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新寺 穆民家園-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中國穆斯林 > 新聞動態 > 新聞動態

特區新寺 穆民家園

          ——深圳穆斯林夏令營活動側記

  

  清真寺舉辦夏令營活動無疑是新鮮事,這件新鮮事就發生在2002年暑期,發生在深圳市清真寺。那麼,這一倍受注目的夏令營活動到底有什麼特色?效果究竟如何呢?就讓我們走近深圳穆斯林,走進夏令營……

  1、深圳的穆斯林及教門

  80年代中期,當穆斯林這一血液裏滲透著商業文化的族群,從四面八方彙聚到深圳,當深圳的商業在西方的生活方式中催生的時候,在劇變的社會形態對人們產生巨大心理衝擊的情況下,文化的衝突化成焦慮的質問:深圳適合穆斯林嗎?

  有穆斯林的地方就有教門!1985年,當深圳文錦南路一幢六層樓的賓館第一個打出穆斯林旗號的同時,也就義不容辭地肩負起了教門的義務:將頂樓伊斯蘭建築風格的圓形大廳改為禮拜堂,並請來伊瑪目主持教務,深圳教門就發軔於此。可以說,深圳的穆斯林及教門的發展都和這裏息息相關。

  十多年過去了!如今,深圳穆斯林有了自已的清真寺,有了公墓;人口從最初的幾十人增加到3萬多人,從開始的商旅為主,變成常住和定居者居多。越來越多的穆斯林在這塊遠離家園的土地上紮下根來了。這一以共同信仰凝聚的特殊群落,囊括了中國十個信仰伊斯蘭教的民族並包含了來自東南亞、西亞、非洲等國的穆斯林。伊斯蘭教門和他們一道在這塊紅土地上紮下了根。

  2、小學校、大家庭

  特區是有教門的。但是,教門的狀況卻著實讓人擔憂。深圳穆斯林尤其是年青人,他們當中絕大多數面臨相當大的生存壓力:住出租屋,收入沒有保障,遠離家鄉和親人。加之居住分散,工作繁忙,同時又不斷受到形形色色觀念的衝擊,教門在他們的生活中是很容易淡薄的。如何讓年青的穆斯林秉持堅定的伊瑪尼?怎樣讓特區的孩子瞭解伊斯蘭知識?深圳教門的基地——深圳市清真寺一直在不懈地求索和努力著。從1997年清真寺建成至今,教長蘇生良阿訇和寺管會的有識之士做了大量艱苦細緻的工作:清真寺堅持在周日開班授課;每年至少組織教眾去三次穆斯林公墓為亡人祈禱;每逢伊斯蘭節日、紀念日,清真寺都要提前在穆斯林出入各種場所張貼公告。組織夏令營活動就是清真寺探索過程中的一個創舉,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嘗試。

  這此夏令營活動總共有六天,為了方便成年人參加,活動安排在7月下旬至8月下旬期間的每個星期六。這六天參與人數多達2000多人,營員年齡跨度大,最大的是86歲的馬祥珍老太太,一位四川籍老紅軍。最小的不到1歲;地域分佈廣,來自20多個省區市(深圳穆斯林均為各省區移民)及香港地區。

  夏令營活動主要包括四大部分:伊斯蘭教義、阿拉伯字母及簡單辭彙、穆斯林生活習俗、伊斯蘭歷史知識。豐富的活動內容、體驗式的活動方式、現場參觀交流,給大家耳目一新的體驗。活動期間營員之間的友愛與團結更給大家留下了終生難忘的印象。來自五湖四海,操著不同口音的男女老幼,因為信仰彙聚在清真寺,一起學習伊斯蘭知識,接受教門的教育,更切身體驗了穆斯林親如一家的天然情誼。如果用一句話來表述夏令營的特點,那就是“小學校、大家庭”。

  3、信仰如此貼近生活

  隨便頡取一組鏡頭,可以讓我們強烈感受到活動的這一鮮明特點。

  鏡頭一:學說“賽倆目”

