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人生與社會 >> 社會經緯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白潤生:當今時代我們怎樣信仰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網絡轉載    作者:白潤生
熱度1925票  瀏覽519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4年12月11日 16:15

上海白潤生阿訇的演講

時間:2014年7月8日下午

地點:青海西寧南關清真寺禮拜大殿

兩個星期前,金鏢阿訇通知我,西寧南關清真寺大學生暑期學習班就要開辦了,請我來進行交流。身為阿訇在這尊貴的齋月是不應該離開本坊的清真寺的。但是,一是金鏢阿訇強調必須的來,二是大學生本身也是我非常重視的一個群體,所以安拉的口喚,今天來到了南關清真寺。

因為阿訇說是大學生學習班,所以我講的內容主要針對大學生。大學生群體之所以重要,是由於我們都明白,知識是一種力量。今天世界16億穆斯林在世界上所有的文明,所有的國家、民族中,穆斯林的青年群體最為壯大的,如果有人跟我們(穆斯林)比,誰最年輕?我們可以非常自豪的說:今天的穆斯林最年輕。我們的平均年齡,在一些穆斯林國家30歲都不到,20幾歲,你說年輕不年輕?!現在缺的就是年輕人。所以安拉賜憫我們,給我們一個龐大的穆斯林青年群體——世界上平均年齡最低,年輕人最多的群體。這就是我們穆斯林穩買(群體),穆斯林民族。但是,我們大家也知道一點道理,有些事情並不在於數量的多少,往往取決於品質如何。所以穆斯林的青年,我們在人數上占優了,這是毋庸置疑的,而且將會越來越多,為什麼呢?因為西方也好,東方也好,包括中國在內,他們(非穆斯林)越來越不想生養下一代,他們的出生率在下降,他們不喜歡養孩子,而喜歡養寵物(大笑)。這是穆聖(願安拉福安之)告訴我們的末日跡象的徵兆之一 ,而穆斯林還是喜歡孩子。我們一個兩個孩子根本不夠,三個四個孩子不嫌多。今天早上我們到一個多斯提(教親)家去吃飯,有一個多斯提珊珊來遲,問他為啥遲到,他悄悄告訴說,他媳婦快生了!問他是第幾個了,他說是第六個(大笑)。我們不嫌多。所以我們的平均年齡還會越來越低。但是,我們要注意,我們僅僅在在年輕人的數量上,比別人(非穆斯林)占了好多,占了優勢,但是我們青年人在知識的學習、追求、實踐上,特別是在把知識與信仰的結合上,我們還有很多的缺陷和不足,影響到了我們整個穆斯林穩麥(群體)的發展。我把這次講座分成兩部分,這個問題我今天準備在第二部分上來講,我會提出這個問題,回答這個問題。今天我演講的題目是:當今時代我們怎樣信仰。

第一部分

我們講當今時代,當今時代是怎麼樣的時代、社會,它與以前的以往的世界、時代、社會有什麼根本的不同?首先認識一下今天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

我們這個時代被稱為現代,現代與以往的很大不同就是在器物方面,在科學技術、經濟發展、物質領域,與以往的時代有大大的不同,簡單的資料:上個一百年在科學技術發展領域所做出的重大發明以及人類所進行的經濟和物質的發展,超過了幾千年人類發展的總和。所以,從現代的的科技、經濟、物質領域的資料來講,怎麼讚美它都不為過。而且我們穆斯林也正在享受著科技、經濟發展的成果,我之所以很快的來到甘肅、西寧,印什安拉(安拉意欲)明天我還很快的回到上海,得益於現代化的交通工具如此的便捷。我們現在普遍人人有一部手機,通訊聯絡多方便,異常發達。這些都是現代科技發展,經濟社會發展的結果。我們享受它,我們應當感恩,應當讚美安拉把知識賜給了人類。

安拉在創造阿丹(願安拉福安之)時候,麥倆依開(天使)們有疑惑,依不劣斯(惡魔)很傲慢,但是安拉很明確,我(安拉)要把萬物的知識、名稱告訴阿丹(願安拉福安之),所以,人類與其它的物種相比,以知識見長。而且,我們的知識不斷呈爆炸性的在發展。我在上海曾經遇到一位元做RIT晶片的科技工作者,我們倆聊天,說在電子領域科技將來會有怎樣的發展,他告訴我,大概不用100年,也許有可能把一個電子晶片(裡面有無數的資料)置入人的大腦皮層。什麼意思呢,今天你要查一個資料,你可以上手機、電腦,在手機和電腦上查,電子晶片如果置入大腦,意味著你不用在外麵點了,你用意識控制它,你要查什麼資料,比如說麥加,麥加資料就出來。他說學習的方式將會有一場革命。我說這個有可能嗎?他說現在我們在兩個領域都在推進:腦神經的科技在推進,晶片的技術在推進,這種結合完全有可能。說明未來的知識,科技的發展更加迅猛。我們正處在這樣的一個科技發展,經濟發展,物質領域極大豐富和滿足的時代。當然這不是我今天要講的。我今天要講的是在科學技術、經濟增長、物質領域極大發展的今天這個時代,人類的精神領域、信仰領域、道德領域是不是和科技、經濟、物質的發展同步提高發展了呢?我的回答是:不,恰恰相反。人類的信仰、精神、道德不但沒有和科技、經濟、物質的發展同步發展,而是朝著相反的方向在發展。如果我們不為過的說一句:經濟、物質騰飛了,信仰、道德墮落了。這正是今天我們這個現代社會一個恰如其分的描繪。

上海復旦大學社會科學基礎部主任、上海市倫理學會副會長高國希教授他在一份針對當代中國社會、國際社會及人類社會所做的報告裡有這樣一段話:“科學越普及,信仰的東西就越少;經濟的衝擊力非常強大,市場經濟的彌漫、現代性的興起驅趕了‘宗教衝動力’,只剩下‘經濟衝動力’。在現代社會中,原有的傳統東西沒有了,上帝也被祛魅了,人們無所畏懼了,這便形成了現代人的信仰危機。”所以,剛才我們說,經濟、物質騰飛了,精神、信仰、道德墮落了。這不只是我認為的,也是這位教授對當今社會經濟、科技和信仰所作出的評估。

