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興亞難民寫給昂山素季的一封公開信-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 > 國際

羅興亞難民寫給昂山素季的一封公開信

就在我出生的那一年,你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

對於我們緬甸人而言,那簡直就是無上的榮耀。

在我們羅興亞人居住的若開邦地區,那個消息讓我們充滿了喜悅,人們都在歡慶你的獲獎,就好像我們也得獎了一般。

自從緬甸獨立以來,我們羅興亞人還從未有過如此巨大的歡喜,我們第一次感覺我們也屬於這個國家,那一刻,我們自豪地將自己稱為緬甸人。

軍政府統治之下的我們受盡了磨難,當我們得知你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時,我們一下子受到了鼓舞,我們滿懷希望,畢竟,你也曾遭受軍政府的迫害與壓迫,我們以為你會和我們一樣,以為你會感同身受。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我爺爺總是會向我講述你的故事,他總是在誇讚你。每當你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代表前來我們若開邦地區進行訪問或調查時,爺爺總會宰殺他辛辛苦苦飼養的牛或羊來歡迎他們,他總會以令人不可思議地慷慨來招待他們,以表他對你的敬意。

我父親和我敬愛的爺爺一直都希望我能追隨你的腳步,希望我能和你一樣走上追求民主、自由的道路,你那鏗鏘有力的話語總是讓我的母親歡喜的不能自已。

2010年,緬甸軍政府結束了對你的軟禁,你終於重獲自由。那時的我們再次陷入狂歡。然而,七年過去了,我們羅興亞人依舊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我們依舊遭受著痛苦與磨難,依舊經歷著慘絕人寰的屠殺與清洗。

而這一次,我們的磨難都發生在你的統領之下。

自從2015年你贏得全國大選之後,你就逐漸將你們全國民主聯盟黨內穆斯林代表悉數排擠出去。那時的我們已經明白,這就是你顯露出你懦弱本性的第一個跡象。

不出幾個月,你所領導的緬甸當局宣佈在若開邦地區展開“清洗行動”。期間,無數平民慘遭無端殺戮,無數婦女慘遭蹂躪。

雖然全世界都在譴責軍方以及極端民族分子的一系列反人類暴行,你最初選擇緘默不言,隨後便選擇矢口否認。

你甚至不願用“羅興亞人”這個詞來稱呼我們。對於世世代代生活在若開邦地區的緬甸少數族裔而言,這令我們感到無比心痛。

自今年8月25日暴力衝突爆發以後,已經有逾50萬羅興亞人逃離若開邦地區前往孟加拉避難。是的,我們再一次淪為了難民。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已有約1000名羅興亞人慘遭殺戮,逾1.5萬處羅興亞居所被焚毀,苟活下來的我們就如囚徒一般,被困在絕望與恐懼之中。

終於,我們一家人也絕望了。9月1日,我們也選擇了離開,除此之外,我們別無選擇。

經過三天兩夜的跋涉,我們平安穿越國界抵達了孟加拉。隨後,我們就找到了庫圖巴朗難民營。

 

這是本文作者Ro Mayyu Ali故居裡的小桌,曾幾何時,他就坐在這     張靠窗口的小桌上讀書、學習。

 不久前,我剛得到消息,我們家已經燒為灰燼。雖然人們告訴我是軍方以及極端民族分子放的火,可對於我而言,這把火好像就是您親手點燃的一般。

你不僅僅燒毀了我的家,也燒光了我的藏書。

一直以來,我都夢想著自己有朝一日能成為一名作家,夢想著自己能夠到緬甸西部的實兌大學研讀英語文學。可是,您知道嗎?您的政府禁止我們羅興亞人到高等學府求學,因此,我就只能省吃儉用地買些我喜歡的書,從書本中找尋靈感與激情。

可是,你卻焚毀了我所有未能帶走的書籍。你焚毀了納爾遜•曼德拉的《漫漫自由路》,焚毀了聖雄甘地的《甘地自傳》,焚毀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萊伊曼•古博薇的《強勢,是我們的力量》,也焚毀了您自己的的傳記——《逃離恐懼的自由》。

是你,親手焚毀了我一切的夢想與希望。

如今,我們遠赴孟加拉,淪為難民在這裡苟活,我父親讓我代他問您一個問題:“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了,可是,你為什麼從未前往若開邦地區或者這裡的難民營探望過我們?”

我想知道,你是否真的如你追求民主、自由時所言那般,會在乎你每一個國民?

最讓我們羅興亞人感到痛心的,並非我們被稱為這世上受迫害最嚴重的群體。讓我心碎的,是我們在您統領的緬甸淪為了全球最受迫害的群體。

顯而易見,您已作出您的選擇,您選擇了您想要走的路。現如今,對我們散落在全球各地的羅興亞難民而言,你的名字已經沒有多大意義,你,只不過是無數個暴君與獨裁者之中的一員。

--------- 

葉哈雅譯自《半島新聞》

http://www.aljazeera.com/news/2017/10/open-letter-rohingya-aung-san-suu-kyi-171014082728040.html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