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的事實

在本書前面的部分,我們分析了主張生命不是被造物的進化論,是完全與科學事實相反的謬論。我們看到,現代科學已通過古生物學、生物化學和解剖學等分類科目,揭示了一個非常明確的事實。這個事實就是真主創造了全部生物。

實際上,為了看清這個事實,我們不必求助於生物化學實驗,也不必仰賴地質發掘中的複雜成果。我們只要觀察周圍的任何生物,就可以看見其中有著超凡智慧的[象。昆蟲或深海中的極小的魚體內,存在人類不曾有過的偉大工藝和設計。連沒有頭腦的一些生物,都可以完美地執行人類無法完成的複雜任務。無疑,支配整個自然的偉大智慧、設計和計劃,向人們展示了創造者--即真主存在的有力證據。真主賦予全部生物以卓越的特性,並向人類顯示真主的存在和能量的明顯[象。

在下面的章節堙A我們只分析自然界無數創造證據中的幾個例子。


蜜蜂與蜂巢的建築奇觀

蜜蜂生產超出它們實際需要的蜂蜜,並且把它儲存在蜂巢堙C大家知道,蜂巢是由大小均等的六棱柱體建成的。你是否想過,蜜蜂為什麼用六棱柱體建造蜂巢,而不是八棱柱體或五邊形呢?

因此,數學家得出一個有趣的結論:“六棱柱體是最大限度地利用已有面積的幾何圖形。”

這種結構的蜂房使用蜂蠟最少,而儲存蜂蜜的容量最大。這十分符合幾何原理和省工節材的建築原理。

建造蜂巢所使用的方法也非常驚人:蜜蜂從兩三個不同的地方,開始建造蜂巢,排成兩三行同時編織蜂巢。雖然它們從不同的地方開始,但憐h的蜜蜂建造同樣的六邊形,然後將它們連接起來,織成了蜂巢,而且在中心“合攏”!六邊形的連接點,如此精巧地銜接在一起,以致看不到後期組合的任何痕[:每個菱形的銳角都是70°32′,每個蜂房的容積幾乎都是0.25立方釐米。還有,它們的建築速度也相當驚人:一個蜂群在一晝夜內能蓋起數以千計的蜂房。

誠然,面對蜜蜂如此非凡的作為,我們不得不承認:確實存在指導這些生物的無上的意志。進化論者想利用“本能”的概念來蒙混過關,並企圖把它說成蜜蜂簡單的一種屬性。然而,如果蜜蜂本能地工作,如果本能支配所有的蜜蜂,並且在毫無資訊溝通的情況下和諧地工作,那就意味著:存在一種統帥這些小動物的“智慧”。

更確切地說,是這些小動物的創造者真主在統領它們,在“激發”它們必須那樣做的靈感。在14個世紀以前,《古蘭經》已經向人們宣告這個事實:

“你的主曾ㄔ僈e蜂:‘你可以在山上和樹上築房,以及人們所建造的蜂房堙C然後,你從每種果實上吃一點,並馴服地遵循你的主的道路。’將有一種顏色不同,而可以治病的飲料,從它的腹中吐出來;對於能思維的民慼A此中確有一種[象。”--《古蘭經》第十六章(蜜蜂):68-69節


傑出的建築師:白蟻

看見白蟻在地面上建造的“宮殿”時,沒有人不會感到震驚。因為,蟻巢是高達5-7米、占地100多平方米的建築奇[。充當保護層的外殼厚50釐米,像石頭一樣堅硬,是白蟻把土粒互相粘連壘成的。蟻巢內部是滿足白蟻各種需要的成熟的系統;由於白蟻身體結構的需要,它們不能在陽光下出現。在蟻巢內,有通風系統、小道、幼蟻房、走廊、生產特殊菌的庭院、安全出口、適合冷熱天氣的房間,總之,應有盡有。更為驚異的是,建造這些神奇巢穴的白蟻,都是盲蟻! 185

先不論這個事實。當我們比較白蟻與巢穴的大小時,就發現白蟻成功地完成了比自己大300倍的建築工程。

白蟻還有一個驚奇的特性:如果我們把建築初期的蟻巢一分為二,一段時間後,白蟻重新將它們合二為一時,就會看到所有的走廊、巢溝和道路,又相互貫穿起來了。白蟻好象從未分離似地、在專一的地方做著它們的事情。