對當代社會、現代社會學者們、專家們有一個共同的認識,如今的時代是懷疑主義、虛無主義盛行、橫行的的時代。在坐的大學生們在學校裡上通識課時已經接觸到這個了吧?!什麼是現代?什麼是現代性?現代從哪裡開始?現代社會他發出的第一個聲音是什麼?我們說,現代社會要從西方講起,因為從整個國際社會來講,第一個走出中世紀,走進近代、現代社會的是西方。走出中世紀,對伊斯蘭來講,奧斯曼帝國還在中世紀的時候,西方已經率先走進近代、現代了。我們知道有觀點認為中國1840年以前還沒有走出中世紀,1840年以後國門打開,我們才進入近代社會。當然也有學者如朱維錚教授認為明代中國已經走出中世紀了。

現代社會從傳統社會分離出來發出的第一個震聾聵耳的聲音的就是德國哲學家尼采講的:“上帝死了”。這是現代社會的重要標誌。“上帝死了”意味著上帝所帶給人類的《聖經》及由《聖經》建立起來的信仰、道德、文明、禮儀統統死去了,沒有價值了,可以不要這些了。如此以來在西方社會近兩千年的基督教的基礎崩塌了,整體性沒有了。所以尼采緊跟著說:上帝死了怎麼辦呢?我們的精神,現代性的精神就成了碎片,再沒有一個統一的信仰價值來引導我們,指導我們。說到這,或許有同學還不十分的理解。我們舉一些例子就明白就明白什麼叫“上帝死了”,什麼叫精神的碎片,什麼叫沒有統一的價值了。我們以藝術為例,因為在藝術領域現代性的解構是最快的,大家注意,“現代性”它有一個非常擅長用的工具叫“解構”,“解構”就是把人類幾千年來的那種信仰、道德、文明等等所建立起來的精神大廈把它解散掉,這就是“解構主義”。他比馬克思對宗教信仰的批判更為有害。因為“批判”是想要建設一個自己的理論,一個價值體系,針對你進行批判,因此儘管可能是謬誤的,但是他是在嚴肅的探討,他是學術性的。而“解構”呢,它不再建立系統的價值觀,它是隨心所欲的,不負責任的把你認為高尚的有價值的東西一個一個的“解構”掉,破壞掉。

在藝術領域,我們說畫畫吧,畫一幅畫,剛才那位老先生送給我的字畫,有畫軸,有工整的一筆一筆寫出來的書法藝術,這是傳統的,到目前還沒有在書法藝術上進行“解構”。但是在美術的藝術上面做“解構”,怎麼解構呢?你要畫畫,比如說畫一個建築,我們需要寫生,把建築一筆一筆描繪它,窗子是什麼形狀的,陽光是怎麼照射的,這些是美術的基本要求。而解構主義對美術的“解構”是怎樣的呢?他們提出質疑:我們為什麼這樣畫呢?為什麼一筆一筆的描繪它呢?什麼色彩、光線、對比度、角度,為什麼需要這些呢?不需要。解構主義的藝術作品是:一個人領一桶漆,對著一面牆把這桶漆潑上去,潑出了就是作品,是後現代藝術作品。2014年7月1號在倫敦蘇福比拍賣行拍賣一幅作品,一個50多歲西方的女性藝術家,她要拍賣一件作品,什麼作品呢?她睡過的一張床,被子沒有疊,床上有她喝的酒杯,抽煙的煙灰缸,還有她沒有來得及洗的內褲,還有她與男朋友用過的避孕套。就這麼一個破爛玩意,僅賣出220萬英鎊(合2300萬人民幣)的高價。大家知道了吧,什麼是現代性的破壞,“解構”在美術作品中就是這麼體現的。

又比如唱歌,唱京劇要字正腔圓,“解構”它,為什麼唱京劇要字正腔圓?唱一個讓你聽不懂的;寫詩為什麼像李白、杜甫那樣寫詩?唐詩為什麼這樣寫?什麼“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詩還可以這樣寫:“一隻螞蟻  兩隻螞蟻  三隻螞蟻  許多螞蟻”。這叫“梨花詩”——現代詩,後現代的作品。我們國內作“梨花詩”的女作家是趙麗華(編者注:趙麗華,女,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作家,曾擔任第二屆魯迅文學獎詩歌獎評委,兼任《詩選刊》社編輯部主任)。

你們可以看到西寧的街頭穿著牛仔褲的小姑娘,好好的買了一條新褲子,還沒有穿呢,在膝蓋上就鑿兩個洞,看到過這樣的吧?這兩個洞不是她幹活磨出來的。有的褲子你買的時候就有兩個洞,買有洞的褲子,大腿上有一個洞,屁股上有一個洞,膝蓋那兒再來一個洞,看到過這樣的吧?!這就是現代“解構”。我們穿服裝整整齊齊,這是基本的要求和標準,破壞它,所以被“解構”就是破壞,對一切的價值、觀念、高尚的、嚴肅的、認真的東西都進行破壞,而且美取名為“藝術”。你們知道中央電視臺的建築吧,外號叫“大褲衩”,後現代作品就是這樣的,這個建築要扭曲成不同規則的幾何,幹嘛要這樣呢?我們看我們南關清真寺的大殿就是傳統作品,正正方方,這不是現代的,不是後現代的,不是“解構”作品。

在婚姻觀念上,愛情上,兩性關係上,我們知道無論中外,就是西方的基督教,中國的傳統社會都強調“從一而終”,穆斯林也強調婚姻——尼卡哈的神聖性,伊瑪目作證,雖然我們不是完全的遵循“從一而終”,但是安拉最憎惡的一件合法的事情就是太倆格(離婚)。現代的婚姻、兩性的關係是什麼呢?“速食婚姻”,“短、平、快”,“一夜情”,“杯水主義”(口渴了,隨便喝一杯水先解渴;泡茶,不要講什麼茶道,先泡一杯解渴)。婚姻一直以來都是一男一女結合,古老的規矩,任何文明的傳統都是這樣的。現代、後現代性提出挑戰,誰規定一男一女才能成為夫妻?兩個男的、兩個女的為什麼不能結為夫妻?同性戀、同性結婚?我們說《聖經》上不行,《古蘭經》上不行,傳統上不行,越是不行,他們越要打破。因此,美國在堅持了幾十年以後放棄了,奧巴馬總統去年簽署了美國聯邦法:同性戀合法。去年在美國華盛頓大教堂對同性戀開放,牧師在教堂第一次為同性戀的兩個男人舉行了婚禮。不僅普通的美國人有這種同性戀愛好,而且牧師裡也有同性戀者,所以,有兩個牧師同性戀也結婚了。你們可能沒有注意到,去年(2013年)有一個新聞,有一個國家離我們很遠,名字也很冷,叫冰島,他們的總理,一個女總理,我們中央電視臺的新聞這樣播送的:冰島總理攜她的夫人來華訪問。德國外長帶著他的男性的伴侶來華訪問。婚姻原本的神聖性、傳統性被打破,越來越呈幾何級數的形式在增長和發展。

