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尊貴的舍爾巴月中求福-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理解伊斯蘭 > 義理解讀 > 義理解讀

在尊貴的舍爾巴月中求福

[編譯者按語﹕今日(公元5月18日)已是進入伊斯蘭曆1436年8月尊貴舍爾邦月的第一天。 在伊斯蘭的歷史上﹐這是尊貴的萊麥丹月的前夕﹐許多奇跡和重要的事件﹐憑著真主的口喚﹐發生在這個月﹐全世界的穆斯林以開始準備萊麥丹月的同時﹐在這個月做許多功修和善舉﹐一則紀念歷史上的偉大事件﹐再則從精神上歸心於貴齋月的來臨。 世界各地的清真寺中和穆斯林社會都利用這個月加強宣教﹐提高信德﹐促進世界齊心﹐向真主祈求兩世幸福。 中國穆斯林大多數不重視這個尊貴的舍爾邦月﹐在許多穆斯林聚居區都無聲無息地過去了﹐使當地穆民失去了一次祈禱真主恩慈的良機﹐也使中國的穆民與穆斯林世界脫節。 筆者祈求真主襄助引導中華大地上的穆斯林在伊斯蘭綠旗下靠攏世界萬眾大家庭﹐不要孤立自己。 各地的阿訇﹑掌教﹑宣教者﹑熱心的穆斯林仁人志士都有責任幫助當地穆斯林恢復正道。 在即將迎接貴齋月之際﹐遵奉聖行﹐從這個尊貴的月開始加強宣教﹐普及正道之光。]


shaban1.jpg

 根據先知穆聖(祈主福安之)和歷代大學者的教誨﹐伊斯蘭曆中期的七月﹑八月和九月(拉嘉伯﹑舍爾邦和萊麥丹)三個月是尊貴的季節﹐舍爾邦月正在期間﹐十分重要﹐個人或教坊集體忽略這個月都是遠離真主﹑淡化信仰的危險徵兆。 “舍爾邦”在古代阿拉伯文的詞根意思是“分散”﹐阿拉伯人在這個月的習慣是﹐壯丁們走出家門四處去尋找水源﹐同時視察週圍地形和敵人動靜﹐加強安全防衛﹐防止敵人利用萊麥丹月發動突然襲擊。 先知穆聖領導的弟子們聚集在麥地那穆斯林公社之後的第十七個月﹐得到真主的啟示﹐把禮拜的朝向從耶路撒冷轉向天方麥加﹐那時正是舍爾邦月。

在即將來臨的貴齋月之前﹐思考和總結過去的一年﹐從精神上和物質上﹐都應當還清一年中積累的各種債務﹐例如信仰的債務和對外經濟上的債務。 經過這樣一次全面清理﹐可以指望獲得圓滿的齋月功修成勣﹐因此﹐在這個月中的任何功修和善行都能直接被真主接受﹐提昇信士的信仰品級“泰格瓦”。 先知穆聖全年都有固定的日子守齋戒﹐在舍爾邦月守的齋戒日子比任何一個平常的月份都多﹐但只有在萊麥丹月守一月滿齋。

聖妻阿依莎傳述說﹕“真主的使者只在萊麥丹月守滿月的齋戒﹐我從來沒有看到他在其他月份守過滿齋﹐但他在舍爾邦月守齋戒的日子最多。” 根據學者們的解釋﹐整年不斷守志願齋戒的信士﹐平時可固定在一月中的數日﹐而在舍爾邦月﹐應當增加志願齋戒和禮拜的功修﹐回賜更大。

