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嘉賓專欄 >> 馬恩信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讓“真主至大”之頌詞在穆斯林心中真正起到作用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網絡翻譯    作者:馬恩信 譯
熱度1960票  瀏覽460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3年2月27日 14:39

 

在我們伊斯蘭教中,有許多莊嚴、美妙的頌詞,千百年來,時刻備受虔誠的穆民所傳誦並身體力行。但是,有一部分極為重要的頌詞,在許多穆斯林心靈裡,卻失去了它們的意義及其應有的作用,儘管他(她)們每天都反復地誦讀那些頌詞,究其原因,主要是他(她)們也許沒有懂得,或者習以為常,很少用心去思考那些頌詞的意義,從而未能積極去回應它們的召喚和要求。在那些天天被教胞口誦不絕而被忽視了其重要性質的頌詞當中,特別有一句與“伊瑪尼”(信仰)有關的頌詞,即“真主至大”,阿語是“安拉呼,艾克拜爾”,雖然只是兩個單詞,但是它內容深刻、意義重大,涵蓋真主的全部德性,是伊斯蘭把它作為讚頌真主至高無上、超絕萬物的一個簡明頌詞和伊斯蘭信仰的支柱。阿語稱之為“特給比爾”(俗稱大贊),而這個“特給比爾”,就是真主在命令穆聖向世人宣教時,首先責成穆聖應該稱讚的頌詞。當時真主對穆聖說:  “蓋被的人啊!你應當起來,你應當警告,你應當頌揚你的主宰至大。”  (《古蘭經》74:1-3)真主昭示穆聖:既然肯定了真主是獨一無二、唯一應受崇拜的主宰之後,那麼,人們應該多多頌揚和讚美真主至大。所以真主告訴穆聖:  “你說:一切讚頌,全歸真主!他沒有收養兒女,沒有同他共用國權的,沒有為免卑賤而設的輔助者。你應當讚頌他的尊大。”  (《古蘭經》17:111)

在伊斯蘭國家和穆斯林集居的地區,召喚人們禮拜的“阿查尼”(外宣禮詞——俗稱“班克”)每天要由“穆安津”(宣禮員)高聲反復召喚五次,其內容是:“真主至大!”  (連頌四次)我作證:除真主外,絕無應受崇拜的;我作證: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  (各宣證兩次)快來禮拜!(連呼兩次)快來成功!(連呼兩次)真主至大!(連頌兩次)除真主外,絕無應受崇拜的。”由此可見,“阿查尼”是以“真主至大”這一頌詞開始,以認主獨一的“清真言”而結束。而“真主至大”前後共被讚頌六次,其他宣召詞只各呼兩次或一次。在禮主命拜時,“穆安津”又再宣讀一次,叫做“伊戈麥”(內宣禮詞)。

入拜時,也是以“真主至大”這一“特給比爾”開端,因為教律規定:穆斯林不論禮什麼性質的拜,必須以“真主至大”這一頌詞開始,進入拜功,教律術語稱之為“特給比爾·塔罕裡默”意為:禁戒性的大贊詞。就是說,禮拜者一旦宣讀了這一贊詞之後,那麼,除了全神貫注於禮拜,專心致志記想真主及所誦的經文、贊詞以外,拜前的一切思想、言行,以及世俗生活中的等等事物,對該禮拜者已經作了禁戒,不可再去思索、妄想、妄動。據五大聖訓集的記載,穆聖曾說:“拜功的鑰匙是清潔(大、小淨);拜功的戒律是‘特給比爾’;拜功的啟戒是說‘色蘭目’”。

此外,  “特給比爾”始終貫穿和滲入拜功的許多動作中,而且每一拜中都要重複這頌詞好幾次。據伊本·歐麥爾傳述:“我們有一次正同穆聖一道禮拜的時候,忽然聽到在人群中有一個人誦道: “真主至大!真主至大!一切讚頌,全歸真主!朝夕讚美真主超絕萬物!”穆聖聽聞後問道:“是誰誦讀這些讚頌詞?”那人說道:“真主的使者啊!是我。”穆聖說:  “我為這些讚頌詞感到羡慕呀!樂園之門因它們而大大敞開了。”伊本·歐麥爾說:“我自從聽了穆聖說此話之後,我就常常誦讀這些讚頌詞。”(《穆斯林聖訓實錄》)   

