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豪輝 香港律師回族根 爽朗豪邁助人心-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中國穆斯林 > 新聞動態 > 新聞動態

馬豪輝 香港律師回族根 爽朗豪邁助人心

新港區人大政協人物專訪

馬豪輝 香港律師回族根 爽朗豪邁助人心

(編者按:馬豪輝律師為本港傑出穆斯林,現為胡關李羅律師行高級合夥人,中華回教博愛社顧問,伊斯蘭脫維善紀念中學校董。曾獲香港特區政府頒授太平紳士及銀紫荊星章榮銜;並於本年一月,獲選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港區人大代表。現謹轉載文匯報一編專訪,以饗讀者。)

說著一口標準的廣東話,中學時讀的是香港名校,擁有逾30年的法律專業經驗,乍看新任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馬豪輝的人生履歷,記者雖知其有伊斯蘭教的背景,但也無法想像,這位在香港故事下成長的本土律師,竟與中國大西北那個豪邁的回族有著一脈相承的性格感應。

  所謂:「人生如戲,戲如人生」,聽著馬豪輝的渾厚聲線,細說他的回教家史,回味他的歌劇半生,感悟他的律師事業,細味再三,記者不期然地覺得,自己彷彿是安坐歌劇院的觀眾,欣賞著一場五彩繽紛的人生 「大戲」。

訪問開首「伊斯蘭教」一詞脫口而出,馬豪輝頓時哈哈大笑起來,讓人感覺到他有著一種草原人獨有的豪爽。他隨手拉來一張子,利落地拍了拍上面的微塵,與記者面對而坐,興致勃勃地聊起了那段遠在千里之外的回民家族史。

祖籍寧夏 天賦異秉

  也許是身上帶著世代相傳的回族血性,馬豪輝雖不曾長居祖家寧夏,但言語間的豪爽,做事上的不拘小節,無一不透露著那份只應大西北才有的氣度。談起這份奇妙的血脈感應,馬豪輝坦言:「父親曾對我說,我們家的祖祖輩輩一直都世居寧夏,後來因事才移居南方,但其實我們是如假包換的回教家庭。所以,我一出世,也就『子承父業』,做了回教徒。」

  雖說「天賦異秉」,但「好鋼還需烈火煉」,如果說,回族天性是馬豪輝豪爽個性的天賦,那麼胡關李羅律師事務所創辦人之一的胡寶星,便是那把錘煉馬豪輝一生的「熊熊烈火」。

難忘恩師提挈教導

  訪問中,馬豪輝多番提及這位律師師父的用心良苦,前擁後推地領他走上正確的律師路。從支持他報考律師,到送他赴英進修,師父胡寶星一直對他都照顧有加,但說到師父對他的畢生影響,馬豪輝忍不住提起了師父對自己的一番「律師談」:「考律師,我是幫你唔到,但作為你的師父,我更希望能教到你如何去做好一名律師。」

  回望60、70年代的香港律師業,馬豪輝嘆言,那時大部分的律師都是「眼睛生在額頭」:「當時全港所有的律師加在一起都還不到1,000人。所謂『物以稀為貴』,當時的律師很少會直接與客人接觸,主要都是由律師樓的文員代勞,結果,不少律師自然而然地都擺起了高高在上的專業人士姿態。若非有師父的那番提點,說不定,我現在也與當時那些傲慢的律師一樣了。」

律師須講職業道德

  追憶初入行時的點滴,再回味起師父的那席「律師談」,馬輝豪百般滋味在心頭,說著說著不禁有點激動,他直言,考律師與做律師,根本就是兩回事:「若律師每次為客人提供意見,總以法律條例壓人,只會事倍功半。一名好的律師必須能真正明白客人的需求,除了在法律專業的範疇給予意見外,還要站在客人的角度,從商業或其他角度去考慮整個問題,配合做好客人想做的事情。」

聲形似歌王 演繹社會戲

  看馬豪輝有點兒「龐大」的身形,聽他高亢的聲線,記者越看越覺得他與世界三大男高音有驚人的「貌似」,還笑他簡直就是杜明高的「翻版」。豈知細談下得知,若非當年家境不佳,說不定今天的馬豪輝還真的就當上中國版的杜明高。不過,往事只能回味,馬豪輝如今已甚少「試啼聲」於人前,但他坦言:「雖然歌劇沒有為我帶來輝煌的事業,但就給了我一個樂於與人作面對面交流的開朗性格。」

