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類與哺乳動物的起

根據進化論,生命的起源來自海洋,並且逐步進化成兩棲動物,然後遷移到陸地上的。這個學說認為,兩棲動物進化成爬行動物後,才形成了陸地動物。在生理學與解剖學中,如此的進化是不可能的。例如,在水中孵化的兩棲動物的卵,逐步進化成在乾燥環境下孵化的爬行動物的卵,其沒有可能性的證據大量存在。當我們注意地質記錄時就可以發現,這樣的進化是不存在的:爬行動物與無脊椎動物之間毫無聯繫,也不是以同一“祖先“出現在地球上的。在脊椎動物古生物學方面,就連權威的進化論者、古生物學家羅伯特·L·卡羅爾也不得不接受“早先的爬行動物與兩棲動物有著極大的區別,並且至今仍未發現它們的'祖先'。”44

然而,進化論者注定沒有希望的童話故事,依然沒有結束。他們還面臨著讓陸生動物“飛翔”的難題呢!進化論者相信,鳥類必須是以一定的形式進化而成的,因此,他們認定鳥類是從爬行動物“改造”而來的。但是,陸地動物與鳥類有著完全不同的身體結構,這種逐漸進化而來的解釋也是不合理的。首先,鳥的顯著特性--翅膀,僅僅這一點就使進化論者面臨很大的困境。土耳其進化論者安金·柯儒(Engin Korur)認為,翅膀沒有進化的可能性:“眼睛和翅膀的共同特性在於,只有在它們完全發育了的時候,才能起到有價值的作用。換句話說,殘缺發育的眼睛是看不見的,單翅鳥的翅膀是飛不起來的。至於這些器官是怎樣形成的,仍然是需要說明的自然秘密之一。45

正如我們所見,結構完美的翅膀怎樣形成的這一問題,用連續的偶然突變而形成的解釋,是完全回答不了的;根本沒有辦法解釋,爬行動物的前臂怎麼能在基因不破壞(突變)的情況下,形成了完美的雙翼。而且,進化成鳥類的陸地動物,僅僅擁有翅膀是不夠的;陸生動物缺乏鳥類用於飛翔的其他結構性機制。例如,鳥類的骨頭比陸生動物的輕得多;還有,它們的肺功能是非常不同的;它們有不同的肌肉和骨骼系統,以及非常專業化的心臟循環系統。所有這些機制必須同時並完整的存在,它們不會逐漸通過“積累”來形成。這就斷定陸生動物向飛行動物的進化,是一個荒謬的理論這還帶來了另一個問題:即使我們認為這種不科學的假想是真的,那麼,為什麼還是不能發現一些“半翼”或“單翼”的飛行動物的生物化石,來支援他們的假想呢?從解剖學來看,鳥類和爬行動物有很大的區別。

 

鳥類特殊的肺

鳥類的肺系統和爬行動物的肺系統完全相反。陸生動物都是用同一進氣管道來呼吸的,而鳥類從肺的前面吸氣、從肺的後面呼氣。這種系統是為鳥類在高空飛行時,對氧氣的需要增多而特別“設計”的;這種設計依靠陸生動物的進化是不可能形成的。因為,這兩種肺系統的過渡形式,不可能具備呼吸功能。

 

另一所謂的過渡形式:始祖鳥

面對為什麼找不到“單翼”、“半翼”的動物化石的問題,進化論者們提出了一種特別的動物,他們仍然聲稱那是少數過渡形式中最有名的、叫做“始祖鳥”的鳥類化石。進化論者認為始祖鳥是現代鳥的祖先,它們生活在大約1.5億年以前。其理論認為,在一些名為Velociraptor或者Dromeosaur的小體形恐龍中,有一部分通過進化獲得了翅膀,然後開始飛行。始祖鳥被認為是從恐龍祖先中分離出來,並且開始飛行的第一個生物。進化論者很快把這個故事廣泛地宣傳起來。但是,從對始祖鳥化石的最新研究來看,證明這種動物絕對不是一個過渡形式,而是一種與現代鳥類,有些不同特性的鳥類罷了。至於始祖鳥是不能完全飛行的“半鳥”的觀點,直到最近,進化論者仍不斷提到它,而且認為這個生物的胸腔內缺乏胸骨,這便是它不能持續飛行的最重要的證據。(胸骨是飛行時用來固定胸腔肌肉的一塊骨頭。現今,在會飛行和不會飛行的鳥類中,甚至與鳥類完全不同的哺乳動物蝙蝠,都擁有這樣的胸骨。)

