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教法與律例 >> 教法選粹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誦讀古蘭經的回賜能夠到達亡人嗎?

熱度1900票  瀏覽439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5年3月17日 17:27

——能夠在墳上念誦古蘭經嗎?

有人問誦讀古蘭經的回賜能夠到達亡人嗎?能夠在墳上念誦古蘭經嗎?

對此,埃及教法判令機構的回答如下:

教法上命令穆斯林誦讀古蘭經,這個命令是泛指的,而泛指的命令可以針對任何地方,任何時間,任何人和任何情況。因此,除非有證據,否則不允許將這一泛指的命令加以限定。不然的話,就是對真主和他的使者原本寬泛的命令,加以私意的限定,是在教門上的標新立異。

基於此,在清真寺中、在亡人埋葬前、埋葬中、或埋葬後的墳上,誦讀古蘭經是符合教法的行為。依據就是經訓明文中,對誦讀古蘭經的泛指的命令。此外還有許多傳述自穆聖的聖訓,以及先賢們所遺留下的,許多的傳述都證實:可以在墳前誦讀古蘭經。

就這個問題,伊斯蘭的學者大家們紛紛著書立說。罕百里學派的伊瑪目艾布·伯克爾·黑萊勒(卒于伊曆311年)在《教法大全》第三冊中《在墳上誦讀古蘭經》篇中,將穆聖關於這個問題所傳述的聖訓和先賢們的傳述都一一記述。

罕百里學派的哈菲茲·夏姆希丁·本·阿卜杜·瓦哈德·麥戈迪斯以專章的篇幅探討了這個問題。

馬立克學派的伊瑪目古爾圖比(卒于伊曆671年)撰寫了專著《就亡人情況和後世的事務的提醒》。

沙菲儀學派的伊瑪目蘇優推(卒于伊曆911年)也撰寫了《對亡人和墓中人情況的闡釋與解惑》一書。

哈菲茲·賽義德·阿卜杜勒·本·迅迪格·胡麥裡(卒于伊曆1413年)撰寫了《對古蘭經的回賜到達亡人的再次申明》等等。

第一:有健全的聖訓,給予了這個問題明確的回答。據阿卜杜·拉赫曼·本·阿廖·本·傑拉吉傳述自他父親說:我的父親——傑拉吉·艾布·哈立德——對我說:孩子,如果我死了,馬上埋葬。在把我放到墳墓中念:奉真主之名,他遵循真主使者的教門而埋葬。然後給我蓋上一層浮土,在我的頭旁誦讀《黃牛章》的開始,最後以《黃牛章》結束。因為我確實聽到真主的使者這樣說過。

這段傳述由塔巴里在《聖訓大辭典》中傳來。海薩姆說:他這段傳述的傳述人都是可靠的。這段聖訓作為一段歸屬聖門弟子伊本·歐麥爾的聖訓而被傳述。同樣,黑萊勒《在墳上誦讀古蘭經》篇中,伊瑪目拜伊哈格在《聖訓集》中也傳述了這段聖訓。除二人外,還有其他學者也傳述了這段聖訓。伊瑪目腦威和伊瑪目伊本·哈傑爾均將這段聖訓判定為優良的聖訓。

據伊本·歐麥爾傳述,他說:我聽到真主的使者說:如果你們誰歸真了,不要停屍,而是應該速速安葬,並在他的頭旁誦讀《開端章》(另有傳述說是誦念《黃牛章》),當他的雙腳在墳坑時,就在他雙腳旁誦讀《黃牛章》。這段聖訓由塔巴里、拜伊哈格在《信仰篇》中傳述。哈菲茲拜伊哈格還在《法塔赫》書中將這段聖訓的傳述線索判定為優良。

還有另外的幾段聖訓,只不過這幾段聖訓的傳述線索虛弱。如阿裡·本·艾比·塔里布傳述穆聖說:“誰經過墓地,便誦讀《忠誠章》十一遍,然後舉意將誦讀古蘭的回賜轉給墓園中的亡人,此人得享所有墓園中,亡人數目的回賜。”

