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信仰與功修 >> 禮拜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幫助我們專心禮拜的有效方法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網絡翻譯    作者:網絡轉載
熱度2120票  瀏覽560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3年5月15日 17:07

 

謙恭、專心致志

把謙恭、專心作為條件,有許多證據。如安拉說:“你當為紀念我而謹守拜功。”(二零:14)這裡的命令表義是必須。疏忽與紀念是對立的,在整個拜功中疏忽大意的人,怎能為紀念主而謹守拜功呢?安拉又說:“你不要成為疏忽的人之一。”(七:205)這裡是禁止,禁止的表義是非法。又說:“直到你們明白自己所說的話。”*(四:43)這裡解明瞭禁止酒醉的原因。其實,心不在焉,沉湎於誘惑、沉湎于現世的人,與酒醉同出一理。根據聖訓,禮拜者是在與自己的主密談,而心不在焉的談話根本不是密談。

“信道的人們啊!你們在酒醉的時候不要禮拜,直到你們明白自己所說的話。”(四:43)

毫無疑問,禮拜中誦古蘭、念贊詞的目的是感贊、讚美、懇求、祈禱,而受話者是安拉。疏忽大意的人,心被遮蔽,無法以心眼見安拉,雖然他按慣例鼓動口舌,念念有詞。這離禮拜的宗旨何其遙遠!禮拜的制定,旨在淨化心靈,更新對主的紀念,加深對主的信仰。

或許你會說:倘若你斷禮拜無效,把專心作為禮拜有效的條件,你就違反了法學家們的公決,因為他們除了入拜念至大詞時外,並沒有把專心作為條件。殊不知,法學家們並不關心內心的事,也不能窺測內心的秘密。他們只是按外在行為決定宗教判例,但這僅有助於免除殺戮、免除當局的酌定刑律,至於在後世是否有助,卻不是法學的許可權範圍。

同時,法學家也不可能聲稱那種斷法是公決。蘇福揚.掃勒說:“沒有謙恭的人,禮拜無效。”穆聖說:“僕民雖然禮拜,但其拜功的六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都不被錄寫,而只錄寫他全神貫注過的拜。”(艾蔔.達吾德、奈薩儀等輯錄)假如此話傳自非穆聖以外的人,勢必被稱作一種學派,如何不被堅持呢?傳自虔誠的法學家、後世學者的這類傳述真是舉不勝舉。

正確的作法是回到沙裡亞的諸多依據,那麼,聖訓、聖門弟子言論都明確涉及到這一條件。不過,表面責成方面的判例因人制宜,不可能在整個禮拜中把專心作為條件,因為除少數人外,人們一般做不到這一點。如果不能一概把專心作條件,則必須在提到安拉尊名的時候,哪怕是片刻也要把專心作條件。第一個提到尊名的時刻是念至大詞的時間,故我們只把這一時刻的專心致志作為責成。

總而言之,專心是禮拜的靈魂;這一靈魂的最低要求是入拜念至大詞時要全神貫注。有多少活人呆若木雞,猶如死人?求主襄助我們。

 

禮拜的生命所在

禮拜的意義,有好多種表達方法,但可用六個詞概括之:專心、理解、尊重、敬畏、希望、知恥。讓我們先詳述它,以及它的動因,後闡述具備它的途徑和方法。

所謂專心即讓心靈擺脫禮拜氛圍、禮拜念詞以外的任何干擾,那麼,對禮拜的“言”、“行”的知與實際的言行緊密聯繫起來,使思想不致走神。

理解念詞又與專心不同,或許可專心於念詞,卻不一定專心於對它的理解;所以,我們所說的理解便是領悟念詞的意義。這方面人們不盡一致,因為理解古蘭、贊詞的意義中人麼是參差不齊的。禮拜者在禮拜時可領會許許多多美妙的奧義,它在拜外成為遏制罪惡和淫蕩的有生力量。

尊重是專心、理解之外的又一內涵,是二者的補充。

敬畏是尊重的補充,並且是尊重的延伸。不被人怕的人不稱“威嚴”,而怕蠍子、怕惡劣行為也不稱“敬畏”,怕尊敬的蘇丹課稱“敬畏”。

希望是另一內涵,有多少人在尊重國王、畏懼國王,卻不希望他的賞賜。

知恥,是另一個附加因素,其出發點是意識到怠慢,感覺到罪過。

沒有知恥卻能尊重、敬畏、希望,只有在沒有怠慢行為、沒有罪過的情況下才可能發生。

這六種因素的動因是:

專心的動因是興趣,因為你的心總是傾向於你的興趣,只能專注於你所感興趣的事。無論你對什麼感興趣,心總是偏向那一方面,因為人心生來如此,不由自主。

當心靈沒有專注於禮拜的時候,它並非無所事事,而是漫遊於興趣所及的一切現世事物。因此,除了讓興趣轉移到禮拜上以做到專心致志,別無他法。只有明白我們的終極目標與禮拜息息相關,才能讓興趣轉移過來。這就要堅信後世更好更長久,而禮拜是通向後世的一種途徑。同時,真正認識到現世的微不足道,通過這些方式做到禮拜全神貫注。

至於理解,其動因除了專心,就是善於思考,動腦筋去理解意義。解決它的途徑和專心一樣,並要勤於思考,努力遏制胡思亂想。遏制胡思亂想的辦法是斬斷引誘思路的各種媒介。

至於尊重,它是一種心理狀態,產生於兩種認識:認識到安拉的莊嚴和偉大,這屬於信仰的根本;認識到自身的卑微、渺小,認識到自己不過是受制於主、受主養育的僕人。由這兩種認識產生對安拉的謙恭、示弱、卑躬屈膝,稱之“尊重”。

至於敬畏,也是一種心理狀態,產生于對安拉全能、絕對意志的認識,並意識到自己對此很少注意。同時認識到:即使安拉毀滅了前人和後人,對安拉的權力無損絲毫。一句話,越是增加對安拉的認識,就越增加敬畏。

希望的動因是認識到安拉的仁慈、慷慨,以及安拉的巨集恩,並認識到安拉因禮拜所許樂園的真實性。如果確信了安拉的許約,認識到安拉的慈愛,必然產生希望。

知恥是由於意識到自己對拜功的怠慢,知道自己無法履行主的重大義務;加之認識到人性的弱點、忠誠的欠缺,認識到安拉的莊嚴偉大,安拉全觀人的任何隱秘、心中的一切意念。這些認識一旦真正具備了,必然產生一種心理狀態,謂之知恥。

這便是這些屬性的動因。具備這些屬性的方式便是具備它的動因,因為認識了動因,就認識了具備這些屬性的方法。而這些動因的紐帶便是信仰。

根據我們所述的屬性,人們可分為兩類:一類人完成了拜功,卻一刻也沒有全神貫注;另一類人既全美了拜功,又始終聚精會神。“他們將因自己的行為而各獲得相應等級。”(四六:19)那麼,每個人禮拜的成效取決於其敬畏、謙恭、虔誠的程度。因為安拉看的是心,而不是外在動作。

 

全神貫注的有效方法

信士必須敬重安拉、畏懼安拉、祈望安拉,並對自己的怠慢行為感到害羞。有了信仰,這種心理狀況將會長期保持。當然,這種狀況取決於信念的強弱。禮拜中失去這種心理狀態的原因不外乎思想分散,一念遊移,心靈不在於密談,思緒疏忽於禮拜。

對禮拜心不在焉的起因是胡思亂想。那麼,全神貫注的方法便是遏制那些胡思亂想,而遏制一件事必先遏制那件事的起因。要弄清這一起因:胡思亂想的起因要麼是外部因素,要麼是內在因素。

至於外部因素,耳之所聞,眼之所見,或許會攫取人的注意力,使人的注意力隨之而去,思想跟著走神,被引向其他事物。看是思想波動的原因,隨後一部分思維又是另一部分思維的原因。意志堅強、志向遠大的人,並不受感官的影響,但弱者必然因感官所及而分散精力。

克服的辦法是斬斷這些原因,即降低視線;在黑暗的房間禮拜;眼前不要有任何干擾思緒的因素;接近牆壁禮拜,以縮小視野;避免在有雕刻的地方、有色彩的地毯上禮拜。故此,做功的人總是在可容叩頭的黑暗小屋裡敬拜安拉,那樣更能聚精會神。

至於內在因素,尤為強烈。忙於現世各項事物的人,思維不會停留在某一領域,而是不斷地從一個領域飛向另一個領域,降低視線對他毫無作用。針對這種人的辦法是:強迫自己去理解禮拜中的念詞,讓自己忙於理解念詞的內容而無暇顧及其他。要做到這一點,必須首先做到:入拜前就做好準備,思想上更新對後世的記憶,牢記自己所處的與主密談的位置,意識到在安拉麵前立站的嚴峻,後世清算場的恐怖;入拜前讓思維忙於禮拜而擺脫其他影響,不要為自身留下任何影響思緒的因素。

