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環球觀察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世界不同信仰間和諧周”贊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作者    作者:花鐵森
熱度1344票  瀏覽351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5年2月10日 22:10

本星期是世界不同信仰間和諧周,聯大在每年2月的第一個星期設立這一國際周,鼓勵所有國家在這個星期內,根據自己的宗教傳統或信念,本著對神之愛,對鄰居之愛或對善之愛,在世界各地的教堂、清真寺、猶太教會堂、廟宇和其他宗教場所,傳播有關不同信仰間和諧與友善的資訊。

我認為開展這一國際周活動很好,很有必要,非常及時。

一.當下恰到火候

1月7日法國《查理週刊》遇襲事件引發全球範圍內“言論自由的邊界”討論,1月14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舉辦了名為“後查理時代的新聞業”的跨文化辯論。

1月15日,羅馬天主教教皇方濟各談及法國的恐怖襲擊以及言論自由時指出,捍衛言論自由是基本人權,但言論自由要有限制,侮辱他人的宗教信仰或拿別人的信仰開玩笑,就屬於挑釁行為。“我認為不能以暴力回應,但如果我的朋友加斯帕裡說了一句詛咒我母親的話,他就要準備好會挨一拳了,這是正常的,你不能挑釁,你不能侮辱他人的信仰,你不能嘲弄。”

1月18日,英國首相卡梅倫在媒體訪談中,直接反駁了方濟各有關侮辱信仰“會挨一拳”的言論。

1月18日,法國總統奧朗德強調,“法國在捍衛言論自由價值觀的同時,不侮辱任何人。”他的說法對卡梅倫、方濟各兩方觀點均有所提及。

1月19日,歐盟年初首次28國外長會結束,會議釋放出一個重要資訊:歐盟將與阿拉伯國家合作,共同實施“反恐”。

巴黎街頭的槍聲聽起來比頓涅茨克機場的炮聲更可怕,德國外長施泰因邁爾說得明白,巴黎襲擊案“改變了歐洲和世界”。他說:“今天,我們必須討論我們須採取的行動,包括增加與穆斯林國家的交流。”

最有代表性的事件,是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兼歐盟委員會副主席莫蓋裡尼與阿拉伯國家聯盟秘書長納比勒•阿拉比的會晤。歐盟方面指出,這是兩人歷史上首次“一對一”的會晤。莫蓋裡尼在會晤後表示:我們“也許是第一次有了對合作必要性的真正深刻的認識”。這的確是一個新的姿態。看上去很美,交流、合作、共同面對。無論如何,這個新框架值得期待,也很高興看到歐盟終於“也許是第一次有了對合作必要性的真正深刻的認識”。隨著合作的深入,西方終將學會平等和尊重,學會妥協和折中。

二.偏見比無知離真理更遠

西方新聞傳媒聚焦伊斯蘭極端分子和穆斯林,甚至發出了要求所有穆斯林替肇事的兩兄弟“道歉”的聲音。

美國參議員布萊恩在福克斯新聞網上的發言,“並非每個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是每一個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

誠然,社會上確有人,自認為自己是“虔誠”的穆斯林,然後以伊斯蘭的名義而犯下恐怖主義行為。我們穆斯林對此的看法是:他們的行為沒有任何伊斯蘭信仰的依據,而是出於政治的意圖和計畫,但是他們的確是穆斯林,沒人能夠否認這一點。我希望讓公眾對事實有些微的認識,並非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事實上,穆斯林中的恐怖分子僅僅是一小撮人。

其實,關於這個問題的重要的統計資料如下:在歐洲,穆斯林所涉嫌的恐怖襲擊事件,占歐洲所有恐怖襲擊事件的比例,還不到2%,而在歐洲98%的恐怖主義犯罪,美國94%的暴力和恐怖罪行都是非穆斯林所為。作為歐盟法律的執行機構——歐洲刑警組織,在它去年發佈的報告中稱:歐洲絕大多數恐怖主義襲擊事件,多由歐洲分裂主義分子一手製造。例如,2013年,發生在歐洲的154起恐怖主義襲擊事件中,僅有兩起是出於宗教的目的,84起是出於種族信仰,或者民族主義,或分裂主義的目的而製造的恐怖主義襲擊。如在2011年,歐洲遭到最為黑暗的恐怖主義襲擊事件——“基督教恐怖分子”、挪威的安德斯·佈雷維克兇殘殺戮77無辜平民,以實現他反對穆斯林移民的目的。

而在美國,穆斯林犯下的恐怖主義襲擊事件,同穆斯林的歐洲一樣,所占比例也是微乎其微的。據美國FBI中央情報局的研究表明:1980年至2005年間,94%的恐怖主義襲擊事件,都不是穆斯林所為。事實上,42%的恐怖主義襲擊事件,是由同拉美人有聯繫的暴力組織和團體一手造成的,24%的恐怖主義襲擊事件則是由左翼的激進團體製造的。