這段聖訓,黑萊勒的《在墳上誦讀古蘭經》;撒瑪律幹迪的《誦讀忠誠章中的優益之處》,還有舍拉菲等學者都傳述過。

還有段由艾布·胡萊勒傳述的聖訓說:真主的使者說:“誰進入墓地,然後誦讀《開端章》,讀十一遍《忠誠章》和《競賽富庶》後說:主啊!我確已經將我所誦讀的,你的言辭的回賜,轉給墓地中的男女信士們。這些亡人會為此而向真主替此人說情。”這段聖訓由艾布·高西姆·桑給巴尼在《誦讀古蘭經的裨益》中傳述。

還有段由艾乃斯傳述的聖訓說,真主的使者說:“誰進入墓地,便誦讀《雅辛章》,真主便減輕墓地中亡人的懲罰,而誦讀者得享墓地中亡人數目的好報。”

這段聖訓由黑萊勒的朋友,阿卜杜·阿齊茲傳述。罕百里學派的哈菲茲·夏姆希丁·本·阿卜杜·瓦哈德·麥戈迪斯在他寫的專著中就這個問題說:這些聖訓,即便是軟弱的聖訓,但是每一段聖訓都證明這是符合教法原則的。而無論任何一個時代和國家的穆斯林,他們都聚集在一起,為他們中的亡人恭誦古蘭經而沒有任何人否定。這已經是這個烏瑪的公決了。(引用結束)

第二:在穆阿哥勒·本·亞薩爾傳述聖訓說:“穆聖給亡人誦讀了《雅辛章》,他說:你們當給你們中的亡人誦讀《雅辛章》。”

艾哈邁德、艾布·達烏德、伊本·馬哲傳述了該段聖訓。伊本·哈班尼和哈克姆都判定這段聖訓是健全的聖訓。古爾圖比在《就亡人情況和後世的事務的提醒》中說:“這段聖訓有可能說的誦讀古蘭經是在亡人彌留之際;有可能是在亡人的墳墓旁。”(引用結束)

對於這兩種說法,哈菲茲蘇優推在《對亡人和墓中人情況的闡釋與解惑》中說:正如開篇所述,大眾法學家主張第一種說法,而伊本·阿卜杜·瓦哈德·麥戈迪斯在我們前文說過的那部分中,主張第二種說法。而我們學派的後學——曼海姆布·塔巴里則主張兩種情況下都可以。(引用結束)

哈傑爾·海薩姆在他的《教法判令》中說:“伊本·拉斐爾等人採用傳述的明文,伊瑪目紮爾凱西也持跟隨了這種觀點,但是不排除這段聖訓可以有字面的含義,也有引申的含義。在兩種情況下,誦讀古蘭經是受喜的嘉儀。”(引用結束)

第三:聖訓中還有命令在殯禮中誦讀《開端章》,因為這章經文中有著對亡人特別的裨益,能夠祈求真主的慈憫與寬恕。這是其他經文中沒有的裨益。同樣,在安巴戴·本·薩米特傳述的聖訓中說:真主的使者說:“古蘭經之母可補償其他章節,但是其他章節卻補償不了《開端章》。”這段聖訓由達爾古圖比傳述。哈克姆判定為是一段健全的聖訓。因此伊瑪目布哈裡將這段聖訓收錄在他的《布哈裡聖訓實錄》中,並說:“為出殯而誦讀《開端章》這個題目,比“在殯禮中和其他場所的誦讀”涵蓋的內容更廣泛。因為有聖訓證明,《開端章》在殯禮中被誦讀,也有聖訓證明,《開端章》在埋葬亡人的過程中,以及在埋葬亡人之後,都是被誦讀的。這正如伊本·歐麥爾在塔巴里等人傳述的聖訓中所說的那樣。

其中還有聖訓證明兩種情況都是可以的。如由溫姆·阿菲菲·奈哈迪傳述的聖訓說:當女人們向真主的使者宣誓效忠時,我們也向他宣誓效忠。於是,真主的使者同她們約定:“只同她們的丈夫交談;命令我們給我們的亡人誦讀《開端章》。”這段聖訓由塔巴拉尼在《聖訓大辭典》中傳述。