一個穆斯林每逢禮完主命拜以後,都往往要以“特思比哈” (讚美真主)、“特哈咪德”  (一切讚頌,都歸真主)、 “特給比爾”(真主至大)而告終。據布哈里、穆斯林、艾卜·達吾德三位聖訓學家在各自的聖訓集裡都記錄著這段聖訓:“誰在每番拜後,誦‘讚美真主’三十三遍;誦‘一切讚頌,全歸真主’三十三遍;誦‘真主至大’三十三遍。然後,再誦‘除真主外,絕無應受崇拜的;他是獨一無二的,他絕無伴侶,他擁有國權,他應受讚頌,他對萬事是全能的’。以此合計成一百遍,那麼,誰的罪惡,縱雖多如海洋中的浮沫,也將蒙受真主之赦宥。”

一年一度的開齋節那天,全世界的穆斯林都不約而同一致高聲讚頌“真主至大”,從家庭出發,經大街小巷,人們高聲讚頌這一贊詞,不絕口地誦到清真寺,直到會禮、演講終止。在此期間,“真主至大!真主至大!萬物非主,唯有真主;真主至大!真主至大!唯有真主,應受讚頌”這一贊詞,此起彼伏,遙相呼應。當“古爾邦節”來臨之際,整個星期,實際成了“讚頌真主周”。因為依教法規定,穆斯林在此佳節的前後五天之內,人人都要讚頌偉大的真主引導自己,以表示感恩圖報。所以每時每刻都念念不忘這讚頌。特別是阿拉法那天(教曆12月9日),從晨拜後開始,到第四天的晡拜後為止,在這幾天的每次主命拜後,禮拜者都要讚頌真主至大,接連幾次。

由此看來,一位穆斯林,不論在禮拜中或在禮拜外,每天要重複誦讀“特給比爾”(真主至大)這一贊詞數十次之多。但是,我們稍微留心一下,反思一番,這一莊嚴、重大的贊詞,在許多誦讀者的心中和行為方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作用,那麼,我們會發現作用是甚小而微。雖然這一神聖的贊詞,是真主所確定並責成信士在不同的場合,特別是在“阿查尼”  (外宣禮)“伊戈麥”(內宣禮)以及禮拜中要反復誦讀它,以便讓這一贊詞的呼聲如同時鐘一樣不時敲響,以警告真主的僕人們,要時時記住真主的權力,並號召他們歸向真主,喚醒昏聵者,引導迷誤者,制止作惡者,給行善者增加美德。也好讓那些誦讀《古蘭經》的人們在宣禮員宣讀到它的時候,他們以同樣的“特給比爾”來迎接它,學習和培養響應真理,爭先行善,勤于紀念真主,為正義和敬畏互助,抵制作惡、暴虐等情操。正如真主說的: “那遠離崇拜惡魔,而歸依真主者,得聞佳音。你向我的僕人們報喜吧!他們傾聽言語而從其至美者。這些人已受真主的引導,這些人確實是有理智的。”( 39:17-18)

“真主至大”是清高的真主所啟示的一句頌詞,以便使它在世人之間被反復地讚頌,讓人們時時想到真主的莊嚴、偉大、全能,從而使敬畏真主的人們為之而戰慄,為紀念真主而安靜。我們可以看到有一些虔誠的穆民滿懷赤誠和信心重複“真主至大”這一頌詞,好像這句話的聲音,就是澎湃的海嘯,甚至比海嘯還震撼人心,因其意義深刻而有力,已經在他們心裡轟鳴,在他們胸間澎湃,多麼令人激動!

