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特別關注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揭露反伊斯蘭作者 Ayaan Hirsi Ali 的最新欺騙

熱度1504票  瀏覽473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5年4月06日 12:23

【按:這位美國有名的反伊斯蘭人士有著悠久的胡編史。】

3月23日,在“每日秀”節目中推銷自己的新書《異教徒》(Heretic)時,索馬里裔作者、反伊斯蘭激進分子 Ayaan Hirsi Ali 做了個驚人的聲明:“看看今日世界,70%的暴力,穆斯林有責任。”她這麼告訴主播 宗‧司徒(Jon Stewart)

當時司徒先生沒有要求她提供證據,而 Hirsi Ali 也沒有說明消息來源。不過她在3月20日《華爾街日報》的一篇推介她的新書的文章中已經做了一個類似的聲明,“根據國際戰略研究所資料”,“去年世界各地武裝衝突造成的死亡中,至少有70%是與穆斯林有關的戰爭。”

我聯繫了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 , IISS),這是英國一家主要的外交政策智囊團,我問他們 Hirsi Ali 引用的統計來源。根據IISS發言人Kat Slowe的回答,IISS沒有這樣的統計資料。

“我和我們的一些專家進行了交談,他們找不出這個資料是從哪兒來的。”Slowe告訴我。

“他們認為,一個很大可能的猜想是,有關記者(Hirsi Ali)或許自已登入 IISS 的武裝衝突資料庫,自己計算一下。也有人擔心,這是種誤導,因為若不算敘利亞(死亡人數近20萬,幾乎是去年全球衝突死亡人數的一半),這個數字會將會很不一樣(當然,敘利亞衝突也與宗教無關)。”Slowe說。

Hirsi Ali的AHA基金會沒有回應我索取資料出處的要求,Hirsi Ali 任常駐學者的新保守主義的美國企業研究會也沒有做出回應。我給 Hirsi Ali 在哈佛大學甘迺迪政治學院的個人郵箱去信,沒有收到回覆。

我發信約24小時後,Hirsi Ali 又公開聲稱穆斯林要為世界大部分暴力“負責”。“讓人難過,去年世界各地70%的武裝衝突死亡發生在與穆斯林有關的戰爭中。”她在個人推特上這樣寫道。

Hirsi Ali 給了一個IISS的 Hanna Ucko Neill 和 Jens Wardenaer 製作的全球傷亡調查連結,但其中並沒提到穆斯林或宗教相關的暴力。顯然 Hirsi Ali 是利用 IISS 的報告(記錄地區衝突,從東烏克蘭、撒哈拉以南非洲、中東到墨西哥的販毒團夥製造的殺戮)自己做的統計。IISS 的 Slowe 指出,去年與衝突相關的死亡的激增與敘利亞有關,並解釋說 Hirsi Ali 的言詞是“誤導”,因為“敘利亞衝突與宗教無關”。

Hirsi Ali 的AHA 基金會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把我的郵件轉給“華盛頓自由燈塔”,這是一個右翼刊物,本身就有著編造伊斯蘭恐懼症故事的歷史。在一篇未署名文章中,“自由燈塔”指責我反猶。

欺騙史

Hirsi Ali 令人懷疑的統計只是這位世界有名的反伊斯蘭人士的最近一次欺騙。像 Robert Spencer、Pamela Geller 這樣的反穆斯林激進分子已經邊緣化到極右,而 Hirsi Ali 仍然是美國主流媒體的寵兒。在她的《異教徒》中,有她過去很多反伊斯蘭的觀點,她呼籲出現一個穆斯林的馬丁·路德(威權的16世紀狂熱者,呼籲燒掉猶太會堂,把猶太人比作壞疽病)。這本書面市後,BBC、CNN 的 Anderson Cooper、相對隨和的宗‧司徒(Jon Stewart)都張開雙臂歡迎她。ABC 新聞甚至摘錄了這本書,而紐約時報書評則對她進行採訪,滿是有關她喜歡的兒童讀物等要害問題。

Hirsi Ali 的力量在於她戲劇性的個人故事和公眾人物形象。她已把自己打造成專家式的本地情報員,從激進伊斯蘭的黑暗之心浮出,進入到文明的西方之光中。她的故事好勵志、好舒爽,讓西方人聽到他們想聽的——關於他們自己、關於他們心中的敵人。歐美的反穆斯林態度達到巔峰,她批評伊斯蘭為地方性的、暴力的信仰,這樣為自己贏了大名聲。惟一的問題就是,像她有關伊斯蘭的文字一樣,她對公眾講的大部分有關她的東西也是可疑的。