還有溫姆·沙立克傳述的聖訓說:“真主的使者命令我們在出殯時誦讀《開端章》。”這段聖訓由伊本·馬哲傳述。

第四:伊斯蘭學者們還引證由伊本·阿巴斯傳述的聖訓,以證明在墳上誦讀古蘭經的合法性。伊本·阿巴斯說:“先知經過兩座墳墓,於是說:他倆人確是受到懲罰的人,但卻不是因為犯下大罪而受到懲罰。然後,先知說:不然,一個是因為背談他人,一個是因為小便不檢點。先知隨後摘下一枝新樹枝,折成兩段,分別插在兩個墳頭上。隨後說道:只要這枝樹枝沒有乾枯前,這或許會減輕他倆所受的懲罰。”

這是布哈裡和穆斯林都傳述的健全聖訓。哈塔蔔說:“這段聖訓證明給墳墓中的亡人誦讀古蘭經是受喜的嘉儀。”因為如果將樹枝插到墳墓上,可以減輕亡人的刑罰的話,那麼,誦讀古蘭經則更可以減輕亡人的刑罰,具有更大的吉慶。”(引用完畢)

古爾圖比在《就亡人情況和後世事務的提醒》中說:“我們中的有些學者引證這段穆聖折斷新樹枝為兩節的聖訓,來證明在墳墓上誦讀古蘭經為合法。他們說:從這段聖訓得到的裨益是:在墳頭上栽種樹木,在墳頭上誦讀古蘭經都是合法的。因為,如果說樹枝可以減輕亡人的刑罰的話,那麼,一個信士所誦讀的古蘭經就更能夠減輕亡人的刑罰了。”古爾圖比還說:“也因此,伊斯蘭學者們主張上墳是受喜的嘉儀。因為上墳者給亡人誦讀的古蘭經,是對亡人的饋贈。”(引用完畢)

伊瑪目腦威在《穆斯林聖訓實錄精注》中說:“伊斯蘭學者們根據這段聖訓而然主張:在墳墓旁誦讀古蘭經是受喜的嘉儀。因為在墳墓上插上樹枝都可以減輕亡人的刑罰的話,那麼誦讀古蘭經更可以達到這個效果。真主至知!”(引用完畢)

第五:正如在《布哈裡聖訓實錄》和《穆斯林聖訓實錄》,以及其他聖訓集中所記述的那樣,先知不止一次地在墳墓上禮過殯禮。禮拜中必然包括誦讀《開端章》、祝福先知、念誦贊詞和杜阿宜等。既然這些都是允許的,那麼其中的組成部分也是允許的。

同樣,伊斯蘭學者還根據可以代亡人朝覲,讓朝覲的回賜轉給亡人的教法規定,而主張給亡人誦讀古蘭經,並將回賜轉給亡人是符合教法的合法行為。因為,朝覲包括拜功,而拜功中包括念誦《開端章》等古蘭經章節,既然朝覲的回賜可以到達亡人那裡,那朝覲的組成部分——念誦《開端章》等古蘭經文的回賜,也同樣能夠到達亡人那裡。

這一推論,即便有些微的分歧,但是在伊斯蘭學者中,沒有一人否定誦讀古蘭經之人,如果他向真主祈求,將誦讀的回賜轉給亡人是允許的。因為誦讀古蘭經的回賜憑著真主的意欲,是可以到達亡人那裡的;而寬恩的主宰,當有人祈求他時,他便應答所求之事。

基於此,一代又一代的穆斯林,從伊斯蘭初期的先賢到現在,沒有人否定在墳上誦讀古蘭經這一善功。這也是各大教法學派所認可的善功。以至於正如上文中指出的那樣:罕百里學派的哈菲茲·夏姆希丁·本·阿卜杜·瓦哈德·麥戈迪斯傳述說:這是伊斯蘭烏瑪一致的公決。

