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教堂爆炸是大陰謀-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中國穆斯林 > 新聞動態 > 新聞動態

伊拉克教堂爆炸是大陰謀

  [以下是阿拉伯《半島》(Al-Jazeerah)電視新聞記者薩姆'哈邁德對8月2月伊拉克教堂連續爆炸案件的實地調查和評論。 ----- 編譯者]

  我在發生事件的當天趕到巴格達﹐採訪了與這個事件有關的各方面代表組織和一些著名的中東問題專家。 他們一致的意見是﹐這樣的惡性襲擊教堂事件﹐在伊拉克歷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這不是伊拉克人民的性格和道德準則。 在伊拉克﹐穆斯林與基督教徒之間沒有這樣的互相嫉妒﹑仇恨或者憎恨的敵意關係﹐他們在保家衛國的多次合作中互相友好﹐稱兄道弟﹐例如這次美國領導的侵略伊拉克行動﹐他們站在同一個立場上保衛祖國。 在伊拉克﹐沒有一個穆斯林說﹐這個行為是正當的﹐因為一千多年來﹐穆斯林的教長和學者們一直在教育穆斯林要尊重基督教信仰和信徒﹐穆斯林與基督教互相尊重和友好的關係融化在全體伊拉克人民的血液中﹐已成為他們共同的民族心理。

  在這樣的民族文化背景下﹐如此事件是不可思議的怪現象﹐因此﹐我們比較能夠合理地想到的陰謀罪犯者必然是美國的中央情報局(CIA)和以色列的摩薩德情報局﹐因為他們這些年來﹐在世界上製造了太多的陰謀和罪行﹐如間諜﹑造謠﹑暗殺﹑爆炸﹐嫁禍於人﹐給穆斯林栽贓﹐對穆斯林醜化。 以色列智囊團一百年就設計了征服世界的規劃﹐他們全世界僅僅一千多萬的人口﹐怎樣對付十幾億穆斯林﹐早有以少勝多的妙計﹐就是製造假象﹐轉嫁罪惡﹐挑動穆斯林內部爭斗和收買穆斯林叛徒﹐醜化穆斯林﹐讓西方世界痛恨穆斯林﹐這是“四兩破千斤”的借刀殺人法。 世界上許多恐怖事件都查無實據﹐但美國和以色列一律把一盆髒水潑在“伊斯蘭恐怖主義”身上﹐例如至今美國“9-11事件”和印度尼西亞巴厘到爆炸事件﹐兇手是誰﹐至今沒有查到水落石出﹐鐵證如山﹐都還是“嫌疑”的懸案。 最近﹐在美國的支持下﹐以色列罪惡集團更加膽大包天﹐為所欲為﹐成為國際潑皮和無賴﹐藐視聯合國和世界公德。

  1948年﹐以色列可以到世界上任何地方重建他們失去了數千年的故國﹐他們當時有五個選擇﹐如非洲﹑歐洲﹑美洲和太平洋地區﹐除了巴勒斯坦以外的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讓猶太人的後裔過上和平發展的太平日子﹐可以他們偏偏要找一個風頭浪尖上的巴勒斯坦﹐完全是西方新老殖民主義利益的決策。 西方國家為猶太人設計了一個地方﹐幫助他們把世代居住了數千年的巴勒斯坦人民用武力趕走﹐掠奪他們的家園﹐必然引起週圍穆斯林世界的反響﹐製造永久戰爭的局勢﹐充份利用以色列打擊阿拉伯世界和穆斯林﹐這是現代後殖民主義的西方得意之作﹐可以把戰爭引向中東永遠打下去﹐歐美國家坐收漁利。 以色列需要任何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美國都能滿足﹔以色列想採用任何卑鄙的手段打擊穆斯林世界﹐美國都會支持。 當美國在伊拉克的軍事冒險全面失敗的今天﹐只有動用世界上最卑鄙的伎倆才能挽回一點殘局﹐爭取一點時間﹐轉移世人的視線﹐挑動穆斯林內部爭斗。

  自從二戰以來﹐通過一系列西方國家的醜聞和陰謀﹐一個有理智的人再相信美國這樣的惡霸國家是真正的民主和自由的聖地﹐那就是十足的傻瓜和笨蛋。 例如﹐這次伊拉克戰爭﹐西方爭論家們評論說﹐是“美英兩國用謊言堆積起來的出兵理由﹐沒有一句實話和真話”。 這樣醜陋的嘴臉和陰毒的內心﹐怎麼讓人不相信伊拉克的基督教教堂連鎖爆炸案件不是美國和以色列情報特務的有計劃工程? 伊拉克臨時政府和美國佔領軍都指責扎爾卡維集團犯下的爆炸教徒罪行。 自從佔領軍“主權轉移”之後﹐美軍飛機每天都對費魯傑等伊拉克城市空襲﹐理由是炸毀那裡的扎爾卡維抗戰基地。 記者一連數日在費魯傑採訪﹐當地居民說﹐根本沒有聽說過有什麼扎爾卡維這回事。 美國天天空襲和轟炸﹐以他們為假想敵﹐是為了向臨時政府表明﹐在“主權轉移”之後﹐美國保留隨時襲擊和轟炸伊拉克任何城市和房屋的霸權﹐任何人都不要夢想獲得真正的獨立自主。

  那麼﹐他們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製造伊拉克的社會混亂? 美軍入侵和佔領伊拉克一年多之後﹐又臨美國大選﹐但伊拉克被打成了一個爛攤子﹐每天須巨大資金維持十幾萬美軍和臨時傀儡政府﹐石油的財富還沒有撈到手。 數百億美元的投資還沒有見到利潤﹐局勢越發模棱兩可﹐難以琢磨﹐不穩定的可變數太多﹐有可能全盤輸光。 美國和以色列都感到焦頭爛額﹐被逼無奈﹐必然要使一次毒招﹐以求儘快結束混亂局面。 從教堂爆炸事件發生之後﹐美國和伊拉克臨時政府立即就暴露了自己。 他們在相隔萬里之外同時呼籲﹕“希望伊拉克人民團結在伊拉克政府領導下﹐建設和平伊拉克。” “要珍惜美國對伊拉克人民的解放﹐推翻了薩達姆的暴政﹐應當是伊拉克人民享有和平﹑民主和自由的時候了。” “要打擊那些仇恨伊拉克人獲得解放﹑民主和自由的伊斯蘭極端份子和外國伊斯蘭恐怖分子。” 除了三歲的小孩﹐明眼人解讀這些在一場故意製造的事件之後的叫陣和宣傳﹐都能看出背後隱藏的陰謀和詭計。 筆者想起了在越南戰爭期間﹐美國使用的同樣的手法﹐為了爭取美國基督教民眾對政府的支持﹐製造越南基督教教徒爆炸事件﹐並在美國媒體上大肆宣傳。

  有七千年悠久文明歷史的伊拉克人民﹑分佈在全世界五大洲的十多億穆斯林兄弟姐妹們﹑全世界熱愛和平和熱愛自由的善良人民﹐都不是侵略者所想象得那麼弱智和遲鈍。 俗話說﹕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相關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