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後生向前輩人宣教是當代潮流-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中國穆斯林 > 新聞動態 > 新聞動態

青年後生向前輩人宣教是當代潮流

每個人﹐生命都是有限的﹐但伊斯蘭真理萬世不朽﹐是宣教的成果﹐每個時代的穆斯林堅持宣教﹐代代相傳﹐繼往開來。  一般人理解的信仰宣教和繼承﹐最多想到的情景是老人對子女的教誨和傳授﹐面命耳提﹐而不是子孫對老人宣教論道。  但是﹐你有沒有想到過﹐在當今的許多地方出現青年伊斯蘭宣教新潮流﹐後生可畏﹐青少年熱衷於伊斯蘭復興﹐向老人宣教﹐例如在美國和前蘇聯地區。

美國在它二百多年的建國歷史上﹐基本上沒有伊斯蘭﹐從1960年起始﹐掀起了強勁的伊斯蘭宣教熱潮。 美洲的資本主義﹐起始于歐洲向那裡的入侵和掠奪﹐當年有千百萬黑人奴隸從非洲被綁架和販賣到那裡﹐成為白人種植園裡的勞動牲畜。  奴隸之中有相當多的穆斯林﹐他們被剝奪了基本人權和信仰自由﹐向他們灌輸服從奴隸主擺佈的宿命觀﹐失去了正信。   現代的美國人開創了激情燃燒的伊斯蘭復興運動﹐在短短的二十年裡﹐有數百萬美國本土人皈信伊斯蘭﹐他們同外來的穆斯林移民﹐構成一個嶄新的美洲穆斯林社會。  這些皈信伊斯蘭的新穆斯林﹐他們所面臨的一個重大課題﹐就是向他們的家人﹐首先是父母﹐講解什麼是伊斯蘭。

在前蘇聯地區﹐包括俄羅斯本土及其在中亞地區傳統佔有的“蘇維埃共和國”﹐以及屬於前蘇聯勢力範圍的東歐國家﹐實行了七十多年殘酷的史達林主義消滅宗教運動﹐遭受迫害的穆斯林超過一億人口。  當1990年代蘇聯解體後﹐傳統的穆斯林民族無所適從﹐當時活著的人﹐兩三輩人都不知何為伊斯蘭﹐從來沒有禮過拜或守過齋戒﹐一直在灌輸宗教反動的宣傳聲中求生存。  在那個對待伊斯蘭腥風血雨的年代裡﹐除了極少數招待外賓的清真寺﹐幾乎所有的清真寺都夷為平地或改作他用﹐當地的穆斯林不僅對伊斯蘭一無所知﹐而且心有餘悸﹐不敢大膽表示。

但是﹐就在這些極左思潮製造過歷史浩劫的地方﹐被壓制的伊斯蘭復蘇了﹐隨著前蘇聯倒臺而興旺了起來﹐享受當地政府宗教開放和信仰自由的政策。  清真寺如同雨後春筍般在各地興建了起來﹐億萬年輕人從深受精神壓迫的家庭中沖了出來﹐尋找信仰的光明。 他們學習《古蘭經》﹐認識伊斯蘭﹐宣傳認主獨一的伊斯蘭信仰和高尚的聖行。  他們的重大使命之一﹐是向他們的老一輩活著的人﹐首先是他們的父母﹐講解什麼是伊斯蘭。  當代世界見證了這個奇跡﹐後生向前輩人宣教﹐成為時代潮流﹐譬如孫子從清真寺學習回來﹐教他們奶奶念“清真言”﹐做小淨﹐學禮拜﹐這是他們老師佈置的家庭作業。

 清高的《古蘭經》記載著先知易卜拉欣向他父親宣教的事蹟。  如今看來十分生動﹐栩栩如生﹐很有現實意義﹐證明後生向前輩宣教古已有之﹐歷史上就有過先例。 

《古蘭經》說﹕“你應當在這部經典裡提及易蔔拉欣﹐他原是一個虔誠的人﹐又是一個先知。 當時他對他父親說﹕‘我的父親啊﹗ 你為何崇拜那既不能聽﹐又不能見﹐對於你又沒有任何裨益的東西呢﹖’

‘我的父親啊﹗ 沒有降臨你的知識﹐確已降臨我了﹔你順從我吧﹐我要指示你一條正路。 我的父親啊﹗  你不要崇拜惡魔﹐惡魔確是違抗至主的。 我的父親啊﹗  我的確怕你遭受從至仁主發出的刑罰﹐而變成惡魔的朋友。’

 他父親說﹕‘你厭惡我的主宰嗎﹖ 易蔔拉欣啊﹗  如果你不停止﹐我誓必辱駡你。  你應當遠離我一個長時期。’

易蔔拉欣說﹕‘祝你平安﹗  我將為你向我的主求饒﹐他對我確是仁慈的。 我將退避你們﹐以及你們舍真主而祈禱的。  我將祈禱我的主﹐我或許不為祈禱我的主而變為薄命的人。’