可是,在1992年發現的第七塊始祖鳥的化石,在進化論者中間引起了巨大的震動。因為,在這塊新發現的始祖鳥的化石中,進化論者長時期認為並不存在的胸骨,實際上卻存在著。

《自然》雜誌對這塊化石的描述如下:
“最近發現的第七塊始祖鳥化石,顯示了長期以來所懷疑的、然而從未得到證明的一塊矩形胸骨的存在。這證明它具有強壯的飛行肌肉。” 46
這個發現使始祖鳥屬於不能完全飛行的“半鳥”的說法無效了。
另一方面,始祖鳥作?真正意義上的鳥的最重要的證據之一,就是鳥類的羽毛結構;始祖鳥與現代鳥毫無區別的非對稱的羽毛結構,表明了始祖鳥能完美地飛行。正如著名的古生物學家卡爾·O·鄧巴所說的:“就因為它的羽毛,從中可見始祖鳥顯然屬於真正的鳥類。”47

始祖鳥的羽毛還揭示了另一個事實,那就是該鳥溫血性的新陳代謝。憬狻P知,爬蟲動物和恐龍是隨環境溫度而影響其體溫的冷血動物,而不是獨立調節它們體溫的。而鳥類羽毛的非常重要的功能之一,就是保持體溫。始祖鳥有羽毛的事實顯示,它是需要保持體溫的真正的溫血動物;這與恐龍形成了對比。

進化論者的假想:始祖鳥的牙齒和爪子
:

進化論者把始祖鳥當作一個過渡形式的兩個要點是:它的牙齒和爪子。是的,始祖鳥的嘴埵酗齒,翅膀上有爪子。但是,這些特性並不意味著它與爬行動物之間,有任何一種聯繫。而且,當今存在的兩種鳥類:焦鵑(Touraco)和麝雉(Hoatzin)都有可以抓住樹枝的兩個爪子;它們是完全沒有爬行動物特性的鳥。就憑始祖鳥的翅膀上有爪子,而認定它是過渡形式的主張是無效的;同樣,憑藉始祖鳥嘴堛漱齒,而認定它是過渡形式也是無效的。進化論者利用這些牙齒,證明始祖鳥具有爬行動物的特性,是有意識的欺騙。況且,牙齒並不是爬行動物的一種典型特性。今天,一些爬行動物有牙齒,另一些則沒有牙齒。更重要的一點是,始祖鳥不是有牙齒的唯一鳥類。我們可以確信,有牙齒的鳥類今天已不存在,但從化石記錄看,可以發現與始祖鳥相同及以後的時期內,甚至與我們更近的時期堙A有過這樣一種特殊的鳥種,人們將之分類?“齒鳥”。

最重要的一點是,始祖鳥和其他齒鳥的牙齒結構,完全不同于被說成是它們祖先的恐龍的牙齒。根據著名鳥類學家馬丁(Martin)、施締沃特(Steward)和威茨同(Whetstone)的觀測,始祖鳥和其他齒鳥的牙齒上端是平整的,而且有寬大的牙根。然而,進化論者當成這些鳥的祖先的獸腳亞目食肉恐龍(theropod)的牙齒,卻像鋸一樣的突出,而且牙根狹窄。48

研究人員也比較了始祖鳥和當成它們祖先的恐龍的腕骨,結果並沒有發現它們之間有任何相似之處。49

約翰·奧斯特羅姆,這位聲稱始祖鳥從恐龍逐步進化而來的權威,根據解剖學家塔爾斯坦諾(Tarsitano)、赫克特(Hecht)、A·D·沃克(A.D.Walker)的研究,指出那些存在於這種動物與恐龍之間的“相象”,實際上是錯誤的解釋。50