現代性,我們剛才講了,對婚姻、藝術等等的“解構”,現代性對文化的“解構”還有很重要的物件——神聖人物、偉大的人物、神聖的經典進行“解構”。在西方,基督教有非常強的歷史,強到什麼程度呢?一千年以前,一零幾幾年的時候,今天的德國是一個小的公國,選出的國王,義大利的羅馬教皇不滿意,說應該選另一個,但是大家還是選了這個人做了國王。按照西方傳統,國王選出來後要教皇加冕。但教皇拒絕給他加冕,他也不屑一顧,但是兩年以後,教徒們看到怎麼兩年過去了,教皇還不給國王加冕祝福,我們不跟隨你了。他(國王)此時才感到了恐懼,於是在一個大雪紛飛的日子裡,他帶著幾個僕從從德國來到義大利羅馬,教皇聽說他要來,教皇跑了,躲起來了,跑到另一個城堡躲起來了,國王趕到羅馬,再趕到那個城堡,在城堡外面的雪地裡跪了三天三夜,求見教皇,才獲得教皇的原諒。今天的義大利,近年出來個花花公子的首相,就在梵蒂岡的門口,教皇已經失去了原有的權威,教皇一言不發,他不能講話,他只能閉嘴,他只能給他的信徒講一些信仰的東西,不能干政,政教分離,一千年以後完全顛倒了。西方基督教有非常強勢的歷史,有裁判所,對一些科學家動輒用刑,殺死布魯諾四百多年了(編者注:1600年2月17日,在義大利羅馬的鮮花廣場上,宗教裁判所奉教皇克萊門特八世之命,向眾多虔誠的基督教徒宣佈了布魯諾褻瀆神聖宗教的“罪行”(日心學),宣佈了將布魯諾處以火刑的決定,熊熊烈火吞噬了一個傑出科學家的生命)。

西方的基督教有非常強勢的傳統和地位,但是“解構主義者”要挑戰,他挑戰的就是權威、尊嚴和價值觀。基督教崇尚耶穌(爾薩,願安拉福安之),西方怎樣挑戰耶穌這位他們認為的上帝的兒子的權威呢?基督教的信仰是:說阿丹犯罪了,那是原罪,後來阿丹的子孫都有罪了,那是阿丹犯罪的影響,上帝派來了他的兒子,最後他的兒子被綁在十字架上為全人類贖罪了,人再也沒有罪了。當然,我們伊斯蘭教認為,他們在胡說,可是基督教就是這麼講的,西方的基督教徒們就是這麼信仰的,十字架上的耶穌是偉大的、神聖的、高尚的,他死了,他這樣受苦,為我們而死的,因而崇尚他。後現代對這偉大的人物、歷史的人物如何“解構”的呢?怎樣來戲說呢?好萊塢拍了一部電影《十字架上的耶穌》,電影前面拍了和《聖經》裡面講的一樣,耶穌傳教、治病,最後被羅馬人抓了,被猶太人迫害了,綁在了十字架上,綁上了,到了這裡,就開始“解構”:來了一位妓女叫瑪達拉,這是《聖經》裡的人物,耶穌曾經給她宣教,拯救了她,所以妓女瑪達拉來了,來到了耶穌的腳下,給他塗橄欖油(抹橄欖油是聖潔的象徵),耶穌在十字架上綁著,妓女瑪達拉給他腳上抹油,他看著看著他喜歡上她了,不去死了,下來和她結婚了,一起過日子了。羅馬的梵蒂岡天主教、基督教教會都起來反對、抗議。自由,言論自由嗎,你反對什麼?為什麼不可以這麼說?我們大家就知道了,在西方沒有什麼東西不是他們可以挑戰的了,耶穌都可戲說。說到這裡大家要知道,今天世界上只有一本書是不可以被戲說的,那就是《古蘭經》;只有一個人是不可以被戲說的,那就是穆罕默德(願安拉福安之);只有一個主是不可以被戲說的,那就是安拉乎塔阿倆。西方人非常憤怒,耶穌都可以戲弄,為什麼穆罕默德不可以?因此他們畫那些個漫畫(侮辱穆聖的),焚毀《古蘭經》。穆斯林緊緊的捍衛著我們的聖人,我們的《古蘭經》,我們的安拉乎塔阿倆——我們的信仰、全人類的主宰、眾世界的主宰。他們想突破這個底線,而我們一再的抵制,這個抵制是非常有必要的。今天我們一些年輕人受到多元主義的影響,虛無主義的影響,所謂民主自由的影響,我們一些穆斯林青年說:哎呀,現在都什麼時代了嘛,人家畫一畫就讓他畫一畫嘛,時代不同了嘛。不,我們要堅決抵制。如果他們突破這些,伊斯蘭將被他們戲說、“解構”。所以我們在捍衛著我們伊斯蘭聖神的價值觀,同時我們在為人類守護著最後的一片淨地。我們要記著,只有一本書,一個聖人,一個主宰還被我們穆斯林緊緊的守護著。他們(指西方人)所向披靡,沒有什麼不可以被戲說的。他們要把人類的這種幾千年建立起來的精神、信仰、價值,一一的“解構”,一一的破壞,破壞一切,歸於世俗化、一切歸於虛無化,什麼都沒有——認真的東西、嚴肅的東西、高尚的東西統統沒有了。現代性的這種“解構”就是對傳統信仰、道德的徹底的否定,他的“解構”比否定更厲害和毀滅,再也沒有什麼永恆的信仰、永恆的價值。我們都知道:庖丁解牛的故事,一個完整的牛,經過被庖丁解剖後,不再是完整的牛,目無全牛,有的只是一條腿,腿上的一塊肉,一些肢架,支離破碎。所以現代性的危害無孔不入的侵入到我們的生活之中,再也沒有什麼永恆,再也沒有什麼高尚。當他們都“解構”完以後,再也沒有什麼永恆的物件——信仰的追求的時候,這個“解構”慢慢地就轉向人類。那麼人類到底是什麼呢?我們為什麼而存在呢?我們存在的價值是什麼呢?所有的價值觀都被他們“解構”完了,他們最後找不到人的價值了。因此,當尼采喊出“上帝死了”之後三百年,西方又有一個哲學大師福柯,他有喊出了類似的口號:“上帝死了,人也死了”。意思是那個時代的一次革命否定了對上帝的信仰、崇高價值的信仰。人類建立起來的一些理性價值,到今天的這些價值也被否定了,所以“上帝死了,人也死了”,再也沒有什麼信仰,再也沒有什麼追求。人活的意義是什麼?沒有了。緊跟著是什麼呢?這些傳統的價值觀被動搖、粉碎、瓦解了,我們看到中國社會一些現象,比如說孝道,我們有二十四孝圖,子女對父母的孝,現在這個價值觀面臨瓦解。很多很多我們的傳統建立起來的東西,經過這個“解構主義”以後慢慢的被奔潰了。那麼一旦把這些都“解構”完之後,我們人類會進入怎樣的社會狀態中去呢?這就是學者專家們告訴我們的現代性“解構”出現的第二個問題,就是“虛無主義”,就是什麼也沒有了,價值、信仰、道德統統沒有了。人們進入到一個個人的私利的功利的自由主義時代——虛無主義時代。