2006年,荷蘭電視臺Zembla節目徹底揭穿了 Hirsi Ali 為了自己的事業而講述的戲劇性的故事,並得出結論,Hirsi Ali 賣給荷蘭公眾的是個“晦澀難懂的故事”。

她原名 Ayaan Hirsi Magam,1992年移民荷蘭,改名為 Hirsi Ali,關於她的過去,她對荷蘭當局撒了謊。與她向荷蘭政府講述的故事不同,她並不是出生在飽受戰爭蹂躪的索馬里,而是肯雅,她生活的環境很安全,受到聯合國保護,並受資助在一所穆斯林女子學校接受教育。雖然她告訴移民局和荷蘭公眾她從索馬里內戰中逃出,她離開那個國家時戰爭還沒爆發。事實上,她沒在任何處於戰爭中的地方生活過。由於她的胡編亂造,Hirsi Ali 五周後就拿到了政治庇護。

Hirsi Ali 在荷蘭脫口秀節目中告訴驚訝的觀眾,她所謂虔誠的家人強迫她嫁給一個嚴苛的穆斯林男人,她沒出現在婚禮上,她家人威脅要殺了她,因為她冒犯了宗教榮譽。然而,Zembla 節目卻講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Hirsi Ali 的兄弟、姨姨和前夫都作證,她有參加婚禮。事實上,Hirsi Ali 的母親把她的兄弟送到一所基督教學校上學——顯然不是什麼宗教狂熱者。

被 Zembla 的記者對她編造的謊言窮追不捨時,Hirsi Ali 在鏡頭面前直認:“我自稱Ayaan Hirsi Ali,其實原名叫 Ayaan Hirsi Magan。我說我出生在1967年,而我實際上出生於1969年。”

Hirsi Ali 聲稱因冒犯家族榮譽而遭追殺的故事也是子虛烏有。她離開丈夫後還同父親和姨姨保持聯繫,在她離開丈夫後,她丈夫甚至到她生活的荷蘭難民營看望過她。雖然他付錢幫她去了歐洲,以便兩人在加拿大重聚,最後 Hirsi Ali 的丈夫還是同意了她的離婚請求。

推翻一屆政府的謊言

2003年,在荷蘭獲得政治庇護才十年,Hirsi Ali 就被選為自由與民主人民黨(VVD)議員。VVD領袖知道 Hirsi Ali 的移民表格上填的故事是個巨大的謊言,但卻掩蓋了這些謊言,甚至利用這些謊言推進她的事業。

“青春歲月裡,她目睹了五次內戰,多次從家中逃出。她如鋼似鐵。”VVD的 Neelie-Smit Kroes 曾這樣講述她——明知道是假的。

加入荷蘭議會一年後(她說她曾試圖取締荷蘭的伊斯蘭學校),HirsiAli 與荷蘭導演Theo Van Gogh 聯手,製作了一部叫做《屈服》(Submission)的影片。該片將穆斯林社群針對婦女的暴力描繪成信仰伊斯蘭的結果,戴面紗的女演員們半裸著,身體上寫著潦草的經文。電影導演、專欄作家Van Gogh稱穆斯林為“goat fuckers”,在電影發佈不久後被殺害。逃離現場前,兇手在Van Gogh 的胸前別了個字條,威脅要殺死 Hirsi Ali。Hirsi Ali  在事件的堅持為她在西方贏得了英雄地位,特別是在9/11後的美國,她被《時代雜誌》評為2005年最有影響的100個人物之一。

2006年5月,Zembla 揭露了Hirsi Ali 的謊言,擋了她的升遷之路,在荷蘭政府引發混亂。沒人比她的朋友及親密戰友移民部長 Rita Verdonk 受到的損害更大。Rita Verdonk 因無情的反移民打擊、蠱惑人心的排外呼籲而被稱為“鐵娘子”,Hirsi Ali 的欺騙被揭露,給了她狠狠一記耳光。她宣佈要取消Hirsi Ali 的國籍,但在議會遭到諷刺,被迫鬆口。