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大學在2014年發表的研究報告中稱:在美國,自9·11事件後,有穆斯林參與的恐怖主義事件,僅造成37名美國人死亡,而在這段時間,其他死於非命的美國則多達19萬人之多。

事實上,2013年,美國人死的最多的事件,是由美國兒童造成的,而非恐怖分子。在波士頓馬拉松賽爆炸事件中,有三名美國人死於非命,而在這一年,美國卻有五人被兒童在無意中開槍射殺。

在巴勒斯坦,2013年,在美國外交部的報告稱:以色列猶太定居民工實施了399起“恐怖主義”事件,猶太恐怖主義分子攻擊無辜的巴勒斯坦平民,縱火焚燒巴勒斯坦住宅,造成93人受傷,數十座清真寺和基督教堂被焚毀。緬甸佛教恐怖分子,殺害了大批的緬甸穆斯林。而幾個月前,斯里蘭卡的佛教恐怖分子則縱火焚燒該國穆斯林的家園,殺害多民穆斯林。

巴勒斯坦和義大利裔的美國政治評論家戴尼·歐拜頓勒明確指出:絕大多數發生在西方的恐怖主義襲擊事件,並非穆斯林所為。西方傳媒在巴黎襲擊事件上的這一做法,不過是西方傳媒顛倒是非,抹黑穆斯林和伊斯蘭,並將自身打造稱正義衛士的傳統手法。

然而,作為一個法國《查理週刊》遇襲事件,其中似乎有個因果關係鏈條:西方媒體過分放縱的言論自由,一再激怒穆斯林,引發了極端勢力的暴力反應。西方斷不會公開承認這個因果關係,更不會接受進一步推論——原本可以平等合作,原本衝突不至於這麼激烈,如果西方早早懂得相互尊重,不那麼狂妄傲慢,不濫用話語霸權,在涉及非西方文化、非基督教信仰等敏感領域約束其言論自由,何至於鬧到這個地步?

愛德華·薩義德在《文化與帝國主義》一書中所言:“我們希望我們的聲音能被聽到,因此我們時常可能忘掉,這個世界是一個擁擠的地方。如果每個人都要堅持自己聲音的純粹性和至上性,我們得到的將僅僅是無休止的爭鬥聲和血腥的政治混亂。”,值得深思和警世!

然而帶有震撼性的、越來越逼近西方心臟的襲擊事件,終於促使西方“第一次有了對合作必要性的真正深刻的認識”,並著手啟動合作。

合作需要平等,以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為基礎。以前卻沒有這個基礎,後來槍響了,人死了,就在眼皮底下,於是總算有了,新局面是打出來的。

三.冒犯與尊重

全球政界、輿論界就“言論自由的邊界”大討論,不可能達成共識,因為不同國家、種族、宗教信仰、文化對這個概念的理解本身存在不少分歧。但是,冒犯與尊重的理念還是清晰的。

我對方濟各“不能侮辱他人的宗教信仰的言論”讚賞,並且深有同感,至於是否“會挨一拳”的回應則另當別論。

筆者作為血緣傳承的穆斯林,尊重一切宗教,諸如基督教、天主教、猶太教、佛教等國際性宗教,還有中國本土性宗教——道教。宗教對人類文明的創造和傳承功不可沒。任何宗教都是勸人為善的,宣導“真善美”,每一位虔誠的教徒都是值得尊敬和信賴的善良人士。雖然,我決非冒犯者,但有被冒犯者的切身感受,如在我個人撰寫的《回憶錄》早就有以下的敘述[1] 。

早在1966年下半年,紅衛兵運動“破四舊,立四新”,有人將“掃四舊”鋒芒指向回民的民族習俗,有些地方有些單位回民食堂撤銷停辦,這僅僅是“傷及皮毛”,給回民生活帶來不便而已;更有甚者,有些地方“以革命的名義”,強迫回民吃豬肉;對於宗教信仰無情打擊,清真寺岌岌可危。

當時,我作為66屆大學畢業生革命串聯,在武漢市目睹回民捍衛清真寺現狀,自告奮勇為武漢市回民書寫“上訪書”;北上鄭州,目擊回民父老日日夜夜駐守清真寺現場,我第二次又為鄭州市回民書寫“上訪書”;受到兩地回民同胞重托去首都上訪。

我住在民族文化宮接待站,回民居多,還有維吾爾族、蒙族和朝鮮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上訪回民不少,北至黑龍江省,南至雲南省,西至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東至江蘇省無錫市,首都因發生牛街回民衝擊派出所事件未參與上訪。我雖說是上海人,卻未去家鄉串聯,但受武漢和鄭州兩地回民重托上訪,總共24個省市地區的上訪回民在一起,推選我執筆書寫“24個省市地區回民聯合上訪書”,立即送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民族委員會。

