫的兩位天使哈魯特和馬魯特的一些東西。每當他倆[天使]教授人們時,他倆必說:“我們只是試驗,因而別不相信。”於是他們就從他倆那裏學會了離間夫妻的方法。未經安拉許可,他們絕不能以此傷害任何人。他們學會了對他們有害而無益的東西。他們確已知道,誰購買魔術,誰在後世絕無福分。他們以此出賣自己真可悲!假如他們知道。    
2 : 103 假若他們信道,而且敬畏,那末,從真主那裏降下的報酬,必是更好的;假若他們知道,(必已信道)。   設若他們知道了,……。假使他們歸信了,敬慎了,……。出自安拉御前的善賞是最好的。設若他們知道了,……。   如果他們堅持他們的信仰,並且敬畏,他們的主的回賜是更好的,倘若他們明白的話。   假若他們[注1]歸信[注2]和提防[注3]時,則安拉的報償是最好的,假若他們知道的話。   假如他們信仰並敬畏,那麼,在安拉那裏的回賜是最好的,假如他們知道。    
2 : 104 信道的人們啊!你們不要(對使者)說:「拉儀那」,你們應當說:「溫助爾那」,你們應當聽從。不信道者,將受痛苦的刑罰。   眾歸信的人哪,你們莫說(啦爾哪!)你們要說(溫祖爾哪!)你們應當聽命。眾不信者應受痛刑。   你們(這些)有信仰的人啊! 你們不要(對使者們)說雙關的話,而要說:“請看顧我們。”並且要聽從(他)。嚴刑峻罰是專給那些不信的人們。   哎那些歸信者們呀!你們莫[注1]說:“拉爾納。”[注2],要說:“溫祖爾納!”[注3]你們要聽從[注4]。昧者們應受痛刑[注5]   信士們啊!你們別[對穆聖]說:“你認真聽我們所言,我們也認真聽你所言”,你們當說:“讓我們理解吧!”你們當聽從。不信仰者必受痛苦的刑罰。    
2 : 105 不信道者──信奉天經的和以物配主的──都不願有任何福利從你們的主降於你們。真主把他的慈恩專賜給他所意欲的人,真主是有宏恩的。   有經人中的不信者,以及多神教徒,不願意把出自養主的福利降給你們。安拉特慈其意欲……的人,安拉是有大恩的。   有經的人當中那些不信的人,和拜偶像者都絕不希望你們的主賜給你們任何福澤,但是安拉卻隨意把他特別的恩典賜給他所選擇的(人),安拉是寬恩的主。   有經者們中的昧者們和伴主者們[注1]不希望來自你們養主的好[注2]降給你們,安拉將其恩惠[注3]特賜給他所要給的人,安拉是有大恩的。   有經人和拜偶像者中的不信仰者都不希望你們的主降給你們任何好事,但安拉把他的恩惠特賜予他所意欲者。安拉是有重大恩惠的主。    
2 : 106 凡是我所廢除的,或使人忘記的啟示,我必以更好的或同樣的啟示代替它。難道你不知道真主對於萬事是全能的嗎?   我停止不論哪節經文,或教人忘記牠,我就賜給比牠更好的,或是與牠一樣的。你豈不知道安拉是全能於萬事的嗎?   除非我以較好的或相似的(經文)來代替,我不廢止任何經文,或使它被人們忘記。難道你不知道安拉是有權於萬物的嗎?   [注1]我每廢止一節啟示,或使人廢止它[注2],我都拿來比它更好[注3]或像它的[注4],你不是知道安拉是能夠一切的嗎[注5]   凡是我所停用的經文或使人忘記的經文,我將用比它更好的經文或與它相似的經文來代替。難道你不知道安拉對萬事確是萬能的嗎?    
2 : 107 難道你不知道真主有天地的國權嗎?除真主之外,你們既沒有任何保護者,又沒有任何援助者。   你豈不知道安拉掌天地的權柄嗎?你們舍去安拉,得不到一愛護的,相助的。   你難道不知道安拉是統治諸天和大地的嗎?除他之外,你們既沒有監護者,也沒有援助者。   你不是知道天地的權柄歸他嗎,你們除了安拉以外沒有知己[注1]和沒有援助者[注2]嗎?   難道你不知道安拉擁有天地的主權嗎?除安拉外,你們絕沒有任何保護者和援助者。    
2 : 108 你們想請問你們的使者,像以前他們請問穆薩一樣嗎?以正信換取迷誤的人,確已迷失正道了。   你們要求自己的使者如同從前有人要求母撒嗎?凡是以(正信)改換(不信)的,他卻是失迷正路了。   你們會象從前的人問姆撒(摩西)一樣地問你們的使者嗎?誰從信仰變成不信仰,他確實是由平安的道上迷誤了。   而你們還要像以前穆薩被要求[注1]的那樣,來要求你們的使者[注2]嗎!凡用歸信換得隱昧者,的確他迷失了正道[注3]   難道你們要像以前有人問穆薩那樣[如:讓我們親眼看見我們的主吧!]問你們的使者[穆聖]嗎?誰以信仰換取不信仰[迷誤],誰確已迷失正道。    
2 : 109 信奉天經的人當中,有許多人惟願使你們在繼信道之後變成不信道者,這是因為他們在真理既明之後嫉視你們的緣故。但你們應當恕饒他們,原諒他們,直到真主發佈命令。真主對於萬事確是全能的。   許多有經的人,盼望你們在歸信以後仍作逆徒。這是在他們明白真理以後,出自私心的嫉妒你們當寬宥,當容讓,待至安拉發下他的命令。安拉實是全能於萬事的。   許多有經的人, 即使真理對他們變得明顯時,由於自私和嫉妒,希望使你們在已經信仰之後變成不信。你們應當原諒和寬恕他們,直到安拉發佈他的命令時。安拉是全能於萬事萬物的。   多數有經者希望:由於來自他們本身[注1]的妒嫉,希望在你們歸信之後,在真理[注2]已為他們表明之後,想使你們重歸於隱昧,你寬恕和原諒他們吧!直至安拉發下對他的命令[注3]。的確,安拉是能夠一切的。   有經人中有許多人,在真理[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對他們顯明後,由於內心嫉妒,他們希望你們成為信士後又把你們變成不信仰者。因此,在安拉的命令降臨前,你們當原諒他們,當寬恕他們。安拉對萬事確是萬能的。    
2 : 110 你們應當謹守拜功,完納天課。凡你們為自己而行的善,你們將在真主那裏發見其報酬。真主確是明察你們的行為的。   你們當立拜功,施天課,你們為自身作下的善事,將在安拉那裏獲得牠。安拉看得見你們的作為。   你們要守拜功,納天課,你們為自己所做的一切善功,你們將會發現它(回賜)在安拉那裏。安拉是看得見你們作為的主。   你們要履行拜功,要繳納天課,你們為自己幹的好[注1],都會在安拉那裏得到它[注2]。的確安拉是全觀你們所作所為的[注3]   你們當謹守拜功[注],完納天課。凡是你們為自己所做的[安拉喜悅的]善功,你們將在安拉那裏見其回報。凡是你們所做的,安拉確是全視的。    
2 : 111 他們說:「除猶太教徒和基督教徒外,別的人絕不得入樂園。」這是他們的妄想。你說:「如果你們是誠實的,那末,你們拿出證據來吧!」   他們說:(進天園的只是猶太人,或基督徒。 )這是他們的幻想。你說(如果你們是實言的了,要你們舉出憑據來。   他們說:“除了猶太人或是基督徒之外, 沒有別人會進入天堂。”這些都   他們[注1]說:“只有他是猶太人或是基督教徒的才能進天堂。”那[注2]是他們的妄想。你說[注3]:“如果你們是真誠的,可拿你們的佐證來!”   他們說:“除猶太教徒或基督教徒外,其他人都進不了樂園。”這是他們的妄想。你[穆聖]說:“你們拿出你們的證據來吧!假如你們是誠實者。”    
2 : 112 不然,凡全體歸順真主,而且行善者,將在主那裏享受報酬,他們將來沒有恐懼,也沒有懮愁。   不然,凡是為善著,誠心傾向安拉的人,可在養主御前獲得報償在他們無所懼憂。   不是的,誰全心全意服從安拉,並且是一個對人行善的人,他的回賜就在他的主那裏,他們將是無憂無懼的。   不然,凡使其面容[注1]順從安拉,而且他是行善者[注2],他便享受其養主那裏的報酬[注3],他們沒有恐懼,也不擔憂[注4]   須知,誰徹底歸順安拉且是行善者,誰在他的主那裏將獲得他的報酬。恐懼不會降臨他們,他們也不憂愁[注]    
2 : 113 猶太教徒和基督教徒,都是誦讀天經的,猶太教徒卻說:「基督教徒毫無憑據。」基督教徒也說:「猶太教徒毫無憑據。」無知識的人,他們也說這種話。故復活日真主將判決他們所爭論的是非。   猶太人說:(基督教徒空虛無為,)基督徒說:(猶太人空虛無為, )他們均在讀經著。無知的人們也說和他們一類的話。安拉將在複生日對他們所爭議的從中判斷。   猶太人說:“基督徒沒有確實的真理根據”。基督教.徒卻說:“猶太人沒有確實的真理根據。”可是他們卻讀(類似的)經典。甚至那些無知的人也說類似他們所說的話,安拉將會在復活日判斷他們之間的爭論。   猶太人說:“基督徒沒有什麼[注1][依據]。”基督徒說:“猶太人沒有什麼 [依據]。”而他們[注2]誦讀經典,那些沒有知識的人們[注3]也照他們的話說。安拉在復活之日對他們的分歧裁判[注4]   雖然猶太教徒和基督教徒都是念同一部經典的人,但猶太教徒卻說:“基督教徒信奉的毫無價值。”基督教徒也說:“猶太教徒信奉的毫無價值。”那些無知者[拜偶像者]也說類似他們所說的話。復活日,安拉將為他們判決他們所分歧的。    
2 : 114 阻止人入清真寺去念誦真主的尊名,且圖謀拆毀清真寺者,有誰比他們還不義呢?這等人,除非在惶恐之中,不宜進清真寺去。他們在今世將受淩辱,在後世將受重大的刑罰。   阻擋人們在拜安拉的地方記念他的尊名,並盡力摧毀禮拜堂,誰是比這類人越發背義的? 這般人本應畏懼著進禮拜堂。他們在今世受辱,在後世應遭大的刑罰。   誰比禁止(人們)前往禮拜安拉的地方(清真寺)贊念安拉的尊名,並致力去摧毀它(清真寺)的人更為不義呢?他們除非(心懷)畏懼,就不宜進入那些地方(清真寺),降給他們的是今世的羞辱,和後世的嚴刑。   誰比那阻止在安拉的清真寺中提念他的名字[注1],並竭力破壞它[注2]的人更虧害呢!這些人只能心驚膽戰地進入其中[注3],他們在塵世受辱[注4],在後世受巨刑。   誰比阻止[人們進入]安拉的清真寺贊念他[安拉]的尊名並企圖毀壞它[清真寺]的人更不義呢?這些人必以畏懼的心情才能進入安拉的清真寺。他們在今世將受淩辱,在後世還將受重大的刑罰。    
2 : 115 東方和西方都是真主的;無論你們轉向哪方,那裏就是真主的方向。真主確是寬大的,確是全知的。   東方西方惟安拉執掌,你們面向不拘哪里,安拉就在面前。 安拉是寬恩的,深知的。   東方和西方都屬於安拉,無論你們轉向哪一方,安拉都在那裏。安拉是無所不包,無所不知的。   東方與西方[注1]是安拉的,你們朝向[注2]哪里,哪里就是安拉的面容[注3],的確,安拉是寬大[注4]深知[注5]的。   東方和西方都是安拉的[注1],所以,無論你們轉向哪個方向,那裏就是安拉的方向[注2]。安拉確是寬恩的,全知的。    
2 : 116 他們說:「真主以人為子。」讚頌真主,超絕萬物!不然,天地萬物,都是他的;一切都是服從他的。   他們說:(安拉立子了。)頌主清淨,不然,天地間所有的,惟他執掌。統是順服他的。   他們說:“安拉有了一個兒子。”讚美主, 不是的。在諸天當中和在大地上的萬物都屬於安拉,都臣服於他。   他們[注1]說:“安拉選擇了子女!”贊主清高!而天地中的一切都是他的。都是順從[注2]他的。   他們[猶太教徒,基督教徒和拜偶像者]說:“安拉有兒女了[注]。”讚美他[安拉]超絕!不,天地間的一切都是他的,萬物都順從他。    
2 : 117 他是天地的創造者,當他判決一件事的時候,他只對那件事說聲「有」,它就有了。   造化天地的主,他判定一事的時候,僅對牠說:(有,)牠立刻就有。   他是諸天與大地的創造者,當他判定一事一物時,他只要對它說:“有”,它就有了。   創造天地的,他若要某件事,只對它說:“你有吧!”便有了。   [安拉是]天地的創造者,當他判決一件事物時,他只需下令說:“有!”於是就有了。    
2 : 118 無知者說:「為甚麼真主不和我們說話呢?為甚麼不有一種跡象降臨我們呢?」他們之前的人也說過這樣的話;他們的心是相似的。我確已為篤信的民眾闡明許多跡象了。   無知的人們說:(為什麼安拉不對我們交談,或有一異跡達至我們。 )他們以前的諸人也說和他們一樣的話,他們的心彼此相似。   那些無知識的人說:“為什麼安拉不對我們說話呢?”或是:“為什麼(他的)跡象不降給我們呢?”在他們以前的人們也說過類似的話。他們的心是一樣的,我確已使得啟示(跡象)在虔信的人(心中)清楚。   那些不知道的人[注1]說:“安拉為何不同我們談話[注2],或你把一種跡象[注3]拿給我們!”他們以前的那些人們也照他們的話說,他們的心何其相似[注4]呀!我確已為虔信者們闡明了跡象。   無知的人們說:“為什麼安拉不與我們[面對面]講話呢?或為什麼沒有一種跡象降臨我們呢?”他們的前人也說過類似他們所說的話。他們的心是相似的。我確已為虔信的民眾闡明許多跡象。    
2 : 119 我確已使你本真理而為報喜者和警告者;你對火獄的居民不負責任。   我為有定心的群眾解明了各項表徵。我確因著真理差你,報喜信,傳警告著,你對居火獄的人不負責任。   我的確派遣你(穆聖)以真理作為傳達喜訊和警告(的使者),你不會被問及(無須負責)火獄中的罪徒們。   的確我以真理差派你[注1]報喜與警告,關於火獄之徒,你是不受質問的[注2]   我的確依真理派遣你[穆聖]作報喜者[信士進樂園]和警告者[不信仰者進火獄]。關於火獄的犯人,你將不被審問[他們自作自受]。    
2 : 120 猶太教徒和基督教徒絕不喜歡你,直到你順從他們的宗教。你說:「真主的指導,確是指導。」在知識降臨你之後,如果你順從他們的私欲,那末,你絕無任何保護者或援助者,以反抗真主。   猶太人和基督徒必須你隨從他們的宗教,始肯喜愛你。你說:(安拉的引導卻是引導。)如果你在得到知識以後,跟隨他們的私見了,你就得不到一個抗安拉作愛護與相助的。   除非你遵從他們的宗教,猶太人和基督徒都不會對你滿意。你說:“安拉的引導,是唯一的引導。”如果在知識已經到達你之後,你還會遵從他們的私願蔔那麼你就決不會在安拉之外找到保護者或援助者了。   猶太人、基督徒都不喜歡你,直至你跟隨他們的宗教。你說:“的確,安拉的正道[注1]才是正道[注2]。”若是你在知識[注3]來到你以後,還跟隨他們的私欲時,你就從安拉上沒有知己,沒有援助者了。   猶太教徒和基督教徒絕不會喜歡你[穆聖],除非你遵行他們的宗教。你說:“安拉的正道[伊斯蘭教]才是真正的正道。”在知識[《古蘭經》]降臨你之後,假如你順從他們的私欲,那麼,你在安拉那裏絕沒有任何保護者和援助者。    
2 : 121 蒙我賞賜經典而切實地加以遵守者,是信那經典的。不信那經典者,是虧折的。   蒙我賜給經典的人,切實地讀牠、全都信牠。不信牠的均是傷折的人。   那些蒙我頒.賜天經的人,他們循規蹈距地誦讀它(天經),他們是(確實)信仰它的人。那些不信其中信德的人,他們是虧損的人。   那些人們,我把經典授予他們,而他們中正確誦讀[注1]的人們,這些人是歸信它[注2]的。凡隱昧它的,這些人他們是虧折的[注3]   凡蒙我賜予經典[《古蘭經》]者,他們認真誦讀它,這些人是確信[《古蘭經》]的。誰不信[《古蘭經》],那麼,這些人確是損失者。    
2 : 122 以色列的後裔啊!你們應當銘記我所施於你們的恩典,並銘記我曾使你們超越世人。   以斯拉衣來的子孫哪!你們當記念我對你們施過的恩典,並記念我教你們優越同一時代的人。   以色列的子孫啊! 你們要記住我所賜給你們的恩典,我使你們優於各族。   哎以色列人啊!要記想我對你們所賜的恩典,的確我使你們貴過萬世[注]   以色列的後裔啊!你們當牢記我所施予你們的恩惠,我曾使你們[在當時]優於世人。    
2 : 123 你們當防備將來有這樣的一日,任何人不能替任何人幫一點忙,任何人的贖金,都不蒙接受,說情對於任何人都無裨益,他們也不獲援助。   你們當堤防那麼一日。人不能替人避免一事,不接受他的救贖,告赦於他無濟,也無人相助他們。   你們要留心那一天,那時候沒有人能夠有助於另外的人。他的贖金將不被接受,求情也將對他無益,他也不被説明。   你們要提防[清算日]那一天,一個人也無濟於別人,也不接受任何人的贖金,任何說情對他都無益,他們也不被支援[注]   你們當提防那一天[審判日],[那時]任何人無助於任何人,贖金不被接受,求情毫無益處,而且得不到任何援助。    
2 : 124 當時,易蔔拉欣的主用若干誡命試驗他,他就實踐了那些誡命。他說:「我必定任命你為眾僕人的師表。」易蔔拉欣說:「我的一部分後裔,也得為人師表嗎?」他說:「我的任命,不包括不義的人們。」   昔時養主以幾句話試驗易蔔拉欣,他遂就完全奉行了。主說:(我使你作眾人的教長,)他說:(也使我底一部分子孫。)主說:(我的約達不到背義的人上。)   那時,伊布拉欣曾經被他的主用來些命令試驗過,他完成了。他(主)說:“我將使你成為人類的楷模(精神領袖)。”他說:“也使我的子孫們(成為楷模)嗎?”他(主)說:“不過我的約不包括作惡的人(在內)。”   當時,伊布拉欣[注1]受其養主用幾個詞[注2]的考驗,他完美[注3]了它。他[注4]說:“我將你確立為人們的領導者。”他[注5]說:“和從我的後裔中。”他[注6]說:“我的約會不授予虧害者們。”   當時,伊布拉欣的主[安拉]曾用一些命令考驗他,他做得很完美。他[安拉]說:“我必將讓你[伊布拉欣]做世人的領袖。”他說:“也讓我的後裔[做世人的領袖]嗎?”他[安拉]說:“我的諾言不包括不義者。”    
2 : 125 當時,我以天房為眾人的歸宿地和安寧地。你們當以易蔔拉欣的立足地為禮拜處。我命易蔔拉欣和易司馬儀說:「你們倆應當為旋繞致敬者、虔誠住守者、鞠躬叩頭者,清潔我的房屋。」   昔時,我設置此殿,為作世人的歸所,與平安的地方。你們就著易蔔拉欣站立的地方取禮拜的處所:我曾與易蔔拉欣、易司馬衣結約:你們倆為一般巡遊的常住的、鞠躬叩頭的人,潔淨我的殿。   那時,我使這天房成為眾人的集會場所,和一個平安的地方,並把伊布拉欣所站的地方作為你們禮拜的地方。我曾經跟伊布拉欣和伊斯馬義立約說:“你們要為那些訪問(它)的人,住在它裏面的人,和那些躬身叩拜的人,清潔我的房子(天房)。”   當時我使這間房子[注1]成為人們的歸宿[注2]和安全地[注3],你們把伊布拉欣的立站處[注4]當作禮拜之處!我囑咐[注5]伊布拉欣和伊斯瑪儀,為巡禮和靜居者們,以及鞠躬叩頭的人們清潔[注6]我的房子吧。   當時,我讓天房[注]成為世人的彙集中心和安寧地,並命令把伊布拉欣的站立處作為一個禮拜的地方[如朝覲環游天房後在此禮兩拜]。我命令伊布拉欣和[他的兒子]伊斯馬義[說]:“你倆當為環游天房者、停留其中祈禱者和鞠躬叩頭者而清潔我的房屋[即天房]。”    
2 : 126 當時,易蔔拉欣說:「我的主啊!求你使這裏變成安寧的地方,求你以各種糧食供給這裏的居民──他們中信真主和末日的人。」他說:「不信道者,我將使他暫時享受,然後強逼他去受火刑。那結果真惡劣!」   昔時,易蔔拉欣說:(我的養主啊!你把這地方作為平安的城池,你把一部分果實賜給牠的居民,——其中歸信安拉和末日的人。 )主說:(並賜給不信的人享受些微的,然後再把他驅入火刑。居所太惡了!)   那時,伊布拉欣說:“我的主啊! 求你使這裏成為一個平安的地區,並以果實供給它的人民——他們當中那些信安拉和末日的。”他(主)說:“我也會賜給任何不信的人暫時的歡樂,不過很快就要把他們趕到火(獄)的痛苦當中! 那確是一個歹惡的地方。   當時,伊布拉欣說:“我的養主哇!求你把這裏[注1]安排成一個安寧之地[注2]吧!賞賜當地人一些果食[注3]吧!即那些歸信安拉與後世[注4]者。”他說[注5]:“凡隱昧者,我使他稍稍享受[注6],繼而我迫使他去受火獄罪刑,歸宿太壞呀!”   當時,伊布拉欣說:“我的主啊!求你使這裏[麥加]成為一個平安的城市,求你賜水果給這裏的人民,即賜給他們中信仰安拉和末日者。”他[安拉]說:“不信仰者,我將讓他暫時享受,然後,我將迫使他去受火獄的刑罰。歸宿真惡劣!”    