  夏令營第一天,在氣氛熱烈的開營儀式之後的第一節課:就是學說“賽倆目”。也許會有人不以為然,覺得生為穆斯林誰不會說賽倆目啊?這還用專門學嗎?可是,就這些懂得“賽倆目”的穆斯林,在日常的生活中是不是也懂得說呢?因此,按排這個課程就是大有深意的。就是要讓我們將安拉的賽倆目貫穿於日常的生活禮儀中。

  在夏令營中,當聽到孩子們童稚的聲音向長者,或者相互道“賽倆目”時,其實信仰的種子就已經開始萌芽。

  鏡頭二:宰羊、宰雞,阿訇現場講述清真飲食

  穆斯林飲食文化是有別於其他族群的最顯在的特徵。為了讓營員真正瞭解穆斯林飲食禁忌與要求的本質。深圳清真寺的蘇阿訇及香港的楊阿訇現場示範,宰了兩隻羊和五隻雞,直觀地講解了如何按真主的名義宰牲,為何不能吃豬肉、血液、自死之物等清真飲食常識。

  鏡頭三:教小朋友們烤羊肉串

  為了激發孩子們學習的興趣,夏令營期間清真寺的草坪上搭起了漂亮的營帳,支起了一排排嶄新的烤爐。活動的組織者每天下午專門留出一段時間,教孩子們烤羊肉串。這個項目除了讓孩子們開心,其實,成年人、老人同樣興致勃勃地參與。而阿訇不失時機引導孩子們吃東西之前要先念“台思米”等方面的禮儀。

  4、參觀懷聖寺,瞻仰先賢古墓

  去懷聖寺參觀是夏令營的一項重要活動。參與的營員多達200人。這一活動得到了廣東省、廣州市伊協領導、廣州各清真寺阿訇的高度重視。7月22日中午,當四輛滿載深、港兩地穆斯林的大巴開進懷聖寺,受到了在那裏等候多時的伊協領導、眾位阿訇的歡迎,氣氛熱烈,場面感人。懷聖寺距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歷史,是中國歷史最悠久的清真寺之一,歷史上,對伊斯蘭教在中國的傳播發揮極為重要的推動作用。今天,這座著名的聖寺在伊斯蘭世界仍具有崇高的地位。營員們懷著無比崇敬的心情參觀了懷聖寺,並禮了慶賀清真寺的兩番拜。之後跟隨伊瑪目禮了晌禮及晡禮的兩番旅行拜。伊瑪目王官雪阿訇介紹了懷聖寺歷史並講了“臥爾茲”;廣東省伊協馬毓均會長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致辭,希望廣深兩地進一步加強聯繫,加強交流,共同促進伊斯蘭教在廣東的復興。下午四點,市伊協王文傑阿訇帶領大家瞻仰了“廣州清真先賢古墓”,一起緬懷了聖門弟子漂洋過海來中國傳教的聖行。營員們撫今追昔,十分感佩聖門弟子在言語不通的情況下,以執著的信念,以堅忍不拔的毅力,潛心教化民眾,讓伊斯蘭教在這樣一個佛教盛行的國度紮下根來。這種精神正是我們今天所極為需要並光大的。

  5、大鵬灣畔,探訪穆斯林公墓

  儘管在穆斯林生活中,殯葬是最重大的事情之一。但是,由於深圳穆斯林尤其是年青人卻對伊斯蘭的殯葬一知半解,聽說十年前也發生過火葬的情況。針對上述現狀,夏令營期間,清真寺特別按排一天時間,組織營員到回民公墓學習伊斯蘭的殯葬知識。

  回民公墓位於深圳東部黃金海岸,有誰能想到這片南中國沉寂的海岸,十多年前,突然被喚醒,成為著名的海濱旅遊勝地小梅沙。又有誰能想到,小梅沙附近一處蔥郁山坡,有一天突然出現了伊斯蘭的的旗幟!從此,山海間將時時回蕩起古蘭經的樂韻。從此,回民將在這裏留下深深的足跡。