所有這些結論表明,始祖鳥不是過渡形式,而是只能分類為“齒鳥”的一種鳥類。


始祖鳥與其他古老鳥類的化石

當進化論者花費數十年時間,根據始祖鳥與其他古老鳥類的化石,指出那是始祖鳥從其他古鳥進化而來的最大證據時,而近期發現的化石卻從其他方面使這個假想變得無效。

1995年,中國脊椎古生物學研究所的兩名古生物學家侯聯海(Lianhai Hou)、周中和(Zhonghe Zhou)發現了一塊新的鳥化石,他們把它命名為“孔子鳥”。這只鳥幾乎與始祖鳥同齡(約1.4億歲左右),但它的嘴堮琤豪S有牙齒。還有,它有著與今天的鳥兒一樣的嘴巴和羽毛,有著與現代鳥一樣的骨骼,翅膀上還有與始祖鳥一樣的爪子。被稱為“尾綜骨”的特殊結構,支撐這種鳥的尾毛。 一句話,這種與始祖鳥同齡的鳥(被認為是所有鳥類最古老的祖先,並稱之為“半爬行動物”),與現代的鳥很相似。這個事實使進化論關於始祖鳥,是所有鳥類祖先的說法無效了。51

鳥毛的設計


仔細察看鳥的羽毛,就會發現那是數千根細毛彼此相連的。這種獨特的設計基於空氣動力學原理。

就鳥的骨骼結構而言,鳥類的肺系統和常溫下的新陳代謝,都不同於爬行動物。鳥類與爬行動物之間另一巨大的差別,就是鳥類具有完美形式的羽毛結構,爬行動物的身體覆蓋著鱗片,而鳥的身體上長滿了羽毛。

進化論者考慮爬行動物是鳥的祖先的同時,又聲稱鳥類的羽毛是從爬行動物的鱗片上進化而來的。但是,鱗片和羽毛之間並沒有任何相象之處。

國康涅狄格大學的神經生物學、生理學教授,A·H·布拉士,儘管他是個進化論者,但仍接受這個現實:“就發育而言,每一羽毛的基因結構和組織,外貌形成與軟組織都是不相同的。”1 而且,布拉士教授檢查鳥毛的蛋白質結構後爭議道,那是“脊椎動物所獨有的”特徵。2

沒有化石證據表明,鳥毛是從爬行動物的鱗片進化而來的。相反,如布拉士教授所說的:“在地質記錄堙A羽毛是突然出現的--作為區別鳥類特徵的‘不可否認的獨特’出現的。”3 而且,在爬行類動物中,並沒有發覺它們的表皮結構給鳥類提供羽毛的根源。4 1996年,古生物學家製造了一個“所謂有羽毛的恐龍的化石在中國被發現”的故事,並稱之為“中國始祖鳥”。1997年,人們發現,這些化石事實上與鳥的羽毛結構毫無相似之處。5

另一方面,當我們仔細檢查鳥的羽毛時,發現了用進化論無法解釋的複雜結構。著名鳥類學家艾倫·費都克斯雅(Feduccia)說明:“羽毛具有空氣動力學的功能。它們重量極輕,有足夠的緩慢提速的飛行能力,並且非常容易地恢復到原有的位置。”他在錯誤的進化論學說面前承認:“我無法理解為適應飛翔而設計的這個器官,怎樣會在當初由另一個功能轉變而來。”6

羽毛的設計也使查爾斯·達爾文不得不考慮它們。而且,孔雀羽毛奇妙的美學形態已使他的理論“得病了”(他自己的話)。1860年4月3日,他給朋友阿薩·格瑞的信中寫道:“我記得很清楚,在考慮眼睛的理論時,我渾身發冷,但我已經熬過了這個階段……”。他繼續說:“……現在,一些不重要的生物結構性方面的細節,使我經常感到不舒服。孔雀尾巴上的那些羽毛,我每每注視它們時,使我得病了!”7