2 : 127 當時,易蔔拉欣和易司馬儀樹起天房的基礎,他們倆祈禱說:「我們的主啊!求你接受我們的敬意,你確是全聰的,確是全知的。   昔時,易蔔拉欣和易司馬衣起高了殿基,說:我們的養主啊!求你予以悅納,你實是能聞的,深知的。   那時,伊布拉欣和伊斯馬義加高了天房的基礎,他們祈禱道:“我們的主啊!請你接受我們這一點微薄的奉獻。你是博聞的、全知的。   當時,伊布拉欣與伊斯瑪儀加高房子的基礎[注1]。“我們的養主啊!求你接受我們的[注2]吧!你確是全聽全知的。   當時,伊布拉欣和[他的兒子]伊斯馬義建高了天房的基礎。[他倆祈禱說]:“我們的主啊!求你接受我們的敬獻[即建高天房之事]。你確是全聞的,全知的。    
2 : 128 我們的主啊!求你使我們變成你的兩個順民,並從我們的後裔中造成歸順你的民族,求你昭示我們朝覲的儀式,求你恕宥我們,你確是至宥的,確是至慈的。   我們的養主啊!祈你使我們作順服你的人,並使我們的一部分子孫作順服你的群眾!你把作功的地方現給,我們!你允承我們的悔罪吧!你實是允許悔罪的,特慈的。   “我們的主啊! 求你使我們兩人都膺服你,並使我們的後代也成為膺服你的民族。求你指示我們崇拜的方式,寬恕我們。你是常恕的、大慈的。   “我們的養主啊!求你讓我們成為兩名順從你的人吧!和我們的後裔成為順從你的宗族吧!求你使我們看到我們的儀行[注]吧!求你允准我們的懺悔吧!你確是允准懺悔、特慈的。   我們的主啊!求你讓我倆成為你的兩個順民[穆斯林],讓我們的後裔成為一個歸順你的民族。求你昭示我們朝覲的儀式[注],求你接受我們的悔過。你確是接受悔過的,特慈的。    
2 : 129 我們的主啊!求你在他們中間派遣一個同族的使者,對他們宣讀你的啟示,教授他們天經和智慧,並且薰陶他們。你確是萬能的,確是至睿的。」   我們的養主啊!你把他們之中一位使者遣在那裏;對他們讀你的表徵,並教給他們經典和學識,更要清潔他們。你實是優勝的,明哲的。   我們的主啊! 求你從他們當中派遣一位使者吧,他將對他們重達你的啟示, 並且以經典和智慧引導他們和淨化他們。你是大能的、博識的。”   “我們的養主哇!求你把來自他們中[注1]的一位使者[注2]差往他們吧!他把你的跡象讀給他們,把經典[注3]、法規[注4]教給他們,並使他們潔淨[注5],你確是勝利的高明的。”   我們的主啊!求你從他們中給他們派遣一位使者[安拉接受祈求並派遣穆聖],讓他把你的啟示宣讀給他們,教授他們經典[《古蘭經》]和智慧,並淨化他們。你確是全能的,最睿智的。”    
2 : 130 除妄自菲薄者外,誰願鄙棄易蔔拉欣的宗教呢?在今世,我確已揀選了他;在後世,他必居於善人之列。   除卻不識自身的人,誰肯不守易蔔拉欣的道。我確在今世選擇他了,他在後世定屬於義人。   除了糟蹋自己的人之外,誰會背棄伊布拉欣的宗教呢?我的確在今世選擇了他,在後世,他一定在正人當中。   凡背棄伊布拉欣之宗教者,只是那妄自愚蠢者,我在塵世裏選擇了他[注],他在後世中確是清廉人士。   除了愚弄自己者外,誰會背棄伊布拉欣[認主獨一]的宗教[伊斯蘭教]呢?我確已在今世特選他,他在後世必在善人之列。    
2 : 131 當時,他的主對他說:「你歸順吧。」他說:「我已歸順全世界的主了。」   昔時,養主對他說:(你順服了吧!)他說:(我順服調養眾世界的主了。)   那時,他的主對他說:“你要順從 (我)。”他說:“我已順從了眾世界的主。”   當時,他[注1]的養主對他說:“你順從[注2]吧!”他說:“我順從調養萬世的主宰了。”   當時,他的主對他說:“你順從吧[你做穆斯林吧]!”他說:“我已順從眾世界的主。”    
2 : 132 易卜拉欣和葉爾孤白都曾以此囑咐自己的兒子說:「我的兒子們啊!真主確已為你們揀選了這個宗教,所以你們除非成了歸順的人不可以死。」   易卜拉欣曾以這話囑咐他的兒子們,葉而孤白也是這樣,(說:)(我的兒子們哪!安拉確為你們選擇了這個教門;你們要順服著至死!)   伊布拉欣對他的兒子囑咐了同樣的 (話),雅穀也一樣。他們說:“我的孩子們啊!安拉已經替你們選擇了、這個正教,你們要在未死以前成為穆斯林。”   伊布拉欣與耶爾古柏用它[注1]囑咐其子孫說:“我的孩子們呀!安拉的確為你們選擇了這一宗教[注2],所以你們切不可死亡,除非你們是順從者們[注3]。”   伊布拉欣和雅古布以此[順從安拉]囑咐各自的兒子[說]:“我的兒子們啊!安拉確已為你們特選這個宗教[伊斯蘭教],所以,你們必須成為穆斯林後才能死亡。”    
2 : 133 當葉爾孤白臨死的時候,你們在埸嗎?當時,他對他的兒子們說:「我死之後,你們將崇拜甚麼?」他們說:「我們將崇拜你所崇拜的,和你的祖先易卜拉欣、易司馬儀、易司哈格所崇拜的──獨一的主宰──我們只歸順他。」   當葉而孤白瀕死的時候,你們在場嗎?那時候,他對自己的兒子們說:(你們在我以後拜什麼呢?)他們說:(我們拜你的主,也拜你列祖——易蔔拉欣、易司馬衣、易司哈各的主——獨一的主。我們是惟獨順服他的。)   雅谷臨終時你們在場嗎?他曾對他的兒子說道:“在我(去世)之後你們崇拜什麼?”他們說:“我們將崇拜你的主,你的祖先們——伊布拉欣、伊斯馬義、伊斯哈格的主,獨一的主,我們順從他。”   你們可是在場的嗎?當時,死亡來到耶爾古柏,他[注1]對其子孫說:“你們在我以後[注2]崇拜什麼呀?”他們[注3]說:“我們崇拜你的主宰,和你的父輩伊布拉欣、伊斯瑪儀[注4]、伊斯哈格的獨一的主宰[注5],我們對他是順從的。”   雅古布臨死時,你們在場嗎?當時,他對他的兒子們說:“我死後你們將崇拜什麼?”他們說:“我們將崇拜你所崇拜的主[安拉],也是你的祖先伊布拉欣、伊斯馬義和伊斯哈格所崇拜的主——獨一的主[安拉],我們只歸順他[安拉]。”    
2 : 134 那是已逝去的民族,他們得享受他們的行為的報酬,你們得享受你們的行為的報酬,你們對他們的行為不負責任。   這是那已經過去的群眾,他們有他們的作為,你們有你們的作為,你們對他們的作為不負責任。   那是一群已經逝去的人們,他們將獲得他們所賺得的,你們也將獲得你們所賺得的,他們的功過跟你們是不相干的。   那是確已逝去的民族,它享受它所營謀的[注1],你們[注2]享受你們所營謀的,你們對於他們的所作所為不受質問[注3]   那是一個已逝去的民族,他們將獲得他們所應得的報酬,你們也將獲得你們所應得的報酬。關於他們所做的,你們將不被審問[他們自作自受]。    
2 : 135 他們說:「你們應當變成猶太教徒和基督教徒,你們才能獲得正道。」你說:「不然,我們遵循崇奉正教的易蔔拉欣的宗教,他不是以物配主者。」   他們說:(你們應作猶太人或作基督徒,你們就得正道了。) 你說吧!(不,我們只追隨正直的易蔔拉欣之道,他本不是拜偶像的。 )   他們說:“作猶太教徒或基督教徒吧!那麼, 你們就會獲得正確的引導。”你說:“不,我信仰伊布拉欣的正教,他不把其他偽神與安拉並列。”   他們[注1]說:“你們若是猶太人或基督徒時,你們就得正道了。”你[注2]說:“而[那]是改邪歸正[注3]的伊布拉欣的宗教。他不是伴主的人。”   他們說:“你們做猶太教徒或基督教徒吧!你們將獲得正道。”你[對他們]說:“不,[我們只遵行]伊布拉欣的宗教——正教[伊斯蘭教],他不是拜偶像者。”    
2 : 136 你們說:「我們信我們所受的啟示,與易蔔拉欣、易司馬儀、易司哈格、葉爾孤白和各支派所受的啟示,與穆薩和爾撒受賜的經典,與眾先知受主所賜的經典;我們對他們中任何一個,都不加以歧視,我們只順真主。」   你們說:(我們信安拉和降給我們的,和降給易蔔拉欣,易司馬衣、易司哈各、葉而孤白暨眾子孫的; 和賜給母撒、爾撒的,和由養主上賜給列聖的。我們對於他們任何一位不作區別。我們是惟獨順服他的。)   你們說:“我們信仰安拉和他啟示給我們的,和他賜給伊布拉欣、伊斯馬義、雅穀跟各部族的(天啟),以及他們的主賜給姆撒(摩西)和爾撒(耶穌)同(一切)先知們的(經典);我們對於他們一視同仁,我們順從他(主)。”   你們[注1]說:“我們歸信安拉和他降給我們的[注2]和他降給伊布拉欣[注3]、伊斯瑪儀、伊斯哈格、耶爾古柏及後裔[注4]的,以及養主授予穆薩[注5]、爾薩[注6]及授予諸位聖人的[注7]。我們對他們任何一位都不歧視[注8],我們對他[注9]是順從的。”   你們[穆斯林]說:“我們信仰安拉和降示我們的經典[注][《古蘭經》],降示伊布拉欣、伊斯馬義、伊斯哈格、雅古布和各部落[雅古布的十二個兒子]的[啟示],以及穆薩和爾薩所受賜的[經典],還有先知們從他們的主所受賜的[啟示]。我們絕不歧視他們中的任何一位,我們只歸順他[安拉]。”    
2 : 137 如果他們象你們樣信道,那末,他們確已遵循正道了;如果他們背棄正道,那末,他們只陷於反對中;真主將替你們抵禦他們。他確是全聰的,確是全知的。   如果他們信如你們所信的,他們就得正道了。若是他們不肯了,他們就是在反抗中。安拉即將替你來對待他們。 他是能聞的,深知的。   如果他們的信仰和你們所信的一樣,那麼他們就是被正確地引導了。倘若他們背叛,那麼他們就犯了分裂宗教的罪。安拉足以幫助你們對抗 他們。他是博聞的、全知的。   若是他們[注1]像我們之所信而歸信了,則他們確已得到正道;若是他們背棄[注2]了,則他們只是在分歧中[注3]。安拉必定從他們上保護你[注4],他是全聽全知的。   假如他們像你們所信仰的那樣信仰,那麼,他們確已獲得正道。假如他們背叛,那麼,他們只陷於對立中。安拉將足夠讓你抵禦他們。他是全聞的,全知的。    
2 : 138 你們當保持真主的洗禮,有誰比真主施洗得更好呢?「我們只崇拜他。」   安拉的浸染。誰是比安拉善於浸染的?我們是惟獨敬拜他的。   我們的宗教)是安拉浸洗的,還有什麼比安拉浸洗的更好呢?我們唯獨崇拜他(主)。   安拉的浸染[注],沒有一人能比安拉的浸染更好的了。我們對他是崇拜的。   [我們的宗教是]安拉的宗教[伊斯蘭教],哪個宗教比安拉的宗教更好呢?我們只崇拜他。    
2 : 139 你說:「難道你們和我們爭論真主嗎?其實,他是我們的主,也是你們的主;我們將受我們的行為的報酬,你們也將受你們的行為的報酬;我們只是忠於他的。」   你說:(你們因為安拉對我們爭辯嗎?他是我們的養主,也是你們的養主,在我們有我們的作為,在你們有你們的作為。我們只是對他虔敬的。)   你說:“你們跟我們爭論安拉嗎?他是我們的主,也是你們的主。我們有我們的行為,你們有你們的行為,我們對他虔誠(信仰)。”   你說[注1]:“你們可為安拉而同我們爭辯[注2]啊!他是我們和你們的養主[注3],我們享受我們的善功,你們享受你們的善功。我們對他是忠誠的[注4]。”   你[對猶太教徒和基督教徒]說:“難道你們要與我們爭論安拉嗎?他是我們的主,也是你們的主;我們將獲得我們行為的報酬,你們也將獲得你們行為的報酬。我們虔誠敬意地崇拜他。    
2 : 140 難道你們說過「易蔔拉欣、易司馬儀、易司哈格、葉爾孤白和各支派,都是猶太教徒,或基督教徒嗎?」你說:「你們更有知識呢?還是真主更有知識呢?自己手中有從真主降示的證據,而加以隱諱的人,有誰比他還不義呢?真主絕不忽視你們的行為。」   你們肯說:(易卜拉欣、易司馬衣、易司哈各、葉而孤白暨眾子孫,全是猶太人,或是基督徒嗎?)你說:(你們至知?或是安拉呢?)誰是不義更甚于隱匿安拉寄他跟前見證的人?安啦必不忽於你們所作的。)   你們能說伊布拉欣、伊斯馬義、伊斯哈格、雅穀和其他部族是猶太人或是基督教徒嗎?(你)說:“你們知道較多呢?還是安拉(知道的更多)呢?誰還比那些把安拉賜給他們的明證隱匿起來的人更為不義啊! 安拉不是不知道你們的作為。”   而你們會說:“伊布拉欣、伊斯瑪儀、伊斯哈格、耶爾古柏和後裔們,他們是猶太人或是基督徒。”你說:“是你們最知道,還是安拉呀[注1]!誰比那種人最為虧害——他隱藏他那來自安拉的證據。安拉對你們的所作所為不是昏聵的[注2]。”   難道你們要說伊布拉欣、伊斯馬義、伊斯哈格、雅古布和各部落[雅古布的十二個兒子]都是猶太教徒或基督教徒嗎?”你[對他們]說:“是你們最知道還是安拉最知道?凡擁有安拉降示的證據[《討拉特》和《引吉勒》中對穆聖將降世的預言]而隱瞞者,誰比這種人更不義呢?安拉絕不忽視你們所做的。”    
2 : 141 那是已逝去的民族,他們得享受他們的行為的報酬,你們也得享受你們的行為的報酬,你們對他們的行為不負責任。   這是那已經過去的群眾,他們有他們的作為,你們有你們的作為;你們對於他們的作為不負責任。   那是一群已經逝去的人,他們獲得他們所賺得的,你們也獲得你們所賺得的,他們的功過(所做過的行為)與你們不相干(你們不會被質詢)。   [注]那是確已逝去的民族,它享受它所營謀的,你們享受你們所營謀的,你們對他們的所作所為不受質問。   那是一個已逝去的民族,他們將獲得他們所應得的報酬,你們也將獲得你們所應得的報酬。關於他們所做的,你們將不被審問[他們自作自受]。    
2 : 142 一般愚人將說:「他們為甚麼要背棄他們原來所對的朝向呢?」你說:「東方和西方,都是真主的,他把他所意欲的人引上正路。」   天才的人們將要好說:(什麼事情使他們轉過原守的朝堂呢?)你說:(東方西方惟屬安拉執掌。他任便把人引至正道。   人群中的愚人們會說:“為了什麼(原因)讓他們轉變了原來的禮拜方向?”你說:“東方和西方都屬於安拉,他引導他喜愛的人到正道。”   人們[注1]中的愚人們會說:“什麼使他們[注2]離開他們原來的朝向呢?”你說:“東方、西方[注3]都是安拉的。他把他要的人引向正路[注4]。”   人們中有些愚人[拜偶像者,偽信者和猶太教徒]將說:“是什麼[原因]使他們[穆斯林]轉變了他們原來[在禮拜中]所對的朝向呢?”你[穆聖]說:“東方和西方都是安拉的,他引導他所意欲者走上正道。”    
2 : 143 我這樣以你們為中正的民族,以便你們作證世人,而使者作證你們。我以你原來所對的方向為朝向,只為辨別誰是順從使者的,誰是背叛的。這確是一件難事,但在真主所引導的人,卻不難。真主不致使你們的信仰徒勞無酬。真主對於世人,確是至愛的,確是至慈的。   我如此著,使你們成為中庸的一夥,好教你們是見證眾人的,使者是見證你們的,我把你原守的作為朝堂,只為知道誰是追隨使者的,誰是逆轉的。那卻是一件重大的事情;惟有安拉引導的人不然。安拉絕不湮沒你們的信仰,安拉是必憐憫、慈憫眾人的。   這樣,我使你們成為一個中庸的民 族,以便你們能為各民族作證,和(以便)使者為你們作證。我指定了一個你們從前使用過的方向作為禮拜的方向,這只是為了把追隨使者的人們由那些(從信仰上)扭轉腳跟(不信)的人中區別出來。除了那些被安拉引導的人之外, 這確是一項困難的事。安拉決不使你們的信仰沒有結果,安拉對所有的人是最仁愛的,是最慈憫的。   同樣,我使你們[注1]成為公正[注2]的民族,以便你們是人們的證人[注3],而使者是你們的證人[注4]。我所以轉向你原來的[注5]朝向,只是要知道從那後退的人中誰緊跟[注6]使者。[它][注7]確是一件大事,除非對安拉所引導的人們。安拉不會使你們的信仰白費[注8]。安拉對於人們確是疼顧的,慈憫的。   我如此使你們[穆斯林]成為一個正義[或優秀]的民族,以便你們為世人作證,而使者[穆聖]為你們作證。我以你[穆聖]原來所對的朝向為朝向[注][如在天房定為朝向前,禮拜時朝向耶路撒冷],只為辨認誰是追隨使者[穆聖]的,誰是背棄使者的。這確是艱難的,但對獲得安拉引導者則不難。安拉絕不會使你們的信仰[如在天房定為朝向前,面向耶路撒冷的禮拜]徒勞。安拉對人類確是仁愛的,特慈的。    
2 : 144 我確已見你反復地仰視天空,故我必使你轉向你所喜悅的朝向。你應當把你的臉轉向禁寺。你們無論在那裏,都應當把你們的瞼轉向禁寺。曾受天經者必定知道這是從他們的主降示的真理,真主絕不忽視他們的行為。   我卻見你面向著上空。我必教你轉向你所喜愛的朝堂;你就面向禁寺方向吧!你們處在不論哪里,你們就應面向那一面!一般有經的人卻知道:那是由養主上確當的,安拉必不忽于他們的作為。   我看見你(穆聖)一再仰面朝天(尋求引導)。現在我將使你朝向你喜歡的禮拜方向。你就朝著聖寺的方向禮拜吧。無論你們在哪里,你們都朝著這一個方向。有經的人深知那是來自他們的主的真理,安拉不是不注意他們所作所為的。   的確,我見你對天空仰望[注1],我勢必使你面向一個你所喜愛的方向,那你就面向禁寺一方[注2]吧!你們[注3]不論在哪里都要面向它一方吧!那些有經者確切知道:它[注4]是來自他們養主的真理[注5]。安拉對他們[注6]的所作所為不是昏聵的。   我確已看見你[穆聖]反復仰望天空,因此,我就讓你轉向你所喜悅的朝向。[現在]你面向禁寺方向吧![今後]無論你們在哪里,你們[禮拜時]都應面向禁寺方向。受賜經典者[有經人]必定知道這[禮拜時朝向天房]是從他們的主降示的真理。安拉絕不忽視他們所做的。    
2 : 145 即使你以一切跡象昭示曾受天經者,他們必不順從你的朝向,你也絕不順從他們的朝向;他們各守自己的朝向,互不相從。在知識降臨你之後,如果你順從他們的私欲,那末,你必定是不義者。   如果你把各項表徽現給有經的人了,他們不隨從你的朝堂;你也不必隨從他們的朝堂;他們的部分也不隨部分的朝堂。如果在你得到知識以後,隨從他們的私見了。那時侯你必定歸為不義的人了。   就算你能把一切的跡象同時給有經的人們,他們也不會遵循你的禮拜方向。你也不要遵循他們的禮拜方向。如果你在這項知識到達你之後,還追隨他們的願望,那麼,你就是不義的人。   若是你給那些有經者,拿來每一件跡象[注1],他們不會跟從你的朝向,你也不是他們朝向的跟從者[注2],他們的一部分也不是另一部分人之朝向的跟從者[注3]。如果你在知識[注4]來到你以後,你跟從他們的私欲[注5]時,那麼,你就是虧害者。   即使你把所有跡象都昭示給受賜經典者[有經人],他們也不會遵行你的朝向,你也不會遵行他們的朝向。他們不遵行其他人的朝向。在知識[啟示]降臨你[穆聖]之後,假如你順從他們的私欲,那麼,你確是不義者。    
2 : 146 蒙我賞賜經典的人,認識他,猶如認識自己的兒女一樣。他們中有一派人,的確明知故犯地隱諱真理。   蒙我賜給有經典的人認識他,就象認識自己的兒子一樣。他們之中的一夥人,明知著而隱匿真的。   有經的人知道這一點,就象(他們)知道他們自己的兒子一樣(清楚)。但是有一些人卻明知故犯地隱瞞真理。   我授予他們經典的那些人們,他們像認識自己的兒子般認識他[注1]。他們中的一夥,的確,他們知道所隱藏的真理[注2]   凡蒙我賜予經典者,他們認識他[穆聖或天房]就像認識自己的兒女們一樣。他們中有些人的確故意隱藏真理[如《討拉特》和《引吉勒》中對穆聖將降世的預言]。    
2 : 147 真理是從你的主降示的,故你絕不要懷疑。   真的出自養主,你莫懷疑。   這項真理是來自你的主的, 所以你們不要懷疑(它)。   真理[注]是來自安拉,所以你切勿成為懷疑者。   [這是]從你的主降示的真理,所以,你絕不要懷疑。    
2 : 148 各人都有自己所對的方向,故你們當爭先為善。你們無論在那裏,真主將要把你們集合起來,真主對於萬事,確是全能的。   每一夥人有其面向的朝堂。你們要忙行種種善事。你們處在不論哪里,安拉將把你們一同拿到。安拉是全能於萬事的。   每個人都有一個目標, 因此要互相競爭做好的事情,不論你們在哪里,安拉都會把你們集合在一起,安拉是全能於萬事萬物的。   每個人[注1]都有朝向,他是朝向它[注2]的。你們奔向[注3]一切善功[注4]吧!不論你們在哪里,安拉都會把你們全部弄來[注5],安拉對萬物是大能的。   每個民族都有一個自己[在宗教活動中]面對的方向,因此,你們當爭先行善。無論你們在哪里,[復活日]安拉都將把你們集合起來。安拉對萬事確是萬能的。    
2 : 149 你無論從那裏出去,都應當把你的臉轉向禁寺;這確是從你的主降示的真理。真主絕不忽視你們的行為。   你去到不論什麼地方,就當面向禁寺的方面。這是出自養主的真理。安拉必不忽于你們的作為   無論你從哪里出現, 你都應當面向聖寺的方向。這確是來自你的主的真理,安拉不是不注意你們所作所為的(事)。   你從何處出外[注1],就面向禁寺一方吧!它[注2]確是來自你養主的真理,安拉對你們[注3]的作為不是昏聵的。   無論你出現在哪里,你[禮拜時]都應面向[麥加]禁寺方向。這確是從你的主降示的真理。安拉絕不忽視你們所做的。    
2 : 150 你無論從那裏出去,都應當把你的臉轉向禁寺。你們無論在那裏,都應當把你們的臉轉向它,以免他人對你們有所藉口。惟他們中不義的人除外,但你們不要畏懼他們,你們當畏懼我,以便我成全我所施於你們的恩典,以便你們遵循正道。   你去到不論什麼地方,你就當面向禁寺方面吧!你們住到不論那裏,你們就應該面向那一面,以免眾人———除卻他們其中一般不義的人———質問你們。你們不要懼他們應當懼我;並為我全滿對你們的恩典;更為你們得正道;   無論你從哪里出現, 你都應當面向聖寺的方向。無論你們在哪里,你們都(應當)面向著那一邊。除了那些傾向於邪惡的人之外,人們沒有跟你們爭辯的餘地的。所以,你們不要怕他們, 而要畏懼我, 以便我能夠完成我對你們的恩典,以便你們能夠被引導。   你從何處出外,就面向禁寺一方吧[注1]!你們不論在哪里,就面向它[注2]的一方吧!以免人們[注3]掌握對你們有害的[注4]質證[注5],他們中那些虧害者們除外。所以不要怕他們[注6],要駭怕我[注7]!和為了我完全施恩[注8]給你們,願你們得正道[注9]   無論你出現在哪里,你[禮拜時]都應面向禁寺方向;無論你們在哪里,你們[禮拜時]都應面向禁寺方向,以免人們有反對你們的藉口,他們中行不義的人們除外。你們不要害怕他們,你們當畏懼我,以便我完成我對你們的恩惠,以便你們獲得正道。    
2 : 151 猶如我派遣你們族中的一個使者來教化你們,對你們宣讀我的跡象,薰陶你們,教授你們天經和智慧,並將你們所不知道的教訓你們。   就如我在你們中間差來一個同類的使者。他把我的經典讀給你們;他使你們清潔,他把經典和智慧教給你們;他把你們所不知道的教給你們。   就象我已為你們派遣了一位來自你們當中的使者, 他向你們宣讀我的啟示和淨化你們,並教導你們經典和智慧,以及教導你們所不知道的。   [注1]就像我在你們中差一位來自你們的使者[注2]那樣,他把我的跡象[注3]讀給你們,使你們清潔[注4],教你們經典[注5]和法規[注6],他把你們所不知道的教給你們。   正如我從你們本族中為你們派遣一位使者[穆聖],他[穆聖]向你們宣讀我的啟示[《古蘭經》],淨化你們,教授你們經典[《古蘭經》]和智慧[《聖訓》],並把你們所不知道的教授你們。    
2 : 152 故你們當記憶我,(你們記憶我),我就記憶你們;你們當感謝我;不要孤負我。   你們當記念我,我就記念你們;你們應當感念我,你們不要對我忘恩。   所以,你們應當紀念我,我也會關懷你們。你們應當知道感謝我,不要對我忘恩負義。   你們就提念[注1]我吧!我就提念[注2]你們,你們要感謝我[注3],不要隱昧我。   你們贊念我[注]吧!我將記住你們;你們感謝我吧!你們不要辜負我。    