虛無主義就是人的存在和活動沒有了高尚的意義,他代表的是我們社會的這種悲觀、頹廢的精神,人人以自己的個人化的利益來確定自己的人生生活。用我們穆斯林的話來講:不再相信後世,不再相信有安拉。所以我們現在看到一些穆斯林青年也受到了這種思潮的影響,我們的一些大學(高校)食堂裡還執行著國家的民族政策,設有清真食堂,我們一些穆斯林的孩子在這些學校中學習,他們有時會到清真食堂看一看,今天吃什麼?一看飯菜品質不行,轉漢餐(非清真食堂),千百年年我們穆斯林不能壞口(不吃非清真食品),這個規矩已經無所謂了,他們會說吃了有什麼問題?吃了會生病嗎?吃了會死亡嗎?我們說你信仰不行,他們會說什麼信仰?什麼民族?一切自我,以自我為中心,我感覺好,就好,我不在乎你們的感覺是什麼。這是當下對我們青年人非常大的衝擊和誘惑。在坐的大學生不要忘了,你們正遭受著這種衝擊,一切無所謂,沒有什麼不改變、不可以來“解構”的。虛無主義有歷史的虛無主義,民族的虛無主義,文化的虛無主義,道德的虛無主義,信仰的虛無主義,今天我們的年輕人受到的最大的影響就是道德的虛無主義。

道德的虛無主義對我們的衝擊是一切原有的道德已經不再成為有價值的,榮辱、恥辱、美醜、是非顛倒,那些可恥的事情,人們不以為恥。聖訓說:知恥屬於伊瑪尼(正信)。以往人們讓我們羞恥的事情,在今天不以為恥。比如,我們穆斯林傳統的齋月,齋戒在以往的歷史上,三十年、六十年、一百年以前,在我們青海穆斯林中間,不管你是回族、撒拉族,有沒有在齋月裡不封齋的?不可能有。但是在今天已經有了,他們不再認為這個價值觀很重要。上個星期我在上海,我們滬西清真寺門口有一個牛羊肉鋪,來了個老外,說著半生不熟的阿拉伯語,不知道他是那個國家來的,他要買哈拉裡(合法)的牛肉,哈拉裡!哈拉裡!我趕緊找人給他切肉、稱量,但是他買的很少,那個肉鋪的老闆說,50塊的肉我怎麼給他切呀?我就說給他切,齋月裡面,穆斯林有需要就應該幫,你賠本也應該給他賣,我想這個人買了50塊的肉回去到晚上開齋嘛,這個老闆挖了一塊,還是最好的,因為我在場(畢竟看我面子),肉鋪老闆正在給他打包時,這個年輕老外人出了肉鋪,轉過身去點了支香煙抽上了,大稀奇,你還要什麼哈拉裡,哈拉目有什麼關係,我趕緊說:熱木鑽尼(齋月),掃目(齋戒)。他臉很尷尬,把香煙扔了。他這個表情告訴我,他不是忘了,他本來認為是無所謂的事情,你阿訇還跑來說熱木鑽尼(齋月)、掃目(齋戒),我是知道的。如果是忘記的,哦,他應該表現的很緊張的 ;沒有一點詫異,只是有一點尷尬,他知道是掃目(齋戒)熱木鑽尼(齋月),但對他沒有什麼關係,清真的肉他要吃,安拉的齋戒無所謂,這是一個老外的行徑。那我們中國的穆斯林青年裡沒有嗎?不要說齋戒不封,連哈拉裡(合法)都不管了,比他更嚴重,只是沒有跑到清真寺門口而已。但是我們南關清真寺門口有沒有呢?答案不得而知,如果沒有!一切讚頌全歸安拉!這種榮辱、恥辱、美醜、是非、善惡完全顛倒了,醜的東西不醜了,美的東西不以為美,是非價值觀念全都顛倒了,就是道德的虛無主義。我們說,不可以這樣對待老人,不可空巢老人,我在上海經常批評拉麵店的老闆,你們跑到南方,跑到上海賺錢做生意,你們家的空巢老人,怎麼可以呢?(你們要善待自己家裡的老人)。現在改變了,人們無所謂,什麼愛情、親情、人親、鄉情,這些非常溫暖人心的東西被自己的功利主義、私利變的一文不值,只有為我自己,沒有什麼不可以傷害的。所以虛無主義、“解構”文化對我們穆斯林青年是有非常大的衝擊,沒有什麼信仰,沒有什麼道德需要他們去遵守的。今天整個世界表現出來的就是這樣。前面我講的拍賣的那幅繪有醜陋的、淫蕩的、骯髒的破床字畫,就是這個社會道德價值虛無主義,恥辱、善惡已經被顛倒了的非常好的寫照。