幾日後,通知上訪回民代表三人接見談話,我與其他二人前往人民大會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民族委員會主任謝扶民接待我們,他談到:周總理和李富春副總理都閱讀了“上訪書”,也瞭解各地情況,民族習俗要尊重,伊斯蘭教涉及到10個少數民族和國際反帝統一戰線,要慎重考慮。他還出示了李富春副總理的親筆批示:要尊重回民習俗,所有問題讓回民自己解決。他要大家安心工作和生活。

當時我們滿意歸來,大家感到中央表態令人鼓舞。事後不過幾天,謝扶民主任卻被“打倒在地,不得翻身”,我們為之愕然,“回天無力”,看來畫餅充饑,空歡喜一場。

不僅僅白折騰一場,還留有“後遺症”,後患無窮。此後不久,與我同去接見談話和二人都在當地因上訪挨整受害,被扣上“民族分裂主義分子”帽子,關“牛棚”,蹲“大牢”。我聞訊後如晴天霹靂,“兔死狐悲”,按說他倆僅僅是接見參與者,聯合上訪並無領導者和組織者,大家公推而已,若追究責任,我去兩地串聯,自告奮勇書寫“上訪書”,又執筆書寫“聯合上訪書”,送呈和接見談話都有份,豈不成了“首惡”!

我如同驚弓之鳥,想來想去有些後怕。好在我當時居無定所,又在機密院校,一時不易查找,讓我躲過這場劫難。

……

然而,在此“特殊時期”,截然不同。少數民族民族習俗保持尚可夾縫生存,任何(宗教)信仰自由更是奢望,中國土生的道教、外傳而來的佛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和天主教無一例外。宗教活動停止,宗教職業者下放務農務工,宗教信仰已成眾矢之的,無容身之地。

政治氣候變化,宗教功修荒疏,但心靈歸屬感和文化認同感始終保持,且因外力壓抑逆向增強,以至發生過“維護民族習俗宗教信仰”的特殊事件,深深地埋藏在心頭。“回民食堂停辦”事件,僅限民族習俗,不涉及宗教信仰,“聯合上訪”事件才是足以上綱上線的大是大非,此事我一直深藏不露,成了一塊心病。這一事件刻骨銘心,難言之隱,心有餘悸。

……

在‘橫掃一切’的歲月裡,在即將失去清真寺的關鍵時刻,我選擇了“站在”清真寺一邊,縱然我深知其意義的重大與危險,對於我這樣“夾著尾巴做人”的年輕知識份子、被扭曲的“小寫的人”,意味著逆“革命潮流”而動,冒天下之大不韙,“達摩克利斯之劍”高懸在頭上,但作為被冒犯者,此時有切膚之痛,我的心在“流血”,不得不挺身而出“抗爭”。

方濟各“詛咒我母親屬於挑釁行為”的言論自然值得讚賞,但國人對於“國罵”中動輒罵娘的俚語似乎反應遲鈍,司空見慣。然而,宗教信仰卻不容“冒犯”。

“冒犯”,漢語詞義為:言語或行動沒有禮貌,衝撞了對方。冒犯者若能設身處地考慮到被冒犯者的感受、忍受度和反應,就可能中止“冒犯”。

現今社會,信仰自由,多元的信仰自由是文明的重要標誌,讓“愷撒的歸愷撒,上帝的歸上帝”,各行其是,不言而喻。

現今世界無神論者與有神論者、不同宗教信仰及其派別者之間和諧相處,摒棄“冒犯”,互相尊重,讓全世界和平、安寧與友善,大愛無限!


註釋

[1] 而師瑪乃·花鐵森,小寫的人——回儒後青春回憶錄,華夏之春文化藝術出版社,2011


關於作者:

師瑪乃·花鐵森(回族),安全自動化顧問,中國安防知名專家、核技術專家、當代中華建設名家。


>> 連結:

2月的第一個星期是世界不同信仰間和諧周,從2011年開始,聯合國將有一年一度的紀念活動。

2010年10月20日,大會通過的第A/RES/65/5號決議宣佈,每年2月的第一個星期為所有宗教、信仰與信念之間的世界不同信仰間和諧周,並指出設立世界不同信仰間和諧周,以增強人民之間的相互理解、和諧與合作。

確認亟須在不同信仰和宗教之間展開對話,以增強人民之間的相互理解、和諧與合作。鼓勵所有國家在自願的基礎上,在這個星期內,本著“對神之愛,對鄰居之愛”或“對善之愛,對鄰居之愛”,在世界各地的教堂、清真寺、猶太教會堂、廟宇和其他禮拜場所,根據其本身的宗教傳統或信條,支持傳播有關不同信仰間和諧與善意的資訊。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和諧
頂:65 踩:63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4 (354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1.09 (299次打分)
【已經有563人表態】
143票
感動
134票
路過
134票
高興
15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