Zembla 揭露幾天之後,Hirsi Ali 宣佈離開議會,在美國企業研究會(華盛頓智庫,有很多幫助協調美國入侵伊拉克的新保守主義者)謀得一職。在她引起的轟動後不久,Verdonk 推出了所謂的“融合法案”(Law on Integration),這是歐洲最嚴厲的反移民法案之一。荷蘭眾議院只有一名議員表示反對。然而,因為 Hirsi Ali 的欺騙而帶來的醜聞,荷蘭執政聯盟很快垮臺。2007年,新的執政聯盟上臺,沒了 Verdonk 和 Hirsi Ali 掌權,政府能夠採取更寬容的方式對待移民。

贏得哈佛獎學金,為佈雷維克辯護

到了美國後,Hirsi Ali 被自由派干涉主義者、新保守主義者、“新無神論者”簇擁著,比如Christopher Hitchens、Sam Harris、Bill Maher。在Pat Robertson(為9/11襲擊指責同性戀)的基督教廣播網上頻頻露面,自稱女權主義者的 Hirsi Ali 在基督教右翼中贏得大批擁躉。儘管她稱伊斯蘭“破壞的、虛無的死亡邪教”,也許正是因為她的這種觀點吧,她獲得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獎學金。

她在美國精英中間有了名氣,Hirsi Ali 的謊言史滾入了奧威爾式的記憶洞 (Orwellian memory hole)[ 即被完全遺忘了]。她暢銷的2007回憶錄《異教徒》( Infidel)的宣傳材料仍將她曾被公開否定的聲稱抄作,說“Hirsi Ali 活過了內戰”。最近,保守派評論家 Peggy Noonan 掩蓋 了 Hirsi Ali 從荷蘭飛到美國真正的原因,寫道:“Ayaan Hirsi Ali 收到死亡威脅,最後逃到美國”。很少有美國媒體注意,Hirsi Ali 離開荷蘭時,正值她的公信力崩潰之時、她的反移民政黨陷入危機之時。

在美國意識形態派別的支持之下,Hirsi Ali 反穆斯林的言論更加尖利。在與《理性雜誌》(Reason Magazine)的交流中,她稱伊斯蘭宗教必須被“打敗”。“一旦被打敗,就可以變成和平的東西。現在,甚至很難談和平……會有個時刻,你得碾碎你的敵人。”

2012年去柏林領了右翼德國出版商的阿克塞爾·施普林格(Axel Springer Honorary Award )榮譽獎後,Hirsi Ali 似乎開始指責自由派的多元文化衛士,稱其要為挪威極端分子安德斯·佈雷維克的殺戮負責,他們使佈雷維克“別無選擇只得使用暴力”(佈雷維克在1500頁的宣言中引用了Hirsi Ali 的著作,解釋他要在挪威實施一系列恐怖襲擊的計畫)。

“那個男人在挪威殺了77個人,因為他害怕歐洲伊斯蘭氾濫,他列舉了談論、寫作反對歐美政治伊斯蘭的人——我就是其中之一——但他沒在1500頁的宣言中說,是這些人促使他殺戮。他說得很清楚,是因為沉默。因為他表達觀點的通道被審查、阻塞,他別無選擇,只得使用暴力。”(然後,她的話得到了長時間的起立鼓掌。)

2014年4月,布蘭代斯大學取消了授予 Hirsi Ali 榮譽學位的計畫,似乎因為她日益刻薄的反伊斯蘭言論和擁躉。然後來了巴黎的查理週刊襲擊,似乎正是 Hirsi Ali 和她的反伊斯蘭激進分子們確認其最黑預言的時刻。兩個月後,她出版了《異教徒》。

Hirsi Ali 已為自己重新包裝為追隨塞爾瑪示威遊行者(Selma marchers, 即爭取公民權運動者)腳步的勇敢“改革運動者”,她又開始在主流媒體中出風頭了。美國媒體雖展示了對她對伊斯蘭觀點的無盡興趣,不過用她還是有點忌諱吧。

( 註:伊光編輯參考原文,就本譯文略作修改。)

----------------------------------------------

作者:Max Blumenthal

來源:http://www.alternet.org/media/anti-islam-author-ayaan-hirsi-alis-latest-deception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65 踩:92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48 (377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59 (333次打分)
【已經有637人表態】
158票
感動
156票
路過
147票
高興
17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