“真主至大”在大地的各方,時時刻刻都被人們反復地讚頌。它時而像一陣清風,從空中徐徐吹拂著寂靜的大地,使它生機勃勃,欣欣向榮;這頌詞是至高無上的真主的福澤,它洗滌著人們生活中的一切泥垢,人類精神上的種種污穢。

“真主至大”如果在小偷的耳際被傳頌而理解的話,不僅他的雙手將會發抖,而且他的身體也將因之而戰慄;他會想到真主比他強大,比他的計謀更精明,比他的隱蔽更神秘,比他的手段更微妙,而且他還應該意識到真主的懲罰,比世俗法庭的判決、監獄的禁錮、徒刑的勞役更嚴厲、更痛苦。因為“他的懲罰確是痛苦的,確是嚴厲的”。  (《古蘭經》11:102)

“真主至大”這頌詞,當其在那企圖犯罪作惡的放蕩者耳際一旦迴響,而記憶真主的美德如果在他心裡還存有一點殘跡的話,那麼,他將會想到真主不眠監視、明察著眾心之隱情,所以真主是徹知他們的隱情和密謀的。 “難道他們不曉得真主是知道他們的隱情和密謀的,是深知一切幽玄的嗎?難道他們不曉得嗎?”(《古蘭經》9:78)無論你們在哪裡,他是與你們同在的,真主是鑒察你們的行為的。(《古蘭經》57:4)“創造者既是玄妙而且徹知的主,難道他不知道你們所隱匿的言語嗎?”(《古蘭經》67:14) “難道你不知道真主是全知天地萬物的嗎?凡有三個人密談,他就是第四個參與者;凡有五個人密談,他就是第六個參與者;凡有比那更少,或更多的人密談,無論他們在哪裡,他總是與他們同在的;然後在復活日,他要把他們的行為告訴他們。真主確是全知萬物的。”  (《古蘭經》58:7)

 “真主至大”這頌詞,如果是一個錢財多、產業大的富豪每天反復讚揚它,或聽到它的時候,他應當想到真主是一切富有者中最富有的,而且是一切恩惠和福利的淵源;真主既能施予,也可拒絕,能使人居高,也能使人低下。所以他不必為自己的富有而驕傲自滿、得意忘形。相反,他應該想到真主說的:“財產和後嗣是今世生活的裝飾,常存的善功,在你的主看來,是報酬更好的,是希望更大的。”(《古蘭經》18:46) “信道的人們啊!你們的財產和子女,不要使你們忽略了紀念真主。誰那樣做,誰是虧折的。” (《古蘭經》63:9)

“真主至大”這頌詞,如果被一位貧窮的穆民反復誦讀,或者當他聽別人誦讀的時候,那麼,他的貧窮就不應使他感到自卑,而且他還應該想到高潔的真主是最強大的、最富足的;他能以自己的卓越和恩惠,使窮人可以戰勝困難,使他們變窮為富,滿足所求。真主已經許應穆民們說:  “如果你們畏懼貧窮,那麼,真主將以他的恩惠使你們滿足,如果他意欲。”  (《古蘭經》9:28)  “難道他沒有發現你伶仃孤苦,而使你有所歸宿?他曾發現你徘徊歧途,而把你引入正路;發現你家境寒苦,而使你衣食豐足。”  (《古蘭經》93:6-8)   

“真主至大”這頌詞,如果被一個身強力壯的人天天誦讀,或當他聽人誦讀它的時候,他就不該因自己的健康而自滿,也不要為自己的體力強盛而受騙,因為偉大的真主既能賦予人們以健康和體力,也能將健康與體力加以剝奪,代之以疾病和衰弱。僅僅因強健體魄,並不值得自豪。因為有許多動物,體強力壯,有如鐵骨銅筋之勢,可是卻未獲得天賦的智力,而且有一些牲畜,體力最強大者,而在識別力方面,卻是最弱者。所以,智力和思維,則是極重要的。正如聖訓所說的:  “堅強不在於把別人摔倒,真正的堅強者,是在發怒時,能自我克制者。”  (《布哈里聖訓實錄》)

“真主至大”這頌詞,如果被一個生病體弱的人反復誦讀的時候,他會突然感到那是一種安慰藥劑,它會使人想到無限博愛、無限慈惠的真主,是眾望所歸者,於是不禁感贊道:  “他是創造我,然後引導我的。他是供我食,供我飲的。我害病時,是他使我痊癒的。”  (《古蘭經》26:78-80)而且那頌詞還會使他聯想到被病折磨得體無完膚的艾優卜先知的堅忍不拔的精神,當時,他曾呼籲真主說:  “痼疾確已傷害了我,你是最仁慈的。”“我就答應他的請求,而解除他所患的痼疾,並以他的家屬和同樣的人賞賜他,這是從我發出的恩惠和對於崇拜我者的紀念。”  (《古蘭經》21:83)