然而,如果這種“鎮靜藥”無法使他的思緒安靜下來,那麼,只有用“清洗劑”來拯救他了,即從血脈深處消滅病因,這病因就是目睹使人分散精力的各種事物。擺脫那些欲望,斬斷那些因緣,以此來懲治自身。因為凡干擾自己禮拜的因素都是自己宗教的對敵,堅持這些因素比排除它更有害,故應排除它,從而擺脫它的干擾。

艾蔔.傑罕送給穆聖一件上衣,上有圖案,穆聖穿上它,用它做了禮拜。拜後穆聖又把它脫下來,說:“你們把它還給艾蔔.傑罕,它剛才使我疏忽了禮拜;你們給我拿來艾蔔.傑罕的素衣。”(布、穆輯錄)艾蔔.塔萊哈曾在一堵牆邊做禮拜,一隻斑鳩在樹上飛來飛去,引起他的興趣,於是他注視斑鳩片刻,經不知道禮了幾拜。後來他把自己拜中所受誘惑告知穆聖,並說:主的使者啊!這是我的施濟品,你任意安排它吧。(馬立克輯錄)

這是斬斷因緣的方法,其他方法是無效的。至於我們提到的“鎮靜”方法,僅有裨於微弱的欲望,而對於強烈的欲望,“鎮靜”方法不起作用。

 

禮拜每個動作中聚精會神

當你聽到宣禮,心中應浮現複生日召喚的恐怖,從而表裡一致地迅速回應。回應宣禮的人,即是複生日被輕聲召喚者。

清潔:你把它帶到你的拜所,這是你的外層環境;然後帶到你的衣服,這是你的近衛掩體;然後又帶到你的肌膚,這是你的貼身護殼。接著,你不要忽視你的核心——你的本體以及你的心靈;你應當努力洗滌心靈——對你的怠慢表示懺悔、悔恨,並決心不再犯;你應當清潔你的內心,它是你的主觀察的對象。

遮蓋羞體:其意義在於掩蓋你身上的不雅之處,不讓外人看見。你的外在身體是人們要看的地方,那麼,只有安拉洞悉的你的內在的羞體和內心醜態又該如何處置呢?

所以,你應當心系那些內在醜態,要求自己去遮掩它;要知道任何遮掩物蒙蔽不了安拉,只有悔恨、知恥、害怕才能赦免內在的醜陋;對內心羞體的感知,引發內在的害怕和知恥,從而自感卑微、孱弱,你以一個犯了罪並已悔過的僕人身份站在安拉麵前,出於害羞、害怕,你低下自己的頭。

朝向天房:即讓你的臉從其他方向轉移過來,面對天房方向;那麼,讓心從各類事物中轉移過來,只歸向安拉不是一種要求嗎?兩種“轉移”何其遙遠!其實,心靈的轉移才是唯一的目的。

這些外在的動作乃是對內在因素的激發,是對身體各肢體的制約,使各肢體穩定於一個方向,從而鎮定它,使它不致侵犯心靈。倘若各肢體動作越軌、偏向各種方向,則勢必影響心靈,使心靈偏離主的方向。因此,讓你的心同你的身體保持同一方向。

只有使臉離開其他方向,才能面向天房;同樣,只有讓心離開其他目標,才能一心一意歸向安拉。

立站端正:表示安拉麵前人體和心靈同時臣服,所以,讓你的頭——身體的最珍貴部位——謙恭地低下來;頭的低垂,乃提醒心靈要謙虛、卑微,戒驕戒躁;在這裡應記住清算場詢問之日站在主面前的那種嚴峻與恐慌。

同時應該知道,你是站在洞徹你一切秘密的主面前,那麼,倘若你無法完全明白主的威嚴,就當你站在國王面前,甚至你可設想自己受一個清廉的族人的注視,或你渴望使之知道你清廉的人的監督,此時,你的各竅就會安靜,你的身體就會謙恭。

舉意:你決意相應安拉,服從安拉關於禮拜的命令,並決意全美禮拜,遠離破壞禮拜的種種因素;舉意這一切只是虔誠為主,希望主的賜恩,懼怕主的刑法,要求接近安拉,沐浴在發自主的宏恩之中——儘管你行為不端、罪惡累累,主仍然允許你與他密談。

你意識到與主密談的莊嚴與偉大,想想你在與誰密談,怎樣密談,用什麼內容密談?此時此刻,你理應因內疚而額頭出汗,因敬畏而渾身戰慄,因懼怕而臉色發黃。

念至大詞:當你“安拉至大”時,請不要讓你的心靈去否定你的口舌;如果你心中有一樣東西比安拉還大,那麼安拉就會證實你的謊言;倘若在你看來你的私欲勝於安拉的命令,你就認自己的私欲為主、贊私欲至大了,你說“安拉至大”就幾乎成了口頭禪,因為你的心靈絲毫無助於它。加入不懺悔、求饒、期望主的恩賜與赦免,那會是多麼危險的事!

