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斯之禍:內訌外侵的惡果-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古都斯之禍:內訌外侵的惡果

自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以後,整個中東地區都在不斷發出譴責。然而,鑒於阿拉伯世界及中東地區的分裂現狀,很多人都在疑惑,除了譴責,中東地區領導人是否還會有其他作為?

須知,阿拉伯世界早已深陷內部紛爭之中,中東地區人民飽受戰爭之苦,而阿拉伯世界領導人膽敢奮起挑戰美國暴權的日子也已經一去不復返。

阿拉伯世界似乎已經無能為力,他們能做的頂多就是口頭譴責、發起遊行示威或小規模暴力衝突。換言之,阿拉伯世界幾乎無力對特朗普的這一荒謬舉動發出任何實質性挑戰。

縱觀整個阿拉伯世界,雖然不少國家都飽受戰爭之苦,但是,耶路撒冷問題卻是為數不多能讓它們表面上團結到一起的事物。縱然如此,這種團結的背後依舊暗藏著危機,特朗普的這一決定也讓中東地區遜尼派及什葉派勢力再次陷入爭端之中。

伊朗外交部長賈瓦德•紮裡夫(Javad Zarif)就曾公開表示:“倘若某些阿拉伯國家能夠將他們用於發動或支持戰爭的一半資金用於解放巴勒斯坦事業,我們如今或許就不必面對如此自負的美國了。”

特朗普此舉可謂徹底顛覆了美國政府長久以來的巴以政策,評論家認為,此舉很有可能會引發大規模暴力示威活動。自特朗普作出該決定後,針對特朗普的批評聲就席捲了整個穆斯林世界,甚至連飽受戰爭之苦的敘利亞等國也對此作出了強硬回應。

巴勒斯坦總統穆罕默德•阿巴斯表示,特朗普作出這一極度偏袒以色列暴權的荒謬決定,意味著美國徹底失去了斡旋巴以和談的可靠性,阿巴斯在發表電視講話時指出:“這一決定表明美國已經徹底從巴以和談中抽身而去。”

作為整個阿拉伯社會首個承認以色列合法地位的國家,埃及於1979年與以色列政府簽訂了和平協定。對於特朗普的這一最新決定,埃及政府表示譴責,埃及外交部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此舉違反了國際法以及聯合國相關決議。該聲明同時指出,此舉將影響到整個中東地區的和平與穩定,也將嚴重影響巴以和談進程。

約旦同樣與以色列簽訂了和約,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表示,他已經向特朗普總統表達了自己關於耶路撒冷問題的諸多憂慮,聲稱無視巴勒斯坦地區穆斯林及基督教群體基本權益只會引發更多的暴力衝突。

大量巴勒斯坦人在加沙地帶進行大規模遊行示威,他們焚毀美國及以色列國旗,高舉巴勒斯坦國旗,高呼“耶路撒冷是我們永遠的首都”,並將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舉動稱為“紅線”“禁區”。

哈馬斯官員表示,巴勒斯坦人已經處於危機的邊緣,他們只有兩個選擇,要麼生,要麼死。

除加沙地帶外,全球各地都爆發了不同規模的反特朗普、反以色列、反美國的遊行示威。

本週三,巴勒斯坦總理拉米•哈姆達拉會見了歐洲各國外交官,他表示,倘若美國確定將美國駐以色列首都從特拉維夫搬遷至耶路撒冷,整個中東地區必定會爆發更大規模的衝突。

作為美國在該地區的一大盟友,沙烏地阿拉伯政府也發表聲明稱,特朗普此舉將激怒整個穆斯林群體。

特朗普的這一舉動將沙烏地阿拉伯政府推向了風口浪尖,讓後者步入進退兩難的境地。沙烏地阿拉伯政府一直以來都極為看重該國與美國政府的關係,尤其是如今的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他更為看重自己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其女婿傑瑞德•庫什納之間的關係。須知,對於如今的沙烏地阿拉伯而言,這份關係是他們不願也不敢輕易放棄的。

雖然沙烏地阿拉伯可以在表面上與特朗普交惡,也可以疏遠該國與以色列的雙邊關係,但是,這三者註定還會在伊朗問題上進行情報交流及合作。

毫無疑問,伊朗政府肯定會大肆抨擊特朗普及美國政府,伊朗想要被視為穆斯林群體的守護人,對於沙烏地阿拉伯而言,他們也絕不可以示弱。

1973年10月,第四次中東戰爭爆發,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為了打擊對手以色列及支持以色列的國家,宣佈石油禁運,暫停出口,造成油價上漲。原油價格暴漲引起了西方發達國家的經濟衰退,據估計,美國GDP增長下降了4.7%,歐洲整體的增長下降了2.5%,日本下降了7%,最終引發了1973~1975年的戰後資本主義世界最大的一次經濟危機。這一事件亦稱“石油戰爭”,這也是阿拉伯世界首次團結起來向外界宣示了自己的力量。

然而,現如今這種強硬手段已經沒有任何實現的可能。沙烏地阿拉伯、約旦、埃及等國都與美國政府建立了良好的利益關係,同時又與不少周邊阿拉伯國家產生諸多爭端。敘利亞、伊拉克、利比亞及葉門等國依舊處於綿綿戰火之中,因此,他們根本無暇估計巴勒斯坦。

包括沙烏地阿拉伯與阿聯酋在內遜尼派海灣阿拉伯國家都與以色列政府保持某種特殊關係,它們與以色列有一個共通的“敵人”,即伊朗。對於伊朗,不論是這些海灣國家還是以色列,它們都持嚴重不信任態度。鑒於此,這些海灣國家與以色列的關係也變得極為微妙。

以色列總理本傑明•內塔尼亞胡日前就曾對此作出暗示。內塔尼亞胡表示,倘若以色列政府無法就巴勒斯坦問題與阿拉伯國家達成共識,阿拉伯國家很可能就不會與以色列簽訂和約,可是,雖然正式和約尚未簽訂,但以色列已經和這些阿拉伯國家建立了一種穩固的合作關係。他說:“和約暫時還不能實現,但是除此之外,我們已經開展了很多合作。”

現今處於流亡狀態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埃及前任副總統穆罕默德•巴拉迪表示,阿拉伯世界其實依舊有能力對此作出有力回擊,譬如大幅削減阿拉伯資金在美國的投資及消費,減少與美國在軍事、外交及情報等方面的合作與交流。他說:“倘若阿拉伯國家對特朗普這一決定的回應僅限於口頭譴責,那麼沉默就是更為高貴的選擇。”

國際社會一致認為耶路撒冷問題是巴以和談的關鍵,特朗普的這一決定將對整個中東地區產生深遠影響。

一家阿拉伯報紙更是將美國總統特朗普比作英國前外交部長亞瑟•貝爾福。一個世紀以前,正是貝爾福主導簽訂了《貝爾福宣言》,將巴勒斯坦地區許諾給了猶太人。

這份報紙在頭條位置撰文稱:“特朗普,當今貝爾福,將耶路撒冷拱手送給以色列。”

另外一家英文報紙則發佈了一張耶路撒冷舊城及圓頂清真寺的照片,並在頭條位置打出如下標題:“恕我冒昧,特朗普先生,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的首都。”

馬來西亞首先納吉布在執政黨年度集會中發表講話稱:“我呼籲全世界穆斯林團結起來對此發出抗議,我希望我們每個人都不要保持沉默,我們要讓他們明白,不論何時、不論何地,我們都堅決不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

--------------

【葉哈雅譯自《時代週刊》】

http://time.com/5053500/trump-jerusalem-israel-capital-arab-reaction-muslim/?xid=homepage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