2 : 153 信道的人們啊!你們當借堅忍和拜功,而求佑助。真主確是與堅忍者同在的。   眾歸信的人那!你們當以忍耐和拜功求襄助。安拉實是和忍耐的人同在的。   有信仰的人啊!你們要以堅忍和禮拜求助。安拉與堅忍者同在。   哎那些歸信者們啊!你們要以忍耐和拜功[注1]求助吧!安拉確是偕同[注2]忍耐者們的。   信士們啊!你們當用堅忍和拜功求[安拉的]襄助。安拉的確與堅忍者同在。    
2 : 154 為主道而被戕害的人,你們不要說他們是死的;其實,他們是活的,但你們不知覺。   你們對於在安拉之道上被殺者,莫說:(他們是死人。)確是活的。但是你們不覺得。   (對於)那些在安拉的道上被殺害的人,你們不要說:“他們死了。”不,他們是活著的, 不過你們,沒有察覺罷了。   你們不要說為安拉而陣亡者是死人,而是活人[注],但你們卻感覺不到。   凡為安拉之道殉難者,你們不要說:“[他們]已死亡。”其實,“[他們]是活著的。”但你們感覺不到。    
2 : 155 我必以些微的恐怖和饑饉,以及資產、生命、收穫等的損失,試驗你們,你當向堅忍的人報喜。   我必用些微的——駭怕、饑饉、損折財命、果實,試證你們。你當給忍耐的人報喜信。   我一定會以恐懼和饑餓、財產、生命和果蔬的損失來試驗你們,不過你要報喜訊給那些堅忍的人。   我確實用一點恐懼[注1]、饑餓[注2]、傷財、喪命[注3]及損失果實考驗你們[注4],你給忍耐者們報喜吧[注5]   我必用恐懼和饑荒,以及財產、生命和收穫的損失來考驗你們,你[穆聖]當向堅忍者報喜。    
2 : 156 他們遭難的時候,說:「我們確是真主所有的,我們必定只歸依他。」   那般人當遇難的時候,就說:(我們是安拉所掌的,我們是將必歸於他的。)   當他們受到災難折磨時,他們說:“我們屬於安拉,我們將回到他那裏。”   那些人,如果遇上災禍,他們說:“我們是安拉的[注],我們確是歸至他的。”   當他們[堅忍者]遭遇災難時,他們說:“我們都是安拉的,我們都將歸到他那裏去。”    
2 : 157 這等人,是蒙真主的祜佑和慈恩的;這等人,確是遵循正道的。   這般人可獲其養主的憐愛和慈憫,這般人就是得正道的。   他們是受到安拉賜福和慈憫的人,他們是被正確引導的。   這些人,來自其養主的寬恕[注]和恩慈到達他們。這些人,他們是得正道的。   這些人將獲得他們的主的賜福和慈憫。這些人確是遵行正道者。    
2 : 158 賽法和麥爾維,確是真主的標識。舉行大朝或小朝的人,無妨遊此兩山。自願行善者,(必得善報),因為真主確是厚報的,確是全知的。   的確,索法和墨爾襪是屬安拉的徽跡,奔赴天房,或做例外巡禮的人,不妨遊此二山。格外做善的人,安拉一定是頌善的,深知的。   索法(山)和馬爾瓦(山)是安拉設置的標誌之一。如果人們在朝覲或是作副朝(在其他的時候巡訪聖寺時),環繞它們巡遊是無妨的。如果任何人自發地為善,安拉是一定善報的和能知的。   的確,[巡禮]綏法與麥爾沃[注1]是安拉[約定]的一種儀式[注2],凡朝覲[注3]或遊歷天房者,不仿[注4]巡禮它倆[注5],凡自願行善者[注6],安拉是報酬的、全知的[注7]   薩法[山]和麥爾瓦[山]確是安拉的標誌之一。凡履行正朝或副朝者,環遊這兩座山是無罪的。凡自願做善功者,安拉[對善功]確是最善報的,全知的。    
2 : 159 我在經典中為世人闡明正道之後,隱諱我所降示的明證和正道的人,真主棄絕他們;一般詛咒者,都詛咒他們。   的確,我在經典中向世人解釋自所降下的明證和標準以後, 一切隱匿牠的人,均遭安拉的怒惱,並遭一切咒詛者的咒詛;   當我已在經典中使人們明瞭,而仍隱瞞我已經頒降的(明顯的)證據和引導的那些人,他們將遭受安拉的天譴和有權詛咒者的詛咒。   的確,那些把我所降的說明和引導[注1],在我的經典[注2]中已為人們闡明之後,而隱藏起來的人們[注3],這些人安拉和人們都詛咒他們。   我在我所降示的經典中為人類闡明[明證與正道]後,凡隱藏明證和正道者,這些人必遭安拉的譴責,必遭詛咒者的詛咒[注]    
2 : 160 惟悔罪自新,闡明真理的人,我將赦宥他們。我是至宥的,是至慈的。   除卻那般悔罪自修並且表明的人。這般人我允他們的悔罪。我是允受悔罪的,特慈的。   除了那些懺悔、改過和公開闡明(真理)的人在外。我對他們寬容。我是寬恕的、大慈的。   但那些改悔和行善,以及闡明[注]的人們除外,這些人我允准他們的悔改,我是允准懺悔的、獨慈的。   凡悔過自新、宣揚真理者除外。這些人必獲我的寬恕。我確是接受悔過的,特慈的。    
2 : 161 終身不信道、臨死還不信道的人,必受真主的棄絕,必受天神和人類全體的詛咒。   的確,   那些不信,並至死不信的人,他們將受到安拉和天仙們以及人類的譴責。   那些隱昧,而隱昧著死去的人們[注1],這些人遭受安拉、眾天仙和人們[注2]的詛咒。   凡[活著時]不信仰,且臨死時仍不信仰者,這些人必遭安拉、天使們和全人類的譴責,    
2 : 162 他們將永居火獄,不蒙減刑,不獲寬限。   一般不信,並在不信著死去的人,他們永遭安拉和眾天使與世人一概的怒惱,他們不獲減輕罪刑,且不獲姑容。   他們將永遠居住在其(火獄)中,他們的刑罰不會被減輕,也不會被延緩。   永遠在其中[注],不減輕對他們的處罰,他們也不被寬容。   [他們]將永居火獄中。他們所受的刑罰既不會被減輕,也不會被緩刑。    
2 : 163 你們所當崇拜的,是唯一的主宰;除他外,絕無應受崇拜的;他是至仁的,是至慈的。   你們的主是唯一受拜的。除他普慈特慈的以外,再無有主。   你們的真宰是唯一的神,在他之外無神。他是大仁的、大慈的。   你們的主宰[注1]是獨一[注2]的主,萬物非主,唯有他,普慈的,特慈的。   你們應崇拜的主只是獨一的主[注][安拉],除他外,再沒有應受崇拜的主。他是普慈的,特慈的。    
2 : 164 天地的創造,晝夜的輪流,利人航海的船舶,真主從雲中降下雨水,借它而使已死的大地複生,並在大地上散佈各種動物,與風向的改變,天地間受制的雲,對於能瞭解的人看來,此中確有許多跡象。   在天地的造化、夜晝的不同、為利於眾人行駛在海中的船、和安拉自上空降下來而用牠活既死之地的水,與那散播在地上的一切動物,和變換風,暨天地間被制的雲,內中確對於一般瞭解的人含有種種表徵。   (看哪!)在諸天和大地的造化中,在晝夜迴圈不息中,在人類利用船舶穿航于海洋上,在安拉由天空降雨,以它賦生命予死地,在他(主)把各種獸類遍佈大地,在風向的改變,和浮雲順從地在天地之間(漂浮)(種種現象之中),對於聰明才智之士(其中)確有跡象。   [注1]的確,在造化天地[注2]和夜晝的不同[注3],和那載著有益於人們的[注4]而航行於海中的船,和那由安拉從天上降下的水[注5],便借它使大地死後復活[注6],和在其中[注7]散佈了各種動物,和支配風[注8],和受控制於天地間的雲中,確有對思索者們的許多跡象[注9]   在天地的創造中,在晝夜的交替中,在海裏航行而有益於人類的船舶中,安拉從天空降下雨水,借此而使枯死的大地復蘇,並在大地上散佈各種動物,以及風向的轉變和天地間順從的雲,對能明理的民眾確有許多跡象。    
2 : 165 有些人,在真主之外,別有崇拜,當做真主的匹敵;他們敬愛那些匹敵,象敬愛真主一樣──信道的人們,對於敬愛真主,尤為懇摯──當不義的人,看見刑罰的時候,假若他們知道一切權力都是真主的,真主是刑罰嚴厲的……。   有的人撇開安拉取同等的。 他們愛牠們,如愛安拉。眾歸信的人是愛安拉較甚的。設使背義的人,在親見罪刑的時候看見能力統屬安拉的,安拉是掌烈刑的,……。   而人類當中,卻有人在安拉之外設置與安拉對等的(偽神)。他們愛它們,好象他們愛安拉一樣。可是有信仰的人卻對安拉充滿了愛心。如果作惡的人能夠知道, (那天)他們就會看到懲罰。一切的權力完全屬於安拉,安拉在懲罰上是嚴厲的。   人們中誰把安拉以外的當作同伴[注1]呢!他們喜愛他們[注2],像喜愛安拉一樣。那些歸信的人,是最喜愛安拉的。假若虧害者們看到罪刑[注3],即力量全都歸於安拉時[注4],的確安拉是嚴刑的。   有些人舍安拉而選拜許多[與安拉同等的]崇拜對象[注],他們喜歡那些崇拜對象就像他們喜歡安拉一樣,而信士們最喜歡安拉。假如不義者[現在]能看見他們[復活日]將看見的刑罰,那麼,[他們必定知道]一切權力都是安拉的,安拉確是懲罰嚴厲的。    
2 : 166 當時,被隨從的人,看見刑罰,而與隨從的人絕交,他們彼此間的關係,都斷絕了。   彼時,一般領袖 回避一般追隨者。他們親見刑罪了,種種關係已經斷絕了。   (在那天), 那些被追隨的(偽神)將會遺棄追隨它們的人,他們會看到刑罰,他們之間的一切關係將被割斷。   當時,那些被跟從者對那些跟從者表示無關時,他們確已看到罪刑,一切關係[注]都斷了。   當被追隨者看見刑罰時,將與追隨者絕交,隨後,他們之間的關係徹底斷絕了。    
2 : 167 隨從的人,將說:「但願我們得返麈世,那末,我們將與他們絕交,猶如他們與我們絕交一樣。」真主將這樣以他們的行為昭示他們,使他們感到悔恨,他們絕不能逃出火獄。   一般追隨的人說:(但盼我們有一複反;我們和他們無干。如同他們和我們無干。安拉如此著把他們的作為顯給他們,使他們懊喪著;他們絕出不去火獄。   那些追隨者會說:“如果我們能夠重回(人世)的話,我們一定會象它們遺棄我們一樣地遺棄它們。”安拉就會這樣把他們的行為顯示給他們,使他們後悔。他們將無法脫離火(獄)。   那些跟從者們說:“假若我們有一次返回[注],我們必定像他們對我們所表示的無關那樣,我們也表示對他們無關。”就這樣,安拉使他們悲歎地看到他們的所作所為,他們是走不出火獄的。   追隨者將說:“假如我們有一次機會返回[塵世],我們將與他們絕交,猶如他們[現在]與我們絕交一樣。”安拉如此讓他們看見他們的行為,使他們悔恨。他們絕不能逃脫火獄[的刑罰]。    
2 : 168 眾人啊!你們可以吃大地上所有合法而且佳美的食物,你們不要隨從惡魔的步伐,他確是你們的明敵。   眾人哪!你們吃地上所有清潔合法的!你們莫要追隨惡魔的腳步。牠實是你們的明敵。   世人啊!你們吃地上合法的和美好的(東西吧)。不要步魔鬼的後塵。它是你們公開的敵人。   人們啊!你們吃地上的美好[注1]而合法的[食物]吧!你們不要緊跟魔鬼的步伐[注2],他確是你們的明敵。   人們啊!你們當吃大地上一切合法而佳美的食物。你們不要追隨惡魔的步伐,他[惡魔]確是你們明顯的敵人。    
2 : 169 他只以罪惡和醜事命令你們,並教你們假借真主的名義,而說出你們所不知道的事。   牠惟命你們以罪惡與醜事;並命你們把自所不知的說在安拉上。   它唆使你們(做)罪惡和恥辱的(事),並叫你們用你們所不知道的去說安拉。它唆使你們(做)罪惡和恥辱的(事),並叫你們用你們所不知道的去說安拉。   他只以壞事[注1]和醜事[注2]命令你們,讓你們對安拉說你們所不知道的[注3]   他[惡魔]只會教唆你們幹罪和做醜事,只會教唆你們借安拉的名義說你們所不知道的。    
2 : 170 有人勸他們說:「你們應當遵守真主所降示的經典。」他們就說:「不然,我們要遵守我們祖先的遺教。」即使他們的祖先無知無識,不循正道(他們仍要遵守他們的遺教)嗎?   一旦有人對他們說:(你們當追從安拉所降的,)他們就說:(不,我們只是追從曾見自己祖先所守的。) 設若他們的祖先不瞭解一事,不得正道,也可嗎?   當有人對他們說“你們要遵循安拉所啟示的”時,他們就說:“不,我們要遵循我們祖先的道。”(這是什麼話!)甚至他們的祖先全然是愚昧的和沒有引導的(也要遵循他們)嗎?   如有人對他們[注1]說:“你們跟從安拉所降示[注2]的吧!”他們說:“[不],我們跟從我們所發現的父輩們所遵行[注3]的。”即使他們的父輩不懂什麼和不得正道嗎[注4]   當有人對他們說“你們當遵行安拉所降示的[經典]”時,他們就說:“不,我們只遵行我們發現我們的祖先所遵行的遺教。”即使他們的祖先不明理和不遵行正道,[難道他們也要遵行他們的祖先的遺教嗎?]    
2 : 171 你號召不信道者,就象叫喚只會聽呼喊的牲畜一樣。(他們)是聾的,是啞的,是瞎的,故他們不瞭解。   一般不信的人的情形,就像呵叱只聞叫喊的人的情形。(他們)是聾子、啞子、瞎子,所以不能瞭解。   那些不信者的比喻就好比一群只能聽到叫喚(而一點也聽不懂的畜生)一樣, (它們是)聾的、啞的和瞎的。所以他們是(聽)不懂的。   那些昧者們的比方,像只是叫喊而不明意思的人[注],[他們]是聾子、啞巴、瞎子,他們並不理解。   不信仰者的情況,猶如叫喊者叫喚只能聽懂呼喊聲的牲畜一樣。[他們是]聾子、啞巴、瞎子,所以他們不明理。    
2 : 172 信道的人們啊!你們可以吃我所供給你們的佳美的食物,你們當感謝真主,如果你們只崇拜他。   眾歸信的人哪!你們食我所供給你們種種清潔的!你們當感念安拉。如果你們惟獨拜他了,……。   有信仰的人啊!吃我賜給你們的美好的東西吧。如果你們崇拜安拉的話,你們要對他知感。   哎歸信者們呀!你們食用我所賜給你們的美好的[注]吧!你們要感謝安拉,要是你們唯他而崇拜時。   信士們啊!你們當吃我所賜給你們的佳美食物[注]。你們當感謝安拉,假如你們只崇拜他。    
2 : 173 他只禁戒你們吃自死物、血液、豬肉、以及誦非真主之名而宰的動物;凡為勢所迫,非出自願,且不過份的人,(雖吃禁物),毫無罪過。因為真主確是至赦的,確是至慈的。   他只是對你們禁忌自死的、 血、豬肉、與宰割時不以安拉的名高呼的。其非背叛,也非越範,被迫無奈的人,於他無罪。安拉實是多恕的,特慈的。   他只禁止你們(吃)自己死的、血和豬的肉, 以及(臨宰時)念誦安拉尊名之外的其他名字的。但是迫于不得已,不是有意(違背),也不是過份的人,(即使吃了禁物,也)是無罪的。安拉是多恕的、大慈的。他只禁止你們(吃)自己死的、血和豬的肉, 以及(臨宰時)念誦安拉尊名之外的其他名字的。但是迫于不得已,不是有意(違背),也不是過份的人,(即使吃了禁物,也)是無罪的。安拉是多恕的、大慈的。   只是不許你們[吃]自死的[注1]、血液、豬肉[注2]和奉安拉以外者而宰的,凡被迫而非過為和過分者,則無罪。安拉確是寬恕的,特慈的。   他只禁止你們[吃]:自死物,血液,豬[注]肉和念非安拉之名而宰的。但若是迫不得已而並非想違抗,且未超越法度者,那麼,[吃這些禁物]沒有罪過。安拉確是最寬恕的,特慈的。    
2 : 174 隱諱真主所降示的經典,而以廉價出賣它的人,只是把火吞到肚子裏去,在復活日,真主既不和他們說話,又不滌除他們的罪惡,他們將受痛苦的刑罰。   的確,一般不信安拉頒降的經典,並用牠換取些微代價的人,他們只是把火喫在腹內。在複生日安拉不與交言,不使清潔,他們應遭痛刑。   那些隱瞞安拉所啟示的經典的任何部份, 用以換取卑微的代價的人,他們是把火吞進自己的腹中。安拉決不會在復活日對他們說話,也不為他們滌除罪惡。他們將受十分嚴厲的刑罰。   那些隱瞞安拉所降的經典[注1],並用它換取些微代價者,這些人,吃入肚中的只是火[注2],安拉於復活之日不同他們交談,也不使他們清潔[注3],他們應受痛刑。   凡隱藏安拉在經典中所降示的[教義教規],並以此換取低俗代價者,這些人只是把火吞進自己的腹中。復活日,安拉將不同他們說話,也不淨化他們。他們必受痛苦的刑罰。    
2 : 175 這等人,以正道換取迷誤,以赦宥換取刑罰,他們真能忍受火刑!   這般人是棄正道換取迷誤,棄饒恕換取罪刑的。他們太勇於抵抗火獄了,   他們就是那些以(安拉的)引導換取錯誤, 以(安拉的)寬恕換取痛苦的人。他們對火(表現得)多麼勇敢啊!   這些人以正道換取了迷歧[注1], 以饒恕換取了罪刑[注2]的人們,他們對火獄真能忍受啊[注3]   這些人以正道換取迷誤,以寬恕換取刑罰。他們對受火獄的刑罰多麼勇敢!    
2 : 176 這是因為真主已降示包含真理的經典,違背經典的人,確已陷於長遠的反對中。   這是由於安拉因為真理降下經典。對於經典起爭議的人確是在遙遠的反抗中。   那是因為安拉以真理降下了經典,那些在經典中尋找異議的人們。他們是在深遠的錯誤中(公然分裂宗教)。   那是由於安拉真實地降示[注1]了經典,的確,那些在經典中分歧的人們[注2],確是在深遠[注3]的分歧中。   這是因為安拉降示了這部包含真理的經典[《古蘭經》]。凡對這部經典[《古蘭經》]分歧者確是在遙遠的對立中。    
2 : 177 你們把自己的臉轉向東方和西方,都不是正義。正義是信真主,信末日,信天神,信天經,信先知,並將所愛的財產施濟親戚、孤兒、貧民、旅客、乞丐和贖取奴隸,並謹守拜功,完納天課,履行約言,忍受窮困、患難和戰爭。這等人,確是忠貞的;這等人,確是敬畏的。   你們的面向東方西方不為真善。真善只是那歸信安拉、末日、天使、經典、列聖,並把自愛的財物贈給親屬、孤兒、貧人、旅客、乞討的、用作贖身的、立拜功、施天課,當結約時全其所約的人。一切在痛苦患難時,在出戰時、忍耐的人太好了!這般人是忠實的,這般人均是敬慎的。   你們把臉轉向東方或西方並不能(算)是正當的(行為)。正當的(行為)是信仰安拉、末日、天仙、經典和使者,以及出於敬愛安拉而施捨你們的財產給近親、孤兒、需要(救濟)的人、旅行在外的人和乞求(援助)的人,以及為奴隸贖身、堅守拜功、繳納天課、遵守成約和在艱難困苦與在動亂時期堅忍的人。這些人才是真誠敬畏安拉的(人)。   你們面向東方和西方[注1],並不是善功。善功[注2]是那歸信安拉、末日、天仙們、經典[注3]和眾聖人者,及把喜愛的錢財施給[注4]近親、孤兒、赤貧、路子[注5]、乞討者、贖身者[注6],和履行拜功、繳納天課、立約時守約者[注7],以及在貧困、病苦和失望時忍耐[注8]的人們。這些人是真誠者[注9],這些人他們是敬畏者[注10]0。   你們[崇拜安拉時]把臉朝向東方和西方都不是虔敬,而虔敬是信仰安拉、末日、天使們[注1]、經典和先知們,把所愛的錢財施捨[注2]給親戚、孤兒、貧民、旅行者、乞求者和贖救奴隸,並謹守拜功,完納天課,履行所締的盟約,在窮困、患難與戰亂中保持堅忍。這些人確是忠貞者,這些人確是敬畏者。    
2 : 178 信道的人們啊!今以殺人者抵罪為你們的定制,公民抵償公民,奴隸抵償奴隸,婦女抵償婦女。如果屍親有所寬赦,那末,一方應依例提出要求,一方應依禮給予賠償,這是你們的主所降示的減輕和慈恩。事後,過份的人,將受痛苦的刑罰。   眾歸信的人哪!已對你們規定了給被殺的人抵償;良人以良人,奴隸以奴隸,女子以女子。但是其弟兄的一事經過赦免的人,可從定例,並欣然交付給他。 這是出自養主的減輕和慈惠。在這以後過當的人,應遭痛刑。   信仰的人啊!在兇殺案件中,公平的抵償法已為你們規定了。以自由人抵償自由人,用奴隸抵償奴隸,以婦女抵償婦女。倘若被害者的兄弟給予任何寬恕,那麼就答應(他們的)任何合理的要求,以適當的感恩禮物賠償他。這是你們的主的寬減和慈憫。此後誰超過了這個限度,他就會被處以重罰。   哎歸信的人們呀!殺人償命是你們的天命,以良抵良[注1],以奴抵奴,以女抵女。如他的弟兄[注2]對他有所寬恕,便以行善處之[注3],和完好地交給他[注4]。那[注5]是來自你們養主的減輕和恩賜[注6]。以後[注7]誰若越過法度[注8],則受重刑[注9]   信士們啊!殺人償命的法律[注]已為你們規定:自由人抵償自由人,奴隸抵償奴隸,女性抵償女性。但如果被害者的親屬願意給兇手一些寬恕,那麼,被害者的親屬可提出合理的賠償。兇手應給予慷慨的賠償。這是從你們的主降示的減刑和慈憫。此後,誰超越法度[如獲賠償後又殺害兇手],誰必受痛苦的刑罰。    
2 : 179 有理智的人們啊!你們在抵罪律中獲得生命,(以此為制),以便你們敬畏。   有才識的人哪!你們於抵償上可獲一種生存,冀使你們敬慎。   你們有理解的人啊!在賠償的法律中,有你們的生機,以便你們能夠敬畏(遠避罪惡)。   在抵償中對你們有大的生存。哎有心之人啊,願你們提防[注]   有理智的人們啊!在殺人償命的法律中,你們獲得了挽救生命的方法,以便你們敬畏。    
2 : 180 你們當中,若有人在臨死的時候,還有遺產,那末,應當為雙親和至親而秉公遺囑。這已成你們的定制,這是敬畏者應盡的義務。   你們有人臨終的時候,如果遺下財產了,可因為父母和近親照例作遺囑,這是對你們規定的。這是在一般敬慎的人上所應行的。   這是規定的,當死亡接近你們當中任何人時,如果他遺留任何財物用來遺贈給雙親和近親,(你們要)按照合理的習俗(來處理)。這是敬畏主的人應盡的責任。   你們中的一人,如果死亡[注1]出現,而他留有財產時,你們應當對雙親和近親行善地留下遺囑[注2],那是敬畏者們的責任[注3]   遺囑法已為你們規定:當你們中有人即將死亡時,假如他留有遺產,那麼,[他]當為父母和至親合理留下遺囑,[這是]敬畏者應盡的義務。    
2 : 181 既聞遺囑之後,誰將遺囑加以更改,誰負更改的罪過。真主確是全聰的,確是全知的。   在聽到以後而又變更的人,惟獨變更牠的人有罪。安拉實是看見的,深知的。   如果任何人在聽到遺囑之後改變它,那些改變(遺囑)的人就會有罪。安拉是能聽的和深知的。   凡在聽到後[注1]而改變的,其罪由改變者承擔,的確,安拉是全聽的,全知的[注2]   聽到遺囑後,誰改變遺囑,誰必承擔改變遺囑的罪過。安拉確是全聞的,全知的。    
2 : 182 若恐遺囑者偏私或枉法,而為其親屬調解,那是毫無罪過的。真主確是至赦的,確是至慈的。   恐怕作遺囑的人有些偏頗或罪惡,而從中調整的人,當然於他無罪。安拉是多恕的,特慈的。   倘若任何人恐怕立遺囑者有偏袒或做錯而從中調停,他是無罪的。安拉是多恕的、大慈的。   凡擔心留遺囑者有偏差或犯罪時,而在他們之間加以調整者,則他無罪[注]。的確,安拉是寬恕的、特慈的。   凡怕遺囑者不公正或違法而在他們之間調解者,對他是無罪的。安拉確是最寬恕的,特慈的。    
2 : 183 信道的人們啊!齋戒已成為你們的定制,猶如它曾為前人的定制一樣,以便你們敬畏。   眾歸信的人哪!已對你們制定齋戒,就如對你們以前的眾人制定牠似的,冀使你們敬慎。   有信仰的人啊!對你們所規定的齋戒,和對你們以前人所規定的齋戒是一樣的。以便你們能夠敬畏(學習自製)。   哎那些歸信者呀!正如把封齋定為[注1]你們以前的人們[注2]的天命一樣,把它定為你們的天命。但願你們提防[注3]   信士們啊!安拉為你們規定的齋戒[注],猶如他為你們的前人所規定的一樣,以便你們敬畏。    
