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教法與律例 >> 教法選粹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穆聖沒有做過的事必定是受禁的和非法的嗎?

熱度4189票  瀏覽863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4年5月06日 11:50

無論是穆斯林中的先賢還是後學,也無論是在伊斯蘭東方還是在伊斯蘭西方的穆斯林學者們,他們都一致公議:穆聖先知放棄做某件事本身,並不是證明這些事物為非法和受禁的途徑。事實上,穆斯林學者們確定某物或某事在教法判律屬於當然、嘉義、允許、憎惡或非法的途徑,按順序分別是:1、有古蘭經明文的規定。2、有聖訓明文的規定。3、有一致公議的判決。4、有類比。

在這之後的其他確定教法判律的途徑,穆斯林學者們之間雖然對之存有分歧,但是這些途徑基本上依照:5、聖門弟子的言論。6、為了防微杜漸。7、依照麥迪那人的行為。8、採納尾缺聖訓為據。9、擇善選擇。10、依據虛弱的聖訓等等被穆斯林學者所認可的立法依據和確定教法判律的途徑。但是在這些依據和途徑中,並沒有以穆聖放棄某事或某物而作為伊斯蘭剖析教法判律的依據。

因此,穆聖放棄某事或某物本身並不是從中剖析教法判律的途徑。這也是歷代穆斯林一致的認識。這一點,為許許多多的傳述和傳聞所證實。

聖門弟子們也從未將穆聖放棄某事或某物的做法,視為穆聖先知禁止某事或某物,甚至也從未將其視為這是穆聖先知憎惡某事或某物。這正是伊斯蘭立教一千多年來,歷代伊斯蘭學者的一貫的認識。

例如,針對在昏禮之前所禮的兩番拜是否為受憎惡的教法判律,伊瑪目伊本·哈茲姆就曾經批評馬立克學派和哈乃斐學派。因為這兩個教法學派認為:艾布·伯克爾和歐麥爾,以及奧斯曼並未在昏禮前禮過這兩番拜。對此,伊本·哈茲姆原話說:這個證據不能夠證明什麼。首先是這個傳述不是連續,是有中斷的傳述。因為傳述線索中傳述人易蔔拉欣,並未和他所傳述的人處於同一時代。而他則是在奧斯曼被害後許多年後才出生的。其次,即便傳述健全,那也不能作為證據。因為這段傳述本身並不能證明說艾布·伯克爾、歐麥爾和奧斯曼他們禁止在昏禮前禮這兩番拜,也不能證明說他們曾經憎惡做這兩番拜。而如果他們認為,放棄那些屬於副功的行為是許可和可行的話,那我們之間不存在放棄。(المحلى بالآثار)

在上述例子中,伊瑪目伊本·哈茲姆並未對聖門弟子放棄昏禮前的兩番拜作過多的剖析,他僅僅說明,只要在沒有其他傳述表明聖門弟子們刻意憎惡這兩番拜的前提下,聖門弟子們放棄這兩番拜功並不能證明什麼。

這是一個說明聖門弟子放棄某事或某物本身不足為證的例子。這個例子正好說明穆聖放棄那些就事務本身而言屬於合法事物時所表明的立場。對此,他在講到晡時後禮兩拜的問題時說:至於阿裡·本·艾比·塔里布的傳述,就其本身來說,並不構成證據,因為該傳述僅僅告知他所知道的穆聖先知——他未曾看到穆聖禮過這兩番拜。阿裡的傳述是真實可信的,但這並不意味著穆聖先知禁止了禮這兩番拜,也不意味著他憎惡禮這兩番拜。

同樣,除了萊曼丹齋月外,穆聖先知從沒有在其他月份全月封齋。但是,這也並非意味著自願封的全月齋必定是受憎惡的齋。(المحلى بالآثار)

在伊本·哈茲姆看來,穆聖先知沒有封過萊曼丹齋月外的全月齋的行為,並不能夠證明封持萊曼丹月外的全月齋屬於受禁止或受憎惡的行為,即便是穆聖先知從未這樣做過。因為,有傳述證實,穆聖先知並未在講壇上宣講過,穆聖只是站在樹樁上宣講,但是聖門弟子們並沒有將站在講壇上宣講視為異端或非法。因此,聖門弟子們為穆聖製作了講壇。(據艾哈邁德、提爾密濟、達裡米傳述)

聖門弟子們絕不會去從事穆聖所禁之事,這是因為他們並不認為穆聖所放棄的事物屬於異端。

穆聖先知在拜功中,放棄了在鞠躬後抬頭中說:主啊,一切讚頌全歸你,無盡的讚頌你(ربنا ولك الحمد حمدًا كثيرًا)……這樣的贊詞。但是聖門弟子們並未將穆聖放棄念這段在拜功中的祈禱贊詞,視為穆聖的放棄必定意味著禁止誦念,否則,聖門弟子怎麼會明知故犯地去從事一件非法而受禁之事呢?而穆聖先知對他們的行為也並未加以責備,並且也未對他們說:你做的好,但是不要再犯;或者禁止他們在拜功中誦念其他的贊念之詞。

同樣,我們知道,教法原理中這樣的原則,在事發當時,其需要闡明的事由不允許推後解釋。而拉菲阿·本·紮爾高所傳述的聖訓說:一天,我們都在跟隨穆聖先知禮拜,當他在鞠躬抬頭中說:“真主確已聽到讚頌者的贊念(سمع الله لمن حمده)”時,有個跟拜的人便說道:我們的主啊,一切讚頌全歸你,無盡的贊詞和美好盡在其中(ربنا ولك الحمـد، حمدًا كثيرًا طيبًا مباركًا فيه)。禮拜結束後,穆聖先知便問:誰剛才念的贊詞。於是這個人回答說:我念的。穆聖先知於是說道:“我看見三十多位天使,他們爭先恐後地搶著記錄下這些贊詞。”(由艾哈邁德、布哈裡、艾布·達烏德、奈薩儀、馬立克在他的《穆宛塔》,以及拜伊哈格傳述。)

聖門弟子畢拉力也未曾將穆聖先知沒有禮洗完小淨後的兩拜視為受禁止的拜功。因此,聖門弟子畢拉力才會在小淨後一直堅持禮上兩拜,而未曾告訴穆聖。當穆聖問畢拉力說:“畢拉力啊,你告訴我在伊斯蘭中,你做過的最好的功修是什麼啊?我確聽到你在樂園中雙腳輕輕走路的聲音。”

畢拉力回答說:“我沒有做個任何最好的善功,我們不過就是在每次主命拜前,洗完小淨後禮上兩拜。”(布哈裡傳述)

我們知道小淨之後的兩拜,在獲得穆聖的首肯之後,成為聖行“遜乃”,但是我們在此處所要證明的是,聖門弟子們對穆聖先知沒有做過的禮拜,或放棄的贊詞,並未就此而視為受禁的非法之舉;我們要藉以證明的是:穆聖先知也沒有禁止聖門弟子們後來的行為與方式。

綜上所述,我們知道,穆聖先知和聖門弟子們,以及前三代先賢們所放棄之事,並不能簡單地視為就是受禁的非法之舉,也不能簡單地判定其必定是受憎惡之事。這也是聖門弟子們對穆聖在世時,對他所放棄的行為的理解,而穆聖也未曾否定聖門弟子們,以及他們之後的學者們對穆聖這一行為的理解。

真主至知!

(侯賽因譯自伊瑪目阿裡·戈瑪網站)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186 踩:166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17 (780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53 (754次打分)
【已經有2303人表態】
615票
感動
564票
路過
568票
高興
55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