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談進化論?

對一些人來說,達爾文學說或進化論,僅僅屬於一種科學的範疇。從表面上看,這種學說並不直接涉及人們的日常生活。當然,這是一種普遍的誤解。事情並非如此:進化論不僅是生物學框架內的概念,而是形成欺騙哲學的基礎--控制很多人思想的唯物主義哲學。

唯物主義哲學僅僅接受物質的存在,視人類為“物質的堆積”,並且斷言:人類充其量只是一種動物,伴隨其自身存在的唯一準則就是“衝突”。儘管有人利用宣傳手段,聲稱它是現代哲學並具有科學依據,但在事實上,唯物主義只是毫無科學依據的遠古教條。誕生于古希臘的這個教條,被18世紀的一些主張無神的哲學家們搬出來了。然後,唯物主義被19世紀的幾個空想家接受了,例如,卡爾·馬克思、查爾斯·達爾文、西格蒙·弗洛伊德等,他們都是科學的信徒。換言之,馬克思、達爾文、弗洛伊德等理論家利用科學,更正確地說,為了使各學科的分支適應唯物主義哲學而扭曲了科學。

卡爾·馬克思清楚地說明,達爾文學說為唯物主義以及共產主義提供了堅實的基礎。 他在德文版的《資本論》中對達爾文深表同情;而《資本論》被認為是馬克思最偉大的作品。他如此表露了心跡:“……從對查爾斯·達爾文的敬仰到追隨他……。”

19和20兩個世紀,已經成了唯物主義的一個血腥的“實驗舞臺”:基於唯物主義的意識形態(或是與唯物主義角逐但共用其基本原則的思潮),已給世界帶來了持久的暴力、戰爭和混亂。在20世紀,應該為屠殺一億二千萬的生命負責的共產主義,是唯物主義哲學的直接“成果”。雖然,法西斯主義假裝自己選擇了與唯物主義不一樣的道路,但它接受了唯物主義基本的發展觀:通過衝突,實施專制統治,集體屠殺,世界大戰和種族清洗,來達到其罪惡目的。

不僅這兩種血腥的意識形態,深受唯物主義的毒害,而且個人和社會的道德規範,也同時受到了唯物主義的破壞。

唯物主義哲學騙人的訊息在於:把人降低到動物的地位上,並強調人是偶然產生的,從而無需對任何別人負責,進而毀壞了作為人的道德支柱,如:博愛、仁慈、奉獻、謙虛、誠實和公正等美德。於是,在唯物主義"生活就是衝突"的"格言"的蠱惑下,人們眼中的生活,成了一種利益的衝突。這樣,就把生活引向了按照"叢林規則"進行的遊戲。

只要我們回顧唯物主義哲學的歷史--它在過去的兩個世紀中,對造成的人為災難,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派生於這一哲學的每一種意識形態,把人類之間存在的差異歸納為“由於衝突”。這也包括當今的恐怖主義者,他們雖然聲稱是為了維護宗教,但又犯下了殃及無辜生靈的大罪。進化論或達爾文主義,如同完成了智力遊戲中的所有拼圖一樣,對上述哲學起了相當重要的作用。它將唯物主義的哲學蒙上神秘的色彩,並給這一教條戴上“科學思想”的桂冠。這正是共產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的創始人卡爾·馬克思,為了印證自己的世界觀而寫下達爾文主義是“自然科學史的基石”的原因。1

然而,這個基石是腐朽的。大量的現代科學發現表明:那種早已定性並把達爾文主義與科學扯到一起的做法是錯誤的。唯物主義已陷入一個巨大的欺詐中。 科學發現已經駁倒了達爾文主義,並向人們顯示,我們人類自身的存在,不是起源于“進化”,而是“創造”,即真主創造了宇宙、生物和人類。

本網頁正是為了告訴人們這個事實而寫的。該作品自第一次面世以來,從土耳其到許多別的國家,數百萬人已經閱讀並欣賞著這本書。 原書用土耳其語發表之後,已翻譯成了英語、德語、義大利語、西班牙語、俄語、阿拉伯語、波斯尼亞語、阿爾巴尼亞語、馬來語和印度尼西亞語等不同的文字,並獲得世界各國讀者的關注。以上各種語言的翻譯,可在www.evolutiondeceit.com 網站找到。)

同時,在對《進化論的騙局》中的觀點,持反對意見的人們中間也引起反響。2000年4月22日,普及達爾文主義的重要雜誌《新科學家》,刊登題為“燃燒的達爾文”的文章,用近30頁的篇幅介紹了哈倫·葉海雅的作品,稱其著作“已傳遍伊斯蘭世界”,因而他是個“國際英雄”。

在科學界舉足輕重的《科學》雜誌,強調了哈榮·雅荷雅的作品所產生的衝擊與雄辯。2001年5月18日發表題為《宇宙創造說:在亞歐交彙處紮根》(Creationism:Takes Root Where Europe Asia Meet)的文章,指出在土耳其的許多地區,“哈倫·葉海雅的書籍《進化論的騙局》和《達爾文學說的黑臉》,比教科書更有影響力。”該雜誌評估其著作時說,它“在北美以外的地方,發起了最為強勁的反進化論的運動”。

在這場論戰中,雖然維護進化論的期刊注意到《進化論的騙局》所產生的衝力,但仍然不能對該書做出任何科學的答覆。原因當然只是他們不可能答覆。因為,進化論已完全進入死胡同,對此,讀者會從下面的章節中得到證實。在你閱讀本書的過程中,你將發現進化論所講的並不是科學事實,而是偽科學的教條,儘管它以唯物主義哲學的名義,羅織了違背事實的證據和不遺餘力的詭辯。

《進化論的騙局》的英文第八版,通過擴充和更新,進一步證實了這個學說的崩潰。 在本書的最後兩章,你將看到唯物主義已從根本上瓦解了,而且你對世界的看法將有重大的改變。

我們期待著《進化論的騙局》能對150年來,為人們看清欺騙人類的唯物主義、達爾文學說的崩潰有所幫助,並且將提醒我們注意生命過程中至關重要的事實:人類是如何誕生的,我們對創造我們的真主,擔負著什麼樣的責任?

1 Cliff, Conner, "Evolution vs. Creationism: In Defense of Scientific Thinking," International Socialist Review (Monthly Magazine Supplement to the Militant)", November 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