2 : 184 故你們當齋戒有數的若干日。你們中有害病或旅行的人,當依所缺的日數補齋。難以齋戒者,當納罰贖,即以一餐飯,施給一個貧民。自願行善者,必獲更多的善報。齋戒對於你們是更好的,如果你們知道。   限定的幾日。你們之中染病,或旅行的人,則別幾日。不能封齋的人,則罰贖——待一個貧人。 格外為善的人,是於他最好的。你們的封齋是於你們至好的,如果你們知道了……。   你們要齋戒一定數目的日期。倘若你們當中任何人生病或是旅行在外,這個規定的日數要在臥後補還。那些(由於困難)不能實行(齋戒)的人,可以用飲食款待一位貧窮的人來贖罪。倘若他自願多給,對於他那是更好的。如果你們明白的話,你們的齋戒是對你們有益的。   有數[注1]的日子,凡是你們中害病的或在旅途[注2]上的,則另外日期之數,而那些難能者[注3],則應付贖金——供一位赤貧者食品[注4],凡自願幹好[注5]者,則是他的善行。你們封齋,是你們的善行[注6],要是你們知道的話。   [齋戒須遵行]一些固定的日數。凡你們中的患病者或旅行者,這些固定的日數可用另外一些相同的日數來補還。對不能齋戒者[注],[每缺一天齋的]贖金是供一個貧民一日的飲食。誰自願多給,那對他是最好的。你們齋戒對你們是最好的,假如你們知道。    
2 : 185 賴買丹月中,開始降示《古蘭經》,指導世人,昭示明證,以便遵循正道,分別真偽,故在此月中,你們應當齋戒;害病或旅行的人,當依所缺的日數補齋。真主要你們便利,不要你們困難,以便你們補足所缺的日數,以便你們讚頌真主引導你們的恩德,以便你們感謝他。   (來默臧)月,是那於中頒降古蘭的,是引導世人,並屬於正道和判別的一切明證·你們之中適逢此月的人,當令他們封齋。染病或旅行的人則別幾日。安拉對你們要容易,不對你們要困難;好教你們全滿數目;並贊安拉偉大,因其指示你們正道;冀使你們感念。   “拉馬丹”月是古蘭(開始)下降的月,它是人類的南針, 也是引導的明證和(是非之間的)區別。那些在這個月中家居的人,都應當封齋。倘若你們生病,或是旅行在外,應當在日後補還。安拉願意給你們、一切的方便,他不願使你們困難。(他希望你們)完成這個規定的時期,並且讚頌他。由於他曾經引導你們,你們或者會知道感激。   賴麥丹月,是那在其中下降古蘭之[注1][月],那是為引導人們,和許多正道的跡象,和分辨真偽的。你們中凡在場該月的,叫他封齋!凡害病或在旅途中者,則是另外的日期之數[注2]。安拉對你們要容易,不對你們要困難。為了讓你們完全數期,和讓你們對他的引導而讚頌安拉至大,並願你們[注3]感謝。   萊麥丹月[齋月]是《古蘭經》降示的月份,《古蘭經》是人類的指南,是正道和辨別真偽的準則。你們中凡此月居家者,必須齋戒[全月]。患病者或旅行者,這些固定的日數可用另外一些相同的日數來補還。安拉願使你們容易,不願使你們困難,以便你們補完所缺的日數,以便你們讚頌安拉至大[如見月時說“安拉至大”]。他引導你們,以便你們感恩。    
2 : 186 如果我的僕人詢問我的情狀,你就告訴他們:我確是臨近的,確是答應祈禱者的祈禱的。當他祈禱我的時候,教他們答應我,信仰我,以便他們遵循正道。   我的僕人向你問我的時候,我實是接近的。我應允祈者的祈求,當他求我的時候。當令他們應允我;當令他們歸信我,好教他們得正道。   當我的僕人向你(穆聖)詢問我的時候,你告訴他們我實在是很接近(他們)的。當他祈求我時,我答應祈禱者的懇求,讓他們也(虔誠地)聽從我的召喚,並且信賴我,以便他們能被導入正道。   如果我的眾僕向你問到我[注1],的確,我是臨近的[注2],我應答祈求我者的祈禱[注3]。讓他們應答我吧[注4]!讓他們歸信我[注5]吧!願他們獲得正道。   如果我的僕人向你[穆聖]詢問我,[你告訴他們]我確是臨近[他們]的。當祈求者祈求我時,我應答他的祈求,所以,讓他們聽從我[的召喚]並篤信我,以便他們遵行正道。    
2 : 187 齋戒的夜間,准你們和妻室交接。她們是你們的衣服,你們是她們的衣服。真主已知道你們自欺,而恕饒你們,赦免你們;現在,你們可以和她們交接,可以求真主為你們註定的(子女),可以吃,可以飲,至黎明時天邊的黑線和白線對你們截然劃分。然後整日齋戒,至於夜間。你們在清真寺幽居的時候,不要和她們交接。這是真主的法度,你們不要臨近它。真主這樣為世人闡明他的跡象,以便他們敬畏。   在封齋夜內與妻交合是於你們合法的。她們是你們的衣服,你們是她們的衣服。安拉原知道你們自欺了,而後他允你們悔罪,他放赦你們了。現下你們和她們接觸吧!你們尋安拉為你們寫定的吧!任你們吃飲,直至黎明的白線自黑線裏發現出來。而後你們完滿齋戒,直到晚間。你們在禮拜堂裏靜坐的時候,不得與她們接觸。這是安拉的定律。你們不要觸犯牠;安拉如此對眾人解明他的律例,好教他們敬慎。   在齋戒時期的夜裏,准許你們接近你們的妻室。她們是你們的衣服,你們也是她們的衣服。安拉知道你們常在暗中自欺,但是他對你們仁慈,並寬恕你們。那麼,你們現在可以跟她們接觸,及尋求安拉所已規定給你們的,並且吃和喝吧,直   在封齋晚夕我允許你們與你們的夫人合房[注1],她們是你們的衣服,你們是她們的衣服[注2]。安拉確知你們曾經自欺[注3],而安拉允許你們的改悔,並寬恕你們。現在,你們同她們合房和尋求安拉為你們所註定的[注4]吧!你們吃吧!飲吧!直至黎明的白線從黑線上顯了出來[注5]。然後你們完全齋功[注6]至夜晚[注7]。而你們靜居[注8]在清真寺中時,你們不要接近她們,那是安拉的法度[注9],你們不要接近它[注10]0。同樣地,安拉為人們闡明其跡象,願他們提防[注11]1。   齋戒的夜裏,你們與妻子房事,對你們是合法的[注1]。她們好比你們的衣服,你們好比她們的衣服。安拉知道你們已欺騙自己,因此,他接受了你們的悔罪,寬恕了你們。現在,你們可同她們房事,你們當尋求安拉為你們所規定的[兒女,即房事的主要目的是生兒育女]。你們可吃飲到黎明時黑線中的白線對你們顯明為止。然後,你們當完成[從黎明]到夜色降臨時的齋戒[注2]。你們在清真寺裏坐靜時,你們不要與妻子房事。這是安拉的法度,所以,你們不要接近她們。安拉如此為人類闡明他的跡象,以便他們敬畏。    
2 : 188 你們不要借詐術而侵蝕別人的財產,不要以別人的財產賄賂官吏,以便你們明知故犯地借罪行而侵蝕別人的一部分財產。   你們不得妄吞同人的財產,把牠投給法官,為的是明知著而以罪惡吞人家一部分財產也屬不可。   你們不要以欺詐(的方法),在你們自己人中吞沒你們(親人)的財產。也不要以它(為餌)賄賂法官們,以便你們能明知故犯地非法吞沒他人的財產。   你們不要虛偽地侵吞你們之間的財產!不要把它拋給統治者們[注],以使你們犯罪者侵吞一夥人的財產。而你們是知道的。   你們不要用欺詐的手段侵吞你們中別人的財產,也不要用錢財賄賂掌權者[或法官],以便你們故意借罪惡而侵吞別人的一些財產。    
2 : 189 他們詢問新月的情狀,你說:「新月是人事和朝覲的時計。」正義絕不是從房屋後面穿洞進去,但正義是敬畏。你們當從門戶走進房屋,當敬畏真主,以便你們成功。   他們向你問新月。你說(新月是為世人和朝觀人規定的標準。)真善不是由房後入室;真善是那敬畏的人。你們要由房門入室,你們當敬畏安拉,冀使你們得意。   他們問你有關新月(的問題),你說:“他們是為人類和巡禮而規定的跡象(時令)。”(你也要告訴他們)“你們如果由屋子的後面進去是不正當的,正直的人應當敬畏(遠避邪惡),應當由正當的門戶進入房屋, 並敬畏安拉,那麼你們就可以成功。”   他們向你們詢問新月[注1],你說:“它是人們的朝覲的時刻。”善功不是從房後入室[注2],而善功[注3]是敬畏,由房門入室。你們要敬畏安拉,願你們得救[注4]   他們向你[穆聖]詢問新月。你[對他們]說:“新月是供人類和朝覲計時的。”你們從房屋的後面進入房屋不是虔敬,而虔敬是敬畏[安拉]。所以,你們當從正門進入房屋[注]。你們當敬畏安拉,以便你們成功。    
2 : 190 你們當為主道而抵抗進攻你們的人,你們不要過份,因為真主必定不喜愛過份者。   你們在安拉之道上對那和你們格鬥的人格鬥,你們不要過當。安拉實不愛過當的人。   你們要在安拉的道上奮鬥, 向那些對你們戰鬥的人戰鬥,但是不要超越限度。安拉不喜歡過份的人。   你們為了安拉的道路,對那些殺害你們的人們戰鬥[注1]!你們不要過度[注2],的確,安拉不喜過度的人們[注3]   你們當為安拉之道反擊進攻你們的敵人[此系與聖戰有關的首節經文],但你們不要過分。安拉絕不喜歡過分者。    
2 : 191 你們在那裏發現他們,就在那裏殺戮他們;並將他們逐出境外,猶如他們從前驅逐你們一樣,迫害是比殺戮更殘酷的。你們不要在禁寺附近和他們戰鬥,直到他們在那裏進攻你們;如果他們進攻你們,你們就應當殺戮他們。不信道者的報酬是這樣的。   你們在不論哪里遇得他們,就當殺死他們,要從他們逐出你們的地方逐出他們去。禍患是較甚於格殺的。非至他們在禁寺左近對你們格殺的時候,你們不要在那裏和他們格殺。如果他們和你們格殺了,你們就當對他們格殺。報復逆徒們就是這樣。   無論你們在哪里捉住他們, (你們)就殺死他們。他們從什麼地方把你們驅逐出去,你們也在那裏把他們趕走。迫害比屠殺更壞。你們不要在聖寺跟他們戰鬥,除非他們在那裏先動手。倘若他們(在那裏)攻擊你們,(你們)就殺死他們,這就是對那些不信者的懲罰。   你們在哪里發現他們便殺他們,他們把你們從哪里趕出去[注1],便把他們趕出去。折磨[注2]甚於殺害。你們在禁寺內直待他們在禁寺中殺你們,如果他們殺你們,[你們]方可殺他們。對昧者們的報復[注3]就是如此的。   你們在哪里發現他們,就在哪里消滅他們;他們從哪里驅逐你們,你們就從哪里驅逐他們。多神崇拜[或迫害]比屠殺更嚴重。你們不要在禁寺附近同他們戰鬥[注],除非他們在那裏[首先]進攻你們。假如他們[在禁寺附近]進攻你們,你們就[在禁寺附近]消滅他們。這是對不信仰者的還報。    
2 : 192 如果他們停戰,那末,真主確是至赦的,確是至慈的。   若是他們停止了。安拉實是多恕的,特慈的,   倘若他們停止,安拉是多恕的、大慈的。   如果他們終止[注],的確,安拉是寬恕的,特慈的。   假如他們停戰,[你們也應停戰]。安拉確是最寬恕的,特慈的。    
2 : 193 你們當反抗他們,直到迫害消除,而宗教專為真主;如果他們停戰,那末,除不義者外,你們絕不要侵犯任何人。   你們當對他們格殺,直到禍患消滅,教門是因為安拉。如果他們停止了,只可敵視背義的人。   你們要跟他們戰鬥,直到迫害終止,宗教是為了安拉。倘若他們停止攻擊,那麼, 除了對付作惡的人,就不應存有敵意。   你們同他們戰鬥,直至沒有折磨[注1],而宗教[注2]屬於安拉。若是他們終止[注3]了,除對那些虧害者們外,就沒有侵犯了。   你們當反擊他們,直到沒有多神崇拜,而所有崇拜只為安拉。假如他們停戰,那麼,除了反抗不義者外,就不要過分。    
2 : 194 禁月抵償禁月,凡應當尊敬的事物,都是互相抵償的。誰侵犯你們,你們可以同樣的方法報復誰;你們當敬畏真主,當知道真主是與敬畏者同在的。   禁月抵禁月。一切應該遵守的(事情)是有抵補的。壓迫你們的人,你們要本著他的壓迫去壓迫他。你們當敬畏安拉,你們當知道安拉實是和敬畏的人們同在的。   (在報償上,)用神聖的月(抵償)神聖的月,和以禁止的事物(抵償禁止的事物)。如果任何人侵犯你們,你們也可對他們作同樣的冒犯。不過,你們要敬畏安拉,並且要明白安拉與敬畏者同在。   以禁月對禁月[注1],犯禁[注2]之行是報復。凡侵犯你們的,要照他們侵犯你們的樣子侵犯[注3]他們,你們要敬畏安拉[注4]!要知道:安拉是偕同[注5]敬畏者們的。   禁月[伊曆1月、7月、11月和12月]對禁月[禁月中受侵犯,可在禁月中反擊],一切禁止的事情都有相應的法律。誰侵犯你們,你們就用同樣的方法反擊誰。你們當敬畏安拉。你們當知道,安拉的確與敬畏者同在。    
2 : 195 你們當為主道而施捨,你們不要自投於滅亡。你們應當行善;真主的確喜愛行善的人。   你們要使用在安拉的道上;不得自投滅亡。你們應當為善,安拉實愛喜為善的人。   你們要在安拉的道上使用(你們的資財), 不要用你們自己的手毀滅你們(自己),你們要作好事,安拉喜愛有善行的人。   要為安拉之道而施捨,不要把你們的手投向傷亡[注1],要行好[注2]!的確,安拉是喜歡[注3]行善者們的。   你們當為安拉之道施捨[你們的財物],你們不要用自己的手投身於自毀之中[如吸毒]。你們當行善,安拉的確喜歡行善者。    
2 : 196 你們當為真主而完成大朝和小朝。如果你們被困於中途,那末,應當獻一隻易得的犧牲。你們不要剃發,直到犧牲到達其定所。你們當中誰為生病或頭部有疾而剃發,誰當以齋戒,或施捨,或獻牲,作為罰贖。當你們平安的時候,凡在小朝後享受到大朝的人,都應當獻一隻易得的犧牲。凡不能獻牲的,都應當在大朝期間齋戒三日,歸家後齋戒七日,共計十日。這是家眷不在禁寺區域內的人所應盡的義務。你們當敬畏真主,你們當知道真主的刑罰是嚴厲的。   你們要因為安拉完滿正朝,與副朝。如果你們被困了,則獻一容易作到的祭物。你們不要剃頭直至祭物達到牠的處所而後可。你們之中染病或有頭疾的人,則罰贖——齋戒,或施濟,或獻祭。如果你們獲平安了,那借著副朝享受到正朝的人,則獻一容易作到的祭物。未能得到的人,可於正朝中封三天齋;在你們返回的時候,封七天齋。這是完全的十天。這指的是不在禁寺住家的人。你們當敬畏安拉,當知道安拉是掌烈刑的。   你們應當為了安拉進行“漢志(大朝)”或“烏姆拉(副朝)”。倘若你們被阻礙(不得完成),你們應當呈送一項容易找到的奉獻物。在奉獻物到達目的地(米納)之前,你們不要甜頭發。倘若任何人生病,或是頭皮有病(需要剃頭)的話,他必須封齋或是濟貧,或是以犧牲(的方式)補償。當你們再度處於平安情況時,如果任何人希望以“烏姆拉”(副朝)來代替“漢志”時,他必須提供一項所能及的奉獻。倘若他無力負擔,他必須在巡禮中封齋三天和在回家後封齋七天,一共是十天。這是為了那些住家不在聖寺周圍的人(而規定的)。你們要敬畏安拉,要明白安拉在刑罰上是十分嚴厲的。   你們要為安拉完成朝覲與小朝[注1]。若是你們受阻時[注2],則[做一次]輕易的獻牲[注3],你們不要剃頭[注4],直至獻牲到達其位[注5]。你們中凡害病或頭上有傷[注6]的,便用贖金——即封齋[注7],或施捨[注8]、或儀式[注9],如果你們平安時[注10]0。凡在小朝後尋求享受[注11]1,至朝覲者,是一隻輕易的獻牲。凡無有者[注12],則在朝覲中[注13]封三天齋,回去[注14]後封七天齋,那是整整十天。那是其家屬不在禁寺者[注15]時,你們要敬畏安拉[注16],要知道,的確安拉是處罰嚴的。   你們當為[獲取]安拉[的喜悅]而完成正朝和副朝。假如你們途中受阻,那麼,當宰一隻買得起的犧牲物[牛羊駝等]。在犧牲物送達宰牲地前,你們不可剃發。你們中患病或頭部有病而剃發者,當以[三天]齋戒或施捨[供六個窮人吃一餐]或獻犧牲物[一隻綿羊]作罰贖[注]。當你們平安時[正朝前到達麥加],誰願在[朝覲月內]正朝前做副朝,當宰一隻買得起的犧牲物。無力買犧牲物者,當在正朝期間齋戒三日[可在駐米那的三日齋戒,即伊曆12月11日至13日],歸家後再齋戒七日,共計十日。這是對家眷不住在禁寺附近的人們的[特許]。你們当敬畏安拉。你们当知道,安拉确是惩罚严厉的。    
2 : 197 朝覲的月份,是幾個可知的月份。凡在這幾個月內決計朝覲的人,在朝覲中當戒除淫辭、惡言和爭辯。凡你們所行的善功,真主都是知道的。你們當以敬畏做旅費,因為最好的旅費是敬畏。有理智的人啊!你們當敬畏我。   正朝是著名的幾個月。在這些月裏決意作正朝的人,則於朝覲中不得妄談,作惡,紛爭。你們舉行的善事,安拉知道牠。你們當預備路費。的確,最優的路費是虔敬。有才識的人哪!你們當敦畏我!   漢志是在幾個著名的月份中進行,任何人決意在這些月中完成漢志,那麼, 在漢志期間就不要有褻瀆及卑鄙的言行,也不要妄談和爭論。無論你做什麼善事,安拉是(一定)知道的。你們要預備好途中的盤纏。不過,最好的盤纏就是良好的行為。你們要敬畏我,你們這些有理解的人啊!   朝覲是在眾所周知的月份[注1],凡在期內決定朝覲者,在朝覲中則應沒有性交,沒有壞事[注2],沒有爭辯[注3]。你們所幹的善事,安拉是知道的,因為最好的乾糧[注4]是提防[注5],你們儲備乾糧吧!哎有心的人們呀!你們敬畏我吧!   朝覲[的月份]是幾個眾所周知的月份[伊曆10月,11月和12月的前10天,共計兩個月零10天]。凡決定在這幾個月內朝覲者,在朝覲期間不可與妻子房事,不可幹罪[注]和爭辯。凡是你們所做的善功,安拉是知道的。你們當帶上足夠的[朝覲]旅費,但最好的旅費是虔敬。所以,有理智的人們啊!你們當敬畏我。    
2 : 198 尋求主的恩惠,對於你們是無罪的。你們從阿賴法特結隊而行的時候,當在禁寺附近紀念真主,你們當紀念他,因為他曾教導你們,從前你們確是迷誤的。   你們不妨尋求養主的特恩。你們從爾裏法提擁下來的時候,要在買士阿雷哈蘭的跟前記念安拉。你們當記念主,依照他所指示你們的。你們在他以前確屬茫無所知的。   你們(在這期間)做生意尋求你們的主的恩典是沒有罪的。當你們由阿拉法山成群經過時,要在神聖的標誌附近紀念安拉,為了他曾經引導過你們而紀念他,雖然在這以前你們曾是乖離正道的人。   你們不妨尋求來自你們養主的恩惠[注1],在你們從阿賴法特[注2]湧下[注3]時,要在受禁的標誌處[注4]提念[注5]安拉!要因為[注6]安拉的引導你們而提念安拉!你們從前確是迷歧者呀!   [朝覲期間],你們尋求你們的主的恩惠[如借朝覲之便做買賣],對你們是無罪的[注]。當你們離開阿拉法特山回來時,你們當在禁標[穆茲代裏法——朝覲者從阿拉法特山回來時在此停留一夜]附近贊念安拉。因為他[安拉]引導你們,所以,你們當贊念他,你們此前確是迷誤者。    
2 : 199 然後,你們從眾人結隊而行的地方結隊而行,你們當向真主求饒。真主確是至赦的,確是至慈的。   而後你們從眾人擁下的地方擁下來!你們當祈安拉饒恕。安拉實是多恕的,特慈的。   然後,你們要(以快速的步調)在人群奔走的地方隨群奔走,並要祈求安拉的恕饒。安拉的確是多恕的、大慈的。   以後,你們[注1]要從人們湧來的地方湧來[注2],要求安拉恕饒吧!的確,安拉是饒恕的,獨慈的。   然後,人們起程往哪里走,你們就起程往哪里走[注]。你們當求安拉寬恕。安拉確是最寬恕的,特慈的。    
2 : 200 你們在舉行朝覲的典禮之後,當紀念真主,猶如紀念你們的祖先一樣,或紀念得更多些。有人說:「我們的主啊!求你在今世賞賜我們。」他在後世,絕無福分。   你們完結功課的時候,應當記念安拉,就像記念自己的列祖,或者記念的更甚。人類中有的說:(我們的養主啊!你在今世賜給我們吧!)其人在後世不獲一分。   當你們完成了神聖的典禮時,(你們應當)象紀念你們的祖先一樣地紀念安拉——或是更全心全意地(紀念他)。有一些人說:“我們的主啊!求你在今世賞給我們(你的)恩典吧!”但是他就沒有後世的那一份了。   如果你們完成[注1]了你們的儀式[注2],要提念安拉[注3],就像你們提念[注4]你們祖先那樣,或更加提念。人們中有的說:“我們的養主哇!求你在塵世中給我們[注5]吧!”他在後世裏是無份的。   當你們完成朝覲的所有功課時,你們當像紀念你們的祖先那樣贊念安拉,或更熱烈地贊念。有些人常說:“我們的主啊!求你在今世賜予我們[美好的生活]。”這種人在後世沒有福分。    
2 : 201 有人說:「我們的主啊!求你在今世賞賜我們美好的(生活),在後世也賞賜我們美好的(生活),求你保護我們,免受火獄的刑罰。」   他們之中有的說: (我們的養主啊!你把今世的好,並把後世的好,賜給我們吧!你保護我們脫離火刑吧!)   也有一些人說:“我們的主啊! 求你給我們今世美好的事物,也給我們後世美好的事物,並且護佑我們免受火獄的痛苦。”   他們中有人說:“我們的養主哇!求你在塵世中給我們好[注1]吧!在後世中給我們好[注2]吧!並求你使我們避開火獄之刑罰[注3]吧!”   有些人則常說:“我們的主啊!求你在今世賜予我們美好的生活,在後世也賜予我們美好的生活,求你保護我們免受火獄的刑罰[注]。”    
2 : 202 這等人,將因他們的營求而享受一部分的報酬。真主的清算是神速的。   這般人於自己所作的上獲得一分。安拉是審算神速的。   他們將獲得他們應得的,安拉的計算是神速的。   這些人從他們所營謀的上是有份[注1]的。安拉是清算迅速[注2]的。   這些人[在今世和後世]都將獲得他們所應得的份額[報酬]。安拉是清算神速的。    
2 : 203 你們當在數日內紀念真主,在兩日內倉猝起程的人,毫無罪過;延遲的人,也無罪過。(抉擇的權利),專歸敬畏的人。你們當敬畏真主,當知道你們只被集合在他那裏。   你們當在限定的幾天裏記念安拉!在兩日內從速的人自屬無罪。延遲的人於他無罪。(這)限於敬畏的人。你們當敬畏安拉,並當知自己是將被集至他的。   你們要在指定的日子中讚頌安拉,倘若任何人要趕緊在兩天當中離開,他是無罪的。倘若任何人延遲(下山,繼續留下來),他也是無罪的。那是專給敬畏(安拉)的人的。你們要畏懼安拉,並且要明白你們是一定會被集中到他那裏。   你們在有數的日子[注1]裏提念安拉!凡趕忙[注2]在兩日中[注3]者,則無罪,凡延遲[注4]者,則無罪[注5],[這是]對那些敬畏者[注6]的。你們要敬畏安拉,要知道:你們將被集聚到他[注7]   你們當在規定的日子裏[駐米那的三日,即伊曆12月11日至13日]贊念安拉。凡在兩日內匆忙離開[米那]者,對他是無罪的;繼續停留[米那]者,對他也是無罪的。這是對敬畏者的特許。你們當敬畏安拉。你們當知道,你們都將被集合到他那裏去。    
2 : 204 有人談論今世的生活,他的言論,使你讚歎,他還求真主作證他的存心。其實,他是最強悍的仇敵。   人類中有的人,他對於今生說的話使你愛慕。他教安拉見證其心所懷的,他是最曆害的仇敵。   有一種人,他對今世生活的言論,可能使你(穆聖)讚賞,他請求安拉見證他心中所有的,但是他卻是最頑強的敵人。   人們中有那個人[注1],他在塵世中的言談,使你驚奇,他以安拉證明[注2]其心中的,而他卻是最仇視的[注3]   有些人在今世生活中的言論使你[穆聖]讚賞,他祈求安拉見證他內心的好意,其實,他是最頑固[注]的仇敵。    
2 : 205 他轉臉之後,圖謀不軌,蹂躪禾稼,傷害牲畜。真主是不喜作惡的。   他退轉的時候,就為著在地上造惡,並毀壞田產和牲畜而去努力。安拉不喜為惡。   當他們離開你(穆聖)時,他們就到處為非作歹,並摧殘五穀和牲畜,安拉不喜歡為非作歹的人。   若他離開[注1]時,便致力於在地上千壞事,破壞莊稼和後代[注2],安拉是不喜歡壞事的。   當他離開你時,他便在大地上大肆作惡,毀壞莊稼,屠殺牲畜。安拉不喜歡作亂。    
2 : 206 有人對他說:「你當敬畏真主」,他就因羞憤而犯罪。火獄將使他滿足,那臥褥真惡劣。   一旦有人對他說:(你敬畏安拉吧!)狂傲把他驅至罪惡。火獄是使他滿足的鋪墊太惡了!   當有人對他說“你要敬畏安拉”時,狂妄自大導使他犯(更多的)罪。火獄是夠他受的了,那個歸宿確實是太惡劣了。   如有人對他說:“你要敬畏[注1]安拉呀!”“自我尊貴”使他犯了罪,折漢難[注2]使他足夠了,床鋪真壞呀!   當有人勸他說“你當敬畏安拉”時,自尊自大又使他犯罪。火獄足夠他受了。歸宿真惡劣!    
