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特別關注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對當下肆虐的極端思想和恐怖主義的解讀

熱度3822票  瀏覽801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4年6月07日 12:16

——艾大教法原理學教授訪談錄

【譯者按語:艾資哈爾教法原理學教授,伊斯瑪儀·阿卜杜·拉赫曼博士生于1950年。自艾大畢業後,便長期在艾大擔任教法原理學、經注學、古蘭學的教學工作。此外,他作為訪問學者還多次外派到各伊斯蘭國家擔任伊斯蘭研究課程的教學工作。

善於演講和宣教的他,在教學之餘,還常年在清真寺中擔任伊瑪目和宣講員。

本文是他在去年接受科威特報採訪時的訪談錄,是他作為艾資哈爾一名學者對當下阿拉伯-伊斯蘭世界肆虐流布的極端思想和恐怖主義的中正解讀,值得一讀。譯者不揣文筆淺陋,全文譯出,以飧讀者。】

問:為什麼西方總是把伊斯蘭看作是一個宣揚暴力與極端的宗教?

答:應該注意一個重要的事實,伊斯蘭作為天啟的宗教,要看它的根本和源泉——《古蘭經》和聖訓,而不是看那些聲稱信仰伊斯蘭之人的行為。這些人的某些行為或許會歪曲伊斯蘭本身的形象,讓人以為伊斯蘭宣揚極端,反文明,排斥異己。儘管伊斯蘭教正如其教義指導所揭示的那樣,對這些指控是完全無辜而清白的。某些人對伊斯蘭的宇宙觀和世界觀存在不少誤解;尤其是在9-11事件之後,西方人致力宣傳的伊斯蘭形象,更與事實完全相反。

問:請問恐怖主義這個詞是從什麼時候同伊斯蘭聯繫在一起的?

答:在冷戰結束之後,西方開始宣揚說伊斯蘭是共產主義崩潰之後,西方面臨的新的敵人;而伊斯蘭的威脅部分起源伊斯蘭信徒的極端本性;起源于穆斯林的偏激和對非伊斯蘭生活模式的拒斥;起源伊斯蘭針對非穆斯林的聖戰教義,以及古蘭經所包含的鼓勵穆斯林敵視猶太人和基督徒的教法判律。

持這一理論的西方人,以他們所定義的原教旨主義的伊斯蘭組織的行為來證明該理論的正確性。他們稱這些原教旨主義的伊斯蘭組織的行為,是野蠻的恐怖主義行徑,並將他們所謂的原教旨主義者的行為同伊斯蘭聯繫在一起。因為這些原教旨主義者將他們自身的社會也判定為不通道的社會;並宣導回歸早期的伊斯蘭,排斥所有後期的新生事物。他們中有部分人甚至錯誤地僅承認古蘭經,而否認聖訓。

同樣,持這一理論的西方人,還以伊斯蘭同這些以伊斯蘭命名的組織所製造暴力行徑有聯繫而證明該理論的正確性。如:這些伊斯蘭組織的成員穿著伊斯蘭的服飾,攻擊西方的生活方式,宣導伊斯蘭的生活方式,尤其是涉及到婦女問題上,更提出了完全不同於西方的主張。

此外,還有另一個宣揚恐怖主義同伊斯蘭有聯繫的策源地。這個策源地鼓吹伊斯蘭是西方仇敵的理論;鼓吹穆斯林是邪惡、極端和破壞者的形象。這個策源地就是以色列,以及猶太人中的極端分子。他們指控巴勒斯坦和黎巴嫩那些反對以色列和反以色列政治的伊斯蘭組織是恐怖主義組織。為此,以色列敦促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為以色列提供安全保障,以保護以色列免遭他們所謂的阿拉伯-伊斯蘭恐怖主義的襲擊。

問:是否對伊斯蘭的無知也導致了恐怖主義的蔓延?