開拜詞:開拜詞開頭你念“我把臉轉向創造天地的主”。這裡不是指外在的“臉”,因為你把臉轉向天房,而安拉超絕於固定方向,何需你把肉臉轉向他。而是說,讓“心臉”轉向創造天地的主。請你思量一下你的心,它是轉向自己家中、街市上的興趣,追隨種種欲望呢,還是迎向天地之主?你要警惕,不要密談一開始你就撒謊、捏造。只有遠離安拉以外的一切事物,才能面向安拉。你要努力把心轉向安拉;如果你無法持續下去,那麼你至少念開拜詞時應真誠無欺。

當你念“中正不偏的穆斯林”一詞時,你應當想到,穆斯林是口舌不傷穆斯林、手腳不害穆斯林的人。如果你不是這樣,你就撒謊了。你要將來決心這樣做,並痛改前非。

當你說“我不是以物配主者”時,你應想到暗藏的以物配主,從而嚴加防範;儘管你自稱不是以物配主者,也要感到內疚,因為“以物配主”或多或少會浸入心中。

當你說“我的生我的死統統為了安拉”時,你應該知道這是舍己為主的僕人的情形;如果說這話的人立站、跪坐是為了今世,那麼,這句話就不符合事實了。

誦念:當你念“我從被逐惡魔上求主護佑”時,你應該知道它是你的敵人,它在伺機使你的心偏離安拉。這是因為,它雖然因放棄一次叩頭而遭棄絕,但它仍對你與主密談,向主叩頭感到嫉妒。那麼,你求庇于安拉意味著你要拋棄惡魔所喜歡的,去幹安拉所喜歡的——不僅僅口頭上如此。

當野獸撲向一個人時,如果這個人紋絲不動,只是心中說:“我求庇於那座堡壘,來躲避你。”那麼,這是毫無作用的,而是要轉移地方,才易得救。追隨私欲(私欲乃惡魔盟友)的人也是這樣,僅僅求護詞無濟於事,而是在念誦的同時決意求庇于安拉的堡壘,來驅逐惡魔的傷害。

要知道,惡魔有時會用這樣的詭計:禮拜中讓你忙於記後世,思考善功,以便阻礙你理解念詞。請記住,凡影響你理解念詞的因素都是蠱惑;鼓動口舌並不是目的,理解意義才是目的。

當你念“奉普慈特慈安拉尊名”時,舉意把它作為誦念主言的吉慶開頭;必須知道,萬事只憑安拉,這裡的“尊名”意指安拉。倘若萬事以安拉為依歸,必然“一切讚頌全歸安拉”,其義是一切感謝全歸安拉。因為一切恩澤來自安拉。誰認為恩澤來自非安拉以外的人,或感贊非安拉以外的人,同時沒有明確這個人受制于安拉,那麼,他所念的“奉普慈特慈安拉尊名”、“一切讚頌全歸安拉”是不完整的;這種不完整,取決於他對非安拉以外的事物的偏向程度。

當你念“普慈特慈的主”時,你心中應該湧現安拉的一切慈愛,明確安拉的仁慈,由此迸發你的希望。

然後,念到“報應日的主”時,你的心中應該激起尊崇與畏懼。之所以尊崇,因為權力只歸安拉;之所以畏懼,是因為報應日的巨大與可怖。

隨後念“我們只拜你”,以更新虔敬之心;表示自己微弱、無能、無法、無力時又念“我們只求你佑助”。應當知道,只有主的佑助,才使你的順從成為可能;恩典歸於安拉,因為他給了你順利,使你得以順從他,並使你有資格與主密談。

接著,應該確定你的祈求,向主提出你最要緊的要求,你說:“求你指引我們正路”,使我們歸向你,追求你的喜悅。隨後對正路作詳細解釋:即主曾恩賜的先知們、篤誠者、清廉者的路,不是主所譴怒的猶太教徒、基督教徒的路。同時,要求主答應,你念“主啊!求你准承”。

當你念了《開端》章時,也就等於加入了安拉所說的行列。穆聖說:“安拉說:我把禮拜一分為二,一半歸我,一半歸我的僕民;我的僕民將擁有自己的祈求。僕民說‘一切讚頌全歸安拉’時,安拉說:他讚頌了我、頌揚了我……”(穆斯林輯錄)

假如你從禮拜中得到的只是偉大、莊嚴的主對你的紀念,你的收穫也就足夠了,更何況你還希望主的回賜和恩賞呢?