中六榮獲全港校際獨唱冠軍

  雖說有一把天生的好歌喉,但追索起馬豪輝的歌唱天份,還不得不又再提起他身上那來自大西北的回族基因。可能是長久面對一望無際的戈壁灘,寧夏回族的人們天生都有一把高亢、豪放的歌喉。那豪邁、悠揚的回族民歌,與馬豪輝的高亢歌詠相比,可謂有一脈相承、異曲同工之妙。事實上,年紀輕輕的馬豪輝「初試啼聲,便知英物」,他中六時已是全港校際歌唱比賽的獨唱冠軍,也是學校有名的男中音,學校老師吳東亦因此認定了馬豪輝的唱歌天份。他憶述當時拜師學藝的過程:「吳老師認為我在當時的程度下,必須到外面找師父,才能再有進步的空間,於是便幫我找來了香港當時的首席男高音、聲樂家林祥園。就在這一因緣際會下,我成了林祥園老師的弟子。」

為了「五斗米」無奈棄夢想

  不過,興趣與麵包,始終不能兼得。馬豪輝初入社會,雖亦曾參演《茶花女》等多部港產歌劇,但奈何「囊中羞澀」,最終不得不為了「五斗米」折腰,捨棄了聲樂家的夢想。「當時要做聲樂歌星,可不比現在做『張學友』,是需要有很長時間的聲樂訓練,還要去外國大學修讀樂理,但我的家庭當時根本沒有這樣富裕的經濟條件。」

  儘管與聲樂家「失之交臂」,但歌劇表演的訓練卻在潛移默化間對馬豪輝有了重大的影響,甚至還鍛煉出他一副開朗、自信的「歌星」性格。「初初開始唱歌,面對觀眾,我一上到台就腳軟,很害怕,但一路訓練下來,我逐漸開始習慣站於人前作表演,對培養我開朗的性格有很大的影響,可說是畢生受用。」

國家制度建設 更多建言參與

  「輸了,有時學得更多。」重提當年落敗,今屆已成港區人代新丁的馬豪輝,一語「無怨」,盡釋當年失意。他坦言,5年前的參選經驗,對自己今屆捲土重來幫助甚大,工作做多了,心理準備也做足了。

  「不少人曾說,去屆部分候選人的落敗是與預選制度有關,這種說法不真實。我至今相信,即使5年前是一次過的選舉,我都未必會贏。」馬豪輝明白,當年始終是自己的工作還未「做到家」,未能達到選委的要求,尚且自己給選委的認識也有限。

80年代助滬規範房地產

  服務於全港最大的律師行,馬豪輝接連兩屆參選人代,看似有點風馬牛不相及,但原是前因早種:「那是80年代中的上海,內地房地產初初開始起步,上海十分注重發展房地產的制度,時任市長汪道涵更曾邀請胡關李羅律師樓去上海提供協助。」身為胡關的房地產律師,馬豪輝自然有機會參與其中,不時到上海作專題演講,介紹香港的房地產法律和登記制度。

盡人代責任為法治建言

  他坦言,當房地產律師可不比訴訟律師,可在公堂之上雄辯滔滔,刺激非常,但看到現在的上海房地產遠較其他地方更具制度化,卻頓感自己在內地發展上還是發揮到了小小的貢獻,甚至可說是一種成就感。

  人代一職,既是榮譽,也是責任。馬豪輝深明參與制度建設的重要,故投身人代,望能多作參與。他分析,國家發展,軟件至關重要,依法治國便是如此,如沒有優秀的法律工作者,依法治國只是空談。他承諾,自己未來將在國家的法治發展和普及教育方面多做工作。

基本法源自憲法 豈能亂爭解釋權

  《基本法》確立香港50年大制,開拓港人未來生活新模式,惟回歸至今,香港社會對它理解各異,部分從政「大狀」更總愛各自表述,圖與中央爭奪那至高無上的法律解釋權。歸根究底,馬豪輝嘆言,這都是對國家的憲法概念缺乏理解:「《基本法》是憲法產生出來的,如果你只談兒子,唔講阿媽,你又如何能正確理解呢?」

大狀議員 極少談憲法

  律師乃百裡挑一的社會精英,當是自信十足,雄辯滔滔,惜這般傲氣有時也成了他們從政上的最大心魔:「這是訓練出來的,律師要打贏官司,便一定要相信自己是對的,因此他們在訓練的過程中鍛煉出了很強的自信心,因此也就有了很強的主觀性。」他坦言,「大狀」議員現在整天大談《基本法》,但卻很少談《憲法》,相信與他們讀書時很少接觸國家的憲法和憲制有關。

  「過往香港的法律教育中,主要都是圍繞普通法的層面進行,法學院在研究中國憲法上雖不至於完全沒有,但也是十分不足。」馬豪輝坦言,《基本法》是全國人大確立的國家法律,香港法律界實應從國家憲法的角度去演繹《基本法》的問題,比單純由基本法去處理這些問題,更容易理解到問題的核心。

教育入手 學法理源頭

  既知問題所在,可有改善之策?馬輝豪搖頭思索,自言改變心態之事,當從教育做起。他解釋,現時許多外國法學院都會研學許多法理哲學,如修讀莊子、墨子等思想,找尋不同的法理源頭,姑勿論,學生是否認同這些想法,但有了認識便是為理性認識問題邁出了第一步。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