如果在去年的萊麥丹月中有撇欠的齋戒﹐這是補救的最後機會﹐過了今年齋月﹐隔年再補﹐付出要更多了﹐例如除了補足撇欠的齋日﹐而且須供給貧者飲食﹐但是不要在萊麥丹月前幾天就開始守齋﹐同萊麥丹月聯成一起。 先知穆聖說﹕“不要在萊麥丹月之前就提前守齋戒﹐除非每月有固定習慣(或誓言)齋戒日的人。” 提前盲目進入貴齋月是“麥格魯海”(被厭惡)的行為﹐因為使萊麥丹月顯不出尊貴﹐在萊麥丹月月首並無明確舉意。 此外﹐萊麥丹月的齋戒是天命﹐不可怠慢和輕視﹐而舍爾邦月的齋戒只是準備期的“熱身”功修﹐如果去年齋月無撇欠﹐可以當作是新作息的排演﹐使自己形成習慣﹐圓滿地進入貴齋月﹐但不可跨越或代替萊麥丹月。 如果條件不夠或身體不適的人﹐舍爾邦月可以不守齋戒﹐只須把萊麥丹的齋戒提高心靈和身體健康狀況的高標準。

舍爾邦月的齋戒是志願功修﹐是奴仆與真主之間靈氣相通的祈禱﹐譬如懺悔﹐不必大張旗鼓﹐擾亂得四鄰不安或全家人陪同忙亂。 根據聖妻阿依莎傳述﹐某夜穆聖半夜不在自己的臥室﹐阿依莎猜想﹐也許因公外出﹐或進入其他妻子的臥室。 她走入後院看見穆聖一人站在葡萄架下良久不動﹐他正高捧雙手做都阿宜。 穆聖幾乎每夜都起身夜禱﹐做夜功拜﹐從不打攪家人生活﹐都是個人行動﹐潛心向主﹐對家人老幼毫無騷擾。

舍爾邦月的中期有一個極為重要的日子﹐即“白拉提夜”﹐(中國習慣翻譯成“換文卷簿之夜”---- 譯者)﹐真主的恩慈最臨近天國下層﹐接受信士的懺悔﹐准予悔過者恕罪。 一般的穆斯林在舍爾邦月14日夜為亡故者祈禱﹑誦經﹑念贊主贊聖詞﹐15日守齋戒一日。 根據聖妻阿依莎的傳述﹐在白拉提之夜﹐她看見真主的使者禮夜功拜的時間比任何一夜都長。 有一次﹐她起身去看看他的情形﹐發現使者長時間叩頭不起﹐一動不動﹐她便走過去捏了捏他的大拇指﹐測試他是否還活著。

穆聖的動了動大拇指﹐表示回應﹐聖妻便回到了自己的臥榻﹐但聽到穆聖喃喃地在祈禱說﹕“主啊﹗ 我從你的寬恕上祈求你恕饒我的過失﹔我從你的喜悅上祈求你不對我惱怒﹔我只有從你那裡祈禱一切寬恕。 真主的宏恩大無邊﹐我永遠無法用祈禱補償。 至仁至慈的主啊﹗ 你無須言語而萬般自昭﹐使人歷歷在目。” 阿依莎沒有再入睡﹐坐等著真主的使者拜功完畢﹐看到他出拜和起身。 穆聖走到聖妻前說﹕“你是否想﹐我無情地離你而去了?” 阿依莎回答說﹕“不是的。真主的使者啊﹗ 我是擔心你叩頭的時間太長﹐可能精神過份激動。” 穆聖說﹕“你知道﹐今夜是什麼夜嗎?” 阿依莎說﹕“唯有真主和他的使者所知最多。” 穆聖說﹕“這是舍爾邦月的月中之夜。 今夜﹐萬能的真主在觀看他的眾奴仆﹐真主將寬恕所有祈求恕饒的人﹐並且把恩惠降賜給祈求恩惠的人﹐但是﹐對那些與穆斯林敵對的人不予理睬。”《布哈里聖訓集》