2 : 207 有人為求真主的喜悅而自願捐軀。真主是仁愛眾僕的。   人類中有的人。為討安拉的喜愛而賣出自身。安拉是憐恤眾僕的。   也有一種人,他奉獻他的生命來獲取安拉的喜悅,安拉對於(他的)僕人們充滿了慈愛。   人們中有那尋求安拉的喜悅而捐獻[注1]其本身者[注2]。安拉是疼顧其眾僕[注3]的。   有些人為尋求安拉的喜悅而獻身自己。安拉對僕人是仁愛的。    
2 : 208 信道的人們啊!你們當全體入在和平教中,不要跟隨惡魔的步伐,他確是你們的明敵。   眾歸信的人哪!你們要投入整個的伊斯蘭;不得追從惡魔的腳步。牠實是你們的明敵。   有信仰的人啊!你們要全心全意地皈信伊斯蘭,不要追隨魔鬼的腳步,他是你們公開的敵人。   哎那些歸信的人們呀!你們要進入完全[注1]的“席洛姆”[注2]中,不要跟從魔鬼的步伐[注3],他確是你們的明敵。   信士們啊!你們當全體信奉伊斯蘭教。你們不要追隨惡魔的步伐,惡魔確是你們明顯的敵人。    
2 : 209 如果你們在明證降臨之後背離正道,那末,你們當知道真主是萬能的,是至睿的。   如果你們在種種明證達到以後失足了,你們當知道安拉實是優勝的,明哲的。   如果你們在明白的證據降給你們之後再失足(回頭不信),那麼,你們應知道安拉是大能的、大智的。   如果你們在許多跡象來臨之後而失足[注]了,要知道安拉是無所不能的、公斷的。   在明證[穆聖與《古蘭經》]降臨你們後,假如你們再失足,那麼,你們當知道,安拉確是全能的,最睿智的。    
2 : 210 他們只等待真主在雲蔭中與眾天神同齊降臨,事情將被判決。一切事情,只歸真主安排。   他們豈可等待安拉和眾天使乘著雲影來到,事情已告終結?諸事惟歸於安拉。   他們要等到安拉和天仙們在祥雲掩擁之中降臨到他們嗎?那時事情就已經決定了。一切事務都(一定)要回到安拉(那裏取決)。   他們所等待的,只是安拉和眾天仙在雲蔭中的來臨[注1],事情已判定[注2],萬事都歸安拉。   他們只等待安拉在雲蔭中與天使們一起降臨他們,那時萬事已定。萬事都將歸到安拉那裏去[判決]。    
2 : 211 你問以色列的後裔,我賞賜過他們若干明顯的跡象。真主的恩典降臨之後,凡加以變更的人,(真主必定懲罰他),因為真主的刑罰確是嚴厲的。   你問以斯拉衣來人的子孫!我給過他們多少明跡? 在得到安拉的恩典以後加以變換的人,安拉實是掌烈刑的。   你們去問問以色列的子孫們, 我曾經降給他們多少清楚的跡象?倘若任何人在安拉的恩典到達他之後改變它,安拉的懲罰是嚴厲的。   你問問以色列入,我給了他們多少[注1]顯明跡象!凡在安拉的恩典[注2]來到之後改換它的,安拉(對此]確是處罰嚴的。   你問以色列的後裔吧!我曾賜予他們多少明顯的跡象?誰在獲得安拉的恩惠後又改變它,那麼,安拉確是懲罰嚴厲的。    
2 : 212 不信道的人,為今世的生活所迷惑,他們嘲笑信道者,復活日,敬畏者將在他們之上;真主將無量地供給他所意欲者。   因為逆徒們裝飾今生了。他們嘲弄眾穆民。敦畏的人,當複生日,是在他們上面。安拉無算地供給自所意欲……的。   對於那些不信的人,今世的生活看來是美麗動人的,他們嘲笑有信仰的人們。但是敬畏安拉的人在復活日是高於他們的。安拉賜給他所喜歡的人無限的上賞。 213.人類原來是一人民族,(安拉對人類)派下了使者們傳.達喜訊和警告。他並隨著他們降下了真理的經典,以便它能在人群中對他們所爭執的事情加以判斷。但是有經的人在清楚的跡象到達他們之後,由於互相仇恨而對它(天經)意見分歧。於是安拉在有關他們的歧見土以他的意旨(恩許)引導信仰者到達真理。安拉引導他所意欲的人到達正道。   那些昧者們[注1],美化了眼前的生活[注2],而他們卻對歸信者們[注3]、那些提防者們[注4]和於復活之日處於他們之上[注5]的人們進行了譏諷。安拉是無數量地恩賜他所要[恩賜]的人的。   今世生活使不信仰者迷惑,他們嘲笑信士們。復活日,敬畏[安拉,遠離禁物]者的品級將在他們之上。安拉[把他的恩惠]無限量賜予他所意欲者[注]    
2 : 213 世人原是一個民族,嗣後,他們信仰分歧,故真主派眾先知作報喜者和警告者,且降示他們包含真理的經典,以便他為世人判決他們所爭論的是非。惟曾受天經的人,在明證降臨之後,為互相嫉妒,而對天經意見分歧,故真主依自己的意旨而引導信道的人,俾得明瞭他們所爭論的真理。真主引導他所意欲的人走上正路。   人類原是一夥,而後安拉派來報喜信,傳警告的列聖;並連帶地因為真理頒降了經典,俾便在眾人中對他們所爭議的加以判斷。在各項明證達到以後,因為嫉忌起見,對牠起爭議的,只有蒙賜經典的人。安拉依其旨意向眾穆民指示他們所對牠爭議的真理。安拉把自所意欲(指導)的人導至正路。   人類原來是一人民族,(安拉對人類)派下了使者們傳.達喜訊和警告。他並隨著他們降下了真理的經典,以便它能在人群中對他們所爭執的事情加以判斷。但是有經的人在清楚的跡象到達他們之後,由於互相仇恨而對它(天經)意見分歧。於是安拉在有關他們的歧見土以他的意旨(恩許)引導信仰者到達真理。安拉引導他所意欲的人到達正道。   人們原是一個民族[注1],安拉差派了報喜訊[注2]和警告人[注3]的聖人們,隨同他們真實地降了經典,以便人們間[判斷]他們對它[注4]的分歧,他們在其中分歧的,只是那些受有經者,在跡象來臨之後而互相嫉妒的人們[注5]。安拉以其許可[注6]弓導那些歸信者們,使他們面對之分歧得到真理。安拉引導所要的人至正道[注7]   人類原是一個民族,隨後安拉派遣先知們作報喜者和警告者。他降給他們包含真理的經典,以便依此為人們判決他們所分歧的。受賜經典者[有經人],在明證降臨他們後,由於他們相互嫉妒[注]才對經典產生分歧。安拉依其意欲引導信士們明辨他們對真理的分歧。安拉引導他所意欲者走上正道。    
2 : 214 你們還沒有遭遇前人所遭遇的患難,就猜想自己得入樂園了嗎?前人曾遭受窮困和患難,曾受震驚,甚至使者和信道的人都說:「真主的援助甚麼時候降臨呢?」真的,真主的援助,確是臨近的。   你們的先人遭遇了痛苦和患難,他們曾受顛簸,而致使者和隨他歸信的人們說:(安拉的相助是在何時?)須知(安拉的相助是臨近的,)像這樣情形尚未達至你們,你們就以為將進天園嗎?   或許你們以為無需經過象你們以前的人那樣的考驗,就能夠進入樂園嗎?他們所遭受到的痛苦、困難和(使他們象遭到地震一樣地)顫抖,甚至連使者和那些跟他在一道的信仰者們都不禁高呼道:“安拉的相助什麼時候降臨啊?”現在,安拉的相助的確是臨近了。   [注1]而你們以為在像你們以前逝去的[注2]人們的比喻未到達你們時,就進天堂嗎?當貧困、疾病到達他們時,他們便震驚不已[注3],以致使者和歸信者們隨著他說:“安拉的援助在何時呀[注4]?”要知道,安拉的援助是靠近[注5]的。   你們還沒有經歷你們的前人所經歷的[考驗、災難],難道你們就認為你們將進入樂園嗎?他們[前人]遭受了窮困和患難,甚至震驚,以致使者[穆聖]和跟他的信士們都說:“安拉的援助何時降臨呢?”須知,安拉的援助確是臨近的。    
2 : 215 他們問你他們應該怎樣費用,你說:「你們所費用的財產,當費用于父母、至親、孤兒、貧民、旅客。你們無論行甚麼善功,都確是真主所全知的。」   他們問你:可使用什麼? 你說:(你們使用的財物,可歸父母、近戚、孤兒、貧人、旅客。你們行下的善,安拉是深知牠的。)   他們問你,他們(在善舉中)應當使用些什麼?你說:“無論你們使用什麼都是好的。那是給父母和近親、孤兒、需要的人以及遠行的人的。無論你們做什麼好事,安拉是明察的。”   他們[注1]問你[注2]:“施費給什麼人呀?”你說:“你們所花費的好,是給[注3]雙親、近戚、孤兒、赤貧和路子。你們所幹的好[注4],的確,安拉對它是全知[注5]的。”   他們問你他們應施用什麼。你[對他們]說:“凡是你們所施用的善物,當用於父母、至親、孤兒、貧民[注]和旅行者。凡是你們所做的善功,安拉確是全知的。”    
2 : 216 戰爭已成為你們的定制,而戰爭是你們所厭惡的。也許你們厭惡某件事,而那件事對你們是有益的;或許你們喜愛某件事,而那件事對於你們是有害的。真主知道,你們確不知道。   曾責成你們格殺了,那是你們所厭惡的。恐怕你們厭惡一事,而那事本於你們有利;恐怕你們喜愛一事,而那事本於你們有害。安拉知道,你們不知道。   你們已被命令作戰, 而你們卻討厭它。可是你們或許討厭一件事,而它卻對你們有益。而你們喜愛一件事,它卻對你們有害。安拉知道,你們卻不知道。   戰爭已定為你們的天命,它對你們是受厭惡[注1]的。有時你們厭惡一件東西,而他卻是對你們的好[注2];有時你們喜歡一件東西,而他卻是對你們的壞[注3]。安拉知道,而你們卻不知道[注4]   聖戰已定為你們[穆斯林]的主命,儘管你們討厭戰爭。也許你們討厭的一件事,它對你們是有益的;也許你們喜歡的一件事,它對你們是有害的。安拉知道,而你們不知道。    
2 : 217 他們問你禁月內可以作戰嗎?你說:「禁月內作戰是大罪;妨礙主道,不信真主,妨礙(朝覲)禁寺,驅逐禁寺區的居民出境,這些行為,在真主看來,其罪更大。迫害是比殺戮還殘酷的。」如果他們能力充足,勢必繼續進攻你們,務使你們叛教。你們中誰背叛正教,至死還不信道,誰的善功在今世和後世完全無效。這等人,是火獄的居民,他們將永居其中。   他們對於在禁月裏格殺上問你;你說:(在那月裏格殺是大罪。阻礙安拉的道,不信主,阻礙禁寺,把寺中人逐出寺外,在安拉認為更是大罪。禍患是更大於格殺的。)他們時常對你們戰爭,為的是若得到能夠的時候,就使你們轉教。你們之中轉教,至死不信的人,其功修在今世後世歸為無效了;他們是永居火獄的。   他們問你有關在聖月中戰鬥(的問題),你說:“在這些月中戰鬥是嚴重的大罪。但是, 阻止(人們)接近安拉的道,不信安拉的道,阻止(人們)接近聖寺和把聖寺中的人趕出去,在安拉看來卻是更嚴重的罪。迫害比屠殺更壞。”如果他們能夠的話,在他們迫使你們背叛宗教之前,他們是不會停止戰鬥的。誰(你們當中任何人)叛離了他的宗教,而死於不信,那些人在今世和後世的功行都將喪失。他們將是火的伴侶,並將(永遠)居住在它的當中。   他們問你有關在禁月中的戰爭[注1]。你說:“在其中的戰爭是大的[注2],而阻撓安拉之路[注3]和隱昧他[注4],和[阻撓去]禁寺[注5],以及將其居民[注6]趕出去,在安拉那裏是更大的[注7]。折磨[注8]比殺害還大。”他們殺你們,是盡可能地使你們叛了你們的宗教。你們中凡叛其教,而他一直是昧者的,這些人在塵世、後世中的一切功修都壞了[注9]。這些人是火獄之流,他們是永處其中的。   他們問你禁月[伊曆1月、7月、11月和12月]裏戰鬥的事,你[對他們]說:“禁月裏戰鬥是大罪。妨礙[人們]遵行安拉之道,否認他,妨礙[人們進入]禁寺,驅逐禁寺附近的居民,在安拉看來是更大的罪惡。多神崇拜[或迫害]比屠殺更嚴重。”假如他們有能力,他們必定繼續進攻你們,直到使你們背叛你們的宗教[伊斯蘭教]。你們中誰背叛自己的宗教[伊斯蘭教],且臨死時仍不信仰者,這些人在今世和後世的善功必將徒勞。這些人是火獄的犯人,他們將永居其中。    
2 : 218 信道的人,離別故鄉並且為主道而奮鬥的人,這等人他們的確希望真主的慈恩。真主是至赦的,是至慈的。   的確,眾歸信的人,及一切遷居,並在安拉的道上格鬥的人,均盼望安拉的恩惠。安拉是多恕的,特慈的。   那些信仰的人,和那些離鄉背井並在安拉的道上努力奮鬥的人,他們都希望得到安拉的慈憫,安拉是多恕的、大慈的。   的確[注1],那些遷移[注2]並為安拉之道而戰的人們,這些人是希望安拉恩慈[注3]的,安拉是饒恕的[注4],特慈的。   凡信仰、[為伊斯蘭教]離鄉背井並為安拉之道奮鬥者,這些人的確渴望安拉的慈憫。安拉是最寬恕的,特慈的。    
2 : 219 他們問你飲酒和賭博(的律例),你說:「這兩件事都包含著大罪,對於世人都有許多利益,而其罪過比利益還大。」他們問你他們應該施捨甚麼,你說:「你們施捨剩餘的吧。」真主這樣為你們闡明一切跡象,以便你們思維今世和後世的事務。   他們對於酒和賭博上問;你說!(其中含有大罪,並有對人的利益。牠倆的害處大過其利益。)他們問你,可使用什麼? 你說!(盈餘的。)安拉如此為你們解明一切表徵,好教你們參悟今世與後世。   他們問你有關酒與賭(的問題), 你說:“對於人們,它們(酒、賭博)當中有大的罪惡,但也有一些益處,它們的罪比益大。”他們問你在施捨中應當使用什麼?你說:“使用你們所需的以外的。”安拉是否這樣把他的命令對你們表明了, 以便你們能參悟。   他們問你酒和賭博[注1]。你說:“其中既有大罪[注2],也對人們有一些益處[注3],但兩者的罪惡[注4]大過兩者的益處[注5]。”他們問你怎樣[注6]施捨,你說:“是多餘的[注7]。”這樣,安拉為你們闡明其跡象,願你們思索塵世和後世的事。   他們問你[穆聖]飲酒和賭博[注][的斷法],你[對他們]說:“這兩件事中都有重大的罪惡,儘管對人類也有一些益處,但其罪過比其益處更大。”他們問你他們應施捨什麼,你[對他們]說:“[你們應施捨]多餘的。”安拉如此為你們闡明他的法律,以便你們深思    
2 : 220 他們問你怎樣待遇孤兒,你說:「為他們改善他們的事務是更好的。如果你們與他們合夥,那末,(你們應當記取)他們是你們的教胞。真主能辨別破壞的人和改善的人。假若真主意欲,他必使你們煩難。」真主確是萬能的,確是至睿的。   他們對於孤兒上問你;你說!(為他們公平處理是最善的。如果你們和他們攙混了,(他們)就是你們的弟兄。安拉於調整的人上知道破壞的人。設使安拉意欲……了,他必教你們感覺困難,安拉實是優勝的,明哲的。   今世與後世。他們問你有關孤兒(的問題),你說:“最好的事就是做對他們有益的(事)(改善他們的情況)。”假如你們把他們的事務跟你們的攙合了,他們就是你們的兄弟。安拉知道這些人當中誰是作惡的,誰是行善的。如果安拉願意,他會加重你們的負擔(困難)。安拉是大能的,大智的。   在塵世和後世的事中。他們問你孤兒[注1],你說:“為他們改進[注2]是好的。如果你們與他們混在一起[注3]則是你們的弟兄。安拉全知壞人[注4]和好人,如果安拉要時,必定使你們苦惱[注5]。”的確,安拉是高貴的[注6],公斷的。   今世和後世。他們問你[穆聖]如何對待孤兒,你[對他們]說:“正當使用他們的財產對他們是最好的。假如你們[的事務]與他們[的事務]合夥,那麼,他們就是你們的兄弟[教胞]。安拉知道誰是作惡者[侵吞孤兒的財產],誰是行善者[保存好孤兒的財產]。假如安拉意欲,他必使你們艱難。”安拉確是全能的,最睿智的。    
2 : 221 你們不要娶以物配主的婦女,直到她們信道。已信道的奴婢,的確勝過以物配主的婦女,即使她使你們愛慕她。你們不要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以物配主的男人,直到他們信道。已信道的奴僕,的確勝過以物配主的男人,即使他使你們愛慕他。這等人叫你們入火獄,真主卻隨意地叫你們入樂園,和得到赦宥。他為世人闡明他的跡象,以便他們覺悟。   你們不要娶多神教女子,待至他們歸信而後可;多神教女子雖為你們所愛慕吧,究不如有正信的婢女。你們不要聘給多神教徒,待至他們歸信而後可,多神教男子雖為你們所愛慕吧,究不如有正信的奴隸。這般人引人至火獄。安拉依自己的旨意導人於天園和饒恕。真主為世人解明他的表徵,好教他們受勸。   你們不要跟拜偶像的婦女結婚,要等她們信仰了(才成)。一個有信仰的女奴比一個不信仰的婦女更好,即使她使你們十分傾倒。也不要讓你們的女兒嫁給拜偶像的人,要等到他們信仰了(才可以)。一個有信仰的男奴比一個拜偶像的男人更好,即使他令你們歡喜。他們引導你們到火(獄)當中,而安拉卻引導你們到樂園,並寬恕你們。他對人類闡明他的啟示,以便他們能夠紀念他。   你們[注1]不要娶伴主的女子為妻,直至她們歸信。一名歸信的女奴是比伴主的女子為好,即使她使你們欣賞也罷[注2]。你們不要嫁給昧者們,直至他們歸信了。一名歸信的男僕,是比一名伴主者好,即使他使你們欣賞[注3]也罷。這些人,他們向火獄宣召,而安拉以他的許可[注4]向著天堂與饒恕宣召,並為人們闡明他的跡象,願人們思索[注5]   你們不要娶拜偶像的女人[不信仰者],直到她們信仰安拉。即使一個拜偶像的女人更討你們喜歡,而一個有信仰的女奴的確比她更好。你們不要[把你們的女兒]嫁給拜偶像的男人[不信仰者],直到他們信仰安拉。即使一個拜偶像的男人更討你們喜歡,而一個有信仰的男奴的確比他更好。這些人[拜偶像者]召你們入火獄,而安拉則依其旨意召你們入樂園並寬恕你們。他[安拉]為人類闡明他的跡象,以便他們思考。    
2 : 222 他們問你月經的(律例),你說:「月經是有害的,故在經期中你們應當離開妻子,不要與她們交接,直到她們清潔。當她們洗淨的時候,你們可以在真主所命你們的部位與她們交接。」真主的確喜愛悔罪的人,的確喜愛潔淨的人。   他們對於月經上問你,你說!(月經是一種污穢。 )女子正在行經的時候,你們要遠離,不要接近,待至她們潔淨而後可。當她們潔淨的時候,你們要依安拉所命的接近她們。安拉實愛喜悔罪的人,並喜愛清潔的人。   他們問你有關婦女月經(的問題),你說:“那是不淨的,因此,在婦女的經期當中要(暫時)避開她們,不要接觸她們,直到她們(的身子)乾淨之後。當她們已經清潔時(指月經已停,並行過大淨),你們可以在安拉規定的(任何時間、方式和地方)去接觸她們。安拉喜愛那些一心歸向他的人。他也喜愛那些保持自身潔淨的人。   他們向你問到月經[注1],你說:“它是傷害[注2],你們要離開經期中的婦女,不要接近她們,直至她們做了大淨[注3]。如果她們淨了[注4],便可從安拉命令你們的地方[注5]臨近她們。”的確,安拉是喜愛悔改者的,和喜愛潔淨者的。   他們問你[穆聖]月經[注][的斷法],你[對他們]說:“月經[期間房事]是有害的,所以,在月經期間,你們當避開妻子,不要與她們房事,直到她們潔淨[月經淨後洗過大淨]。當她們潔淨時,你們當從安拉為你們規定的地方[陰道]與她們房事。”安拉的確喜歡常悔罪者,的確喜歡常潔淨者。    
2 : 223 你們的妻子好比是你們的田地,你們可以隨意耕種。你們當預先為自己而行善。你們當敬畏真主,當知道你們將與他相會。你當向信士們報喜。   你們的婦人是你們的田地,你們可任便來至自己的田地。你們當為自身送到前面,你們當敬畏安拉,當知自己是將遇見他的,你要給眾穆民報喜信!   你們的妻室就像是你們的田地,你們願意時就可進入你們的田地。不過你們(最好)事先為你們自己作一些善行。你們要敬畏安拉,並且要明白(你們)今後會和他相見。給信仰的人們報告(這項)喜訊吧。   你們的婦女們是你們的耕地,你們在任何情況下來到你們的耕地。你們要為自己早[注1]作[奉獻],要敬畏[注2]安拉!要知道你們是要會見他[注3]的。你要給信士們報喜[注4]   你們的妻子好比你們的田地,所以,你們何時願意,你們便可進入你們的田地。你們當提前為自己做善事[如房事前求主賜予虔誠善良的兒女等]。你們當敬畏安拉。你們當知道,你們[在後世]必與他相會。你[穆聖]當向信士們報喜。    
2 : 224 你們不要為自己的盟誓而以真主為障礙,以致不能行善,不能敬畏,不能調解。真主是全聰的,是全知的。   你們莫以安拉作發誓:(不再行善,敬畏,並于人中調和,)的盾牌。安拉是聽到的,深知的。   你們不要以安拉起誓(作托詞)妨礙你們行善、敬畏(安拉)、(或是在世人中居間)調停。安拉是聽到和知道萬事萬物的。   你們不要把安拉[注1]當作你們發誓的擋箭牌[注2],而[不]行善、[不]敬畏和[不]調解人們間的[注3][糾紛],安拉是全聽的、全知的。   在你們的誓言中,你們不要以安拉為藉口,以致妨礙你們行善、敬畏和在人們中調解。安拉是全聞的,全知的。    
2 : 225 真主不為無意的誓言而責備你們,但為有意的誓言而責備你們。真主是至赦的,是至容的。   安拉不以你們無意的發誓責罰你們;他只是以你們心所趨向的責罰你們。安拉是多恕的,仁厚的。   安拉不會計較你們無心的誓言,但是他卻會計較你們心中(隱密)的意圖。安拉是多恕的、寬容的。   安拉不因你們的妄誓[注1]而責備你們,但因你們的心所營幹的[注2]而責備你們。安拉是饒恕的、寬大的。   在你們的誓言中,安拉不為無意的誓言而責備你們,但他為你們內心有意的誓言而責備你們。安拉是最寬恕的,最寬容的。    
2 : 226 盟誓不與妻子交接的人,當期待四個月;如果他們回心轉意,那末,真主確是至赦的,確是至慈的。   發誓不與己妻交合的人,應等待四個月。如果他們反復了,安拉實是多恕的。特慈的。   那些發誓離開他們妻室的人們,(規定)他們必須等待四個月,如果這時他們回心轉意,安拉是多恕的、大慈的。   那些對其女人發誓[注1]的人,要等待四個月,若是言歸於好[注2]了。的確,安拉是饒恕的[注3]、特慈的。   凡發誓不與妻子房事者[注],須等待四個月。假如他們[在此期間]回心轉意,那麼,安拉確是最寬恕的,特慈的。    
2 : 227 如果他們決心休妻,那末,真主確是全聰的,確是全知的。   若是他們堅決離異了,安拉實是聽到的,深知的 。   倘若他們決心離異,安拉是聽到和知道一切的。   如果他們決心休妻,的確,安拉是全聽的[注1]、全知的[注2]   假如他們決心休妻[離婚],那麼,安拉確是全聞的,全知的。    
2 : 228 被休的婦人,當期待三次月經;她們不得隱諱真主造化在她們的子宮裏的東西,如果她們確信真主和末日。在等待的期間,她們的丈夫是宜當挽留她們的,如果他們願意重修舊好。她們應享合理的權利,也應盡合理的義務;男人的權利,比她們高一級。真主是萬能的,是至睿的。   離異的女子可自行等待三次月經。她們若信安拉和末日了,則不可隱諱安拉造在她們子宮之中的。她們的丈夫是立該在這期內收回他們的,若是他們意欲和睦的時候。 他們依照自所應負的得到享受。男子高出女子一等。安拉是優勝的,明哲的。   被休的女子要等待三次經期。如果她們。信仰安拉和末日,她們隱瞞安拉在她們子宮中所造化的是不合法的。如果他們(雙方)願意和好如初,她們的丈夫最好能(在等待的期間)挽留她們。(在公平的原則下),婦女跟男人有相同的權力, 雖然男人比她們高了一級。安拉是大能的、大智的。   被休的女子,要自己等待三遍月經,她們不得隱瞞安拉在她們子宮中所造化[注1]的,要是她們歸信安拉與後世時。她們的丈夫在那時[注2]最應該收回[注3]她們,如果她們要和好時。她們應像應擔負的[注4]以善行而享受[注5]。男人們高於她們一級[注6],安拉是尊貴的、公斷的。   被休[離婚]的婦女應為自己等待三次月經[這段時間叫待婚期,如待婚期間發現懷孕,則分娩前禁止再婚]。假如她們信仰安拉和末日,那麼,[在待婚期間]她們不可隱藏安拉在她們的子宮中所創造的[胎兒]。在等待期間,假如他們願意破鏡重圓,那麼,她們的丈夫最有權挽留她們。她們[妻子]應享合理的權利[注][如夫妻均有生活開支的權利等],應盡合理的義務,但男人的責任比她們高一級。安拉是全能的,最睿智的。    