同樣,你應該理解你所念的章節的內容,從而不忽視主的命令和禁戒,許約和警告,主的種種教誨,眾先知的資訊,牢記主的恩惠與善待。

這些念詞的內涵取決於理解的各種層次;而理解取決於知識的淵博、心靈的清純,這方面的層次又是千差萬別了。禮拜是心靈的鑰匙,從中顯示出語言的種種奧義。

這是禮拜中念詞及贊詞的要求。

持久立站,則是提醒心靈保持聚精會神的一種形態,時時心系安拉。穆聖說:“禮拜者只要專心致志,安拉就會答應他的祈求。”(艾蔔.達吾德、奈薩儀等輯錄)守護頭、眼,不致偏向其他方向,同樣要守護心靈,不致偏向禮拜之外的事物。

要保持心靈的謙恭;因為表裡一致地避免偏向是謙恭的果實。一旦內心謙恭了,外表也就謙恭起來。

鞠躬、叩頭時應更新對安拉偉大的記憶,你升起雙手祈求安拉赦宥你、使你免遭刑法,然後你以鞠躬再次表達對主的服從和謙恭;你應竭力軟化你的心靈,更新你的謙恭;你借口舌將這種狀態穩定於心中,於是你讚頌你的主,見證他的偉大,你見證他超絕于任何一個偉人和大事;然後你從鞠躬起來,期望主的憐憫,並用你的語言強調心中的希望:“主聽到了對他的讚頌。”

即主答應了感贊他的人。接著,你又進一步去感贊主,你念:“主啊!萬贊歸你。”

然後你倒身叩頭。這是最高層次的柔順:你把自己身體上最高貴的部位——臉——放在最低賤的東西——土地上。

當你把自身置於低賤的位置上時,你應該明白你擺正了自己的位置,可謂落葉歸根了。因為你是從泥土被造,又要回到泥土的。此時,你心中又一次更新安拉的偉大:“贊我至高無上的主清淨。”並重複多次,以示強調。

跪坐時,你應該有禮有節,並宣稱你所念的一切功課、一切美辭統統歸於安拉;同時,一切權力只歸安拉,這便是“太恒亞特”的含義。

請記住穆聖及他的偉大人格,口念:“先知啊!願安拉給你安寧、慈愛、吉慶”。你要真誠希望這些念詞會傳到穆聖那裡,而穆聖會以更好的問候回答你。然後你向自身以及安拉的一切僕民致安,你希望安拉以他的僕民那樣多數量的安詞回答你。

然後你見證安拉的獨一性、穆聖的使者身份;通過兩次“見證”更新與主的盟約。

接著,你在禮拜最後用聖訓禱詞向主祈求,同時要謙恭、虔敬,真誠希望主的答應。你在祈禱時也要替你的雙親、全體信士祈求,出色蘭時舉意向眾天使以及在場的人致安,同時舉意出色蘭結束拜功。

你要感贊安拉,是他使你順利完成了這一順主儀式;你要意識到你在同這次拜功告別,同時意識到或許你沒有機會再禮這樣的拜了。

這是畏主守法者的拜功。“他們在拜中是恭順的。”(二三:2)“他們是謹守拜功的。”(七零:34)“他們是常守拜功的。”(七零:23)

那些人,他們盡自己順主拜主的能力與主密談。讓人們拿自身和這種拜功作一比較,做到它的人理應快慰;失去它的人理應悲傷。應努力進取,常守這種拜功。

至於疏忽大意者,其拜功是很危險的,除非安拉賜他們宏恩。安拉的慈愛是廣博的,慷慨是無量的。求安拉慈憫我們。

要知道,謙恭柔順是信仰的果實,是確信安拉崇偉的必然結果,誰具備了它,誰在拜內拜外都是謙恭柔順的,甚至在獨自一人時亦不例外;謙恭的動因是認識安拉洞徹僕人,認識到安拉的崇偉與僕人的欠缺;由這些認識產生謙恭,而這些認識並不限於拜功。

根據聖訓,拜功或許被記錄一部分,另一部分不被記錄;同時聖訓中提到複生日將用副功拜填補在主命拜的欠缺。*求主使我們成功。

艾蔔.胡萊勒的傳述,穆聖說:“複生日清算僕民的第一項行為便是拜功……倘若主命有所欠缺,主就說:看看我的僕人是否做過副功,就用副功彌補主命的欠缺。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禮拜
頂:98 踩:119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59 (463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66 (435次打分)
【已經有1005人表態】
277票
感動
239票
路過
248票
高興
24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