這就是進化論無法解釋的奇妙設計--鳥的羽毛。
1. A.H.布拉士著“羽毛的起源”,《進化生物學》雜誌1996第9卷,第132頁
2. A.H.布拉士著“羽毛的起源”,第131頁。
3. A.H.布拉士著“羽毛的起源”,第133頁。
4. A.H.布拉士著“羽毛的起源”,,第131頁。
5. “採集有羽毛的恐龍”,《科學》雜誌第278卷1229頁,1997年11月14日。
6. 道格拉斯·帕默爾《學會飛翔》(“評艾倫·費都克斯雅《鳥的起源與進化》”,耶魯大學出版社,1996年)《新科學家》雜誌第153卷第44頁,1997年3月1日。
7. 諾曼·麥克佩斯《呼喚理性:重審達爾文》的“開場白”,第101頁。波士頓,1971年。]

1996年11月,在中國發掘出另一塊化石,這引起了更大的混亂。侯(Hou)、馬丁和艾倫·費都加(Feduccia)在《科學》雜誌上宣佈,發現了一個命名為“遼寧鳥”、有著1.3億年歲的“老傢夥”。 遼寧鳥有一塊可以支撐飛行肌肉的胸骨--與現代鳥一樣。這只鳥在其他方面與現代鳥也沒有區別。唯一不同的是嘴堛漱齒。這表明這種有牙齒的鳥,根本沒有像進化論者所聲稱的那樣,有一個原始結構。52 就像艾倫·費都加在《發現》(Discover)雜誌婺挭尷漕獐芊G

“這些(遼寧)鳥來自何處?其化石說明它並非來自恐龍。”53

另一個使進化論者關於始祖鳥的主張崩潰的化石是Eoalulavis。Eoalulavis據說比始祖鳥年輕3千萬歲,約有1,2億年,其翅膀結構與當今的一些飛鳥相似,飛起來緩慢。這證明,在1.2億年前,它們和現代鳥在很多方面沒有什麼區別,同樣在空中飛行。54

這些事實再次證明,始祖鳥和與其相似的別的古老鳥類,決不是什麼過渡形式。化石沒有顯示不同的鳥類會相互進化。相反,地質記錄證明,今天的鳥類和諸如始祖鳥的原始鳥類,實際上是同時共存的。但是,其中的一些鳥類,像始祖鳥和孔子鳥都已經滅絕了,僅有一些先存的種類能夠延續至今。

總之,始祖鳥的某些特別的特徵,無法說明它是一種過渡形式的鳥!
事實上,哈佛大學的兩個有名的進化論家、古生物學家斯帝芬·簡·古爾德和奈爾斯·埃爾德雷奇也接受:始祖鳥是形體上具有各種不同特徵的“鑲嵌式的”生命體,但它永遠不能被看作是一個過渡形式。55

44 Robert L. Carroll, Vertebrate Paleontology and Evolution, New York: W. H. Freeman and Co., 1988, p. 198.
45 Engin Korur, ”G驆lerin ve Kanatlarn Srr? (The Mystery of the Eyes and the Wings), Bilim ve Teknik, No. 203, October 1984, p. 25.
46 Nature, Vol 382, August, 1, 1996, p. 401.
47 Carl O. Dunbar, Historical Geology, New York: John Wiley and Sons, 1961, p. 310.
48 L. D. Martin, J. D. Stewart, K. N. Whetstone, The Auk, Vol 98, 1980, p. 86.
49 Ibid, p. 86; L. D. Martin ”Origins of Higher Groups of Tetrapods”, Ithaca, New York: Comstock Publising Association, 1991, pp. 485, 540.
50 S. Tarsitano, M. K. Hecht, Zoological Journal of the Linnaean Society, Vol 69, 1985, p. 178; A. D. Walker, Geological Magazine, Vol 177, 1980, p. 595.
51 Pat Shipman, ”Birds do it... Did Dinosaurs?”, New Scientist, February 1, 1997, p. 31.

52”Old Bird”, Discover, March 21, 1997.
53 Ibid.
54 Pat Shipman, ”Birds Do It... Did Dinosaurs?”, p. 28.
55 Robert L. Carroll, Patterns and Processes of Vertebrate Evoluti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7, p. 28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