2 : 229 休妻是兩次,此後應當以善意挽留(她們),或以優禮解放(她們)。你們已經給過她們的財產,絲毫不得取回,除非夫妻兩人恐怕不能遵守真主的法度。如果你們恐怕他們倆不能遵守真主的法度,那末,她以財產贖身,對於他們倆是毫無罪過的。這是真主的法度,你們不要違犯它。誰違犯真主的法度,誰是不義的人。   休棄是兩次,而後依常理留住,或善意地使去。你們所給了她們的,不可索回一物,除非他倆恐怕不能守安拉的定律時候。如果你們恐怕他倆不能守安拉的定律了,那女子用作贖身的,於他倆無罪。 這是安拉的定律,你們不得逾越牠。越過安拉定律的人,均是背義的。   休妻只允許宣佈兩次。此後就該光榮地挽留(她們)或是善意地使(她們自由)離去。你們拿回(給妻室的)禮物是違法的,除非有關雙方恐怕他們不能夠遵守安拉規定的限度。如果你們(法官們)真正擔心他們不能遵守安拉規定的限度,倘若女方為了她的自由,(自願)給出一些財物時,”他們任何一方都是無罪的。這是安拉規定的限度,不要逾越它。如果任何人超過了安拉所規定的限度,他就是犯罪的人。   休妻[注1]是兩次:要麼是行好地留住[注2],或是行善地放走[注3]。你們[注4]不可拿取已給她們的東西[注5],除非是雙方擔心不能履行安拉的法度。若是你們擔心雙方不能履行安拉的法度時,則他們不妨處理女方用以贖身的東西[注6]。那是[注7]安拉的法度,你們不要侵越它。凡侵越安拉之法度者,這些人他們是虧害者。   [宣佈]休妻[的話]只能說兩次。此後,應善意挽留[她們]或友善[與她們]分手。凡是你們給過她們的聘金[結婚時新郎給新娘的錢財],你們不可索回絲毫,除非是夫妻倆害怕不能遵守安拉的法度。假如你們害怕他倆不能遵守安拉的法度,那麼,她[女方]為離婚而退還他[男方]一些聘金,對他倆是無罪的。這是安拉的法度,所以,你們不要違反。誰違反安拉的法度,誰確是不義者。    
2 : 230 如果他休了她,那末,她以後不可以做他的妻子,直到她嫁給其他的男人。如果後夫又休了她,那末,她再嫁前夫,對於他們倆是毫無罪過的,如果他們倆猜想自己能遵守真主的法度。這是真主的法度,他為有知識的民眾而闡明它。   如果他離棄她了。此後,非至她改嫁別的丈夫,則于他不相宜。若是他休棄了她,如果他倆認為能守安拉的律例了,在他二人不妨轉圈。這是安拉的定律。他把牠解明給有知識的一夥人。   如果一個男子(第三次)休棄了他的妻室,非到她與另一男子結婚,並再度離婚之後,他是不能和她重新結合的。此後,如果他們覺得能夠遵守安拉所規定的限度,重新結合是無罪的,這就是安拉規定的限度。他已對那些明白的人解說清楚了。   若是他[注1]休了她[注2],以後[注3]她就不適於他[注4]了。直至她改嫁除他以外的一位男子。若是他[注5]休了她,則雙方[注6]認為能履行安拉之法度時。那是安拉的法度,他是能知道人們而闡明的。   假如他[第三次宣佈]休了她[即離婚的話說了三次],那麼,此後她對他是不合法的[她不可再做他的妻子],直到她嫁給另外一位丈夫。假如這位丈夫[後夫]休了她,那麼,她與前夫重婚,對他倆是無罪的,如果他倆認為他倆能遵守安拉的法度。這是安拉的法度。他為有知識的民眾闡明它。    
2 : 231 當你們休妻,而她們待婚滿期的時候,你們當以善意挽留她們,或以優禮解放她們;不要為妨害她們而加以挽留,以便你們侵害她們。誰做了這件事,誰確已自欺了。你們不要把真主的跡象當做笑柄,你們當銘記真主所賜你們的恩惠,銘記他降示你們天經和智慧,用以教訓你們。你們當敬畏真主,當知道真主對於萬物是全知的。   你們休了妻而後她們達到限期的時候,你們要依常理留下她們,或依常理使去。不得因為妨害而留下,為的是施行壓迫。行這事的人,卻自虧己身了。你們不要以安拉的表徵當作可戲的。 你們當記念安拉對你們的恩典,暨他降給你們用以勸你們的經典和智慧。你們當敬畏安拉,並當知道安拉實是深悉萬事的。   當你們休妻,而她們也完成了她們的期限時,那時候你們就要善意地挽留她們或是善意地使她們自由(離開)。但不要為了傷害(她們)而挽留她們,以便你們(作)越軌(的行為)。如果任何人這樣做,他就是虧負了他自己。你們不要把安拉的啟示當   如果你們休妻了,而她們已至其限期[注1],便可行善地留下她們,或可行善地放走她們,你們不要刁難地[注2]留住她們而侵越[注3]。凡那樣做者,則確已虧害了自己。你們不要拿安拉的跡象當玩笑,要切記安拉給你們的恩惠[注4]和用來勸導你們而降給你們的經典[注5]、法規[注6]。要知道,安拉確是全知萬物的。   如果你們休妻[離婚],而她們已完成她們的待婚期限,那麼,你們當善意挽留她們,或友善與她們分手,但你們不要為傷害她們而加以挽留,以便你們佔便宜。誰這樣做,誰確已自欺。你們不要拿安拉的跡象當笑柄,你們當牢記安拉對你們的恩惠[伊斯蘭教],以及他降給你們的經典[《古蘭經》]和智慧[《聖訓》],他以此告誡你們。你們當敬畏安拉。你們當知道,安拉確是全知萬事萬物的。    
2 : 232 如果你們休妻,而她們待婚期滿,那末,當她們與人依禮而互相同意的時候,你們不要阻止她們嫁給她們的丈夫。這是用來規勸你們中確信真主和後世的人的。這對於你們是更有益的,是更純潔的。真主知道,你們卻不知道。   你們休了妻,而後她們達到期限的時候,他們和後夫彼此循規情願,這時候你們不得拘止她們嫁夫。這是用牠勸你們之中歸信安拉和末日的人。這是最使你們清白,最使清潔的。安拉知道。你們不知道。   當你們休棄婦女,而她們也完滿了她們(等待)的期限時,如果她們在公平的條件之下互相同意,不要阻止她們跟她們的(新)丈夫們結婚。這是對你們當中信仰安拉和末日的人的忠告,對於你們這是更道德和更高潔的。安拉知道,你們不知道。   如果你們休妻了,而她們至其期限[注1]你們[注2]不要阻撓她們嫁給她們的丈夫[注3],如果他們行善地[注4]情願時。那是用來規勸你們中那些歸信安拉和末日的人的。那是[注5]對你們最好和最潔淨的,安拉他知道,你們卻不知道。   如果你們休妻[注],而她們已完成她們的待婚期限,如果他們以合法的方式互相同意,那麼,你們就不要阻止她們嫁給她們的丈夫[前夫],這是用來勸告你們中信仰安拉和末日者的,這對你們是最有益的,最純潔的。安拉知道,而你們不知道。    
2 : 233 做母親的,應當替欲哺滿乳期的人,哺乳自己的嬰兒兩周歲。做父親的,應當照例供給她們的衣食。每個人只依他的能力而受責成。不要使做母親的為自己的嬰兒而吃虧,也不要使做父親的為自己的嬰兒而吃虧。(如果做父親的死了),繼承人應負同樣的責任。如果做父母的欲依協議而斷乳,那末,他們倆毫無罪過。如果你們另顧乳母哺乳你們的嬰兒,那末,你們毫無罪過,但須交付照例應給的工資。你們當敬畏真主,當知道真主是明察你們的行為的。   生母乳她們的嬰兒完全的二年,限於那意欲完滿乳期的人,父親應照例供給她們吃穿。不得強人所難。不要因子妨害生母,也不要因子妨害生父。像這類事是繼承人所應負的。如果他倆以彼此的情願和協商意欲離乳,在他倆不為有罪。若是你們欲雇人哺乳自己的嬰兒了,在你們欣然付給自所欲給的時候,於你們無罪。你們當敬畏安拉;當知道安拉看得見你們的作為。   生母們應當喂她們的孩子兩整年的孔,如果生父願意,就完成這個期限,但是他卻要在公平的條件下,供應她們的衣食。不過,任何人都無需擔負他力所不及的負擔。生母既不應該由於她的孩子受到虧待,生父也不應該因為他的孩子而吃虧。 (生父的)繼承人也被責成同樣的(責任)。如果雙方經過磋商,互相同意,決定斷奶的話,他們是無罪的。倘若你們決定為你們的後代雇一奶媽,只要你們在公平的條件下付出你們所應承的(工資),你們是無罪的。(你們)要敬畏安拉,要明白安拉看得見你們所作的。   產婦們對於那要完滿[注1]哺乳[注2]者,可奶其子女[注3]整整兩周歲[注4],由孩子的父親負責好好地提供她們的食、衣[注5]。一個人只是量力承擔。生母不得因子女而為難[注6],生父也不得因子女而為難[注7]。繼承人[注8]也像那樣承擔[注9]。如果他倆通過雙方的同意與商談要離懷[注10]0時,雙方不妨另找女子奶者[注11]1,如果你們[注12]行善地[注13]把你們的東西交給她們時。你們要敬畏安拉,你們要知道,的確,安拉對你們的作為是全視的[注14]   如果父親希望[給自己的孩子]完成哺乳期,母親應給自己的孩子哺乳兩整年,但父親應合理供給她們衣食。每人只按其能力負擔,母親不要因自己的孩子而受虐待,父親也不要因自己的孩子而吃虧。[父親死後],繼承人也有同樣的責任[即有責任撫養孩子長大成人]。假如雙方經過協商同意斷奶,對他倆是無罪的。假如你們決定雇乳母哺乳你們的孩子,對你們是無罪的,但你們應合理支付你們所答應[給她]的酬金。你們當敬畏安拉。你們當知道,凡是你們所做的,安拉確是全視的。    
2 : 234 你們中棄世而遺留妻子的人,他們的妻子當期待四個月零十日;待婚滿期的時候,她們關於自身的合理的行為,對於你們毫無罪過。真主對於你們的行為是徹知的。   你們之中死去而遺下妻室的人,她們自應等待四個月零十日。當她們達到一定的期限時候,她們循規對自己所行的,於你們無罪。安拉盡知你們的作為。   如果你們當中有人死亡而遺下孀妻,她們應當等待四個月零十天。當她們完滿了她們的期限之後,如果她們以公平合理的態度處理她們自己(的事務),你們是無罪的。安拉是深知你們所作的。   你們中那些[因]死亡而遺留下妻子者,她們要自己等待[注1]四個月零十天[注2]。如她們已到期,則她們行善地對待自身的作為,對你們[注3]是無妨的。安拉對你們的作為是全知的。   你們中去世而留下妻子者,她們[他們的妻子]應為自己等待四個月零十天[這段時間叫待婚期,如待婚期間發現懷孕,則分娩前禁止再婚]。如果她們已完成她們的待婚期限,那麼,她們合法地為自己所做的[再婚],對你們是無罪的。凡是你們所做的,安拉是徹知的。    
2 : 235 你們用含蓄的言詞,向待婚的婦女求婚,或將你們的意思隱藏在心裏,對於你們都是毫無罪過的。真主已知道你們不久要向她們提及婚約,(故准你們對她們有所表示),但不要與她們訂密約,只可說合理的話;不要締結婚約,直到守制滿期。你們當曉得真主知道你們的心事,故你們當防備他;並當知道真主是至赦的,是至容的。   你們用作暗示娶妻或隱在心中的,於你們無罪。安拉知道你們即將向她們提出。但是你們不得和她們相約秘密;除非你們說合理的話。你們不要堅持婚姻的紐結,須至規定的期限 達到終了而後可。你們當悉安拉知道你們心中所懷的。你們要畏懼他,當知道安拉實是多恕的,仁厚的。   如果你們(向她們)提出婚姻的要求,或是隱藏在心中,你們是無罪的。安拉知道你們心中對她們的思慕(或:有意向她們求婚)。但是,除了光明正大的言行之外, 不要跟她們幽期密約,同時也不要在履行規定的條件(如等待期限)之前,便跟她們達成婚姻上的聯繫(如婚約)。(你們)要曉得安拉知道你們心中(所想的),你們要留意安拉! 並且要知道安拉是多恕的、最寬容的。   在你們所暗示要討老婆和在你們心裏所掩藏的[注1]中,對你們是無妨的。安拉知道,你們將會提及她們[注2],但不要秘密地與她們相約[注3],除非是說善言[注4]。你們不要決定婚約,直至所規定[注5]的到期。你們要知道,安拉確知你們心裏的,你們要提防[注6]他。要知道,安拉是多恕的、寬大的。   無論你們用含蓄的語言向待婚的女人求婚,還是將你們的求婚之意隱藏在心中[注],對你們都是無罪的。安拉知道,你們必將思念她們,但你們不要同她們秘密訂婚約,你們應[按教法]說合理的話。在她們守完規定的待婚期限前[因為待婚期間發現懷孕的女人,分娩前禁止再婚],你們不要[與她們]確定婚姻關係。你們當知道,安拉的確知道你們心中的一切,所以,你們當謹防他。你們當知道,安拉確是最寬恕的,最寬容的。    
2 : 236 你們的妻子,在你們未與她們交接,也未為她們決定聘儀的期間,如果你們休了她們,那對於你們是毫無罪過的,但須以離儀贈與她們;離儀的厚薄,當斟酌丈夫的貧富,依例而贈與;這是善人所應盡的義務。   如果你們尚未和妻接近,或是尚未為她們規定聘儀的時候,就把她們休棄了,那於你們無罪。 你們當送給她們一點物品。富的窮的,各量其所能,照例贈給一點物品;在為善的人上所應當的。   如果你們在圓房或議訂聘金以前與(任何)婦女解除婚約,你們是無罪的, 不過要贈給她們(適當的)禮物。富裕的和貧窮的都要各自量力付出一項公平合理的贈送。這是那些希望作事公道的人所應盡的責任。   如果你們要休了妻,只要還沒有接觸[注1]她們,或者你們還沒有給她們確定聘金時就休了她們,你們是無罪的。你們可給她們些安慰品[注2],富者應繳其份,困難者應繳其份,是依善行[注3]的享受,這是行善者們的責任。   假如你們還沒有與你們的[新婚]妻子房事,也沒有確定給她們多少聘金,那麼,如果你們休了她們,對你們是無罪的,但你們應贈予她們適當的禮物。禮物的厚薄,富人應根據自己的能力贈予,窮人應根據自己的能力贈予。這是行善者應盡的義務。    
2 : 237 在與她們交接之前,在為她們決定聘儀之後,如果你們休了她們,那末,應當以所定聘儀的半數贈與她們,除非她們加以寬免,或手締婚約的人加以寬免;寬免是更近於敬畏的。你們不要忘記互惠。真主確是明察你們的行為的。   如果你們在未與交合以前休棄她們了,彼時,你們已給她們規定了聘儀,則應給你們規定過的半數。除非她們蠲免,或是主婚人蠲免的時候。你們的蠲免是最近於公義的。你們莫忘掉彼此間的恩情,安拉實看得見你們的作為。   倘若你們在圓房之前和聘金已經付給她們之後,解除跟她們的婚約,那麼,(你們就)應當付給她們一半的聘金,除非她們放棄,或者由掌握婚約的(男方)放棄(男方的一半)。放棄聘金是最近於虔敬的。同時,不要忘了你們之間應互相善待。安拉看見你們所作的。   如果你們在接觸她們之前休了她們,而你們已為她們確定了聘金,則是所確定的一半[注1],除非是她們[注2]免了,或掌握婚約的人[注3]免了。如果你們免了,則是最接近敬畏的。你們不要忘記你們之間的高貴[注4],安拉對你們的作為是全觀的。   你們雖未與她們房事,但你們已確定給她們聘金,假如你們休了她們,那麼,你們應贈予你們所定聘金的一半,除非她們同意放棄,或手持婚約的男方同意放棄[不扣另一半,贈予全部聘金],放棄[不扣另一半聘金]是最接近虔敬的。你們不要忘記你們之間的贈品。凡是你們所做的,安拉確是全視的。    
2 : 238 你們當謹守許多拜功,和最貴的拜功,你們當為真主而順服地立正。   你們當謹守拜功,(尤其是)至中的拜功。你們當為安拉順命著站立。   你們要謹守你們的拜功,特別是中間的那次拜,並要虔誠恭敬地站立(在安拉的跟前)。   你們要遵守一切拜功[注1],及中間[注2]的拜功,你們要為安拉順從[注3]地履行!   [結婚之後],你們當謹守[每日五次的]拜功,特別是中間的拜功[注][即晡禮。每日的五次拜功同樣重要,因晡禮系人們世俗工作最忙的時間,因而提醒人們注意,別忽視此番拜功]。[禮拜時]你們當虔誠為安拉肅立。    
2 : 239 如果你們有所畏懼,那末,可以步行著或騎乘著(做禮拜)。你們安全的時候,當依真主所教你們的禮儀而紀念他。   如果你們駭懼了 ,則步行或乘騎。你們得到平安的時候,就要記念安拉,依照他把你們所不知者教給你們的。   如果你們在危懼的情況中,那麼就站著或騎在馬背上禮拜吧。但是當你們安全時,(你們)就要用安拉教導你們,而你們(以前)所不知道的方式紀念安拉。   如果你們駭怕[注1],則是步行者或是騎乘者[注2],如果你們放心了,便像他把你們所不知的教給你們的那樣提念安拉[注3]   假如你們畏懼[會遭敵人的攻擊或無禮拜處],那麼,[你們]可走著或騎著禮拜[注]。當你們安全時,你們當依安拉所教授你們的儀式禮拜,[此前]你們不知道這種儀式。    
2 : 240 你們中棄世而遺留妻子的人,當為妻室而遺囑,當供給她們一年的衣食,不可將她們驅逐出去。如果她們自願出去,那末,她們關於自身的合禮的行為,對於你們是毫無罪過的。真主是萬能的,是至睿的。   你們之中死去而遺下妻室的人,當為其妻囑咐享受到一年,不得逐出。若是她們外出了,她們對自身所行的光明事,於你們無罪。安拉是優勝的,明哲的。   你們當中死後留下遺孀的人,應當留給他們的孀妻一年的居停和贍養費用,而不要把她們趕出去。倘若她們自動離開(居所),你們對於她們在其權力範圍之內為她們自身所做的是無罪的。安拉是大能的、明智的。   你們中那些死掉而拋下妻子們的,[應立下]遺囑給妻們安慰品,至一年而不趕出[注1]。若是她們出去了[注2],則你們對她們以行善地[注3]為她們自己所做的[注4]事上無罪,安拉是有權的、公判的。   你們中去世而留下妻子者,他們應為妻子留下一個遺囑,即供她們一年的生活費,不把她們趕出家門。假如她們自願離開,那麼,她們合法地為自己所做的[再婚],對你們是無罪的。安拉是全能的,最睿智的。    
2 : 241 凡被休的婦女,都應得一份照例的離儀,這是敬畏的人應盡的義務。   離異的女子可照例享受;在敬慎的人上所應當的。   被離異的婦人的贍養費(必須)按合理的(程度供給)。這是敬畏的人應盡的責任。   被休的婦女享受善良[注]安慰品,是敬畏者們的責任。   被休的婦女應得一份合理的生活費,[這]是敬畏者應盡的義務。    
2 : 242 真主為你們這樣闡明他的跡象,以便你們瞭解。   安拉如此為你們解明他的表徵,好教你們瞭解。   安拉是這樣對你們把他的跡象表明,以便你們瞭解。   同樣,安拉為你們闡明他的跡象,願你們理解[注]   安拉如此為你們闡明他的跡象,以便你們明理。    
2 : 243 你沒有知道,那為怕死而整千整萬的從自己家裏逃亡出去的人嗎?真主曾對他們說:「你們死亡吧。」嗣後,又使他們復活。真主對於世人確是有恩惠的,但世人大半不感謝。   你豈未見那因為怕死出離自己居室的幾千人嗎? 安拉吩咐他們死去,複又使他們蘇醒。安拉實是有恩於眾人的,但是世人的大半不知感念。   你不曾留意那些成千上萬的為了貪生怕死而放棄了他們的家園的人嗎?安拉對他們說:“死亡”,然後又使他們活轉來。安拉對人類是充滿仁愛的,但是他們大部份不知道感激。   你沒見那些人麼!他們是成千上萬[注1]而怕死亡走出其家園[注2]的。安拉對他們說:“你們死吧[注3]!”後來,他復活了他們[注4]。的確,安拉對人們是有恩[注5]的,但多數人不感謝[注6]   難道你[穆聖]不知道因畏懼死亡而成千上萬離家出走的人嗎?安拉對他們說:“你們死亡吧!”然後,他又把他們復活。安拉對人類確是有恩的,但大多數人並不感恩。    
2 : 244 你們當為主道而戰鬥,當知道真主是全聰的,是全知的。   你們當在安拉的道上格殺,你們當知道安拉實是看見的,深知的。   你們應當在安拉的道上戰鬥,並且要知道安拉是博聞的、全知的。   你們為安拉之道[注1]戰鬥吧!要知道,的確安拉是全聽[注2]的、全知[注3]的。   你們當為安拉之道戰鬥。你們當知道,安拉確是全聞的,全知的。    
2 : 245 誰以善債借給真主?他將以許多倍償還他。真主能使人窮迫,能使人寬裕,你們只被召歸於他。   誰是善為貸予安拉的?果然,他就增加給他多倍。安拉掌收縮和開展。你們將被歸返於他。   誰願意貸給安拉一筆漂亮的債呢?安拉將雙倍地記入他的帳中,並將以多倍歸還他。安拉使人窘困,也使人寬裕。你們終將回到安拉。   誰是那個人啊!他把好債借給安拉[注1],所以安拉增加多倍地給他。安拉他收縮[注2],他伸張[注3],你們將被召至他[注4]   誰為安拉[之道]捐獻一筆善款?他必加倍賜還誰。安拉能使人窘迫,能使人富裕。你們都將歸到他那裏去。    
2 : 246 你不知道穆薩死後以色列人中的領袖嗎?當時他們對一個同族的先知說:「請你替我們立一個國王,我們就為主道而戰鬥。」他說:「如果戰鬥成為你們的定制,你們會不戰鬥嗎?」他們說:「我們已被敵人逐出故鄉,父子離散,我們怎能不為主道而戰鬥呢?」戰鬥已成為他們的定制的時候,他們除少數人外,都違背命令了。真主是全知不義的人的。   你豈未見母撒以後以斯拉衣來子孫的一夥偉人嗎?彼時,他們對自己的聖人說:(你為我們立一個王,我們在安拉的道上格殺。 ) 他說:(若是責成你們格殺了,你們就要不去格殺吧,)他們說: (我們怎會不在安拉的道上格殺呢?我們確被人逐出自己的住宅和子女了。)及至責成他們格殺的時候,他們便就退轉了;只餘他們其中的少數。安拉深知背義的人。   你不曾留意姆撒(摩西)之後以色列人的領袖們嗎?那時他們對他們的一位先知說:“為我們立一個王吧,以便我們在安拉的道上戰鬥。”他說:“(這是不可能的。)如果你們被命令去戰鬥,難道你們就會不戰鬥嗎?”他們說:“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在安拉的道上戰鬥?(你看)我們已經由我們的家園中被趕了出來,並且喪失了我們的子女。”但是,當他們被命去作戰時,除了一小部份的人之外,他們都掉頭跑了。安拉深知那些罪惡的人。   你沒見穆薩以後[注1]以色列人中的一批要人嗎?當時,他們對他們的一位聖人[注2]說:“你給我們派[注3]一位君王來,我們好在安拉之道上戰鬥[注4]。”他說[注5]:“如果戰鬥被註定在你們上時,你們會不戰鬥嗎[注6]?”他們說:“為什麼[注7]我們不為安拉之道戰鬥呢?我們和我們的子孫已被趕出[注8]了家園!”當戰爭為他們被註定時,他們中除少數外[注9]都背棄了[注10]0。安拉是對虧害者們全知的[注11]1。   難道你不知道穆薩之後以色列的後裔中的首領們[的消息]嗎?當時,他們對自己的一位先知說:“請你為我們任命一位國王吧!以便我們[在他的率領下]為安拉之道戰鬥。”他說:“假如戰爭已定為你們的主命,你們不願戰鬥嗎?”他們說:“我們已被逐出我們的家園,離別我們的兒女,我們怎能不為安拉之道戰鬥呢?”但當戰爭定為他們的主命時,他們中除少數人外都叛逃了。安拉對不義者是全知的。    
2 : 247 他們的先知對他們說:「真主確已為你們立塔魯特為國王了。」他們說:「他怎麼配做我們的國王呢?我們是比他更配做國王的,況且他沒有豐富的財產。」他說:「真主確已選他為你們的領袖,並且加賜他淵博的學識和健壯的體魄。」真主常常把國權賞賜自己所意欲的人。真主是寬大的,全知的。   他們的聖人對他們說:(安拉確為你們立大路特作王了。)他們說:(他怎可作我們的王呢?我們本是比他宜於作王的。他未蒙賜給寬裕的資財。)他說:(安拉確在你們上選擇他了,他把在知識和體質上的寬展加增給他了。)安拉把自己權柄給他意欲(賜給)的人。安拉是寬恩的,深知的。   他們的先知對他們說:“安拉已經派遣達魯特(掃羅)作為你們的王。”他們說:“他怎能在我們之上行使君權呢?我們比他更有權行使君權,他甚至不曾被賜給大量的財富。”他說:“安拉已在你們之上選擇了他,並已賜給他豐富的知識和雄健的體魄。”安拉把他的權力賜給他所意欲的人。安拉是包容一切的、全知的。   他們的聖人對他們說:“安拉已派塔魯特做你們的君王了!”他們說:“他怎能做我們的王[注1]呢?我們是比他更應為王的!而他並沒有巨額的錢財啊!”他[注2]說“的確,安拉已在你們之上選擇了他[注3],並增加了他的學識和體格上的寬度[注4]。”安拉把權授給他所要的人,安拉是寬恩的、全知的[注5]   他們的先知[舍姆威洛]對他們說:“安拉確已任命塔魯特[注]做你們的國王。”他們說:“他怎配在我們之上行使王權呢?我們比他更有權行使王權,他沒有受賜豐富的財物。”他說:“安拉確已選擇他超越你們,並加賜他[比你們更]淵博的知識和強健的體魄。”安拉把王權賜予他所意欲者。安拉是寬恩的,全知的。    
2 : 248 他們的先知對他們說:「他的國權的跡象,是約櫃降臨你們,約櫃裏有從主降下的寧靜,與穆薩的門徒和哈倫的門徒的遺物,眾天神載負著它。對於你們,此中確有一種跡象,如果你們是信士。」   他們的聖人對他們說:(他作王的預兆,是你們得到一個櫃,內中有出自養主的(色克奈,)並有母撒家屬和哈倫家屬所遺下的餘物,由眾天使負荷著。其中確有對你們的表徵。如果你們是歸信的,……。   他們的先知對他們說:“他的王權的(進一步)表徵是由天仙們帶給你們的一個箱子(約櫃)。其中有來自你們的主的, 以及姆撒和哈侖(亞倫)的家屬所留下來的遺物。如果你們確實是信仰者的話,在這當中確有給你們的一個跡象。   他們的聖人對他們說[注1]:“他的權力的跡象是,他把約櫃[注2]拿給你們,其中有來自你們養主的安靜[注3]和穆薩的家屬、哈倫的家屬的遺物[注4],並由天仙們抬著,的確,其中有對你們的跡象[注5],如果你們歸信的話。”   他們的先知[舍姆威洛]對他們說:“他[安拉]的王權的跡象是約櫃將降臨你們,裏面有從你們的主降示的寧靜[注1]和穆薩[注2]與哈倫[的家屬]留下的遺物,天使們抬著它。此中確有給你們的一種跡象,假如你們是信士。”    