答:以伊斯蘭為名號的各種激進的伊斯蘭組織,引用古蘭經文和聖訓,來傳播他們的有毒的思想,但是他們並未對經訓明文作出正確的解釋。此外,當下伊斯蘭各族人民所處的現狀,數百年宗教教育的滯後,以及各族人民的高文盲率,讓數百萬人不會讀也不會寫。這讓他們對伊斯蘭缺乏應有的瞭解與認識。他們同伊斯蘭的聯繫大多是來自道聼塗説。

高文盲率的結果導致了他們分不清是非輕重,黑白緩急。舉個例子來說,現實生活中有許多文盲,他們不知道他們的事情可以用兩個標準來加以衡量——合法與非法。因此,教盲對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的蔓延負有責任。因為極端組織和恐怖組織利用普通人對嚴謹而精細的教門知識的無知,而以自己的私欲妄言和隨意地闡述伊斯蘭這個正教,並利用個人的傳播途徑,持續而不斷地蠱惑和說服他人。正因為他們對教門知識的無知,這些教盲們,他們不知道真正的穆斯林是不可輕率判定他人為悖信者,因為信仰與否完全是內心的事,除了至尊的真主外,這不是任何人可以窺猜得到的。

問:有些宗教主張和觀點被指控為是宗教極端,這些宗教極端在有的時候轉化為了恐怖主義,請問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答:極端分子和恐怖分子認同一些在特定環境下形成的極端宗教主張。這些極端主張,有的通過比擬和猜度的方式而上升到妄斷他人悖信的程度,這些主張明顯違背了伊斯蘭的寬容原則。而伊斯蘭的寬容這是經訓明文中明確規定的,無可辯駁的,建立在確鑿的經訓明文的基礎上的指導原則。

持有這些主張的之人,他們正如真主所說的那樣:各派都因自己的教義而沾沾自喜。23:53)他們因為政治的原因,或個人,或部族的原因而堅持自身的極端理論。這樣的思想就如毛杜迪的思想一樣。當時毛杜迪所生活的印度次大陸,穆斯林遭受重重的迫害,因而,毛杜迪將他所生活的社會判定為不通道的社會。為此,毛杜迪宣導拯救穆斯林,以便讓他們脫離錫克教以及其他宗教對他們的種族屠殺。

問:也就是說,宗教極端主義是恐怖主義衍生的產物?

答:發生在伊斯蘭世界的恐怖主義既不源於宗教極端主義,也不源于原教旨主義,更不為尋求建立伊斯蘭的法治。事實上,恐怖主義就是恐怖主義。恐怖主義在全世界幾乎是眾所周知的,有其特有的組織和團體,在各國和各地都染上了適合於該國和該地區特有的色彩。

如今有人說,恐怖主義已被定性為一種國際化的,種族主義的,脅迫性的武器,其真正的目的是不公開的。有的人認為,恐怖主義已經替代了傳統定義上的戰爭,而那些在幕後遙控和指使這些組織的人,他們則試圖借助恐怖主義實現在過去只有動用軍隊才能夠實現的目標。我們務必認識到,無論是什麼形式的恐怖主義,其本質都是製造恐怖!

問:是否可以採取對話而非對抗的方式,來應對恐怖主義呢?

答:各國政府同恐怖主義的對話並不是最終目標,真正的目標是在對話之後,全民達成對恐怖主義的一致共識。在這之前,一方面應當由法學家和精通教律的學者們主導同恐怖主義的對話,另外一方面,應當由能夠代表國民心聲的政治家們開展同恐怖主義的對話。讓文人學者和思想家們,以及不同學科的領軍人物都參與進來,同恐怖主義展開對話,讓他們的觀點和意見能夠獲得大眾的認同,並以簡單的方式介紹伊斯蘭對諸如協商制、政體、伊斯蘭刑法,以及妄斷他人悖信等問題的立場和態度。

同樣,參與對話的目的也並不要求每位元參與者要為自身立場和態度辯護,或者要求他們拿著恐怖組織的書籍和思想去討論,並作為這個民族的思想家來加以捍衛或者來加以反對;或者僅將對話作為針對恐怖主義而做出的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的回應。

事實上,同恐怖主義分子的對話是不可能,因為恐怖分子早在一開始便已經將對話的大門關閉了,他們將這個國家和人民判定為悖信的國家和人民;他們選擇了以殺人和暴力作為實現目的的兩個途徑。但是,同恐怖主義的對話卻是必須的,因為同恐怖主義的對話有各個層面的對話,對話也是應對恐怖主義的手段之一。

問:有些學者膽大妄為地頒佈教法令,這是否被視為是極端思想蔓延的原因之一呢?

