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月行走重慶大廈-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中國穆斯林 > 新聞動態 > 新聞動態

齋月行走重慶大廈

讓電影中的故事和場景走出鏡頭回到現實,這在香港是很容易實現的。行走在香港的遊客,大多會因為曾經在某個電影鏡頭中不經意間看到過而有種強烈的想去親眼目睹的願望。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在孫中山先生紀念館看到幾位華人遊客熱淚盈眶地觀看展出孫中山曾經用過的衣物;在旺角尋找古惑仔打鬥地方的年輕後生,在叮叮車上穿梭,欣賞樓群中的奇特景色。

著名導演王家衛曾經拍過一部電影《重慶森林》,這部在1994年上演的電影,曾經使很多觀眾誤以為是在重慶某個地方演繹的故事,其實與重慶沒有一點關係。它是坐落在香港尖沙咀彌敦道一座大廈的命名。這樣一個名字,不知道又使多少從重慶過來,甚至從西南地區過來的遊客誤以為這是重慶在香港的辦事處所在地而倍感親切。《重慶森林》中演繹的故事,也曾經因為裡面的故事而讓很多人望而卻步,生怕被出其不意的劫掠或者被某個癮君子糾纏跟蹤,也會因為電影裡講述的故事和展現的鏡頭而讓遊客期望一定要看個究竟。

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教授麥高登的一本名為《世界中心的貧民窟:香港重慶大廈》的人類學著作,更使重慶大廈名聲大噪。這本由香港大學出版社2011年出版的書,是麥教授歷經4年調查研究後寫成的。麥教授在重慶大廈蹲點吃住,細緻入微地把整個重慶大廈的情景、人物和每天上演的各種故事,極為生動地展現在讀者面前,把一個個曾經的迷幻完全清晰地揭開,使人們瞭解一個真實的重慶大廈。

閱讀著麥教授的書,在咀嚼與回味中,我選擇了齋月的一個下午,按照書中所說的場景結構,前往重慶大廈,進行一次更為深刻的零距離接觸。

因為是穆斯林的齋月,再加上炎熱的下午,重慶大廈裡面顯得格外清靜。稀稀落落的遊客閒庭信步,使平日這個猶如飛轉輪子的地方仿佛因為耗盡能量而停了下來。平時在門口發放傳單的幾個印度穆斯林全額缺席,只剩下幾個小夥子賣力地給來來往往的人推薦餐廳、賓館住宿、洗浴按摩和電子產品,抑或化妝品、手提袋等等。這些不起眼的工作,可能會使這些看似毫無前途的摩羅仔一天天逗留下來,學習經驗、學會做生意,從衣著襤褸的今天成為明日的商界大亨,就像電影《貧民窟中的百萬富翁》那樣,慢慢實現為自己勾勒的人生夢想。

進入齋月的穆斯林會在這一個月讓自己生活節奏慢下來,讓生意停下來,把更多的時間投入到齋戒的實踐當中。從重慶大廈正門走進去右拐後的幾個櫃檯都是由銷售手機和電話卡的巴基斯坦穆斯林所經營,他們大多從伊斯蘭馬巴德和卡拉奇而來。與當年華人南下創業掘金的路子有些像,這些人因為聞聽親戚或朋友在這裡發財圓夢而遠離家鄉輾轉而來,然後一步步瞭解熟悉情況,謀一個飯碗,一天天做下去。平日擁擠的櫃檯因為齋月穆斯林封齋,到了下午都去了清真寺禮拜或者回家休息,而冷清了許多。旁邊幾家印巴風味的小吃攤也打烊了,附近幾家錫克教信徒開的素食小攤因此而生意好了起來。留著長鬍鬚的信徒一臉喜氣地說,每年都會這樣,一個齋月,總會讓他們比平時多賺一些。

順著走廊往下走,小賣部、網吧、服裝店、音像光碟租售店、箱包銷售店、印巴香料攤等等,像一個微型的市場一樣,一應俱全。據麥教授調查分析,這些類型的店鋪有140多間。店主大多是印巴人和香港本地華人,零星有幾家非洲人開的小店。沿著樓梯走上去,找換店、洗衣店、小公司顯得稍微整齊一些。這一層多是電子產品的暫時存儲地,因為很多電子產品從內地運到香港,在這裡經過非洲或者南亞商人組裝包裝之後,很快發往他們的家鄉,他們因此在差價中賺取一些利潤。重慶大廈像一個中央集散地一樣,把世界各地的人聚集於此,把大量商品物流至非洲、南亞和東南亞一帶。

重慶大廈坐落在此,大廈裡那麼多來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信徒雲集,是因為這裡有他們最為方便的實踐每天5次禮拜的九龍清真寺。每到禮拜時間,虔誠的信徒們便會丟下店鋪,急步趕過去,做完禮拜再回來繼續營業。曾經的尖沙咀也是印巴籍各類人士的聚居地,今天多一些人在這裡也是歷史的結果。

麥教授在分析這一現象時提到低端全球化(low-end globalization)的概念,他認為重慶大廈能夠成為地球人的聚集地,是因為這裡有著他們實現“重慶大廈夢”的條件。他們的確能夠把不起眼的、零零碎碎的小商品批發過來,發往全球所需之地,使自己慢慢走出困境,走上富裕。歐美世界的商業大亨在香港多以金融與資本運作而追逐利潤,而來自欠發達地區的商人,則用賺取這些日用商品的差價來養家糊口。

重慶大廈就在那裡,可能因為人們走進去看看而會逐步揭開迷幻,也可能會因為麥教授的這本書會更加勇敢、更為好奇地走進去看個究竟。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