這個公決奧斯曼長老也在他所撰寫的《伊瑪目們的分歧是對烏瑪的慈憫》一書中加以傳述。他的原話是這樣寫的:“伊斯蘭學者們一致公決:為亡人向真主求饒恕、做杜阿宜、出散施捨、代為朝覲、釋放奴隸都會讓亡人受益,這些善功的回賜都會到達亡人那裡。而在墳墓旁誦讀古蘭經則是受喜的嘉儀。”(引用完畢)

第六:從伊斯蘭先賢們傳下的傳聞有:伊本·艾比·謝伊班在記述伊瑪目沙阿比的書中說:“當時的遷士們,他們在亡人跟前誦讀《黃牛章》。”而在黑萊勒的《在墳墓上誦讀古蘭經》書中則寫道:“當時,遷士們在歸真後,他們經常到亡人的墳墓前,誦讀古蘭經。” 黑萊勒還傳述易蔔拉欣·奈哈阿說:“在墳墓上誦讀古蘭經是可以的。”

由哈桑·本·薩巴哈·賈法爾拉尼傳述說:“我問沙菲儀長老,是否可以在墳墓旁念誦古蘭經。”他說:“可以的。”

由阿裡·本·穆薩·哈達丹傳述說:“我同艾哈邁德·本·罕百里、穆罕默德·本·高達曼·焦海裡一起參加一個殯葬。當亡人被埋葬後,一個盲人在墳墓旁誦讀古蘭經。於是,艾哈邁德對他說:唉,你這個人,在墳墓旁誦讀古蘭是異端。

等到我們從墓地出來後,穆罕默德·本·高達曼對艾哈邁德·本·罕百里說:艾布·阿卜杜勒啊!你怎麼看穆巴希爾·哈勒比?艾哈邁德回答說:這人可靠,你在寫關於他的事嗎?

穆罕默德回答說:是的,穆巴希爾傳述自阿卜杜·拉赫曼·本·阿廖·本·傑拉吉從他父親那兒的傳述說:他父親囑咐說,在埋葬時,在他的頭旁誦讀《黃牛章》全章。

穆罕默德又說:我聽伊本·歐麥爾也如此囑咐。

於是艾哈邁德對他說:那我收回我的話,你對那個人說,你繼續誦讀吧。”

傑拉吉還傳述阿巴斯·本·穆罕默德·杜裡說:阿巴斯曾經問葉和亞·本·穆阿尼關於在墳上誦讀古蘭經的問題。葉和亞也對阿巴斯傳述了同一段聖訓。

第七:各大教法教派的伊瑪目們,他們也明確主張這一說法。在遵循哈乃斐主流法學家主張與觀點的印度所出版的《教法經》中寫道:“在亡人埋葬後,圍在墳墓旁坐上一個時辰是受喜的嘉儀,有能力的人為亡人宰牛,施捨牛肉,誦讀古蘭,為亡人做好杜阿宜。”(引用完畢)

這部經中說:“這是伊瑪目穆罕默德·本·哈桑的主張,也是哈乃斐學派的篩海們所採納的主張。至於馬立克學派主流學者們,他們所認可的主張是,這是受喜的嘉儀。在《馬立克法學大全》中由杜素格編寫的邊文中說:伊本·哈比比主張這是受喜的嘉儀。對有傳述說,這是受憎惡的說法,伊本·哈比比解釋說:馬立克之所以憎惡的原因是,將這作為強制的法規來執行。伊本·魯西迪也轉述了這一傳述。伊本·尤努斯也持此說。拉赫米將受喜的嘉儀限定在誦讀者,而非聆聽的人的範圍內。在《使命的表像》中寫道:伊本·哈比比主張誦讀《雅辛章》是受喜的嘉儀,而除了上述二人外,其他學者的主張都是:在墳上只要誦讀,便是受喜的嘉儀。”(引用完畢)

馬立克學派的賽義德·穆赫迪教團長老在《社會教法》這本小書中說:“至於在墳頭上誦讀古蘭經,伊本·魯西德給予了全面的回答。伊本勒·阿拉比《在古蘭經教法判令》;古爾圖比在《就亡人情況和後世的事務的提醒》都主張:誦讀對亡人有裨益,不斷是在墳上還是在彌留之際。”(引用完畢)