答:這是毫無疑問的。我們看到一些青年人或某些對經注學、古蘭學、聖訓學、伊斯蘭歷史學、伊斯蘭文明略懂皮毛之人,他們隨意注解經文,並通過發佈教法令的方式,自封自己是伊斯蘭的代言人。這是其他宗教中不曾發生過的事情。因為每個宗教都有他們的專家學者,他們一生研究宗教原理和指導方針,對宗教的定義與內涵有著深入的研究和掌握,不增刪一絲一毫。因此,在伊斯蘭思想的輝煌時代,沒有任何一位法學家、經注學家、聖訓學家,在獲得所處時代最著名的學者授予的資質認證之前,會敢於妄加附會和穿鑿,私意解釋真主的經典、穆聖的聖訓。現今,這個資質認證相當於大學畢業證。依照這一邏輯,肆意妄為的極端思想,當沒有人對它加以回應前,持有這些極端思想之人還誤以為,他們才是最有知識之人,最應當按照他們的方式引領伊斯蘭的不二人選。

問:據您看來,該怎麼應對極端思想呢?

答:每個分析過恐怖主義產生的根源和因素之人都說,恐怖主義始於思想,始於思想的入侵和反社會思想和原則的灌輸。同時,還始於對那些支撐極端文化和價值的宣揚,以及對一些基本問題的質疑,如對穆斯林信仰問題的質疑、對判定穆斯林是否悖離自身信仰等問題的質疑……這些都讓那些將自身視為法官沙裡亞法的執法者們,根據經訓明文的表義,而讓他們對那些被他們判定之人擁有了生殺予奪的處罰權。其實,這些人或他們的組織,早已脫離了穆斯林大眾。他們重複著不同時代、不同政治和社會環境下形成的極端思想,而遠離了當代的伊斯蘭社會的現狀,並與之漸行漸遠。他們所根據的是數百年前,學者們對經訓明文本身有著多種不同闡釋中的某一特定解釋,而從不看某些分歧所帶來的思想動盪與離經叛道。不僅如此,在他們看來,這些才是伊斯蘭思想中豐富而充滿活力部分,為每個時代和每個地區的革新和持續提供了保障!這是多麼荒謬的主張和理念啊?!

問:市面上有本名叫《毒書》的書,該書是成為某些穆斯林從中正思想轉變為極端思想的轉捩點和分水嶺,請問您怎麼看這本書?

答:這方面的書很多,不僅在阿拉伯世界各大書店和報亭都有,就是在清真寺和學校中,以及大學校園內都充斥著這類書籍,且售價低廉。類似這樣的書,在前幾年還作為瓦格夫的方式四處散發,並被視為是有益的知識。儘管如此,尚未有嚴厲的措施阻禁這類書籍。

問:是否極端思想隱藏在伊斯蘭的背後,這些極端思想有著怎樣特有的教學方針?

答:極端組織有著自身特有的教學方針。這可以分為幾個階段,而每個階段都有針對年輕人的目的,如讓年輕人失去自由的思想,失去感悟的意志,缺失判定好壞的能力。這個教學方針近乎於全球各級秘密組織所採用的洗腦的方式。

在每個階段,都為那些思想困惑的年輕人所提出的問題加以解答,以消除他們的懷疑和猶豫,手牽手地讓他們接受。於是,這些在家庭、在學校從未找到有人指導他們的年輕人恍然發現,他們在清真寺中原來迷誤了,轉而投身到恐怖主義思想和極端思想的學習中。而極端思想的書籍和老師們早已經做好準備,等著他們的到來。

問:新聞媒體的作用在多大程度上能夠讓穆斯林民族對妄斷他人悖信這一社會現象警覺起來?

答:新聞媒體承擔著艱巨的責任,不僅不應當將那些以伊斯蘭的名義而讓他們的雙手沾滿他人鮮血之人,以及妄斷他人悖信之人作為世人的榜樣和楷模,而且,還應當對他們的思想提高警惕,以免他們誤導他人。同時,新聞媒體還應當注重宣揚那些以中正的思想,能夠代表伊斯蘭的真正的學者們,不讓任何一個恐怖分子出現在媒體上,不讓他們以伊斯蘭的名義來講述他們的罪行。事實上,伊斯蘭與他們的罪行毫無關係。當然,新聞媒體也不妨邀請真正的學者,以伊斯蘭的,正確的指導方針和思想,有禮有節地揭露這些人的醜惡嘴臉,回應妄斷他人悖信的極端思想和恐怖主義思想。

問:我們看到有人主張,在我們當下的現實中,不當推行和實施伊斯蘭沙裡亞法。你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答:在我們當下所處的四分五裂的現實環境下,去直接推行和實施伊斯蘭的沙裡亞法是不妥當的。首先要做到的是,讓世人在心理上接納沙裡亞教法。

(侯賽因譯自科威特報)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167 踩:164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09 (691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55 (676次打分)
【已經有2124人表態】
548票
感動
514票
路過
514票
高興
54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