2 : 249 當塔魯特統率軍隊出發的時候,他說:「真主必定以一條河試驗你們,誰飲河水,誰不是我的部屬;誰不嘗河水,誰確是我的部屬。」只用手捧一捧水的人,(不算違抗命令)。嗣後,他們除少數人外,都飲了河水。當他和信道的人已渡過河的時候,他們說:「今日我們絕無能力敵對查魯特和他的軍隊。」有些將士確信將來必與真主相會,他們說:「少數的部隊,賴真主的佑助,往往戰勝多數的部隊。」真主是與堅忍者同在的。   當大路特率兵離去的時候,他就說:安拉用一道河試證你們;凡就著牠飲水的,那不是我的人。未曾嘗牠的,便是我的人;除卻那用手捧一捧的。 而後,他們就著那河飲水了,只餘他們其中的少數。當他和隨他歸信的人渡過河去的時侯,他們說:(今日我們不能抵抗迦路特和他的軍兵。)一切認為將看見安拉的人說:(很有少數的一夥,依安拉的旨意勝過多數的一夥。安拉是和忍耐的人同在的。)   當達魯特(掃羅)率領軍隊出發時,他說:“安拉將在河流上試驗你們。誰喝那河中的水,他就不是我的(部屬),只有那些未飲水的人是我的(部屬), 只用於心掬取一點水的人可以原諒。”但是除了少數人之外,他們全都飲了河中的水。當他渡過河時,他們(他和信仰他的人)說:“今天我們不能抵抗賈魯特(歌利亞);和他的軍隊了。”但是那些確信他們一定會和安拉相見的人說:“蒙安拉的恩准,(我們)多少次以少數擊敗了多數,安拉是與堅忍者同在的。”   當塔魯特率兵丁出征[注1]時,他說:“安拉用一條河[注2]考驗[注3]你們,凡飲其水者,則不是我的部屬,凡未品嘗者,則是我的部屬,除非那用手捧一捧者[注4]。”於是他們——除少數外,都喝了。當他和信者們[注5]一齊渡過它[注6]時,他們說:“我們今天對紮魯特及其兵丁是無能為力[注7]的。”   當塔魯特率領軍隊出發時,他說:“安拉將以一條河來考驗你們。誰飲河水,誰不是我的部下;誰未飲河水,誰是我的部下,用手捧一捧[水喝]者除外。”但他們中除少數人外都飲了那河水。當他和信士們渡過河時,他們說:“我們今天無力抵抗傑魯特及其軍隊了。”那些確信[後世]必見安拉的人說:“憑安拉的旨意,小部隊常常能戰勝大部隊。安拉與堅忍者同在。”    
2 : 250 當他們出去與查魯特和他的軍隊交戰的時候,他們祈禱說:「我們的主啊!求你把堅忍注入我們的心中,求你堅定我們的步伐,求你援助我們以對抗不信道的民眾。」   當他們向迦路特暨其軍兵出戰的時候,就說: (我們的養主啊!你傾給我們忍耐吧,你穩定我們的腳步吧!你相助我們抵抗一般逆民吧!)   當他們迎擊賈魯特(歌利亞)和他的軍隊時,他們(祈禱)道:“我們的主啊! 求你增強我們的堅忍,並穩定我們的腳跟,幫助我們抵抗那些不信的人吧!”   那些確信他們是與安拉相會者們[注1]說:“憑藉安拉的許諾[注2],常有少數人打敗多數人的。”安拉是偕同[注3]忍耐者們的。   當他們前進中與傑魯特及其軍隊遭遇時,他們[祈求]說:“我們的主啊!求你把堅忍注入我們,求你使我們的步伐穩定,求你援助我們戰勝不信仰的民眾。”    
2 : 251 他們借真主的佑助而打敗敵人。達五德殺死查魯特,真主把國權和智慧賞賜他,並把自己所意欲的(知識)教授他。要不是真主以世人互相抵抗,那末,大地的秩序必定紊亂了。但真主對於全世界是有恩惠的。   而後他們依著安拉的旨意戰敗逆徒了。達伍德殺了迦路特,安拉把作王和知識賜給達伍德了。他把自所意欲(教授)的教給他了。設不是安拉教世人彼此相抵禁,一定地面就壞了。但是安拉是有恩于世人的。   蒙安拉的恩准,他們擊敗了他們(對方),達武德(大衛)殺死了賈魯特,安拉賜給他君權和智慧,並且教導他(達武德)他(主)所意欲(教導)的。如果不是安拉以一族人來挫折另一族人,大地上就會充滿了災害(或混亂不安)。安拉對於世人是充滿了仁   當他們對紮魯特及其兵丁列好陣勢時,他們說:“我們的養主哇!求你把忍耐傾倒[注1]在我們上吧!求你使我們的腳步堅定[注2]吧!求你幫助我們對付昧者們吧!”於是他們憑藉安拉的許諾[注3]擊潰了他們。達吾德殺死了紮魯特。安拉把王權[注4]、智慧[注5]授給了他,把他所要的教[注6]給了他。如果不是安拉用一部分人抵擋另一部分人的話,則大地就壞[注7]了。安拉對萬世是有恩典的。   因此,憑安拉的旨意,他們打敗了敵人,達伍德[注]殺死了傑魯特。安拉賜予他[達伍德]王權和智慧,並把所意欲的[知識]教授他。要不是安拉以一部分人挫敗另一部分人,那麼,大地必定混亂了。但安拉對眾世界是有恩的。    
2 : 252 這些是真主的跡象,我本真理而對你宣讀它。你確是眾使者之一。   這是安拉的表徵,我據實把他讀給你,你實屬於被差的。   這些都是安拉的證據,我據實對你們誦讀,你(穆聖)確實是許多使者中的一位。   那是我以真理[注1]讀給你[注2]的安拉的跡象,的確,你確是使者們中的一員[注3]   這些是安拉的跡象,我依真理宣讀給你[穆聖],你確是眾使者之一[注]    
2 : 253 這些使者,我使他們的品格互相超越;他們中有真主曾和他們說話的,有真主提升他若干等級的。我曾以許多明證賞賜麥爾彥之子爾撤,並且以玄靈扶助他。假若真主意欲,他們的信徒在明證降臨之後,必不互相殘殺,但他們意見分歧,他們中有信道的,有不信道的。假若真主意欲,他們必不互相攻擊,但真主是為所欲為的。   這般使者我教他們的一部分優越一部分。他們之中有安拉與他交言的。他提升他們一部分的品級。我賜給馬爾焉的子爾撒各項異跡,我以「潔靈」扶助他。設若安拉意欲……了,以後的人們,在種種明證達到以後不相格鬥;但是他們起爭議了,所以他們內中有信的,有不信的。設若安拉意欲(制止)了,他們不曾格鬥。但是安拉行其所欲的。   我曾使一些使者(的品位)高於另外的一些(使者),安拉對他們當中的一些(使者)說話,他也會提;高他們當中一些(使者更高的)品級。我曾賜給馬爾嫣(馬利亞)之子爾撒(耶穌)明顯的證據,並且以聖靈加強他。如若安拉曾經意欲如此,在明白的證據到達他們之後,追隨他們的人就不會自相殘殺了。但是他們分歧了,一些人信仰,而另一些人不信。如果安拉曾經意欲如此,他們決不會自相殘殺,但是安拉是在做他所願意做的。   那些使者[注1]們,我使他們中的一部分[注2]貴過另一部分。其中有直接交談[注3]的,提高其中一部分人品級[注4]的。我把明證授予麥爾彥之子爾薩,並用魯哈•古都斯[注5]援助他。假若安拉要時,他們[注6]就不會在他們[注7]之後,在明證到達他們之後互相殘殺了。但他們卻分歧了,其中有人歸信[注8],其中有人隱昧[注9],假若安拉要時,他們就不會互相殘殺了[注10]0。安拉是隨心所欲的。   這些使者,我曾使他們一部分優於另一部分。安拉曾與他們中的一部分談過話,並升高他們的品級。我曾賜予馬爾亞之子爾薩明證,並以聖靈[吉布裏勒天使]説明他。假如安拉意欲,在明證降臨他們後,在他們之後的人們就不會自相殘殺了,但他們仍意見分歧。他們中有信仰的,也有不信仰的。假如安拉意欲,他們絕不會自相殘殺,但安拉是做所欲做的。    
2 : 254 信道的人們啊!沒有買賣,沒有友誼,不許說情的日子降臨之前,你們當分舍你們的財產。不信道的人,確是不義的。   眾歸信的人哪!你們在無交易,無友誼,無告赦的那一日到來以前,就著我所供給的使用吧!不信的人均是背義的。   你們有信仰的人啊!在沒有交易,沒有友誼和沒有情面的日子來到以前,使用我供給你們的恩典吧。不信的人是不義的。   哎歸信的人們呀,你們要在那沒有交易[注1]、沒有情誼[注2]、沒有說情[注3]之日來臨之前施費[注4]我賜給你們的東西吧!昧者們[注5],他們是虧害者。   信士們啊!在沒有討價還價、沒有友誼、沒有求情的日子來臨前,你們當施捨[注]我所賜給你們的[財物]。不信仰者確是不義的。    
2 : 255 真主,除他外絕無應受崇拜的;他是永生不滅的,是維護萬物的;瞌睡不能侵犯他,睡眠不能克服他;天地萬物都是他的;不經他的許可,誰能在他那裏替人說情呢?他知道他們面前的事,和他們身後的事;除他所啟示的外,他們絕不能窺測他的玄妙;他的知覺,包羅天地。天地的維持,不能使他疲倦。他確是至尊的,確是至大的。   安拉除他永生支撐的以外,再無有主。他不被打盹與睡眠所制。天地間所有的惟他執掌。除去奉他的命令,誰是在他御前告赦的?他知道他們前面與後面的。除去他所意欲(使知)的以外,他們不深悉他的一些知識。他的尊威包容了天地,保護牠倆在他不覺疲乏。他是尊大的,玄高的。   安拉,除他之外無神。他是永生的、自足的、萬物之源和不休不眠的。在諸天與地上的萬物、都是屬於他的,除非他許可,誰:能在他的跟前求情?他知道他們前面的和後面的。除非他允許,他們不能理解他的知識,他的知識包羅天地,他無休無倦地維護它們(天地),他是至高的和至尊的。   安拉,萬物非主,只有他是永活的,調理一切的[注1]。瞌睡[注2]與睡眠不能控制他。天地間的是他的,任何人不能在他面前說情,除非憑著他的許可。他知道他們以前和以後的[注3],而他們對他的所知卻不知底細,除非他所要的。他的庫爾席[注4]容下了天地。對它倆[注5]的維護不能使他沉重[注6]。他是崇高[注7]、偉大的。   安拉,除他外,再沒有應受崇拜的主。他是永生的、自立維護萬物的,微睡既不能侵擾他,他也不需睡眠。天地間的一切都是他的。除非經他許可,否則,誰能在他那裏求情呢?他知道他們在今世[所發生]的事情,也知道他們在後世[將發生]的事情。除非經他意欲,否則,他們不能理解他的任何知識。他的權力包羅天地。天地的維護不會使他疲倦。他是至高無上的,最偉大的[注]    
2 : 256 對於宗教,絕無強迫;因為正邪確已分明了。誰不信惡魔而信真主,誰確已把握住堅實的、絕不斷折的把柄。真主是全聰的,是全知的。   宗教無強迫。正道與迷路確已分明了。隱昧大歐特,歸信安拉的人,他卻抓住堅固無裂痕的把柄了。安拉是看見的,深知的。   在宗教上沒有.強(制和威)迫,正道跟錯誤是顯然有別的。誰不信魔鬼,而信仰安拉,他就是握住了最堅固的把手,那個把手是永不破裂的,安拉聽到並知道萬事萬物。   在這宗教中[注1]沒有逼迫。正道已從迷誤上顯明[注2]。凡不信塔歐特[注3],而歸信安拉者,則確已握住堅固不斷的把柄[注4]。安拉是全聽的,全知的。   宗教[伊斯蘭教的信仰]無強迫,正邪確已分明。誰不信惡魔而信安拉,誰確已抓住了最可靠的、絕不會折斷的支柱。安拉是全聞的,全知的。    
2 : 257 真主是信道的人的保佑者,使他們從重重黑暗走入光明;不信道的人的保佑者是惡魔,使他們從光明走入重重黑暗。這等人,是火獄的居民,他們將永居其中。   安拉是愛護眾穆民的;他使他們從黑暗裏出至光明。眾逆徒的愛友是大歐特,使他們從光明裏出至黑暗。這般人是永居火獄的。   安拉是那些有信仰的人的保護者,他將引導他們由黑暗(的深處)進入光明。那些不信者的保護者是魔鬼,他將引導他們由光明進入黑暗(的深淵),他們將是火的伴侶,(並永久地)居住在那裏。   安拉是那些歸信者們的摯友[注1],他把他們救出黑暗[注2]而引至光明[注3]。那些昧者們,他們的摯友是塔歐特,他們把他們從光明中取出而至黑暗,這些人是火獄之徒,他們在其中[注4]是永久的。   安拉是信士們的保護者,他使他們從黑暗走向光明。不信仰者的保護者是惡魔,惡魔使他們從光明走向黑暗。這些人是火獄的犯人,他們將永居其中。    
2 : 258 難道你沒有看見那個人嗎?真主把國權賞賜他,故他與易蔔拉欣爭論他的主。當時,易蔔拉欣說:「我的主能使死者生,能使生者死。」他說:「我也能使死者生,能使生者死。」易蔔拉欣說:「真主的確能使太陽從東方升起,你使它從西方升起吧。」那個不信道的人,就啞口無言了。真主不引導不義的民眾。   你豈未見有人依仗安拉賜給他權柄而因為養主與易蔔拉欣起爭辭嗎?彼時,易蔔拉欣說:(我的養主是那掌生死的主。)他說:(我,不掌生死。)易蔔拉欣說:(安拉自東方發現太陽,你自西方發現牠),由於是那隱昧的人驚疑了。安拉不引導背義的民眾。   你不曾注意那人因為安拉曾賜給他權力,而跟伊布拉欣爭論(他的主)嗎?伊布拉欣說:“我的主是賦予生命和死亡的主”。那人說:“我也賦予生命和死亡”。伊布拉欣說:“安拉使太陽從東方升起,那麼你能使它從西方升起嗎?”不信的人是這樣地被弄得狼狽不堪(驚惶失措)。安拉不引導不義的人。   你未見到那個接到安拉給他[注1]王權而為誰是養主與伊布拉欣爭論嗎?當時伊布拉欣[注2]說:“我的養主是那復活和致死[注3]的。”他說:“我使活,我致死!”伊布拉欣[注4]說:“的確,安拉使太陽來自東方,你可使它來自西方啊!”那昧者張惶失措。安拉不引導虧害者們。   難道你不知道那個人嗎?由於安拉賜予他王權,因而他同伊布拉欣爭論他的主[安拉]。當時,伊布拉欣說:“我的主[安拉]能使死者生,能使生者死。”他[那個人]說:“我也能使死者生,能使生者死。”伊布拉欣說:“安拉使太陽從東方升起,那麼,你使太陽從西方升起吧!”結果那個不信仰者徹底被辯敗了。安拉絕不引導不義的民眾。    
2 : 259 難道你沒有看見那個人嗎?他經過一個荒涼的頹廢的城市,他說:「真主怎樣使這個已死的城市復活呢?」故真主使他在死亡的狀態下逗留了一百年,然後使他復活。他說:「你逗留了多久?」他說:「我逗留了一日,或不到一日。」他說:「不然,你已逗留了一百年。你看你的飲食,沒有腐敗。你看你的驢子。我要以你為世人的跡象。你看這些骸骨,我怎樣配合他,怎樣以肉套在它的上面。」當他明白這件事的時候,他說:「我知道真主對於萬事是全能的。」   或像那麼一個人,牠經過一個城池,已在屋背倒塌著;牠說: (安拉在牠消滅以後怎能繁榮牠呢?)於是安拉使牠死去百年,隨後又使牠蘇醒了。他說:(你遲留幾時了?)牠說:(我遲留了一日,或是半日吧!)他說:(不然,你已停留百年了。你看自己的食飲,牠尚未變色。你看自己的驢!我把你置作對于世人的表徵。你再看骨骸,我怎樣地併合牠,而再給牠穿上肉。)及至牠已明白的時候,就說:(我知道安拉實是全能於萬事的。)   或者拿一個人經過一個變成廢墟的小城(的故事)來作比喻,他說:“安拉怎樣會在它死了之後使它復活過來呢?”因此安拉使他死了一百年然後使他復活。他(主)說:“你在這裏逗留了多久?”他說:“也許一天或不到一天吧”。他(主)說:“不對,你已經逗留了一百年。看你的食物和飲料,歲月可曾影響它們(已經腐朽了)。同時再看一看你的驢吧,以便我以你作為曉諭世人的證據。(你再進一步)看那些骨頭,我是如何把它們集合在一起,並在它們的上面複以皮肉。”當這些(跡象)對他清楚地顯示了之後,他說:“我明白了安拉是全能於萬事萬物的。”   或像[注1]那路過一村鎮[注2]的人,[看到]已房倒屋塌[注3]了。他說:“安拉怎樣使這村鎮死而復生啊!”於是安拉使他死了百年,後來復活了他。他[注4]說:“你呆了多久哇?”他說:“我呆了一天或不到一天。”他說:“你已呆了百年啦!你看看你的食物[注5]和你的飲料[注6]還沒有變味呢!再看看你的驢子!為了讓你成為人們的跡象。你看看骨骸[注7],我怎樣使它配合起來,再給它別皮上肌肉!”當為他表明[注8]時,他說:“我確知安拉對萬物是大能的。”[注9]時,他說:“我確知安拉對萬物是大能的。”   或者比如一個人,他經過一個完全變成廢墟的城市,他說:“安拉怎能使這個已死的城市復活呢?”因此,安拉使他[此人]死了一百年,然後又把他復活。他[安拉]說:“你[在死亡的狀態下]逗留了多久?”他[那個人]說:“我逗留了一天或不到一天。”他[安拉]說:“不,你[在死亡的狀態下]逗留了一百年。你看看你的食物和飲料吧!還沒有腐爛[變質]。你看看你的驢吧!我如此使你成為人類的一種跡象。你看看這些骨骼吧!我怎樣把它組合在一起,然後給它覆蓋上肉。”當他[那個人]明白真相時,他說:“我知道安拉對萬事確是萬能的。”    
2 : 260 當時,易蔔拉欣說:「我的主啊!求你昭示我你怎樣使死人復活。」真主說:「難道你不信嗎?」他說:「不然,(我要求實驗)以便我的心安定。」真主說:「你取四隻鳥,使它們傾向你,然後,在每座山上安置它們中的一部分,然後,你叫喚它們,它們就飛到你的面前來。你當知道真主是萬能的,是至睿的。」   昔時,易蔔拉欣說:(我的養主啊!你令我親見你怎樣復活已死的?)主說:(你未曾信嗎?)他說:(是的,雖然只為我心寧定。)主說:(你取來四禽!把牠們集至你跟前!你再把牠們分置在各山上,你再喚牠們;牠們就趕忙來到你面前。你當知道安拉實是優勝的,明哲的。)   那時,伊布拉欣說:“我的主啊! 求你顯示我,你怎樣賦予死者生命。”他(主)說:“你是否因為這個不信呢?他說:“信的,不過(我)是為了使我自己心安理得。”他(主)說:“你拿四隻鳥來馴養它們。使它們親近你, 然後在每一座山頭上安置它們的一部份,然後你呼喚它們, 它們就會迅速地來到你(的身邊)。由此,你(就會)明白安拉是大能的、大智的。   當時,伊布拉欣說:“我的養主哇!求你讓我看看你是怎樣使死的復活的吧!”他[注1]說:“你還不相信嗎[注2]?”他說[注3]:“不然,是為了使我心安[注4]。”他[注5]說:“那你就拿四隻飛禽[注6]來吧!把它們堆在[注7]你這裏,再把其中的每一部分分別放在每座山上,你再召喚它們[注8],它們便迅速地來到你處。你要知道,安拉是為所欲為的,巧妙的[注9]。”   當時,伊布拉欣說:“我的主啊!求你昭示我你是怎樣使死者復活的!”他[安拉]說:“難道你不相信嗎?”他[伊布拉欣]說:“我相信,但為了增強我的信仰。”他[安拉]說:“你拿四隻鳥來,你讓它們傾向你![然後,你把它們宰了,分成數塊]。然後,你在每座山上放置它們中的一部分,然後,你叫喚它們,它們將迅速向你飛來。你當知道,安拉確是全能的,最睿智的。”    
2 : 261 為主道而施捨財產的人,譬如(一個農夫,播下)一粒穀種,發出七穗,每穗結一百顆穀粒。真主加倍地報酬他所意欲的人,真主是寬大的,是全知的。   把自己的資財用在安拉的道上那般人的情形,有如一粒生長七穗,每穗有百粒的情形。安拉加倍的增給自所意欲(增給)的人。安拉是寬恩的,深知的。   那些在安拉的道.上使用他們的財物的人,好比(播種),一粒穀子,它生出七個穗,每一個穗上結一百粒穀子。安拉給他所喜愛的人增加許多倍(的善果),安拉是厚賞的、全知的。   那些把錢財施費在安拉之道[注1]上者的比喻,像是一顆籽粒,它生出七個穗,每穗中有百粒,安拉對他所要[給予]的人還要加倍[注2],安拉是恩厚的,全知的[注3]   那些為安拉之道施捨自己的財物者,他們的情況好比[農夫種下]一粒穀子,它生長出七穗,每穗結出一百粒穀子。安拉加倍報酬他所意欲者[注]。安拉是寬恩的,全知的。    
2 : 262 為主道而施捨財產,施後不責備受施的人,也不損害他,這等人,在他們的主那裏,要享受他們的報酬,他們將來沒有恐懼,也不憂愁。   把自己的資財用在安拉之道上,在使用後不復加以示惠,與侮辱的人,可在養主御前活動賞賜。在他們無所懼憂,   那些在安拉的道上使用他們的財物,並且不在他們的施捨之後誇示他們的慷慨,或是隨意中傷的人,他們的回賜在安拉那裏,他們是無懼無比的。   那些把錢財施費在安拉之道上,而沒有讓施恩和傷害[注1]跟隨其所施費的,他們應受其養主那裏的報酬,他們沒有擔心,他們也不擔憂[注2]   那些為安拉之道施捨自己的財物者,然後[事後],他們不責備地追問[受施人如何使用]他們所施捨的財物,也不傷害受施人,他們在他們的主那裏將獲得他們的報酬。恐懼不會降臨他們,他們也不憂愁。    
2 : 263 與其在施捨之後,損害受施的人,不如以婉言謝絕他,並赦宥他的煩擾。真主是自足的,是至容的。   溫語與寬恕勝於含有侮辱的施濟。安拉是無求的,仁厚的。   懇切的言詞和寬恕,比施捨之後加以傷害更好。安拉是無求的,他是最寬容的。   好話與寬恕比帶有傷害的施捨更好。安拉是富有的[注1]、寬大的[注2]   和藹的言辭和原諒過失比用傷害追問施捨物[的使用]更好。安拉是無所求的,最寬容的。    
2 : 264 信道的人們啊!你們不要責備受施的人和損害他,而使你們的施捨變為無效,猶如為沽名而施捨財產,並不信真主和後世的人一樣。他譬如一個光滑的石頭,上面鋪著一層浮土,一陣大雨過後,使它變得又硬又滑。他們不能獲得他們所施捨的任何報酬。真主是不引導不信道的民眾的。   眾歸信的人哪!你們不要以示惠侮辱破壞自己的施濟;就像那為顯弄給人,使用自己財物,並不信安拉與末日的人他的情形如同是上面有土的光滑石,大雨到來,而棄牠為光硬的。他們不能作一事。安拉不引導背逆的民眾。   你們(這些)有信仰的人啊! 你們不要由於挪榆(笑)或傷害(受施捨者)使你們的施捨(的功德)成空。(也不要)象為了使人看見而花費他們的財物, 既不信安拉,也不信末日的人那樣。他就象一塊頑石,在它的上頭有一點點塵土,大雨落在它的上面,使它只剩下一塊光禿禿的頑石。他們對他們所已獲得的無能為力。安拉不升導不信仰的人。   哎!歸信者們呀!你們莫要用施恩和傷害破壞你們的施捨[注1],像那為沽名釣譽,而不信安拉和末日者,他的比喻像一塊光滑大石,石上有土,如有大雨,則使它落個精光,他們從其所營謀的什麼上都無能為力[注2]。安拉不引導昧者們。   信士們啊!你們不要因責備[受施人如何使用你們的施捨物]和傷害[他們]而使你們的施捨物徒勞,好比為了向人們炫耀[注][沽名釣譽]而施捨自己的財物者,其實,他並不信仰安拉和末日。他的情況猶如一塊光滑的石頭,石頭上面有塵土,大雨落在上面,又把它沖洗成光滑的石頭。[如果施捨人責備地追問受施人如何使用施捨物或傷害他們,那麼,]他們將不能獲得他們所施捨的任何回報。安拉絕不引導不信仰的民眾。    
2 : 265 施捨財產,以求真主的喜悅並確定自身信仰的人,譬如高原上的園圃,它得大雨,便加倍結實。如果不得大雨,小雨也足以滋潤。真主是明察你們的行為的。   一般為討安拉的喜,並以得自本心的堅定施用資財的人的情形,如同是在高阜的一座園林的情形。大雨到來,牠結兩倍果實。若大雨未到,則有露水。安拉看得見你們的作為。   那些為了尋求安拉的喜悅和堅強他們自己(的信仰),而使用他們的財物的人(的比喻),就好象一個高地上的園林,大雨降在它的上面,因而生產了雙倍的果實,倘若它得不到大雨的話,那麼,小雨(也夠了)。安拉看得見你們的作為。   那些為追求安拉的喜悅和衷心確信[注1],而施費錢財者們的比喻,像高坡上的一座花園,如有大雨,則其果實成倍而來,如無大雨則是小雨[注2]。安拉是全觀你們之作為的[注3]   那些為尋求安拉的喜悅和堅定自己的信仰而施捨自己的財物者,他們的情況好比高地上的一座園圃,大雨落在上面,於是它生產出雙倍的果實。假如大雨不落在上面,那麼,小雨也足夠[使它生長]了。凡是你們所做的,安拉是全視的。    
2 : 266 你們中有誰喜歡自己有一個種滿海棗和葡萄,下臨諸河,能出產很多果實的園圃,在自己已老邁,而兒女還是弱小的時候,遭遇挾火的旋風,把自己的園圃,燒毀無遺呢?真主為你們這樣闡明許多跡象,以便你們思維。   你們有人喜愛得到一座下有河流的棗子與葡萄園嗎?其人在那裏享受各樣果實,老邁既至,在他有些無能的子孫;而後那園林遭遇含火的暴風,遂就被焚了。安拉如此為你們解明種種表徵,好教你們參悟。   你們當中有人希望得到一個有棗樹、葡萄和下面有清溪流過的以及有各種果子的園林,而當他年邁力衰,子孫幼弱時,它被一陣其中有火的旋風襲擊,使它化為焦土嗎?安拉確是如此對你們說明了他的跡象,以便你們參悟。   你們中的一人可喜歡有一座椰棗、葡萄的花園麼!河水流經其下,園中還有一切果實,但他已經老了[注1],他有一些孺弱[注2]的子孫。帶有天火的旋風[注3]吹來而燒掉了它[注4]。就這樣,安拉為你們闡明了跡象,願你們思索[注5]   難道你們中有人希望自己有一個椰棗樹和葡萄樹的園圃,諸河從園中流過,他經常收穫各種水果,當他年邁而子孫尚幼弱時,一陣帶火的旋風侵襲它,使它燒毀嗎?安拉如此為你們闡明許多跡象,以便你們深思[注]    
