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多妻制

在西方人的心目中或許最引以為異的是伊斯蘭容許一夫多妻制,。首先需要澄清的是,伊斯蘭教並不認為一夫多妻制是一種放諸四海而皆可的制度。聖一生中大部份時間都只有一個妻子。他二十五歲娶了卡地澤 (Khadija),直到他五十歲那年卡地澤逝世為止,他都是奉行一夫一妻制的。.

一夫一妻制才是正常的一夫多妻制只能算是例外。.

不過我們可以這麼說,雖然一夫多妻制曾在某些時候及某些地區被人們所濫用但在某些情況,它實在有它的好處。在若干情況下它可能會是一種折衷的婚姻制度;在另一些情況下,它可能是具有積極作用的好安排。

最明顯的例子是在戰亂的時候,許多婦女的丈夫或愛人都會戰死沙場,她們便會無人照顧。我們可以回顧一下第一次及第二次世界大戰所造成的死亡人數,引至數以百萬計的婦女失去了丈夫或愛人,使她們和子女都絕了入息來源,沒人照顧和保護。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們仍堅持每個男人只准娶一個妻子,那麼數以百萬計無依無靠的女人又怎樣呢?她們是沒有希望會得到丈夫的。說得率直一點,她們如要保持貞潔,會老而無子,孤寡一生;如果她們甘願做人的情婦,她不會得到法律上認可的權利,她的兒女也只能以私生子視之,得不到保障。大多數女人都不會喜歡這兩種途逕的,無論如何,她們總希望有合法的丈夫和家庭,得到安全的保障。

在這種情況下,一夫多妻制不失為一個折衷的辦法。她們需要面對現實,寧願幾個女人共事一夫,也不想完全沒有丈夫。形勢如果有此需要,那麼確立一種獲得公眾認許的一夫多妻制,不是比偷偷摸摸瞞著第一位妻室去養情婦好麼?

無可否認養情婦式的一夫多妻制在歐美是普遍存在的,所不同者在於西方人對他的情婦及情婦所生的子女並沒有法定的義務,而穆斯林丈夫對他的第二位、第三位和第四位妻室及她們所生的子女有著完全的法定義務

除了戰禍的環境之外,還有其他個別的情況,可以看到伊斯蘭的一夫多妻制是一較佳的制度。例如第一位妻室殘廢了或者身染慢性疾病。當然有些男子是可以忍受這些情況的,但我們不能否認這確有潛在的危險。在若干情況下,第二次結婚可能是三方面都認為是可接受的辦法。、

有些情況是妻室全無生養,而做丈夫的卻很想有孩子。根據西方的法律,如果太太沒有生養,做丈夫的是毫無辦法的,他只好忍受沒有子嗣的命運,不然他便唯有跟太太離婚以便男娶他人。但如一夫多妻制獲得認可,經有關各人同意再結一次婚,那麼離婚的事便可避免。

還有些情況是婚姻觸礁,做丈夫的愛上了另外一個女人。這種事情時有所聞,一般稱之為三角戀愛。根據西方的法律,如果丈夫不跟第一位妻室離婚,他是不能跟第二位結婚的。但第一位妻室可能不希望離婚,她可能不再愛她的丈夫,但仍可能會尊重他 ── 為了維繫家,得到保障,為了她自己和兒女。同樣第二個女人也未必想破壞男人的第一個家。發生這些情況的時候,有關男女自然會認識到一夫多妻制的好處,因為離婚或偷偷摸摸的養情婦都不是解決事情的好辦法。

我之所以提出以上的例子,是因多數的西方人都有一種錯覺,一心只想著一夫多妻制代表了齊人之福,享不盡溫柔美艷,而不去考慮其有用的一面 ─ 替西方的社會問題帶來可行的解決方法。我說了這麼一大堆,目的並非鼓吹一夫多妻制,並非叫人們去濫用這個制度,而是希望人們在未認識清楚它的作用之前,不要胡亂去加以譴責,因為這種制度,亦可能會對社會有所裨益。