啄木鳥

我們知道,啄木鳥通過啄鑿樹幹築巢。很多人沒有想到的一點是,這些動物如此強烈地用腦袋連續敲擊樹幹時,怎麼不出現腦溢血之類的事?因為,啄木鳥啄擊樹幹所使用的方式,就如人類用腦袋往牆上釘一顆釘子。如果有人冒險想做這樣的事,那麼他在腦震蕩之後,可能引起腦溢血。可是,啄木鳥能在2.10與2.69秒之間,能夠把堅硬的樹幹啄擊38-43次,並且對它毫無影響。

啄木鳥之所以不受損傷,是因為其頭部的結構,是為適應這種工作而造化的;啄木鳥的頭骨上,有一個能降低並緩衝撞擊強度的“減震”系統,其頭骨之間有特別軟化的組織。186


蝙蝠的定位系統

蝙蝠毫無麻煩地在漆黑的環境中飛翔;它們有一個非常有趣的導航系統。我們把它叫做“聲波定位”系統,該系統憑藉聲波的回聲,來判斷周圍物體的形狀。

一個年輕人只能覺察每秒20,000次振幅的聲音。而裝備了特別設計的“聲波系統”的蝙蝠,可以利用每秒50,000與200,000次之間振幅的聲波。它把這些聲波,每秒鐘以20或30次的速度傳向各個方向。聲波的回聲很強,這使蝙蝠不僅知道沿途物體的存在,而且能查明快速飛行的獵物的位置。187


鯨 魚

哺乳動物需要均勻的呼吸。因此,對它們來說,水不是一種非常便利的環境。而作為海洋哺乳動物的鯨魚,用一種比許多陸地動物遠遠有效的呼吸系統,解決了這個問題。鯨魚呼出時,每次釋放它們所用空氣的90%。因此,它們只能需要很長的間隔呼吸。同時,它們有一種叫做“肌血球素”的高度濃縮的物質;它幫助鯨魚在肌肉中儲存氧氣。在這些系統的幫助下,比如長鬚鯨,能潛入500米的深水堙A並且在40分種內,根本不用呼吸地游泳。188 另一方面,與陸生動物的位置相反,鯨魚的鼻孔長在背上,以便容易地呼吸。


蚊子的設計

我們總是把蚊子看成一種飛行動物。其實,蚊子的發育階段是在水下度過的,並且離開水下世界時,所有器官配備了在水外需要的附加“設計”。蚊子開始飛行時,利用能夠探明獵物位置的特殊的感應系統。這些系統像一架裝有熱度、氣體、濕度和氣味探測器的戰鬥機。蚊子甚至還有“根據溫度探測”的能力,以幫助它在黑暗中發現獵物。

蚊子的“咋血”技術,來自非常驚人的複雜系統。由“六面刀片”組成的切割系統,像鋸子一樣地割破皮膚。在切割過程中,蚊子在傷口上分泌出一種使人的表皮組織麻木的物質,因而使人意識不到自己的血正在被吸取。同時,這種分泌物還防止血液凝固,以保證繼續吸血。

即便缺少其中的一個因素,蚊子將不能以血為食,也不能繁衍後代。這種小動物超越的設計,其本身就是創造的明顯證據。《古蘭經》把蚊子作為一個特別的例子,向那些有理智的人們展示真主的存在:

“真主的確不嫌以蚊子或更小的事物設任何比喻;通道者,都知道那是從他們的主降示的真理;不通道者卻說:‘真主設這個比喻的宗旨是什麼?’他以比喻使許多人入迷途。”

--《古蘭經》第二章(黃牛):26


目光犀利的獵鳥

獵鳥有一雙敏銳的眼睛,使之在攻擊獵物時,能夠掌握恰好的距離。另外,它們的大眼睛塈t有更多的視覺細胞,這使眼力會更好。獵鳥的眼睛埵100多萬個視覺細胞。

在數千米的高空飛行的獵鷹,其眼睛能清楚地掃描地球上的動靜。就像戰鬥機從數千米遠的高空,探清它們的目標一樣,獵鷹能察覺到地面上最細微的顏色或運動。鷹眼擁有300度的寬廣視角,而且能把目標圖像放大六到八倍。獵鷹飛越4,500米的高空時,眼睛能夠掃描方圓30,000公頃的面積。它們從1,500米的高度,會容易地識別藏在草叢堛漕艉l。顯然,獵鷹這種非凡的眼睛結構,是特別為這種動物而設計的。

185 Bilim ve Teknik, July 1989, Vol. 22, No.260, p.59
186 Grzimeks Tierleben V鐷el 3, Deutscher Taschen Buch Verlag, Oktober 1993, p.92
187 David Attenborough, Life On Earth: A Natural History, Collins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June 1979, p.236
188 David Attenborough, Life On Earth: A Natural History, Collins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June 1979, p.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