2 : 267 信道的人們啊!你們當分舍自己所獲得的美品,和我為你們從地下出產的物品;不要擇取那除非閉著眼睛,連你們自己也不願收受的劣質物品,用以施捨。你們當知道真主是自足的,是可頌的。   眾歸信的人哪!你們就著自所賺來的美品,並就著我為你們由地上現出來的作使用吧!你們不要取那次等的作使用。你們除非是含混時,必不收取下等的。你們當知道安拉實是無求的,受贊的。   你們有信仰的人啊! 你們應當捐獻出你們所獲得的好東西,和我為你們在大地上所生產的物品。你們不要企圖在施捨中給出,除非你們假裝看不見,連你們自己也不肯拿取的壞東西。你們要知道安拉是無求的,是受一切讚美的。   哎歸信者們啊!你們要從你們所營謀的美好[注1]的上,和我為你們從地上所取出[注2]的上施費[注3]吧!你們不要專挑其中次的[注4]的施費,而你們是不取用它的,除非是閉著眼睛。你們要知道安拉確是富有的[注5]、受贊的。   信士們啊!你們當[為安拉之道]施用你們[合法]賺來的佳美之物[注1]和我為你們從大地上生產出來的萬物,你們別選不好的、連你們都要閉上眼睛才願意接受的東西作為你們的施捨物[注2]。你們當知道,安拉確是無所求的,受讚頌的。    
2 : 268 惡魔以貧乏恐嚇你們,以醜事命令你們;真主卻應許你們赦宥和恩惠。真主是寬大的,是全知的。   惡魔以窮恫嚇你們。他命你們以醜惡。安拉對你們許給自己的饒恕與特恩。安拉是寬恩的,深知的。   魔鬼以貧窮恐嚇你們,並命令你們去做不正當的事,安拉卻許給你們他的寬恕和恩典,安拉是厚賞的、全知的。   魔鬼用貧窮恐嚇[注1]你們,用壞事[注2]命令你們。安拉許約你們以來自他的饒恕[注3]和恩惠[注4]。安拉是寬恩的,全知的[注5]   惡魔以窮困恐嚇你們並唆使你們幹罪[醜事],而安拉卻許諾你們來自他的寬恕和恩惠。安拉是寬恩的,全知的。    
2 : 269 他以智慧賦予他所意欲的人;誰稟賦智慧,誰確已獲得許多福利。惟有理智的人,才會覺悟。   他把智慧賜給自所意欲(賜給)的人。蒙賜智慧的人確已蒙賜多福了,惟獨有才識的人接受教戒。   他(主)賜給他所喜愛的人智慧。誰蒙他賜予智慧,他確實是獲得了大益。但是除了明白的人之外,沒有人能理解。   他把哲理[注1]授給他所要的人。凡受賜哲理者,的確就被授予許多益處[注2]了。納勸者只是有心的人們[注3]   他把知識[智慧]賜予他所意欲者。誰受賜知識[智慧],誰確已獲得許多財富。唯有理智的人們才能領會。    
2 : 270 凡你們所施的費用,凡你們所發的誓願,都確是真主所知道的。不義的人,絕沒有任何援助者。   你們所施捨的無論哪項財物,或是所舉的無論哪項意念,安拉一定知道牠。背義的人不得一相助的。   你們無論在施捨上花費什麼或發什麼誓願,安拉一定完全知道。犯罪的人是沒有援助者的。   你們所用的施費[注1],和所許的願,的確安拉是知道的[注2]。虧害者們是沒有助手的[注3]   凡是你們所施捨的施捨物,或你們所發誓的發誓物,安拉全知道。不義者絕沒有任何援助者。    
2 : 271 如果你們公開地施捨,這是很好的;如果你們秘密地施濟貧民,這對於你們是更好的。這能消除你們的一部分罪惡。真主是徹知你們的行為的。   若是你們公開出散濟物,那是很好的了。如果你們暗中把牠給窮人,那于你們更好了。他且給你們遮蔽一部分罪惡。安拉盡知你們的作為。   如果你們公開施捨,那是好的。如果你們隱秘它(施捨),並給予貧窮的人,那對你們更好。這將洗除你們身上的一些罪過。按拉是深知你們所作所為的。   你們如果公開施費,那它是好的;如果你們暗暗地[注1]交給貧窮者,那它對你們[也是]好的。它會替你們贖掉部分罪惡。安拉對你們的作為是全知的[注2]   假如你們公開施捨,那是很好的。假如你們暗中施捨給窮人,那對你們是最好的,這能赦免你們的一些罪過[注]。凡是你們所做的,安拉是徹知的。    
2 : 272 引導他們,不是你的責任,但真主引導他所意欲的人。你們所施捨的任何美物,都是有利於你們自己的,你們只可為求真主的喜悅而施捨。你們所施捨的任何美物,你們都將享受完全的報酬,你們不受虧枉。   你不是必得引導他們的,只是安拉引導自所意欲〔引導〕的人。你們所使用的資財有益你們自身。你們只可因為討安拉的愛喜作使用。你們所使用的資財,將完全還給你們,並不虧損。   (先知啊!)引導他們不是你的責任,而是按拉引導他所意欲的人。無論你們在施捨上使用什麼美好的(東西),都會使你們自身受益,你們只應為尋求安拉的喜悅(而使用)。無論你們使用了什麼美好的東西,(它)都將全部被回賜給你們,你們不會   你沒有引導[注1]他們的責任,但安拉引導他所要的人[注2],你們所施費的好[注3],是為了你們自己,你們施費只是為尋求安拉的面容[注4]。你們所施費的好,將會還報給你們[注5],你們不會受虧害[注6]   引導他們[遵行正道]不是你[穆聖]的責任,但安拉引導他所意欲者[遵行正道]。凡是你們所施捨的佳美之物,對你們自己都是有益的;凡是你們所施捨的財物,只能為尋求安拉的喜悅而施捨;凡是你們所施捨的佳美之物,將全部回報你們,你們不受虧待。    
2 : 273 (施捨)應歸那些貧民,他們獻身於主道,不能到遠方去謀生;不明他們的真相的人,以為他們是富足的,因為他們不肯向人乞討。你從他們的儀錶可以認識他們,他們不會呶呶不休地向人乞討。你們所施捨的任何美物,確是真主所知道的。   應施給一般被困在安拉之道的窮人;他們不能在地上旅行, 不知道的人,以其廉潔而誤認為他們是富有的。你以形跡認識他們,他們不糾纏地求人,你們使用的資財,安拉確是深知道牠的。   (施捨)是給那些在安拉的道上被時的窮人,他們不能在陸地上旅行;(捧生)。不知道妁人由於他們羞於乞求,以為他們是無求(於人)的。你應當會從他們的表徵上認出他們。鴿們決不呶呶不休地乞討。無論你們給(他們)任何美好的東西,安拉都是知道的。   應當[施給]那些獻身于安拉之道[注1]的貧窮者,他們不能旅行於大地上[注2]。不明者因他們恥於乞討[注3],而以為他們是富有者。你[注4]可以從他們的表現上[注5]知道他們,他們是不向人們懇求[注6]的。你們所施費的好[注7],的確,安拉是全知[注8]它的。   [施捨物]應給為安拉之道[旅行時]被困的窮人,他們不能在大地上謀生。由於謙虛,不認識他們的人以為他們是富裕的。你可以根據他們的外貌認出他們,他們不願[低三下四地]向人們乞討[注]。凡是你們所施捨的佳美之物,安拉確是全知的。    
2 : 274 不分晝夜,不拘隱顯地施捨財物的人們,將在他們的主那裏享受報酬,他們將來沒有恐懼,也不憂愁。   一般在夜晝暗著明著使用自己資財的人,可在其養主御前獲得報酬,在他們無懼無憂。   那些在夜晚和白天。在暗中和公開使用他們的財物在施捨上的人,他們會由他們的主那裏獲得他們的回賜,他們將是無懼無憂的。   那些在夜裏、在白天,暗中或明處施費其錢財的人們,他們享受在其養主那裏的工價[注],他們沒有擔心,他們並不憂愁。   那些晝夜暗中和公開[為安拉之道]施捨自己的財物者[注],他們在他們的主那裏將獲得他們的報酬。恐懼不會降臨他們,他們也不憂愁。    
2 : 275 吃利息的人,要象中了魔的人一樣,瘋瘋癲癲地站起來。這是因為他們說:「買賣恰象利息。」真主准許買賣,而禁止利息。奉到主的教訓後,就遵守禁令的,得已往不咎,他的事歸真主判決。再犯的人,是火獄的居民,他們將永居其中。   一般吃利息的人,將因瘋狂站起,就像被惡魔摔倒的人站起。 這是由於他們聲稱:(貿易如同利息;)安拉許可貿易,嚴禁利息。奉到養主的勸化,遂就停止的人,可獲其以往所得到的。他的事情付諸安拉。複反的人,是永居火獄的。   吃高利貸的人象中了魔的人一樣恍恍惚惚地站起采。這是因為他們說:“貿易就象吃高利(一樣)。”按拉是允許貿易, 而禁止高利貸的。那些在得到他們的主的指示之後,立即停止的人,安拉將會寬恕他們過去的行為。他們的事務在安拉的手中(歸安拉裁決),誰再恢復它(高利貸),他就是火的伴侶。   那些吞食利息[注1]的人們,他們復活起來,像那中了魔者站立不定。那是由於他們妄稱:“交易只是像利息。”而安拉把交易定為合法的,把利息定為非法的。但凡來自其養主的勸告到達他而中止者[注2],以往的歸他[注3],他的事情歸安拉[注4]。凡再犯者[注5],這些人是火獄之徒,他們永在其中。   那些吃高利貸的人,[復活日]他們只會像中了魔的人一樣瘋瘋癲癲地站起來。這是因為他們說:“買賣就像高利貸。”安拉允許買賣,但禁止高利貸。凡已獲得他的主的告誡者,當立即停止[吃高利貸],既往不咎,他的事務歸安拉判決。[此後]再吃高利貸者,這些人是火獄的犯人,他們將永居其中。    
2 : 276 真主褫奪利息,增加賑物。真主不喜愛一切孤恩的罪人。   安拉消滅利息,增長施濟物。安拉不喜愛一切作惡忘恩的人。   安拉不賜福給(吃,)高利(的人),而卻使施捨(的人)興旺。他不喜歡忘恩負義和罪惡(的人)。   安拉消滅[注1]利息,他使施費增加[注2]。安拉對於多隱昧、犯罪者是不喜愛的。   安拉剝奪高利貸,提倡施捨。安拉絕不喜歡一切不信仰者、犯罪者。    
2 : 277 信道而且行善,並謹守拜功,完納天課的人,將在他們的主那裏享受報酬,他們將來沒有恐懼,也不會憂愁。   的確,一般歸信,並作善舉、立拜功、施天課的人,可在其養主御前獲得報償,在他們無懼無憂。   那些信仰、行善、守拜功和納天課的人,他們將在他們的主那裏獲得他們的回賜,他們是無懼無憂的。   的確,那些歸信、幹善功、履行拜功、繳納天課者,他們享受其養主那裏的工價[注],他們沒有擔心,他們並不憂愁。   凡信仰、行善、謹守拜功和完納天課者,他們在他們的主那裏將獲得他們的報酬。恐懼不會降臨他們,他們也不憂愁。    
2 : 278 信道的人們啊!如果你們真是信士,那末,你們當敬畏真主,當放棄餘欠的利息。   眾歸信的人哪!如果你們是有正信的,你們就當敬畏安拉,放棄所餘的利息。   有信仰的人啊!你們要敬畏安拉和放棄你們剩餘的高利,如果你們是真正的信仰者的話。   哎歸信的人們呀,你們要敬畏安拉!如果你們是信士,就當拋棄下存[注]的利息。   信士們啊!你們當敬畏安拉,當放棄餘欠[你們]的高利貸[注],假如你們是信士。    
2 : 279 如果你們不遵從,那末,你們當知道真主和使者將對你們宣戰。如果你們悔罪,那末,你們得收回你們的資本,你們不致虧枉別人,你們也不致受虧枉。   如果你們未實行,你們要曉得安拉並其使者的出征。若是你們悔罪了,你們就獲得自己的原本。你們莫行虧,也莫受虧。   如果你們不實行它,你們就要留心安拉和他的使者們(對你們)的戰爭;如果你們悔改,那麼,你們就可以拿回你們的本錢。你們不要虧待人,你們也不被虧待。   如果你們不照辦[注1],便是向安拉與其使者宣戰[注2]!如果你們悔改了,你們可享受你們的資本,你們不要虧害[注3],也不受虧害[注4]   假如你們不遵行,那麼,你們當提防來自安拉及其使者[穆聖]的宣戰[注];假如你們悔罪,那麼,你們可收回你們的本金。你們不冤枉別人[收高利貸],你們也不受虧待[可收回本金]。    
2 : 280 如果債務者是窮迫的,那末,你們應當待他到寬裕的時候;你們若把他所欠的債施捨給他,那對於你們是更好的,如果你們知道。   若是遇到窮人了,則候至寬裕的時候;你們的施捨,是於你們最好的。若果你們知道了,……。   如果負債的人有困難,你們要給他時間, (允許)他到他寬裕的時候歸還。倘若你們當作施捨豁免它,如果你們知道的話,那對你們更好。   如果他有困難[注1],則要等到[他]有能力。你們如施捨,則是對你們好的[注2]。如果你們知道的話。   假如借債人有困難,那麼,當延期到他寬裕時再償還。假如你們[把他所欠的本金]施捨[給他],那對你們是最好的,假如你們知道。    
2 : 281 你們當防備將來有一日,你們要被召歸於主,然後人人都得享受自己行為的完全的報酬而不受虧枉。   你們當提防那麼一日!你們在是日歸返到安拉,隨後每一個人完全得到所作的,並不受虧損。   你們要提防你們自己被帶回到安拉的那一天,那時候每個人都會被付給他們所應得的全部報償,他們將不會被虧待。   你們要提防那一天[注],你們在那天將被召回至安拉,再完全每個人所營謀的,他們是不受虧害的。   你們當提防那一天,[那時]你們都將被召到安拉那裏去,然後,每人都將獲得自己所做善惡的報酬,不受虧待。[此節經文系《古蘭經》中最後降示的經文]。    
2 : 282 信道的人們啊!你們彼此間成立定期借貸的時候,你們應當寫一張借券,請一個會寫字的人,秉公代寫。代書人不得拒絕,當遵照真主所教他的方法而書寫。由債務者口授,(他口授時),當敬畏真主──他的主──不要減少債額一絲毫。如果債務者是愚蠢的,或老弱的,或不能親自口授的,那末,叫他的監護人秉公地替他口授。你們當從你們的男人中邀請兩個人作證;如果沒有兩個男人,那末,從你們所認可的證人中請一個男人和兩個女人作證。這個女人遺忘的時候,那個女人可以提醒她。證人被邀請的時候,不得拒絕。無論債額多寡,不可厭煩,都要寫在借券上,並寫明償還的日期。在真主看來,這是最公平的,最易作証的,最可祛疑的。但你們彼此間的現款交易,雖不寫買賣契約,對於你們是亳無罪過的。你們成立商業契約的時候,宜請証人,對代書者和作証者,不得加以妨害;否則,就是你們犯罪。你們應當敬畏真主,眞主教誨你們,真主是全知萬物的。   眾歸信的人哪!你們以定期的債務交易的時候,當要記下牠。當令記帳者秉公記下,記帳人不要拒絕依照安拉所教的作記帳。當令他記帳;當令債戶口述,當令他敬畏安拉、自己的養主,不得減少其中的一事。如果債戶是個無知識的,或是無能力的,或是自己不能口述,當令他的被托人秉公口述。你們當覓同人中兩個證人作見證。如果他兩不是兩個男子,則須你們所滿意的證人中一男二女;以備他倆有一個忘記,而一個提醒給別一個。見證人遇人請求的時候,不要拒絕。你們不論巨細,要一一記帳,直到牠的限期,不得厭惡。這是在安拉視為至公的,至能支援見證的,至近於你們不疑的。除非那是你們彼此交換的當面貿易;在你們無妨不記帳。你們交易的時候,要求人作見證。不要難為記帳人,也莫難為見證人。如果你們實作,那是你們的罪惡。你們當敬畏安拉。安拉教給你們。安拉是深知萬事的。   有信仰的人啊! 當你們處理(你們)相互間的定期的債務時,你們要用文字記下它們來,並且要請一位代書人在你們兩者之間秉公地記錄。代書人不應拒絕按照安拉所教導他們的去寫,所以要讓他們寫下。讓負債的人口述,不過他應當畏懼他的主安拉,不要減少所欠的任何事物。如果負債的一方神智上不健全,或是衰弱,或是他本身不能口授的話,叫他的監護人忠實地口授。並且在你們自己人當中找兩位(男性的)證人。如果沒有兩個男人,那麼就由一個男人和兩個由你們選擇的女人來作證人,以備她們當中一個人(遺忘)或錯時另一個可以提醒他。當證人們被請作證時,他們不應當拒絕(邀請)。無論它是多是少,(他們)都應當不厭其煩地寫在你們的契約。   哎歸信的人們呀!如你們互相借貸[注1]到一個言明[注2]的期限,你們要寫了下來[注3],讓你們中一位代筆人秉公寫明[注4],代筆人不得拒絕照安拉教給他的那樣[注5]書寫。讓他書寫,讓負有債務的人[注6]口述,讓他敬畏其養主[注7],不要減少一點[注8]。如負有債務者是愚人[注9],或是老邁幼小者[注10]0,或他不能口述[注11]1,則由他的監護人[注12]秉公口述。你們從你們男子中找兩位證人。如無兩位男證人,則可從你們所滿意的證人中找一名男子和兩名婦女[注13],以便她兩位之一忘了,則另一位提醒她。證人們如果被邀請[注14],不可拒絕。你們不要厭煩書寫其中的小的大的[注15]及其期限,那[注16]是在安拉面前最公正的,最有助于作证和最接近于你们不会怀疑的[注17]。除非它是你们间正在进行的交易,你们如不书写它是无妨的[注18],你们交易时要找证人。代笔人、证人不得受到伤害[注19],如你们干了[注20]0,则是你们的罪过[注21]1。你们要敬畏安拉[注22]2!安拉教导你们[注23],安拉是全知万物的。   信士們啊!當你們彼此間訂立一種定期的借貸時,你們當寫下借據,當請一位會寫字者[代筆人]為你們公正書寫。代筆人不可拒絕,應依安拉所教授他的方法書寫。所以,讓他寫,由借債人口述,他[口述時]當敬畏他的主安拉,[書寫時]不可減少債額中的任何東西。假如借債人愚笨或懦弱或不能親自口述,那麼,當由他的監護人公正[替他]口述,並且,當從你們男人中請兩個證人作證。假如沒有兩個[合適的]男人,那麼,可從你們滿意的證人中選一個男人和兩個女人作證,[選兩個女人代替一個男人作證的原因是]以便她倆中的一人出錯時,另一人可以提醒她。证人应邀作证,不得拒绝。无论[债额]是小是大,你们都应不厌其烦地写在借据里,并写明偿还日期。在安拉看来,这是最公正的,最易作证的,最易避免你们之间互疑的。但你们彼此间进行的现款交易,即使你们没有写下字据,对你们也是无罪的。你们签订商业契约时,当请人作证。不要让代笔人和作证人受伤害。假如你们做了[如伤害他们],对你们确是有罪的。你们当敬畏安拉。安拉教授你们,安拉确是全知万事万物的。    
2 : 283 如果你們在旅行中(借貸),而且沒有代書的人,那末,可交出抵押品;如果你們中有一人信託另一人,那末,受信託的人,當交出他所受的信託物,當敬畏真主─ ─他的主。你們不要隱諱見證,誰隱諱見證,誰的心確是有罪的。真主是全知你們的行為的。   如果你們是在旅行中,未遇到記帳人,只可是被取的質物。若是你們彼此相信了,當令債戶付其債務。當令其敬畏安拉;自己的養主。你們不要隱匿見證。隱匿見證的人,卻是其心作罪了。安拉深知你們的作為。   如果你們在旅途中,找不到代書人,那麼就以手中所有的作為抵押。如果你們當中某人信託另外一人, (把東西存放在他那裏),受託的人(就要忠實地),履行他的付託,並讓他們敬畏安拉,他的主,你們不要隱瞞證據。任何人隱瞞了證據,他的心就被罪惡所污染了,安拉知道你們所做的一切。   如你們是在旅途中[注1]找不到代筆人,則是現交的抵押[注2]。如果你們的部分人相信另一部分人,則債務人完全[憑]他的信譽[注3]吧!讓他敬畏其養主吧!你們不要隱藏見證[注4],凡隱藏它的,則他的心[注5]是在犯罪。安拉對你們的作為是全知的。   假如你們在旅行中[借貸],而你們又找不到代筆人,那麼,可用抵押品作抵押。假如你們中的一人信託另一人,那麼,[信託人索取信託物時],受託人當交出受託物,當敬畏他的主安拉。你們不可隱藏證據。誰隱藏證據,誰的心確是有罪的。凡是你們所做的,安拉是全知的。    
2 : 284 天地萬物,都是真主的。你們的心事,無論加以表白,或加以隱諱,真主都要依它而清算你們。然後,要赦宥誰,就赦宥誰;要懲罰誰,就懲罰誰。真主對於萬事是全能的。   天地間所有的惟安拉執掌。若是你們暴露心中所懷的,或是隱匿牠,安拉將因為那事對你們清算。安拉隨便饒恕人,隨便懲治人。安拉是全能於萬事的。   諸天和大地都屬於安拉,無論你表示出你心中(所想)的,或是隱瞞它,安拉都將召喚你們去審計它。他隨意寬恕人和處罰人,安拉是有權於萬物的。   天裏的和地裏的都歸安拉。你們發表你們心裏的[注1],或隱藏它,安拉都據它而清算你們。他饒恕所要[饒恕]的人,他處罰所要[處罰]的人。安拉對萬物是大能的[注2]   天地間的一切都是安拉的。凡是你們心中的,無論你們是公開它還是隱藏它,安拉都將依它清算你們。他[安拉]欲寬恕誰,就寬恕誰;欲懲罰誰,就懲罰誰。安拉對萬事是萬能的[注]    
2 : 285 使者確信主所降示他的經典,信士們也確信那部經典,他們人人都確信真主和他的眾天神,一切經典和眾使者。(他們說):「我們對於他的任何使者,都不加以歧視。」他們說:「我們聽從了,我們懇求你赦宥;我們的主啊!你是最後的歸宿。」   使者信其養主所降給他的。眾穆民亦然。統都信安拉,和他的天使,與他的經典,和他的列使。我們對於他的任何一個使者不作區別。他們說:(我們聽到了,我們順從了。〔盼望〕你的饒恕。我們的養主啊!歸惟歸於你。) 安拉不課人能力以外的。個人所作的於自己有益;其所作的於個人有害。   使者信仰他的主所啟示給他的,有信仰的人們也是一樣,他們全都信仰安拉和他(主,)的天仙們,他的經典和他的使者們。(他們說:)“我們在他的使者之間不加區別。”他們也說:“我們聽信,我們服從,我們祈求你的寬恕。我們的主啊!你是他們最終的歸宿。”   使者[注1]與眾信士歸信其養主所降給他的[注2],都歸信安拉與他的天仙們、他的經典,以及他的使者們[注3]。我們對其眾使者中的一位不區別[對待]。他們說:“我們聽了[注4],我們順從了,你的饒恕哇[注5]!我們的養主啊!歸宿[注6]是至你處。”   使者[穆聖]確信從他的主降示他的經典[《古蘭經》],信士們也一樣,全部信仰安拉、天使們、經典和使者們。[他們說]:“我們絕不歧視他的使者中的任何一位。”他們說:“我們聽見了,我們服從了。我們的主啊!我們祈求你的寬恕,唯你是[我們]最後的歸宿。”    
2 : 286 真主只依各人的能力而加以責成。各人要享受自己所行善功的獎賞,要遭遇自己所作罪惡的懲罰。「我們的主啊!求你不要懲罰我們,如果我們遺忘或錯誤。求你不要使我們荷負重擔,猶如你使古人荷負它一樣。我們的主啊!求你不要使我們擔負我們所不能勝任的。求你恕饒我們,求你赦宥我們,求你憐憫我們。你是我們的保佑者,求你援助我們,以對抗不信道的民眾。」   我們的養主啊!若是我們忘記了,或是我們錯誤了,你莫處罰我們。我們的養主啊!你莫令我們擔負重擔,就像令我們以前的人擔負重擔似的。我們的養主啊!你莫教我們擔負自不能擔當的;你放赦我們吧,你饒恕我們吧,你慈憫我們吧!你是我們的愛護者。求你相助我們,抵抗一般逆民。   安拉不使人負擔他力所不及的擔負,善有善果,惡有惡報,(你們要祈禱:)“我們的主啊!如果我們忘了或是錯了,求你不要懲罰我們。我們的主啊!求你不要使我們負擔像你給以前的人那樣的擔負。我們的主啊!求你不要使我們負擔比我們能力更大的擔負。求你拯饒我們,護祜我們和對我們慈憫。你是我們的保護者。求你幫助我們抵抗那些不信的人民。   安拉所派給一個人的,只是他力所能及的[注1],他享受他所營謀的[注2],他承擔他所營幹的[注3]。“我們的養主哇!如果我們忘記或錯了[注4],求你不要處罰我們!我們的養主哇!求你不要讓我們承擔重擔,像你讓我們以前的人們所承擔的那樣[注5]。我們的養主哇!求你不要把我們所不能[承擔]的加在我們身上[注6]。求你赦免我們[注7]!求你饒恕我們!求你慈憫[注8]我們!你是我們的主人[注9]!求你援助我們對待昧者之徒們吧[注10]0!”   安拉只讓一個人按其能力負擔。每人都將獲得自己所做善功的獎賞[善有善報],也將遭受自己所做罪惡的懲罰[惡有惡報]。“我們的主啊!假如我們忘了或做錯了,求你不要懲罰我們。我們的主啊!求你不要讓我們負擔像我們的前人所負擔的重擔一樣。我們的主啊!求你不要使我們負擔我們無能為力的,求你饒恕我們,求你寬恕我們,求你慈憫我們。你是我們的保護者,求你援助我們戰勝不信仰的民眾[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