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論簡史

進化論者的思想根源,與古代試圖否認創造事實的獨斷的信條一樣久遠。大多數古希臘的無神論哲學家都為進化論做辯護。當我們回顧哲學史時,就會發現進化論的觀點,是由很多無神論哲學的脊骨組成的。

然而,在現代科學的誕生和發展過程中,並非古代的無神論哲學在起推進作用,而是對真主的信仰起著推進作用。在現代科學的開拓者中,大多數人都相信真主的存在;他們進行科學研究時,把發現真主所創造的宇宙,認知真主的法規,觀察創造過程中的每個細節作為目的。例如,天文學家萊昂納多·達芬奇、哥白尼、開普勒和伽利略,古生物學之父古偉爾、動植物學的先驅林尼厄斯,以及被稱為“最偉大的科學家”的伊薩克·牛頓等,他們在研究科學時都相信:真主不僅存在,而且整個宇宙的產生是真主創造的結果。6 我們這個時代最偉大的天才阿爾伯特·愛因斯坦,是相信真主的虔誠的科學家,並且如此誠懇地說道:“我無法想象一位真正的科學家會沒有深刻的信仰。這種情形可以這樣來表達:沒有宗教信仰的科學是瘸子。”7

現代物理學的創始人之一、德國的物理學家麥克思·普朗克說道:“任何以嚴肅的態度從事科學工作的人必須認識到,進入科學殿堂的門上寫著:你必須有信仰,這是科學家不可或缺的一種品質。”8

進化論是古老的唯物論哲學的再度復蘇,並在19世紀廣泛地得到傳播,是唯物主義哲學的產物。正如我們前面所指出的,唯物主義只是通過物質因素來解釋自然的。由於它一開始就否認創造的存在,所以就斷言每一件事物,不管是有生命的還是無生命的,都不是創造而來的,而是偶然形成的,然後獲得一種有序的狀態。然而,人類的智力結構足以理解該秩序的存在--當他們看到那種秩序的時候。與人類的基本智慧相反的唯物主義哲學,卻在第19世紀中葉提出了“進化論學說”。


達爾文的想象

提出進化論的是一個業餘的英國自然學家,即查爾斯·羅伯特·達爾文。至今仍有人在維護他的理論。達爾文從未在生物學方面接受過正規教育。 他只是個對自然和生物現象感興趣的業餘愛好者。這種興趣激勵他自願乘坐”貝格爾號”(小獵犬號)的英國皇家軍艦,參加了航遊世界的遠征。

1832年,他們從英國出發,在世界不同的地區旅行了五年。特別在經過加拉帕哥斯群島時,各種各樣的生物物種,給年輕的達爾文留下很深的印象,尤其是一些特殊的雀鳥。他認為那些不同雀鳥嘴部的變異,是由於為了適應不同的棲息地而引起變化的。正是這種想法促使他想象:生命與物種的起源,來自於“對環境的適應”。根據達爾文的假設,不同的生物物種並不是真主造化的,而是來自一個共同的祖先,並且為了適應自然環境,結果彼此才產生差異的。


查爾斯·達爾文

達爾文的假說並沒有經過任何科學發現或試驗的檢驗,而是在當時一些知名的唯物主義生物學家們的支援和慫恿下,他及時把它變成了一種自命不凡的理論。根據這個理論,生物的個體先是以最好的生存方式,適應自己的棲息環境,然後再把它們的特性傳承給後代;這些有利的特性逐步累計起來,並把個體轉變成完全不同于它們祖先的新物種。(這些“有利特性”的起源在當時是不得而知的。)按照達爾文的想法,人類是最適應這種體制的產物。達爾文把這個過程稱為“由自然選擇引起的進化”。他認為自己已經找到了“物種起源”:一個物種的起源來自另一個物種。於是,他在1859年出版的《物種起源》一書中,對這種假想做了“破譯”。

當時,達爾文清楚地意識到,他的理論會面對許多不能解答的問題。他在該書“學說的難點”一章堣蓿}承認這一問題。這些“難點”主要是化石記錄,無法用“偶然形成”來解釋的生命體的複雜器官(例如眼睛),以及生物的本能等問題。達爾文希望這些難點能通過新發現來解決;可是,這並未阻止他進一步提出許多毫無根據的解釋。

美國物理學家利普森,對達爾文所提出的“難點”作出以下解釋:

“初讀《物種起源》,我發現達爾文遠沒有像描述的理論那樣,對自己具有信心;例如‘學說的難點’一章,其中就顯示了相當多的自疑。作為一個物理學家,我對他關於眼睛是如何產生的解釋尤其疑惑不解。” 9

達爾文原以為這個理論上的難點,會在科學的發展過程中得到解決;然而,事實上科學更進一步地證實了他的錯誤。

達爾文發展他的理論時,受到了他之前的很多進化論生物學家的影響,特別是法國生物學家拉馬克。根據拉馬克的觀點,生物把他們在生存期間獲得的特性,通過代代相傳、逐步形成了進化。例如,長頸鹿是類似於羚羊的一種動物,為了能吃到高處樹枝上的樹葉,經長期的“努力”,逐步延長了脖子,從而進化成了現在的長頸鹿。達爾文也是利用拉馬克提出的”傳承習慣秉性”的論點,來解釋生物進化的。

然而,達爾文和拉馬克都犯了同樣的錯誤;因為在他們那個時代,對生命的研究仍處在技術原始和水平幼稚的階段。 在當時的科學領域中,例如,遺傳學和生物化學的名稱都不存在。因此,他們的理論必須完全依賴於自己的想象力。

達爾文的種族主義

達爾文最重要但鮮為人知的特點,就是他的種族主義:達爾文認為,歐洲的白人要比其他人種更”高級”。當達爾文推測人類從猿類動物進化而來時,一些人種比其他人種發展得更快,而後者仍保留了猿的特徵。《物種起源》出版後,他寫的《人的來由》一書狂妄地評論了“不同人種間截然的差異。”.1 達爾文在書中認為,黑人和澳洲的土著等同於大猩猩,然後他們將被“文明的種族”及時地“弄死”。他說:

也許在不久的數百年堙A文明的人種將消滅、取代世上野蠻的族人。同時,人猿……無疑地將滅絕。這樣,人類與其最親近的同類之間的差距將加大;如我們所希望的,那時,高加索人、與猩猩一樣低等的猿,將取代目前介於黑人或澳洲土著及大猩猩之間的種類。2

達爾文的這種荒謬想法不僅為社會學所接受,而且還成了“社會達爾文主義”的理念。

社會達爾文主義主張,現有的人種處於“進化階梯”的不同檔次上,歐洲的人種是最“高級”的人種,而許多其他人種仍然具有“猿”的特徵。


1 Benjamin Farrington, What Darwin Really Said. London: Sphere Books, 1971, pp. 54-56
2 Charles Darwin, The Descent of Man, 2nd ed., New York: A.L. Burt Co., 1874, p. 178

當達爾文的書產生一定反響時,一位名叫格雷戈爾·門德爾的奧地利植物學家,與1865年發現了遺傳的規律。在19世紀末,門德爾的發現依然鮮為人知,直到20世紀初,他的發現才成為科學界的重大成果。這就是遺傳學科學的誕生。

那以後,基因和染色體的結構也先後被發現。20世紀50年代,遺傳學資訊中的DNA分子結構的發現,使進化論陷入了巨大的危機之中。因為,生命具有難以置信的複雜性,這使達爾文提出的進化論變得無效了。

這些發展表明,達爾文的理論早該拋入歷史的垃圾坑中。但是,事情並非如此。某些圈子堛漱H們,依然站在科學的講壇上,堅持對進化論進行修補、更新,並且設法把它提升到科學的位置。這些努力的目的,並不是對科學的關注,而是意識形態上的一種圖謀。

6 Dan Graves, Science of Faith: Forty-Eight Biographies of Historic Scientists and Their Christian Faith, Grand Rapids, MI, Kregel Resources. 
7 Science, Philosophy, And Religion: A Symposium, 1941, CH.13. 
8 Max Planck, Where is Science Going?, www.websophia.com/aphorisms/science.php..
9 H. S. Lipson, ”A Physicist's View of Darwin's Theory”, Evolution Trends in Plants, Vol 2, No. 1, 1988, p. 6..

10 Although Darwin came up with the claim that his theory was totally independent from that of Lamarck's, he gradually started to rely on Lamarck's assertions. Especially the 6th and the last edition of The Origin of Species is full of examples of Lamarck's ”inheritance of acquired traits”. See Benjamin Farrington, What Darwin Really Said, New York: Schocken Books, 1966, p.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