他既退避他們﹐以及他們舍真主而祈禱的﹐我就賞賜他易司哈格和葉爾孤白﹐我使他們倆成為先知﹐我把我的恩惠賞賜他們﹐我使他們享有真實的﹑崇高的聲望。”(19﹕41-50)

這是一段十分有趣而且生動的家庭之中父子之間的對話。 雙方討論的內容是維護真理的問題﹐而且又不把自己的信仰強加於人。  作為兒子的先知易卜拉欣﹐向父親說話保持了尊敬和禮貌﹐對父親的稱呼﹐很親切﹐真摯﹐善意。

伊斯蘭勸導信士孝敬父母﹐但不是無原則的一味服從﹐“父叫子死﹐子不敢不死”那樣的愚昧忠誠﹐而是必須遵循根本性的原則﹐在認主獨一的問題上﹐不可讓步或屈從。  即便父母堅守他們的錯誤崇拜﹐不能把正信強加於他們﹐而且對於他們的生活和安康﹐養老送終﹐仍舊是兒女的天職。 《古蘭經》說﹕“你的主曾下令說﹕你們應當只崇拜真主﹐應當孝敬父母。  如果他們中一個或兩人在你的堂上達到老邁﹐那麼﹐你不要對他倆說‘呸﹗’ 不要呵斥他倆﹐你應當對他倆說有禮貌的話。 你應當畢恭畢敬地服侍他倆﹐你應當說﹕‘我的主啊﹗ 求你憐憫他倆﹐就像我年幼時他倆養育我那樣。’”(17﹕23-24)  

 先知易卜拉欣對他的父親的信仰表示質疑﹐但對他父親的說話的方式﹐不是斥責或逼問﹐而是以提問的形式表達自己的理解﹐目的是勸導﹐希望他明辨是非﹐棄暗投明。  如他說﹕“我的父親啊﹗ 你為何崇拜那既不能聽﹐又不能見﹐但對於你有沒有任何裨益的東西(偶像)呢﹖”

 他對信仰表達了堅定的立場﹐他說﹕“我的父親啊﹗ 沒有降臨你的知識﹐確已降臨我了﹔你順從我吧。  我要指示你一條正路。”  在真理面前﹐沒有父子之分﹐不因年齡或地位而對真理擁有佔有權。  兒子得到真主啟示的真理﹐有勸導父親或長輩的責任﹐當仍舊保持對父親或長輩的尊敬。

我們當代世界﹐就面臨著同樣的局勢。  許多家庭﹐因為歷史的原因﹐中斷了伊斯蘭資訊﹐對真主的啟示經典從來沒有機會學習和瞭解。  孩子們得到了這些知識﹐他們有責任向父母宣教﹐引導他們走向正道。  正如先知易卜拉欣對他父親說的﹕“ 我的父親啊﹗  你不要崇拜惡魔﹐惡魔確是違抗至主的。  我的父親啊﹗  我的確怕你遭受從至仁主發出的刑罰﹐而變成惡魔的朋友。”  在眼看著你的父親和母親走在迷誤的道路上﹐不知認主﹐心中被惡魔佔領了﹐表現迷信﹑自私﹑邪惡﹑幹罪﹐而無自知之明。  他們變成了惡魔的朋友﹐將遭到真主的刑罰。  對待如此重大的人生道路選擇問題﹐作為子女的你﹐能坐視不問嗎﹖  是裝聾作啞對他們的錯誤寬容﹐還是向他們指出光明的道路﹐引導他們回歸正道﹐哪個更為孝敬呢﹖

先知易卜拉欣尊重他父親的選擇﹐但他的思想觀點已完全表明﹐但已無法共同生活在一個崇拜惡魔的環境中﹐他離開了父親和家庭。 他在臨別時說﹕“祝你平安。 我將向我的主為你們求饒。”  這是一個不歡而散的故事﹐正說明了宣教工作的艱難﹐連真主選派的使者都不能保證每次都成功﹐但告訴了我們許多做人的基本原則。

 我們這個時代﹐在許多國家﹐年輕人遇到類似的問題﹐如在美國﹑歐洲或前蘇聯以及勢力範圍的地區﹐整個穆斯林世界都出現了信仰群眾年輕化的特徵﹐也包括中東和東南亞地區。 在許多地方的清真寺中﹐絕大多數都是年輕人在禮拜和祈禱﹐老人較少。  在反殖民主義運動取得勝利之後﹐許多國家獨立了﹐人民獲得自由﹐伊斯蘭信仰開始復蘇﹐青年人組織了起來﹐認真學習﹐尋求伊斯蘭真理。   他們用各種形式開展宣教運動﹐朝氣蓬勃﹐轟轟烈烈﹐比老一輩享有真主更多的恩惠和有利的社會條件。  他們每個人出外宣教前﹐都擔負著在家庭之中宣教的直接責任。  宣教從家庭做起﹐伊斯蘭之光照亮了家庭﹐就能照亮全社會。

 

 (阿裡編譯自Let the Secret Out by Idris Tawfiq)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