許許多多的馬立克學派的伊瑪目們都傳述了這一主張。如艾布·賽義德·本·魯布、伊本·哈比比、伊本·哈傑布、拉赫米、伊本·阿拉法、伊本·麥瓦格等等。

而沙菲儀學派的主流學者的主張是:伊瑪目腦威曾在《教法大全》中寫道:“我們沙菲儀學派的主流的觀點是:作為一個墳墓的拜訪者,向墳墓的主人問安!或是向墳墓中的所有亡人問安,是一件受喜的嘉儀。他最好的問候便是,用聖訓所述及的杜阿宜祝福亡人。最好是按照聖訓中的贊詞和杜阿宜來向真主祈求。在誦讀古蘭經時,誦讀簡短的經文也是一件受喜的嘉儀。這是伊瑪目沙菲儀的原文,也是沙菲儀學派所贊同的主張。”(引用完畢)

在《紀念與教誨》中寫道:“在埋葬之亡人後一個時辰中,大家在墳墓旁坐下,並將為亡人所宰殺的牛肉分舍出去,這是受喜的嘉儀。而圍坐在墳墓上的人則誦讀古蘭經和為亡人做好的杜阿宜;或者同樣在誦讀在中,低念簡短的古蘭經文,並祈求真主也讓他們獲得裨益,或者宣講瓦爾茲,講述善人和清廉者的故事都是受喜的嘉儀。伊瑪目沙菲儀和他的夥伴們說:誦讀古蘭經是受喜的嘉儀,如果能夠封印全本古蘭經的話,那則是很好的。”(引用完畢)

同樣,罕百里學派的主流學者也明確表示,在墳上誦讀古蘭經是允許的。罕百里學派的著名學者,瑪律達尼在《教法中正》中寫道:“那種說在墳上誦讀古蘭經是受憎惡的行為的說法,在罕百里學派的兩種傳述中,最正確的主張是允許在墳上誦讀古蘭經。他還在《教法細則》中明文寫道:“這是伊瑪目艾哈邁德·罕百里的主張。”而該書的注釋者則說:“這是傳述自伊瑪目艾哈邁德最著名的傳述。 黑萊勒和他的夥伴說:罕百里學派的主張所依據的是一個傳述——不受憎惡——這也是包括伊瑪目高兌在內的,許多罕百里學派的學者們的主張。”

“這些都明確而簡明地記錄在《簡明罕百里教法》等經籍中。如《教法細則·前言》、《教法寶典》、《教法闡釋》、伊本·泰米葉和法伊格等學者的著作中。”(引用結束)

第八:翻開生平傳紀和各類歷史書籍,可以看到伊斯蘭先賢們,他們都認為在墳上誦讀古蘭經是件受喜的嘉儀。這也是穆斯林烏瑪歷代沿襲下來,而無一人否定的行為。其中就包括罕百里學派的主流學者和聖訓學家等等。

看看哈菲茲·宰海比在《高貴的名人傳紀》中,對罕百里學派著名學者艾布·賈法爾·雜湊姆(卒于伊曆470年,他是他那個時代罕百里學派中最著名的學者)的記述,或許就足夠說明問題了。他說:“他被埋葬在伊瑪目罕百里墳墓旁,人們一直守候在他的墳前,直至有人說,在他的墳上封印了一萬遍古蘭經。”(引用完畢)

甚至伊本·泰米葉本人——他聲稱在墳上誦讀古蘭經是異端,並以此同賽萊菲先賢和後學的主張相違背——在為他的生平立傳的傳紀作家的筆下也寫道:人們在他的墳上、在他的家中為他封印了古蘭經。這正如罕百里學派的學者伊本·阿卜杜·哈迪所記述的那樣。而這正如有人說的那樣:歷史確是各種教派的考量者。

真主至知!

(侯賽因譯自埃及教法判令機構網)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古蘭經
頂:106 踩:92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38 (448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49 (414次打分)
【已經有840人表態】
224票
感動
194票
路過
209票
高興
21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