第二部分

我們中國這個社會,大家都看到,上至國家領導人,下至黎民百姓,都看到了公德造到了破壞,所有的行為價值觀都被扭曲。這些我們講出來很痛快、很氣憤,我們穆斯林不要以為和我們沒有關係,其實和我們有很大關係。我們今天的穆斯林,特別是年輕人,正受著這種頹廢思想、虛無主義的影響,我們很多穆斯林的行為是走樣的,既不符合伊斯蘭的傳統,也不符合中國的傳統,也不符合世界文明的標準。上一個月,主麻之後,散了,我下殿來到院子裡,遠遠有一個國外的穆斯林老人站著看著我,我一般下大殿來到院子裡,就要和許多穆斯林打招呼、說話、應酬,這位老人站在哪裡一直等,等我20分鐘左右忙完了後,這位老人走過去我也迎上去,問他是否有事情,問他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他說:他剛才坐計程車到清真寺來做主麻,但是在清真寺對面的馬路上我看到了六個中國的穆斯林,戴著白帽子,他們沒有等紅燈也沒有走人行道,而且直接從中間的欄杆上翻過去了,我坐的計程車剛好路過這裡,司機急刹車,讓他們翻越過去,那個司機在車裡不停的罵罵咧咧,伊斯蘭怎麼怎麼、穆斯林怎麼怎麼。我看到這一幕,我的心被刀刺了一樣。伊瑪目呀,你一定要告訴我們的穆斯林,再不能造次。我們今天正遭受著來自於西方的對伊斯蘭偏見仇恨媒體對我們穆斯林的汙名化,把一件件與穆斯林不相干的事情,醜陋的事情,暴力的事情,貼上穆斯林的標籤,說這是穆斯林幹的,那也是伊斯蘭幹的。而我們穆斯林卻在配合他們,給他們提供了這些東西。大家明白這個道理嘛!人家想辦法找我們的毛病,我們恰恰又越來越多的表現出這些個毛病,不文明就是其中之一。

我們中國今天有一種“三不靠”的穆斯林出現了。一不靠,伊斯倆目的筍奈(聖訓)和伊斯倆目的道德不靠。二不靠,在中國傳統價值觀裡面也有可取之處,比如我們說齋戒,普通的齋戒——你的肚腹、你的性行為要制止,第二種齋戒——你們的手、眼、耳、腳、身體也要齋戒,更高級的齋戒——你的心要齋戒,我們這樣來講我們伊斯倆目的齋戒,在中國傳統裡面也有這樣的——非禮勿視、非禮勿言,正對應我們的第二種齋戒,中國傳統裡面也有優秀的,穆斯林也沒有學好,因為他沒有文化,不靠。三不靠,由西方傳來的也是先進的文明、準則,符合伊斯蘭的,比如說不要亂闖紅燈,我去過歐美許多國家,英、法、美、德,沒有車輛,但是紅燈沒有人過馬路,如果有人闖紅燈過馬路,那一定是Chinese(中國人)。西方的這些是好的,但是這些好的東西,文明的東西穆斯林也沒有學來。我們到西方去,一些旅遊的地方,廁所門口用中文寫著:“大小便後請沖洗”,在外國寫中文幹什麼?在法國寫中文給誰看?給Chinese(中國人)人看,你們大小便後一定沖洗。這不是對我們的侮辱嗎?!難道我們中國人是這樣的嗎?是這樣的。在上海我們滬西清真寺最近就是這樣,我們在齋月前剛剛把廁所修好,我們區政府領導來了後說比他們區政府的好,我說,好就對了,我們穆斯林很注重清潔。自動沖洗的、淨下的,全部裝好,我又擔心人們會不會用,貼標記,寫漢語給我們回回穆斯林看的,寫維吾爾語給我們維吾爾穆斯林看的,我說英語、阿拉伯語不要,人家們已經過關了及格了。寫了字,我想還是不行,他看不懂字怎麼辦?我們有貼上圖示——畫上沖便器,再畫上一個大母指,摁在這裡。我們一共18個,結果,那天從撇什(晌禮)到迪格勒(哺禮),4—5個沒有沖洗,我們一個年輕的朵斯提(教友)去一個一個沖洗,他說阿訇你今天再不講就不得了啦。我們今天在穆斯林中正在出現上述的“三不靠”的人,沒有伊斯蘭的文明道德,沒有文明的修養,沒有中國傳統的文明修養,也沒有世界標準的文明修養。開齋,我們在清真寺裡開齋,就像組織幼稚園的學生一樣,給大家說,老人先來!婦女先來!呵,一個個著急呀,我給他們說廚房裡大大的有,放心好了,怎麼說也不行。我們的問題非常的嚴重,當然更嚴重的還不在這些行為方式上,而在我們的內心,在我們的信仰當中,我們的年輕人中出了很大的問題。兩個月前,在我們清真寺大學生學習班上課結束後,有一個年輕大學生說: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我說:好,你等我一下,我處理完事情。半個小時後我找他,這個大學生在上海讀大學,是西北的大學生,我不說是那個地區的,因為你們知道了會寒心。這個年輕人很認真的給我說:阿訇,你今天講的信仰後世,我怎麼也不相信呢,雖然我們哪裡我爸我爺爺也講,但是到今天我還不相信有後世,人死怎麼有後世呢?這個孩子離你們很近,就是你們家庭中的一員,或許你們的孩子雖然沒有這樣問,心裡就是也許這樣想的,這個孩子只不過說出來了,問出來了,我們有多多少少的孩子在西北長大的,他們心裡面已經沒有這樣的伊瑪尼(正信),只是他們沒有膽量給阿訇提出來。我對大學生是開放性的包容性的,我告訴他們在我的課堂裡,沒有什麼問題不可以提,沒有任何問題是反動的,所以他們才有膽子給我提出這樣的問題。我瞭解過這個孩子所在的村莊是百分之百的穆斯林的村莊。我耐心的給他講了、解釋了。艾裡海目杜力拉黑(一切讚頌歸於安拉),過了一個星期他給我發了一張圖片,他買了好多的巧克力糖,拍了張照片,圖片下方他寫到:我為我自己今天慶祝,我的伊瑪尼(正信)建立起來了,祝福一下自己! 沒有說出來的、沒有問出來的,穆斯林家庭中的孩子還有多少?今天早上班達(晨禮)之後我講的有講的有點激動,也講的有點嚴重了,有人說,一針紮出血來了,這是我有感而發的。這是我在上海看到大西北的孩子,當然上海的孩子就更不必說了(更差勁)。提起大西北,中國的教門是以大西北為標準的,中國的“麥加”(甘肅臨夏)離你們不遠,所以今天我們要提醒,特別是在坐的穆斯林大學生,在我們穆斯林大學生裡面,有許許多多的人還沒有建立起自己的信仰,也不知道怎樣去信仰,不知道怎樣支撐自己的信仰,找不到一個理性的依據。南關清真寺的阿訇、學董們在暑期舉辦這樣的大學生學習班非常及時而且有必要。學習非常必要。我在上海滬西清真寺到今年整整20年,在這20年裡許許多多的穆斯林的孩子,包括在西北長大的孩子,在上海得到了伊瑪尼(正信)。這個時代是頹廢的,精神、道德、信仰上是虛無的,人們追求個性、自由、解放,無所不做。安拉在阿也提(《古蘭經》)裡面警告過這樣的人:“那些自作墮落不義的人,他們追隨自己的私欲、無知的追隨自己的欲望,誰能引導那些安拉使他迷誤的人,他將沒有任何的援助者”。安拉警告我們:“你們切不可追隨你們的私欲,追隨你們所謂的自由的欲望,他會讓你迷誤,偏離安拉的大道,那些偏離安拉的大道的人,他們有著安拉的嚴酷的刑罰,因為他們忘記了復活日報應的那一天。”所以以追求自由名義下追求自己的私欲的人,安拉在《古蘭經》已經有了警告。