一個欲施行暴政者,如果他聽到人們宣讀“真主至大”這頌詞,並能領會其意義的話,那麼他應該知道,在他上面還有一個無比強大、無比威嚴的真主——安拉,默默監視著他,其懲治是嚴厲的。他應該感到畏懼,應該在真主御前謙卑、有禮;他不該對真主的任何僕人施暴虐待,否則,報復者是強有力的。  “犯罪者,將因他們的形跡而被認識,他們的額發將被系在腳掌上。”  (《古蘭經》55:41)而且平民百姓會詛咒說:  “暴虐者應受至大的真主所懲處!”你是人們對施暴悖道的法老王的口誅聲討,因為他狂妄地聲稱:  “我是你們的至尊的主。”故真主以後世和今世的刑罰懲治了他。  “對於敬畏的人,此中確有一種鑒戒。”  (《古蘭經》79:24-26)真主還對那些妄圖在權力上與真主分庭抗禮的統治者作出宣判:  “他們將被押進火獄,而永居其中,自大者的住處真惡劣!”  (《古蘭經》16:29)      

一個被人們認為軟弱可欺,而深受冤屈的人,在反復誦讀到“真主至大”這頌詞時,他應當堅強起來,想到無形中有一個公道嚴明的主宰,在任何情況下,他都不會喜歡不義,所以受虐待的人應該敢於起來,以自己最大的能力,求助於真主的援助,向欺壓者進行鬥爭。因為他相信:  “在真主那裡的報酬……也歸於能反抗自己所遭的侵害者。.,.…惡行應得到同樣的惡報。”  (《古蘭經》42:36-40)

至於由群眾推選出來擔任清真寺的教長、伊瑪目及寺領導的人們,每天率眾禮拜時,公開高聲讚頌“真主至大”的次數特別多,但是,他們對此頌詞,是否口誦心惟,把自己作為受教胞信任的人,按至大的“真主命令你們把一切受信託的事物(艾瑪那特)交給應受的人,真主又命令你們替眾人判決的時候,要秉公判決”。  (《古蘭經》4:8)他們是否身先士卒,率眾禮拜時,  “在拜中是恭順的,他們是遠離謬論的……他們是尊重自己所受的信託和自己所締的盟約的。”  (《古蘭經》23:2-8)他們是否井井有條地、沉思地依真主之命令“應當規範諷誦《古蘭經》”。  (《古蘭經》73:4)他們是否力行“導人於至善,並勸善戒惡”。  (《古蘭經》3:104)他們是否“應憑智慧和善言勸人遵循主道,你應當以最優美的態度與人辯論”。  (《古蘭經》16:125)他們是否以民主的方式與群眾“商議公事”。  (《古蘭經》3:159)他們是否遵循真主的戒令:  “你們不要傾向不義的人‘以免遭受火刑。’”(《古蘭經》11:113)他們是否全面執行經訓的教導和律例,又或是:“難道他們要求蒙昧時代的律例嗎?”  (《古蘭經》5:50)  “信道的人們啊!你們不要背叛真主和使者,不要明知故犯地不忠於你們所受的信託。”  (《古蘭經》8:27)

“真主至大”是《古蘭經》精神和伊斯蘭教義的高度概括。而《古蘭經》是針對全人類降示的匡世濟民的大憲章;伊斯蘭是所有穆斯林的生活方式,那麼,無論是工農商學兵、領袖與平民、家長與子女、教師與學生、丈夫與妻子,每當自己誦讀“真主至大”這一頌詞時,都應以相關的經訓,來檢查和規範個人的思想和言行,以體現“真主至大”的意義和要求。否則,便是:  “信道的人們啊!你們為什麼說你們所不做的事呢?你們說你們所不做的,這在真主看來,是很可恨的。”  (《古蘭經》61: 2-3)

