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進化論的沃土

正如我們的檢驗所示,進化論沒有任何科學基礎。但是,世上的大多數人卻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還以為進化論是科學事實。造成這個騙局的最大原因,是媒體對進化論有系統地教化和宣傳。因此,我們也必須論及這種教化與宣傳的特點。

當我們悉心關注西方媒體時,會頻繁地遇見關於進化論的新聞。主要的媒體集團、著名而“高尚”的期刊,在這個主題上推波助瀾。當人們走近他們的圈套時,就會得到這樣的印象:進化論是不容討論的、經過證實的絕對事實。

這類新聞的普通讀者自然地認為,像數學公式一樣,進化論是肯定的事實。這些由主要媒體牽頭的新聞,立刻被各地的報刊收編起來,並以大號標題轉發:“《時代》雜誌報道:一塊填補化石鏈缺口的新化石已被發現”;《自然》顯示:“科學家已攻克了進化論的最後難題。“發現”進化鏈遺失的最後鏈結“毫無意義,因為本來就沒有可以證明進化論的哪怕一件東西。正如我們在前面描述的一樣,他們的一切證據都是假的。除媒體外,科學資料、百科全書和生物學教科書,都是傳播進化論的幫手。


進化論的宣傳品



科普雜誌在進化論中 佔據主導地位, 扮演著鼓動大摹筐 進化論的關鍵角色。

總之,作為反宗教的前哨,媒體和學術機構徹底維護進化論,並把它強加於社會。這種強制教化如此有效,以致它把進化論變成了一種不容質疑的信念;否認進化論,則被當作違背科學和忽視現實的舉動。這也是進化論的許多缺陷曝光後(尤其從20世紀50年代起),甚至連進化論者自己早就承認這些事實後,今天,在科學或傳媒界依然找不到批評進化論的原因所在。

被西方廣泛接受的、最受“尊重的”涉及生物和自然科學的出版機器《科學美國人》、《自然》、《聚焦》、《國家地理》等雜誌,把進化論作為一種官方的意識形態接受下來,並且努力把它當作一個經過證明的事實。


偽裝的謊言

進化論者充分利用了媒體“洗腦”計劃的優勢。很多人無條件地相信進化論,以致他們甚至懶得去問“怎樣”和“為何”了。這意味著為了輕易地誘騙人們,進化論把謊言偽裝起來了。

例如,既是在最“科學”的進化論書籍中,“從水中遷移到陸地”是進化論無需解釋的最大的進化現象,並用可笑的簡單方式加以“解釋”了。根據進化論,生命起源于水,第一種發達的動物是魚。該理論認為,有一天,這些魚不知何故,把自己從水中拋到陸地上(大多數時間,據說是乾旱的原因),這些選擇在陸地上生活的魚,偶然用腳替換了魚翅,並用肺替換了鰓。

大多數進化論的書籍,並沒有告訴我們這是“怎麼”來的。甚至在最“科學的”資料堙A這一荒唐的主張,隱藏在諸如“生物完成了從水到陸地的遷移”這樣簡單的句子堙C

進化論的寓言故事

進化論曾是著名科學家寫給成人的童話。它是完全喪失理性和科學的假想;提出沒有生命的物質,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和職能,去創造複雜的生命。這個漫長的故事,在某些特殊的命題上編造了非常有趣的童話。其古怪的進化童話之一,是刊登在《國家地理》上的“鯨的進化”;該雜誌作為世上最權威和嚴肅的科學讀物而受到廣泛尊重:

6,000萬年以前誕生的鯨魚,其個頭顯然是無與倫比的;它是有毛的四足巨獸,為尋找食物或藏身處,才斗膽進入水中。隨著時間的流逝,變化慢慢發生了:後腿消失了,前腿變成了鰭肢,毛髮變成了又厚又光的鯨皮,鼻孔移到了頭頂,尾巴擴充為鯨爪,身體在水的浮力世界中變大了。1

除毫無科學依據外,這樣的事情也違背自然規律。在《國家地理》上發表的這個童話,暴露了所謂嚴肅的進化論出版物,引人注目的謊言。

進化論的另一童話,是不值一提的關於哺乳動物的起源。進化論者詭辯,哺乳動物的祖先是爬蟲。但是,一旦解釋這種所謂變異的細節時,有趣的講述出現了。其中的一個是:

一些生活在寒冷地區的爬蟲,開始讓身體向保暖的方式發展。當天氣變冷時,它們輸出的熱量提高了;當數值變得更小更突出時,其熱量的損失隨之減少,而且毛皮進化出來了。排汗也是為了調節體溫,是在需要時通過水分的蒸發,給身體降溫的手段。與此同時,小爬蟲們為獲取營養,開始舔食媽媽的汗水。某些汗腺開始分泌愈來愈豐富的分泌物,直到最後變成奶子。於是,這些早來的小傢夥,開始過上了更好的日子。2

像奶子那樣精製的食物,會從汗腺中產生,以及上面的種種描述,純粹是進化論者毫無科學依據的異想天開。.


1 維克多.B.謝弗:《探索鯨的生命》(Exploring the Lives of Whales),《國家地理》第50卷第752頁,1976年12月
2,喬治·伽茂等:《自身之中的湯姆金先生》第149頁,倫敦,1968年。

請問,這種“遷移”是怎樣實現的呢?我們知道,魚離水幾分鐘就無法生存。如果我們假定發生過所謂的乾旱,魚被迫向陸地遷移了;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對魚意味著什麼呢?答案是明顯的:從水中出來的魚,會在幾分鐘內一個個地死去。即使這個過程持續1,000萬年,答案依然相同:魚一定會死去。 因為,像肺這樣完善的器官,不可能在突然“事件”中形成--即通過突變;另一方面,半個肺也是根本無用的。

但是,這正是進化論者的計劃所在。“從水中遷移到陸地”,“從陸地飛躍到天空”和許多所謂的“飛躍”,都以不合邏輯的術語加以“解釋”。至於像眼睛、耳朵等複雜器官的形成,進化論者寧願對此避而不談。

用“科學的”包裝,來影響街上的人們是容易的。你畫一張從水中遷移到陸地的想象中的圖畫,並且用拉丁文給這些水中的動物,起個陸地“後裔”、“中間過渡形式”(想象中的動物)的名稱,然後精心捏造謊言:“真掌鰭魚(Eusthenopteron)先從腔棘目魚(Rhipitistian Crossoptergian)轉變而來,然後轉變成魚石螈屬(Ichthyostega)”。如果你戴上厚厚的眼鏡,穿著白大褂,以科學家的口氣說出這些話,你就一定能說服許多人。因為,一向為進化論效勞的媒體,會很快以贊許的筆墨,將這個重大新聞向世界公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