大學生們知道,18世紀法國發生了一場大革命,那場大革命的領導者之一羅曼夫人被推上了絞刑架,在她被絞死的那一刻,她說了一句話: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名以行。就是說,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借你的名義而行。我們年輕人標榜自由,標榜自我,標榜個性,不接受經典的教訓、伊瑪目的告誡、老人的教育和傳統的要求,在我們的大學中或者將要走近大學的年輕孩子中,這樣的(穆斯林的)孩子比比皆是,一個一個比的是自己的個性。我們一些孩子在離開青海之前還是蠻淳樸的,整個初中、高中在家鄉還是挺淳樸的,到了大學,受到這些文化的思潮的影響,身邊周圍的人和事的影響,他們也慢慢變的不單純了。

我講了這些以後,你們不要產生這樣一個誤會:呵,白阿訇這樣講了,我們不要讓孩子讀大學了。這是錯誤的,大學已經要讓孩子讀,而且還要讀好。但是我們要提醒自己的孩子,大學裡面有陷阱的。這些話不是我說的,美國著名的思想家布魯姆,1987年寫了一本書,書名《大學》,就是給美國大學生寫的,他認為現代大學生的道德已經崩潰了,缺乏家庭教育和引導,又沒有經典的解釋給他們,道德被邊緣化。我們不要害怕大學。我們有一位新疆的回族孩子,她一心想上大學,本來和父母講好的,只能考新疆的大學,可是她學習成績好,不小心考上了上海的大學,家裡堅決不讓她去上,父母認為,去上海上大學你還不壞口呀!(編者注:吃非法食品),堅決不同意,這個女孩叫法土買,她哭、求、動員爺爺奶奶及親戚去說,總算父母同意,但再三叮囑:不能壞口啊!不能胡吃啊!所以她到大學報導後,趕快把學校的清真食堂去看,看了後覺得還是可以的,拍了照片給她父母發過去,家裡人一看,哦,有清真食堂,那好!那好!(父母放心了)。這個同學聽說星期六在清真寺有學習班,她也來了,她從阿拉伯語字母開始學習,從伊瑪尼(正信)開始學習,在第一學年學習結束後,她做上了乃瑪子(禮拜),她會讀亥聽(編者注:《古蘭經》精選),放假回家她戴上了蓋頭,她的爸爸到烏魯木齊火車站去接她,唉!怎麼戴著蓋頭回來了?你是讀大學還是念經?精著頭去上大學,戴著蓋頭回來了,爸爸覺得很奇怪。她告訴她的爸爸:我既上大學,又在學習信仰,上海的清真寺裡有學習班。回到家,她對他爸爸說:你再不能只做主麻的鄉老,阿訇講過的,這樣的伊瑪尼(正信)是危險的,你要禮拜。她爸爸不以為然。有一天她爸下班回來,沙發上一坐,打開電視,她到洗手間,灌了一湯瓶水,站在了她爸和電視機中間遞給她爸爸,讓爸爸洗小淨。父女倆僵持了足足十幾分鐘,她媽媽出來解圍了,嗨!你起來洗一洗嘛,孩子說的也沒錯嘛,做乃瑪子(禮拜)嘛,她爸爸很無奈,在非常不情願的情況下,起來去洗小淨,做了乃瑪子(禮拜)。她又對她媽說:您也洗。班達起來,她敲爸媽的房門:起來,洗,做乃瑪子(禮拜)。這一家人在她的督促下開始做乃瑪子(禮拜),她的親戚們也慢慢做起了做乃瑪子(禮拜)。所以我們說上大學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不知道大學以及進入大學之後迷失自己。社會有風險,但是我們還要闖社會。安拉在古蘭經裡面告誡我們:法斯比海(堅韌),你們要堅韌,堅韌住各種各樣的困難的考驗,還要接受來自於各種快樂幸福的考驗。講起這個考驗,北京來的何老師何鳳珊老師,我在北京學習時,他給過我許多的教導,其中給我有一句非常重要的啟迪,一直伴隨著我,我不敢說我把它作為座右銘,但是真的,在時時的提醒我,什麼是考驗:考驗就是“威逼利誘”。穆斯林要遇到的考驗就是這四字。我深以為然,而且我一直奉為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教導。這是前輩對我們後輩的提醒,“威逼”就是當困難來臨了,災難來臨了,你能頂的住嗎?伊瑪尼(正信)、耶給尼(誠信)夠不夠;“利誘”當利益的誘惑來臨了,你能頂的住嗎?耶給尼(誠信)夠不夠?所以安拉要我們堅韌,法斯比海(堅韌),忍受住這個時代和社會對我們信仰的挑戰,“威逼利誘”。