教法學家拉菲爾說: “在每天的每時每刻之間,伊斯蘭的警鐘,都在用響徹雲霄的‘真主至大!真主至大’之聲鏗鏘敲響,正如每個地方的時鐘打響一樣,以便以它的聲響,在每時每刻之間說出: “真主至大!”並把這一頌詞所包含的活力釋放出來,它似乎在高喊:  “信士們!信女們!如果你們在消逝的那些時刻裡,已經循規蹈矩,言行一致,那麼,你們在未來的時刻裡,更要加緊努力,善始善終,精益求精;如果你們是虛度時光、錯失良機的話,那麼你們應趕快以充滿善行和光明的未來,去彌補已逝的那些惡行累累、黑暗重重的時刻,時間要以時間去抹去,言行要以言行采改變。在我們每個人的生命中,還有一息尚存的話,都是在真主的慈惠裡,還有很大的希望。所以,人人都應珍惜那的一分一秒。”

在每一位信士所掌握的每時每刻之間,都有一個衡量自己生命價值的天平;每當他們聽到“真主至大”的時候,他就可以從那天平上認識到自己的意念,健康與痛苦的輕重程度,正如醫生隨時用體溫表為人們測量健康狀況一樣。

地球上的一天,只是人類生命長河中的一瞬,但是人類生命中的每一秒,幾乎都是以漆黑的夜晚而結束成為一天。所以人們應該將自己的每天按地球五大洲的數字來劃分,因為地球上的一天,是地球的一個形態。有信仰的人把晨、晌、晡、昏、宵中的每部分作為自己的警鐘,由“真主至大”這一頌詞來按時警報。

每天,信士應把自己的功過簿展開,呈現于真主之前,到底在自己終生的時間裡,始終等待著受“真主至大”喚醒的人,將會是怎樣?

在夜以繼日的每時每刻之間, “真主至大”的精神,都在地球上存在著,也都有數以億計的人以同樣的方式回應著“真主至大”,以此,便於人們養成從善如流的優良習慣,以及讓大家在人道主義方面,實現全人類為一個大家庭成員的意義。從而樂意響應那些根植於人們天性中的社會方面的趨善號召。

精神比劣等的無知崇高,比飛逝的時間要有力量。其心靈不以天賦的自尊心來嫌棄卑劣物質,並且不能以堅忍不拔的毅力來承受生活煩惱的人,談不上有真正的宗教信仰。   

“信道的人們啊!你們不要局促不安!這是伊斯蘭的制度,你們不要偏離正教。”這是《古蘭經》的忠告。你們切莫後退,這是真主的慈愛號召。你們不要……只要你們的言談中有“真主至大”,行動中有“真主至大”的實踐,那麼,絕沒有什麼東西還比你們高貴!也絕沒有什麼力量可以戰勝你們!

先知穆罕默德的教生們!伊斯蘭的信徒們!光榮的子女們!你們須知:真主早已在自己的經典中講道:  “尊榮只是真主和使者以及信士們的,而偽信的人們卻不知道。”  (《古蘭經》63:8)

我們大家應當與真主結約:要口誦心惟地讚頌:“安拉乎,艾克拜爾!”  (真主至大!)不但要理解、深思它的意義,還要身體力行,使所欲產生的成果,能付諸現實。如果有什麼狂妄自大的人,企圖迫使我們向真主以外的人卑躬屈膝,我們應當理直氣壯地對他高呼:  “真主至大!”如果惡魔要以種種浮利和欲望來誘惑我們,離開我們的信仰和正教,我們可以用“真主至大”作武器來抵禦和自衛。

最後,讓每位穆民都來向真主常常祈禱說:“主啊!求你使我們向你保持謙恭,在你的尊嚴面前,自感卑微,而在你以外的人物面前,深覺自豪,以此美化我們!求你保護我們,不要使我們有驕傲自大的惡習;不要使我們成為大地上腐敗作惡的人,主啊!求你援助那些恭順你的信士們、信女們,求你以你的權威和全能援助他  (她).們戰勝一切邪惡勢力和生活中的種種困難。你是強勝的主,是賞罰嚴明的主!

【原作者:艾哈默德·史爾巴西  博士】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伊斯蘭 穆斯林
頂:106 踩:95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58 (486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1.01 (417次打分)
【已經有856人表態】
229票
感動
200票
路過
207票
高興
22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