  7月20日,大鵬灣畔的回民公墓,彙聚了300多名深、港兩地的穆斯林。大家首先在清真寺的蘇阿訇的帶領一起為亡人祈禱。接著,阿訇現場講解殯葬知識,特別強調了穆斯林“厚養薄葬”的主張以及“從儉從速”的殯葬原則。許多第一次來的營員表示,以後要多參加清真寺組織的上墳活動;一些對常住深圳有顧慮的老人,親眼看到穆斯林公墓,聽到清真寺一年至少組織三次大規模的集體上墳活動,心裏也踏實了。

  6、乜貼,義工,奉獻的伊斯蘭

  如果沒有大家的熱情參與和大力支持,夏令營活動也不可能達到預期的目的,甚至可能搞不起來。對此,教長蘇阿訇及寺師付王先生感觸尤深。蘇阿訇說,教民們對清真寺的感情是非常深厚的,大家把清真寺的事情向來當成是自已的事情。清真寺一有活動,大家總是積極主動來協助做些事情。譬如這次舉辦夏令營,每天都有教民捐款、捐物。尤其是各個清真餐館爭先恐後地提供乜貼飯。正是酷暑季節,飯菜做早了不行,每次幾百人的飯菜要在中午集中送來,真難為他們了。在廣州,夏令營活動同樣得到了穆斯林兄弟的熱情相助。參觀懷聖寺那天,廣州天河區“新粵穆斯林餐廳”,宴開20席,熱情招待200名夏令營營員。深、港、穗三地教胞齊集一堂,其樂融融。

  蘇阿訇和王師傅也特別提到了活躍在夏令營的一批臂帶綠袖標的青年男女,他們是自願提供服務的穆斯林義工。其中,有在工廠打工的、有公司經理、有小商販。活動期間,承擔了清潔衛生、送飯送水,列印發放講義等大量事務。蘇阿訇和王師傅十分讚賞他們的出色表現,同時對他們的付出的勞動表示由衷感激。

  無論出乜貼,還是作義工,都集中體現了一種奉獻精神,這也正是伊斯蘭所倡導的。

  7、一切為了孩子,為了伊斯蘭的未來

  整個夏令營活動體現了一個主旨:“一切為了孩子,為了伊斯蘭的未來”!這個主旨貫穿於夏令營活動的全過程。特區的孩子們,可以講家鄉話,普通話、廣東白話,同時正在學習英語,在夏令營,他們又學到了阿語——這一教門的語言。從今往後,阿文的語彙將頻繁出現在他們的生活中。夏令營開營之初,許多孩子是被家長免強來的,可是參加了一次活動之後,他們喜歡上了夏令營,喜歡上了清真寺,反而要拉著爺爺、奶奶、爸爸、媽媽一起來。有一位老人們欣喜地說,他的孫子在飯桌上,現在要大家念了“台思米”才能動筷子。在活動最後一天下午的“閉營式”上,孩子們流利地回答著關於“六大信仰”等教門知識的提問,用童稚的聲音誦讀清真言。活動的主旨已經令人欣慰地看到了效果。

  為了強化效果,擴展影響,清真寺對“閉營式”的內容作了精心安排。除了對小朋友的學習情況作了一次檢閱,而且,為沒有經名的教胞起了經名,當場給500位營員用經名簽發了榮譽證並贈送了禮拜光碟和門牌杜哇。

  感謝真主,夏令營圓滿結束了,在深、港、穗三地產生深遠影響。但是,在深圳光大教門的路才開始!伊瑪目蘇阿訇表示:讓信仰的種子在特區的孩子們心中生根、開花、結果,絕非一蹴而就的事。作為清真寺,要有使命感,同時也要有危機感。談及今後的打算,他說:深圳清真寺一方面要對深圳穆斯林群眾的教門負責,堅持週末的經學班,在齋月為大家提供開齋的食品,主持好教務;另一方面,要走出去,加強與整個伊斯蘭世界的交流。為此,他身體力行,學會了打字上網,發E—mail,。

  期望特區穆斯林在這塊紅土地上,建樹起一種代表著未來的伊斯蘭文化!期望在美麗的大鵬灣畔,伊斯蘭的旗幟獵獵迎風!讓我們共同祈禱!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