安拉的應許——安拉答應我們的一定是真的;安拉答應我們——在今世當好安拉的僕人,在後世安拉完全完全的加倍的惠賜我們,不要懷疑,這是真的,一定會實現的。為了獲得安拉給我們的應許,我們應做的是什麼呢?前面我講的法斯比耶(堅韌),忍受著社會生活對我們的誘惑、考驗。“你們千萬不要被耶給尼(誠信)不堅定的人,讓你們也變的輕率起來”。我們身邊充滿了伊瑪尼(正信)不堅定的人,耶給尼(誠信)不堅定的人,在教門的遵守上,他們很隨便,不講究,不特格哇(敬畏安拉)。我們現在看到很多人來做主麻了,做太熱委海(齋月的休息拜)了,但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禮拜中的恭敬、特格哇(敬畏安拉)哪裡去了?人來了,心不在。著急呀,一會兒看看表,還有半小時!太長了!怎麼還有20分鐘!哎呀!那個著急呀!好像他馬上到天堂去了。這種現象是不是真的?所以我建議在禮拜大殿裡大家不要戴手錶,大殿裡的鐘也拿掉,不知道時間多好呀!我們這個大殿裡掛著兩個鐘,大家一出賽倆目就看,哦,總算散了,艾裡海目杜力倆黑(萬贊歸於安拉)。這對我們阿訇們也是一個警告,有人會說,阿訇們都這樣了,我們瞎漢(教盲)算什麼?滿拉們都這樣了,我們瞎漢(教盲)算什麼?老年人都這樣了,我們年輕人算什麼?大家都來這樣比,比誰比誰更不特格哇(敬畏安拉),不是競相為善,而是競相為更差。阿訇差,我瞎漢(教盲)更差;老的瞎漢(教盲)差,年輕的瞎漢(教盲)更差;男人差,女人更差。

在社會思潮對我們嚴重衝擊的情況下,我們一定要堅守住伊瑪尼(正信),特別是在坐的年輕的大學生們,如果你們今天還沒有建立起伊瑪尼(正信),不要著急,我知道在許多大學裡面有穆斯林青年活動小組,你們要參加,我們許多大學生在大學裡面參加了伊斯蘭的學習,得到了挽救。你們在寒、暑假到南關清真寺好好學習,伊瑪尼(正信)還不夠堅定的,通過學習要慢慢建立和堅定起來。因為今天的穆斯林的穩麥(群體)需要你們,我們穆斯林需要你們。因為穆斯林民族正在苦難當中。

我們南關清真寺金碧輝煌,白天開著這麼多的燈,我們有條件,我們隨代格(施捨)多。但是我們要想一想敘利亞的穆斯林,巴勒斯坦加沙的穆斯林,那些在苦難中的穆斯林,連乾淨的水、果腹的食物,都是非常非常的困難。我們生活在恩典當中,那麼許多的穆斯林的地方需要我們來奮起,來復興,要靠我們的年輕人。

艾裡海目杜力倆黑(萬贊歸於安拉),我們今天的穆斯林儘管處在困難之中,但是還是有非常大的發展。最近有一本美國版的書出來了,這本書是展望今後發展的世界,這本書的書名是《孤單的美國:穆斯林化的歐洲與西方的衰落》,這是美國的一位專家編寫的,他們看到了穆斯林在這個社會中的發展,在西方的發展,很多人都看到了這一點,其中1997年英國一位著名的學者——他被認為20世紀最後一位人類學的專家,頂級的教授,叫蓋爾納,他寫了一本書《民族主義》,在這本書的第十四章裡面,他寫到:在20世紀發生的最重大的意識形態領域的兩件事情是,一是馬克思主義在歐洲的失敗,蘇聯解體,東歐社會主義整盤崩潰。二是伊斯蘭的復興,不弱反強,在一些地方真的復興了。我們的一些穆斯林大學者們講,穆斯林世界沒有伊斯蘭,而歐洲有伊斯蘭,在歐洲我們的穆斯林在非常努力的發展伊斯蘭,我們看到,最近英國首相卡麥隆在齋月有個講話,表彰了英國的穆斯林的貢獻,英國千分之二的穆斯林群體是英國慈善公益捐款最多的群體。我們上海有個漢族大學生女孩在英國留學,在英國入的教(伊斯蘭),學習了伊斯蘭,去了約旦讀了《古蘭經》,現在在埃及,她在英國的時候,受到穆斯林的影響,在英國里茲大學加入伊斯蘭,她告訴我說,在英國每年舉行一次大型慈善義賣活動,十幾萬人到一個城市,進行義賣,其義賣得來的錢捐給貧困人,在這個義賣活動中穆斯林參與人數最多,三天的活動,能得到百萬英鎊,現在這項活動搞的越來越大。我有一個朋友去了比利時國(我們國家領導人剛剛去哪裡訪問,歐盟的總部布魯塞爾),回來他告訴我,白阿訇呀,他感到非常奇怪,比利時是歐洲的,在歐洲總部所在地有那麼多穆斯林呢?!戴頭巾的、穿袍子的、大鬍子的那麼多。我說你不要奇怪,穆斯林在歐洲正在呈幾何級數在發展。大家知道,在歐洲有兩個城市,一個是比利時的布魯塞爾,另一個是荷蘭的鹿特丹,布魯塞爾小學裡40%是穆斯林小學生,所以布魯塞爾的教育部門說,你們穆斯林的學生占到了40%,你們穆斯林的學生學習的人文科的教材你們自己編;荷蘭的鹿特丹,現在孩子們最流行的名字是穆罕默德。世界盃足球,世界最大的體育競技運動項目裡面有許多穆斯林運動員,法國隊有5—6位穆斯林,在德國隊裡也有兩位,在比利時隊裡也有好幾位。這是一個先兆,在一個體育體競技運動項目裡面,在歐洲的球隊裡面有那麼多穆斯林,說明我們有比較龐大的人口基數。所以說我們在發展,在復興,在崛起,引起了(得到了)西方、社會學家和專家的接受。當然這裡面有些是誇大的,但是有些是確實的事實。不過我們要冷靜下來,儘管我們在復興中間,但我們穆斯林毋庸諱言,我們還處在非常困難的狀態當中,加沙的穆斯林一天也得不到解放和自由,就是全世界穆斯林的恥辱。我們16億穆斯林沒有能力去解放、幫助在今天人類歷史上最恥辱的隔離牆中的露天監獄中的加沙的穆斯林,我們16億穆斯林人數多,但是我們如同浪中的泡沫,沒有力量。我們在很多方面很落後,今天很多科技發明沒有穆斯林的,但是在500年以前,世界上很多發明都是穆斯林在發明。今天上午我們參觀青海省紅十字醫院回藥圖書館,多少中世紀的穆斯林大學者們著書立學、研究、發明,但是現代穆斯林不會發明了,我們現在享受的高科技的產品、用品全部來自于非穆斯林生產和加工,而我們穆斯林依然在我們的傳統的行業裡面開飲食店,做牛羊肉,做皮革,倒買倒賣。我們與先進的生產力、高科技沒有任何的關係,我們不落後誰落後呢?100年前的甲午戰爭我們為什麼被打敗,堂堂的大清帝國敗給了一個小小的島國日本,就是科技力量的不足。甲午海戰,實際上兩國的艦船都受到了重創,可是日本人的艦船回去三天修好了,而我們的艦船開進港口再也修不起來了,清朝政府只會購買,他們從德國、法國購買艦船,他們不會修理。而日本人不僅會買、會造,而且會修。中國怎麼會不敗呢?!近幾十年,中國在拼命的發展,我們看到發展出來的綜合國力的強大,科技生產力在發展,儘管有一些道德上的不足,但是我們不能諱言科技生產力的重要性。我們穆斯林只會倒買倒賣,安拉賜憫給地下的石油,就買石油,海灣一些國家只知買石油。我曾經講過,富裕並不一定富強,有錢並不一定強大。所以我們穆斯林的青年要發奮學習,你們好好讀書,鑽研科技,要穆斯林的科技躋身到世界的一流,那樣我們穆斯林穩麥(群體)有一個整體的發展、強大。一個沒有科技勢力的民族,在這個奉行叢林規則世界裡面是不會有什麼前途,你保護不了自己。美國人要干涉敘利亞,把軍艦開到離敘利亞海岸500公里的地方,敘利亞就沒有辦法了,因為俄羅斯給他們的導彈只能打到300公里。美國人在一萬公里以外打擊你。我們有些穆斯林說,我們有的是人體炸彈,其實你以後就找不到他們的。人家有隱形的戰機,隱形的武器。我們擁有伊瑪尼(正信),不錯,這是最最重要的,除了伊瑪尼(正信)我們還需要別的,尤其是要有高科技。我們舉個例子:冷兵器時代,兩個人,一個拿著一把大刀,一個拿著一把匕首,他們比的是勇氣,勇氣在這裡是非常重要的;過了一個時期,別人把匕首換成槍,這時候勇氣就大打折扣了;又過一個時期,你的手上的匕首換成了一把大刀,可是別人手中的大刀換成了AK47連發的。我們說,伊瑪尼(正信)當然是我們永恆的主體,是重要的,但是伊瑪尼(正信)並不排斥這些高科技的東西。今天我們穆斯林恰恰還在傳統貿易裡徘徊,一個穆斯林說他最擅長的事情,就是想做一點生意,開飯店(什麼的),別的什麼都不行。我們中國的穆斯林姓馬的多,“十個回回八個馬,一個不是哈就是達”,在今天的中國經濟、科技領域最厲害的兩匹馬,馬雲和馬化騰,但他們不是穆斯林,不是我們的馬,不是“拉麵馬”,跑的很快。當然我不是說“拉麵馬”不好,好,勞動是光榮的,有什麼不好,好!做為個人沒有問題,但是做為一個民族當然有問題,當一個民族只能做手工作坊式生產的時候,他的實力、地位一定是下降的,從這個意義上講了,我並沒有看不起開拉麵店的意思,其實我有許多開拉麵店的好兄弟,好朋友,我們關係挺好的,已經有十多年了,但是我是從穆斯林穩麥(群體)的發展的角度來講這個問題的。