根據聖訓學家的考究﹐歸納聖訓中關於舍爾邦月之夜真主恩賜的對象﹐對以下六種人﹐真主不予寬恕﹕

(一) 為主舉伴者。

(二) 遠離穆斯林集體者。

(三) 傲慢的衣著長過腳踝骨者。

(四) 忤逆父母者。

(五) 酗酒者。

(六) 通姦者。

聖訓學家伊本'馬哲對舍爾邦月中的白拉提之夜有如下記述﹐先知穆聖說﹕“舍爾邦月之第十五日的夜晚是伊巴代特(功修)之夜﹐這一天應當守齋戒。 真主確在那夜降身於最低一層天﹐他向眾僕宣告﹕有祈求寬恕者﹐將獲得罪過的饒恕﹔有祈求給養者﹐將獲得給養﹔有患疾病者﹐將獲得恩賜治癒。 一切都將在天色黎明之前見分曉。”

舍爾邦月的月中是一年之中的交替時刻﹐是真主派遣的天使收回每個人過去一年的記錄﹐並確定來年的個人生命規劃﹐例如出生﹑死亡﹑疾病以及一年的榮辱興敗與禍福﹐都在舍爾邦月中到萊麥丹月的蓋德爾之夜之間從天牌的記錄上下載到由天使掌管的個人文卷上﹐(所以中國穆斯林傳統稱為“換文卷簿之夜”---- 譯者)。 舍爾邦月的虔誠祈禱可以提高個人的泰格瓦﹐而白拉提之夜是真主恩賜的高峰﹐因為真主最接近他的眾僕民。 這一夜﹐除了集體禮拜﹑祈禱和個人守齋戒﹐應當誦讀《古蘭經》的“雅辛”章三遍﹐並盡力理解其中的玄妙奧意。 每誦讀一遍﹐可以有一個舉意和祈求﹐譬如第一遍求福祉﹐第二遍求避災禍﹐第三遍為大眾做都阿宜。

若不會用阿拉伯文誦讀原文﹐也可研讀其他文字的譯文大意﹐(例如中文的釋意---- 譯者)﹐當作靠近真主的階梯﹐以後再找時間﹐慢慢學習阿拉伯文真主啟示的原文。舍爾邦月中的白拉提之夜的紀念活動必遵聖行傳統制度﹐不許可自作主張隨意亂改創新﹐而造成異端邪說的危險。 根據歷史記載﹐四位聖門弟子大賢哈里法之後的伊斯蘭政權為伍麥葉家族所有﹐在他們老家敘利亞地方出現一些“再傳弟子”﹐他們以當地猶太人的習俗操辦伊曆八月十五之夜﹐繁文縟節﹐吃喝喧鬧﹐誦讀《古蘭經》“煙霧章”(第44章)。 學者們指出他們讀錯了經﹐那一章中的“一個吉祥之夜”是指蓋德勒之夜(44﹕3-4)﹐與白拉提之夜開始換文卷薄沒有關係﹐違背認主獨一的精神﹐因此遭到教法學家的譴責而制止。 伊斯蘭的禮制﹐每事都有先知穆聖制定的禮節和方式﹐舉意明確﹐萬眾歸一﹔若不以聖訓和聖行為準﹐屈從於地方習俗便有為主舉伴的嫌疑﹐萬萬使不得﹐伊斯蘭有遭毀滅的危險。 君不見﹐世間宗教繁多﹐各持己見﹐互不相讓﹐如果追查每一種宗教﹐都能查到底細傳自古代真主派遣的使者﹐而被後人任意創新和篡改﹐以至面目全非而產生獨樹一幟的異端教派。自真主派遣最後封印至聖穆罕默德出世傳播正道﹐杜絕了產生異端的可能性﹐此乃我穆民之幸。

如果在舍爾邦月之末﹐天空不晴朗﹐有烏雲遮天不見新月﹐可以計算到三十日為月底﹔或者是﹐在晴朗夜空看到新月。 以這兩種方法斷定萊麥丹月開始﹐進入貴齋月。 如果不依以上兩個條件中的一個﹐即為“猶豫日”﹐不可開始守齋﹐也不許可聽信不可靠人的見月報告﹐妄然進入貴齋月。 最萬無一失的良策是執行先知穆聖的命令﹕見月封齋﹐宣告尊貴的萊麥丹月開始。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