在坐的大學生,我們的胸懷、責任、事業要大,所以我勸大學生們,要好好學習,好好創業,因為安拉給穆聖(願安拉福安之)的使命靠我們去繼承、傳承,安拉給穆聖(願安拉福安之)的使命是什麼呢?“我派遣你只為眾世界”。穆聖已逝,我們要繼承,完成安拉給使者的使命,我們要發展,唯有發展,我們才能把伊斯蘭傳遍更多的地方。安拉在交代給達吾德聖人的時候說:“呀!達吾德,我派遣你為大地的代治者”,達吾德聖人以勇猛、堅強著稱,所以安拉派遣他為大地的代治者,管理大地,但是安拉有個要求:“你已經要公正的處理人類社會的事物”。那就是要有權力,有權力執政才能公正,有權力才能維護公正,獲得公正,一切要有實力。所以,穆斯林青年們我們要有事業、要有胸懷,我們的事業是我們穆斯林世界的穩麥(群體)和整個人類世界,我們的事業橫跨今後兩世,我們不但要忙碌今世,還要追求後世,我們不但要追求後世,還要不能拋棄今世,“我們的主啊,求您賜予我們今世的幸福生活,求您賜予我們後世的幸福生活,保護我們免於火獄的懲罰”。我們要堅守著我們傳統的優秀的原則,那些道德,那些高尚的。在堅守傳統的同時,我們要演繹現代的,不要排斥現代的,優秀的傳統的我們要好好繼承,現代的與我們穆斯林信仰穆斯林穩麥(群體)發展有利的有益的,我們要積極去掌握。傳統和現代大致平衡,今世和後世要兼顧,穆斯林穩麥(群體)與世界要關聯。

最後,我們的伊瑪尼(正信)、我們的信仰,我們的實力、信仰的力量與科技的力量要融合起來,這是我對我們的青年,特別是大學生青年的一個希望。四個方面——胸懷穆斯林的穩麥(群體),胸懷穆斯林民族,胸懷全世界,要兩世兼顧。我們的眼光要遠,我們不能僅僅是為了我們自己,傳統和現代很好的融合、結合,我們要獲得信仰和科技實力的結合,穆斯林穩麥才能夠逐步有弱轉強,把伊斯蘭的使命傳遍世界的每一個地方。

祈求安拉寬恕我在講話當中的不足、錯誤和過度的地方,如果有一點你們覺得有益的地方,大家給我作好嘟哇,讓我們共用。我們各自承擔自己的責任和使命,行走在這個充滿風險和危機的時代,首先要做好我們自己,然後兼善天下。

祈求安拉佑助我們南關清真寺者麻提的阿訇們、學懂們、高目們(信教群眾)、參加學習的大學生們兩世吉慶!

(本文根據錄音整理:馬智慧,    審稿:白潤生阿訇)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信仰
頂:71 踩:100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39 (448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42 (395次打分)
【已經有911人表態】
213票
感動
290票
路過
190票
高興
21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